活祭品之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那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变成可怖的怪物。

    “但这些都不重要。”古塔安微微笑着,“我们总有一天要亲自终结这些诅咒呢。”

    “话说……”莉莉安四处张望,“浓眉毛去哪了?”

    活祭品蹒跚前行,用自己的灵魂去向阿拉贡交换不死性,不过是一些柴薪燃烧自己寻求刹那的光与热。

    英雄阿拉贡啊,终于变成了他曾经所对抗的存在。但阿拉贡心里还留存着人性,古塔安能够感觉的到,他固执的爱着一个消失的人,妄图与诸神对抗。

    “我和你,阿拉贡和汉尼拔,梅丽葛德和梅丽桑卓,罗德里克和雷索……我都快记不得最初的伙伴有哪些了。”

    “不过都是一些固执的家伙。”古塔安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窃取了神的力量,结果不过是打开了装着瘟疫的魔盒。最终都因为自己的私欲得到了最公正的惩罚。”

    戴维斯刚刚还一言不发的跟着。现在回到旅店却不见了人影。古塔安回想戴维斯一路沉默的模样,真的有些反常,一开始只是以为被小灰吓到了。

    莉莉安起身就要去找戴维斯。

    “罗德里克换了个名字把自己藏进了盔甲,雷索溺死在泉水里终结了自己,梅丽葛德死在了丈夫手中,而梅丽桑卓当成容器装进了别人的灵魂。”莉莉安掰着手指数,“感觉不管什么样的故事,家庭伦理导致的悲剧是最多的呢。”

    古塔安罕见的伸手揉了揉莉莉安的脑袋。

    这座城市从来都不是什么桃源乡。

    怒风攥紧了刀柄。

    如果这样的故事说给旁人,就连阿里布达最喜爱猎奇的诗人也一定会觉得他疯了。

    只是见到了两个疯子,听到了一些疯言疯语,就要用刀子去剖自己的心脏出来。

    手却被古塔安拉住了。

    “这样也无关大局。”古塔安平静的说,“我们不是正义使者呢莉莉安。”

    戴维斯望着那一对狼目,是漆黑地牢中唯一的亮光。

    他在桥上就听到了那个声音,从他心底响起,他知道他无意间居然走到了目的地。

    于是他悄悄从旅店折返,果然看见特丽丝在桥头迎接他。

    特丽丝此时低头侍奉在一旁。

    “不死者大人,您来这里寻求什么?”轻柔的女声沁人心脾。

    “我想平息这股怒火!”浓密眉毛下的眼神坚定无比,“我只想回到以前的样子。”

    阿拉贡低沉的笑着。

    “真是讽刺的一天。”

    “戴着皮帽的人嫌热,没有皮帽的人瑟瑟发抖。在晴天盼着下雨,在雨天又盼着放晴。人的胃口啊就是黑洞,填进去多少东西也填不满。”阿拉贡语调癫狂,话语散乱,“捡了石头就想要宝石,有了宝石又怀念起石头。”

    戴维斯敬畏的看着面前的疯子,他虽然愤怒,却从来不是无知的人。面前的人物,一半躯是英雄,一半身躯是魔王。无论是哪一半,在他面前也都是近乎神的存在了。

    “我可以拿走你的不死性。”阿拉贡终于低沉的应允,“你没有心脏可以献给我,就将你的灵魂交给我吧。”

    戴维斯想起了之前听过的恐怖传说。

    污秽泉水……不是已经彻底被摧毁了吗?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特丽丝往前走,拐进了旁边的密室。

    一束光不知道穿透了多深多厚的岩壁,直通这地底的房间,抛洒下来一小片光明。

    年轻的游侠跪坐在仅有的光明之下,头颅低伏着贴紧地面,双手紧握着匕首的柄,鲜血一滴滴从胸膛上的裂口涌出,顺着匕首染红了他苍白的手。

    戴维斯看见这幅画面愣了一下。

    “不死者大人,请与他背靠背跪坐在这里。”

    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动了。

    因为能够冷静下来好好思考,因为能够冷静下来去和别人好好交谈。

    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戴维斯弯曲膝盖跪了下来,脊背贴紧游侠冰冷的身躯。

    他的面前也有一柄那样的刀。

    “献上您心口的鲜血。”

    泉水咕嘟咕嘟从地面上涌出,不一会就淹没了二人的膝盖,游侠与不死者都如同尸体一般跪坐着,头颅低垂。

    两个人的鲜血在泉水中交融在了一起,特丽丝悄悄退出了慢慢被淹没的密室,回到了阿拉贡的牢房。

    “父亲。”特丽丝低头行礼,“您太溺爱我了。”

    “梅丽葛德。”阿拉贡点点头,“坐到这边来。”

    特丽丝却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魔王毫无征兆的哭了起来,眼睛里没有眼泪流出来,就像血管里没有血在流淌。

    再怎样痛哭心也不会痛。

    特丽丝看着痛哭的魔王,心想他何时变成这样脆弱的人了呢?

    “你还不是梅丽葛德。”阿拉贡嘶哑的低语,“究竟要献上多少祭品,才能把梅丽葛德换回来?”

    这一句话是问天上的诸神。

    既然什么都是公平的,这样的交易也是可以的吧?

    那一张相似的脸之下也有相似的灵魂。

    但为什么缠绕着两个灵魂的爱情不在了呢?

    何况那个如同一张白纸的灵魂,如同偷窃了他的坚强与冷酷。

    阿拉贡学会了哭泣,特丽丝也学会了冷酷的夺取灵魂。

    牢房忽然震动了起来。

    阿拉贡从悲伤中回过神,外面密密麻麻的光投射了进来。

    怎么会有光?

    “闪瞎你的狗眼!”一个清脆的女声遥遥响起。

    石桥断裂,古龙挣脱了枷锁飞出了深渊。

    法师身周浑身翻涌着刺眼的电光,漂浮在深渊之中,而女战士挥舞着大剑,劈山裂石。

    阿拉贡将头颅贴在地上,感受着这股震动,然后他抬头眯着眼睛看着透进岩壁的那些电光。

    那两个人还是和原来一样胡闹,从不顾及后果呢。

    特丽丝只是呆呆的站着,任凭岩石掉落。

    那常常的螺旋楼梯全变成了碎块跌落进熔岩,一片片的岩壁被山体上被剥落。

    “也不过就是这样。”汉尼拔双手抱着肩,牢牢端坐在凳子上。

    他的手里攥着一个光茧。

    既然这两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说好不再管闲事,却忽然执意要为陈年往事画上一个句号。

    也真的看守累了呢,蠢龙又不会说话。

    汉尼拔捏碎了光茧。

    血肉一点一点重新生长了出来,脸颊变得饱满而坚实,下巴重新覆盖上了皮肤,连同胡子也一齐长了出来。

    啊……长的太过了。

    汉尼拔低头看着自己戳到胸口的坚硬胡须,只好凑在斧刃上略作修剪。

    阿拉贡也挺可怜的……

    守桥人一腔的战意忽然熄了不少,不知道该帮哪边呢?

    汉尼拔又重新坐回椅子,真是对不起了这个倒霉蛋的灵魂。

    阿拉贡用残肢缓缓从地上站起,挣扎着挪向了旁边的密室,扑入了泉水中。

    古塔安一边释放着超位魔法:闪电风暴。

    一边在问自己,这场战斗究竟有什么意义?

    莉莉安却是拆的起劲。

    偶遇的不死者,和路边捡到的流浪狗又有什么区别?

    那么多祭品都被吃进了阿拉贡的肚子,又为什么非要拯救这一个?

    闪电粗暴的摧毁了一切阻挡。

    终于那个地底深处的牢房暴露在了电光之下。

    那些话语中蕴含着力量,无论是谁也好,魔王阿拉贡还是摘下面纱露出真容的特丽丝,他们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诸神的见证下发出的血誓。

    “古塔安,这座城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呢。不知道过多久会变成一座空城。”

    叶子凋落。

    怒火是生命中激昂的鼓声,而自由是风。

    那柄刀还在他手中。

    刀柄挂着铜锈,像是血一样沾在肌肤上。刀刃却如同新的,那些冷冽的线条反射着青色的光,凝固的血迹残留在放血槽中,那是雪中傲梅。

    人一生中有几次机会能够审视自己所走的道路,叩问自己的心门?

    楼下传来细微的谈话声犹如闷雷敲响了怒风困顿的大脑。

    他好像终于明白了瑞文戴尔的真容。

    传说有时是小虫投在墙上的巨大影子。有时也是龙藏在云团里露出的一鳞半爪。

阅读至死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帝传人混沌仙尊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她有两副面孔我和系统们的攻略大作战网游之暗夜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