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大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声惨烈的女人的惊叫,让秦朔不由一愣。

    “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

    是个女人。

    秦朔循着那人的呼吸,猛地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啊——”

    秦朔没有妄动,对方也极为沉得住气,只在刚刚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响动,就再也没有动作。

    是敌非友。

    秦朔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放开了手底下的女人,下了床,摸黑走至烛台边,点燃了油封,帐内很快亮了起来。

    只见一个女人正坐在他床上,罗裳凌乱,捂着脖子,正在猛地咳嗽。

    将军营帐除了几个亲兵,其余将士没有允许绝不会进入他的营帐。

    秦朔很快适应了帐内的黑暗,左面是他的床,那人似乎藏在他的床上。

    秦朔自然地往右走了一步,而后猛然往左面扑过去。

    “将军!”

    帐门前守卫的两个士兵低头行礼。

    秦朔嗯了一声,沉步往自己的营帐走去。

    女人正欲破口大骂,就看清了帐内男人的长相,见眼前男人模样周正,身材魁梧,那些污言秽语,就卡在了喉间。

    “这位军爷,你喜欢这么玩吗?”女人娇嗔了一声。

    秦朔紧紧皱起了眉头,倏地就知道了这个女人是谁弄进来的。

    女人就见眼前的男人朝她大步走过来,她心里窃喜,难得碰到这么相貌堂堂的男人。

    “军爷这么猴急吗?啊——哎哟!”

    躲在一旁的四个亲兵,见那女人被将军从营帐里扔出来,不由面面相觑。

    几人互相推诿了几下,出主意的伍清被推了出来。

    女人还在哎哟哎哟叫个不停,一见伍清出来就欲破口大骂。伍清迅速一把捂住女人的嘴,搂住她的腰甩上肩,就往营外冲去。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伍清扛离了秦朔的营帐。

    “进来!”

    三人听到里面秦朔喝了一声,互推了几下,还是前后进了营帐。

    秦朔紧皱着眉头,看着门口处并排站着,头低到胸口的三个亲兵,“谁的主意?”

    几人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地道:“伍清!”

    “谁给你们的胆子,将一个陌生女人弄进大营来,不要命了吗?”秦朔厉喝道。

    几人不敢搭话。

    “明天校场罚跑五十圈!滚出去!”

    “属下告退...”几人像是泄了气一般,垂头丧气地往外走。

    走在最后的苏信被叫住了。

    “苏信留下。”

    苏信心下暗叫了声遭,转过身来,挤出一脸笑意,“将军您还有什么吩咐?”

    “把被单换了。”

    苏信闻言,一脸苦瓜相舒展开来。前面宋池和江牧两人加快了脚步,一溜烟跑了。

    苏信很快换好了被单,告退了。

    秦朔脱下了外衣,上榻躺下。

    即使已经换了被单,还是能闻到一丝淡淡的脂粉味。

    黑暗中,秦朔皱紧了眉头,打定主意要好好收拾收拾手底下的这几个亲兵,越闹越不像话了。

    ......

    又是一月一回的沐休,将士们都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成群结队地冲出营去。

    赤壁大营的背后,是赤壁城。

    里面有铁铺,有酒肆,还有女人。

    秦朔满身大汗地从校场回来。

    伍清正在营帐门口候着,见秦朔回来了,连忙上前两步,接过秦朔手里的沉金枪,双手就不禁一沉,跟在秦朔后面进了营帐。

    秦朔兀自解开了上衣,露出了精壮的后背,满是汗水的后背上,布满了一道道狰狞的伤疤。

    秦朔随意地用脱下来的衣裳擦了擦身体,捡起一件干净的衣裳,边穿便问道:“苏信他们已经出营去了?”

    伍清回道:“听说城里新开了一家酒肆,那老板娘水灵得紧,苏信他们一早就进城瞧热闹去了。”

    秦朔又捡起一旁的腰带,束上了。

    “将军,您进城吗?”

    将军奉命镇守北疆十年了,虽然不知道将军确切多少岁了,但是秦将军少年成名,算下来,今年肯定也快近而立之年了。将军镇守北疆十年,从未回过京城,别说成亲了,就连女人都没有过一个。

    北疆艰苦,每逢沐休,将士们都会想方设法进城去找点乐子。可身为主将的秦朔却很少进城。

    伍清见秦朔半晌没接话,以为秦朔又不会出去了,不禁大为失望。这美丽的姑娘们都待在赤壁城里,大营里可瞧不着。能弄进营来的,都是些讨营生的女人,这些女人将军又怎么会瞧得上。伍清正失望间,就听秦朔嗯了一声,不轻不重,却像是鸡血一般,让伍清‘嗷’地叫出声来。

    秦朔看着在装衣裳的箱子里乱翻的伍清,“伍清你做什么?”

    伍清头也不回地回道:“给将军您找身整齐的衣裳。”

    秦朔一下就明白伍清是什么意思,皱着眉头,提着伍清的后衣领,大步出了营帐。

    ......

    秦朔两人站在赤壁城门前,一块块坚实黄土砖堆起了高高厚厚的赤壁城,这是赤壁大营的大后方。

    城内十分热闹,虽然位处边塞之地,以前时有党项来犯,但自从有赤壁大营五万将士在前方镇守后,赤壁城就很安全了。不过城内居住的本地人不多,大多都是做生意的关内人。本地人则多为游牧民族,一年四季都在草原上四处放牧。

    城内多是皮革铺、铁铺、粮铺、酒肆。

    秦朔进城并没有什么目的。伍清十分热情地在前带路,想带着他去那家新开的酒肆。秦朔知道这帮下属们是什么心思,烦躁之余也不乏感动,不忍拂他心意,便跟着伍清去了。

    “到了到了!”伍清沿着宋池他们说过的路线,一路找下去,终于在一条街的后半段,找到了那家新开的酒肆。

    秦朔定眼看了看,这家酒肆和其他酒肆并无不同,一样低矮的黄土房,一扇用黑色沙棘条编成的店门,正大敞着。一面布旌挂在门外土墙上,布旌一半被风吹得卷了起来,盖住了半个酒字。

    赤壁城里像这样的酒肆不知几何。

    然而,里面传出来的震天喝采声,引得路人纷纷停下脚来,不少人还伸着脖子往里面瞧,看清之后,滋溜一下就进去了。

    伍清见状,兴奋得忘了秦朔,兀自往门里一钻,进了店去。

    “喝喝喝!”

    “喝啊喝啊喝啊!哎呀!又倒了一个!”

    “......”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刚开,求收藏求营养液求评论~么么哒!谢谢支持,爱你们!

    到了营帐前,营帐一片漆黑,四个亲兵都不在。

    秦朔撩开帐帘,立刻就嗅到了一丝陌生人的气味。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无边无际的夜色笼罩着这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

    草原深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狼嚎。

    赤壁大营,秦字旗在西北风中猎猎扬展。

    偶几处有光亮,一列列巡夜的士兵,神色肃穆,队列整齐,从一个个营帐前走过,步履丝毫不乱。

    秦朔从主帐里走出来。

    帐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地上因麻布帘被撩开而透进去的一道微弱光线。

    秦朔没有丝毫停顿,状做如常地撩起布帘,走进帐内。

    乍然走进漆黑的帐内,秦朔有一瞬间的失明。他警惕地听着帐内的动静,左面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阅读将军心上娇(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五行神术邪山冢重生之末世女兵王武侠之老子是段正淳校园投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