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原之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大灰野兔受了一惊,这才蹦跶起来,迅速弹跳着后腿跑远了。

    白姀怔了怔,叱着玄马过去,下马拔出了地上的箭矢。

    秦朔远远地看着白姀好像射出一箭,见白姀下马,只当是她射中了野兔。可当白姀策马回来的时候,手上空空如也。

    白姀将弩搭在左臂上,又从腰上取下一只箭矢上了槽,对着望山随意一瞄,正欲扣动弩机,那大灰毛野兔突然警惕地转过兔头来,盯着白姀,两只小红眼睛瞪得溜圆,似乎满是惊恐。

    白姀好似看到了四年前惊惶的自己。她心下一动,左臂微微偏了偏,那箭矢便擦着灰毛野兔,钉在了地上。

    白姀一拉缰绳,玄马虽略有些烦躁,蹄下纷乱起来,还是跟着白姀的指令转过了身。白姀扭身朝秦朔挥了挥手,一夹马腹,玄马嘶鸣一声,朝山岗下跑去。

    秦朔没想到白姀直接就叱马冲下去了。陡坡下冲,是骑术之大忌。秦朔一口气提在胸口,看着那一道草绿往山下冲去。

    “姀娘技艺不精,让秦将军笑话了。”白姀翻身下马,将弩矢皆递还给了秦朔。

    秦朔看了一眼白姀手上的弩矢,接了过去,“我去给姑娘打几只吧。”

    只见白姀毫无惧色,一脚蹬在马耳处,上身后仰,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扶着鞍鞒,安稳从容地冲到了坡底,随即往远处驰去。

    见状,秦朔紧绷着的身心骤然一松,看着那一人一马远去。

    草原上野兔极多,白姀没跑多远,便见一只大灰毛野兔匍匐在草间吃草,傻乎乎的一动不动,见白姀策马过来也不跑。

    白姀摆弄半晌才想起秦朔还在她身边,她转过头。

    秦朔双手抱胸,背倚着身后的玄马。山风猎猎,他衣袂鼓动,发带翻舞,吹乱了他的稳重,平添了几许轻柔。

    “秦将军,将你的玄马借我骑一会儿吧。”白姀笑道。

    白姀抬眼看向天边。随着日头慢慢上升,大片大片洁白厚重的白云不知何时已将草原笼罩。

    白姀摇摇头,笑道:“我才想起来,我们没有柴火,打来也吃不了,回去吧,我请将军喝酒。”

    秦朔闻言也是一怔,他倒是真没想到这个,正值冰雪消融,草原上四处都是湿漉漉的。

    想看的也看了,秦朔点头表示同意。

    秦朔从白姀手里接过缰绳,“姀姑娘真是好马术,这么陡的山岗也如履平地。”

    白姀跟着秦朔往山下走,笑道:“岂敢在将军面前班门弄斧。”

    秦朔微微犹豫了会儿,还是问道:“如果姑娘方便的话,姑娘是从关内来的吧。”

    白姀明白秦朔想问什么,还是点点头。

    果然秦朔又问道:“姑娘如何习得这么一身好马术?”

    白姀笑道:“将军也是关内来的啊,如何有一身好骑术。”

    秦朔闻言便知她故意别开话头,也就不再追问。

    说话间,两人已至山脚下。

    秦朔率先上马。

    白姀看了看秦朔身后留出来的马鞍,见秦朔依旧绷着脸,却朝她伸下手来。

    白姀暗笑,这秦将军真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她伸手搭上秦朔的手,秦朔看她踩上马镫,往回一提,白姀顺着他的力道翻身上马,坐在了马鞍上。

    秦朔微微偏头,“坐稳了?”

    白姀嗯了一声。秦朔一抖缰绳,玄马便扬蹄疾驰起来。

    茵绿草原似乎无边无垠,无数雪水积成的水洼映着天上的白云,一骑飞快从它们之间掠过。

    远远的,能看到东北面那片大营。刚好营门大开,一行几十骑从里面驰了出来。

    秦朔皱了皱眉头,今天巡队比规定时辰晚了半刻。

    他没有停顿,叱马直往城门驰去。

    到了城门处,秦朔拉了缰绳,玄马慢跑着进了城。城门处的守卫目不斜视地任两人进了城,等两人一进去,皆忍不住扭身看向两人。

    城里四处可见沐休进城的士卒。秦朔载着白姀,在很多士卒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从他们身边一掠而过了。

    “哎哎!”一士卒拉了拉身旁的同火,“那是咱们将军吧!”他指着快消失在街角的一骑。

    那士卒顺着手指看去,虽然只能看到背影,但是座下那匹玄马,军营里的人,谁都不会认错。

    “是...是吧。可是后面那个是个女子啊!”

    两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随即变为狂喜。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又到周末了呀,祝小天使们周末愉快!

    梧桐这几天在纠结文名,因为文名对文章来说太重要了,所以,梧桐可能还会改文名。封面暂时不换,以免小天使们找不到它。改了定下来的话,会通知大家哒!小天使们留意一下作话哦,千万不要把梧桐的文当成不认识的给删除啦!

    感谢 ann、阿喻小天使的营养液,么么哒!

    秦朔看着她面上明朗的笑,是极高兴的模样。他点点头,拉过身旁玄马,将缰绳递给了她。

    玄马是纯种胡马,马身高大,头细颈长,鬃毛细密,修剪得极为整齐。玄马虽被她牵在手里,但似乎并不买账,斜睨了她一眼后,甩了甩鬃尾,偏脖往秦朔蹭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白姀揉了揉肚子,问道:“将军有没有带弩啊?我们也好打个野兔什么的,吃了再回去。”

    秦朔听她提到弩,微微一顿,点点头,走至马边,从马鞍下的一个皮革袋里取出一只小巧的弩和几只同样小巧的矢来,递给白姀。

    白姀伸手接过,这是一张小巧的赤玄色柘木弩,牛骨弩牙如润玉,铜制弩机,牛皮弩玄。箭矢小巧,银镞锋利。入手微沉,光滑圆润,像是用了许多年。

    白姀多年未曾碰弩,见这弩小巧精致做工精良,她不禁伸手在弩身上轻轻摩挲,久违的熟悉感传来。白姀拉开弩弦至弩牙,将弩托上左臂,对着望山空瞄了一番。

    秦朔就站在一旁,看着白姀娴熟的动作,她明显是会用弩的。弩因为制作复杂困难,民间甚少有弩。她一个姑娘家如何会接触到弩?越接触她,她就给他越多的惊讶。

    秦朔见状笑了笑,以白姀的骑术,她肯定能驾驭玄马。他摸了摸玄马的脖颈,笑道:“听话,什么时候有姑娘骑过你,便宜你了。”

    玄马朝秦朔打了几个响鼻,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明白了秦朔的话。

    白姀一手握着赤玄弩,将箭矢别在腰上,拉过玄马,朝秦朔道:“将军稍等我片刻。”话罢,她一脚踩上马镫,腾地翻身上马。

阅读将军心上娇(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地大明星我的机甲时代超神学院之三魂七魄我的千年女鬼保镖直播之说骚话成神联盟特搜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