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昭之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楚昭月背着他,不对,是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的有过婚约。她一定是被静贵妃逼着,无奈之下才点头的。

    他像不肯相信主人内心另有所属的藏獒,坚信都是别人的错。

    院落里,他们以前栽的果树正慢慢长大,覆盖着皑皑白雪,随着风吹又扑簌簌地抖落。

    晋渊握着小刀的手一滞,神色讳莫地别向院落,“这事此前八字就没一撇,如今更是半滴墨水都没了,她哪有什么婚约,没有的事。”

    就算把他投入天牢受那酷刑,晋渊也不肯承认这点。

    结果没料到,楚昭懿一时间动了歪念,杀了静贵妃后,竟起了若幼弟身亡,皇家再无旁系,她兴许有继承大统君临天下的希望,大脑发热之际,便将两人先后谋害,伪造成冬日炭火烧着床铺,母子二人惨死的假象。

    “长公主虽有能力,但为人刚愎自负,扶文官,抑武官。”晋王并不喜欢她,但事到如今,这么多公主里,好像也只有她能够担当大任,“她若为帝,必留不下容安公主,你最好别在这个节骨眼上鸡蛋碰石头。”

    边关几年,他驾车踏破贺兰山缺,在莽莽草原上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鲜少有这么温柔的凝视。

    带着薄茧的指下,那僵硬呆板的木头渐渐有了兔子形貌,耷拉着耳朵,翘起毛茸茸的圆球尾巴。

    晋渊没仔细听晋宁话,也不欲按晋王的说法来,他琢磨着自己的府邸新建,各种小玩意儿都还没搬去,正好趁这个时候带走。

    可送些凡俗之物终究显不出自己对公主的拳拳心意,考虑着雕个兔子给她。

    “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惦记她啊?”晋宁随手拿了颗苹果,咬了口不甘道,“皇上三年前就属意那位家道中落的王公子,只等他父亲王尚书的孝期过去,便要将公主下嫁,人家都没把你放在眼里。”

    这么个烫手山芋,人家都是送穷神那样早早赶出去,半点关系都不要沾上,他倒好,像迎财神进门般高高供着,还恨不能日日烧高香朝拜,只求神明一般高高在上的公主能多看他几眼。

    烛光一跳跳,映照在晋渊深邃的五官上。

    楚昭月被带走这件事自然瞒不过晋王,等她睡着后,他才回晋王府接受教育。

    明明过了三年,还是想得厉害。

    不管在哪见着,都会泛出甜意,仿佛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晋渊想起过去,他随母亲进宫,远远望见楚昭月扎着双平髻,乖巧地跟在静贵人身后,像一颗含在嘴里的糖,慢慢化开。

    他走着走着,竟生生撞上柱子,鼻子都出血了,那傻乎乎的模样一时在他的兄弟间沦为笑谈。

    尽管她总甜到他夜夜牙疼,又不舍得扔,只能小心含着,却还怕化掉。

    晋宁恨不得将自家哥哥的脑子掰开看看,“你是被边关的大风吹傻了不成?宋小姐哪点不如她?温柔娴静,知书达理,关键的是一心惦记着你,没有旁的杂念。你瞧瞧她,也没多喜欢你啊。”

    晋渊不悦地别过头,发自内心深处且极其不愿接受这件事,“我喜欢她。”

    “可她以前就不喜欢你啊。”晋宁受不了地跺脚。

    “晋宁你不懂。”晋渊就算挨几下棍子,依旧十年如一日地守在家门口寸步不离,“跟她无关。”

    那模样,真恨不得自己刨个洞,钻进去赖在脚边,死死抱住大腿用力粘着,然后就不出去了。

    “那你打算将她养在后院?”晋宁摇摇头,“纸包不住火的,这事儿早晚会捅出去。何况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公主,你想给她名分,就不能藏着掩着,但倘若不藏着掩着,皇长公主早晚会上门要人。”

    “我有分寸。”晋渊淡淡道,“三妹放心,我不会让她难过的。”

    “???”晋宁懵住了,连忙上前拽住准备离开回去陪公主的晋渊,“哥,二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真把她变成二嫂啊。”

    在她的叫声中,晋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还亲自盯着管家带人搬运那些东西,不可砸碎弄坏给公主的礼物。

    你看看他,都紧张成什么样了,听副将宋得说,他行军运粮草都没这么兢兢业业地守在旁边。

    晋宁不满地瞪着他,真是来时两手空空,离时宛若搬家,肥水全流外人田,胳膊肘朝外柺也不能明显成这样。

    ********

    晋渊回去时,楚昭月已经睡了有一会儿,那双眼睛又红又肿,想是哭得厉害,哭累了以后才睡去。

    这种事,换作谁都会受不了的。

    他轻轻抚着柔软光滑的脸颊,像终于摸到骨头棒妄图一口咬上去,但还不行,骨头棒子不同意,只能眼巴巴地坐在旁边,瞧着嫩肉干流口水。

    从军三年,他曾在沙漠戈壁上吹整晚的风,也跨过覆雪苍山,见惯了人世荒唐,聚散离合,看破了世事,唯一不解的,就只有一件。

    大楚容安公主楚昭月,为什么不喜欢他。

    哪怕他那么努力,依旧不喜欢,死活不喜欢。

    自幼时起,晋渊就只能站在远处,宛若被抢去盘中餐的藏獒,咬着一口尖牙竖起全身毛发,磨刀霍霍地远望她和王家公子王禹在小池塘边说话,恨不得一爪子割破他的喉咙,再把公主叼回自己的窝里挖个土坑藏起来,不给别人看见。

    容安公主偶尔肯垂怜,跟他多说几句话,小晋王都激动得内心汹涌澎湃,仿佛那屋后的大黑,管家一拿着剩饭过来,立刻屁颠屁颠地迈着四条腿跑上前,疯狂摇尾巴。

    她给的那块糖,至今还存在橱柜最高的私房箱里,随着年深月久发霉变质。

    当时他舍不得吃,差仆人买一箱同款糖,日日看着她的,吃自己买的,用心感受其中的味道以及公主的浩荡皇恩,并决定留作日后的传家至宝。

    遇见她之前,小晋王从没发现糖这么甜,但还没她甜。

    说来也有点心酸,身为晋王唯一的儿子,鼎鼎有名的小霸王,晋渊何时会这般嫉妒一个尚书次子,日日在屋里扎小人,痛恨他能得到公主的另眼相待。

    某日,那穷酸书生竟要跟公主殿下“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他听闻太监的私下报信,牙都快咬碎了,究竟是凭什么??

    待王禹下学堂后,小王爷暗中阴测测地跟了一路,实在是意难平,伺机在旁报复,于是一脚将他踢进臭水塘。

    成功阻止了碍事的跟小昭月赏花灯、买糖膏后,小王爷兴冲冲地跑回府里换了身新衣服,带着仆人牵着狗,手里拿着大糖人,雄赳赳气昂,假装从她身边招摇路过。

    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不择手段。

    结果,第一次他荣光满面地经过,她低着头,压根没注意到。

    小晋王不气馁,又折回去重新来了一遍,但还是没瞧见。

    他眉头一皱,结果一短短段路反复走了十几遍都毫无察觉,最后还是仆人聪明,踢了一脚大黑,容安公主听见狗叫声吓得想躲,这才发现他们。

    一年后,她好不容易留心到自己的存在,在御花园里很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是晋王的儿子吗?”

    小晋王特别激动,就像狗群里终于被主人挑出来准备带出去溜的那只,抖擞着精神和尾巴上前,试图借此怒刷存在感,“是的,我是晋王的儿子晋渊,今年七岁,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家住在晋王府,皇宫东门出去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我爹在京内有十五套宅子,三十匹马,八辆马车,还有……”

    将王府的资产全部介绍一遍后,年幼的昭月公主开始沉默,精致的小脸上迅速闪过一丝嫌弃,虽然是稍纵即逝的,但还是被他看见了。

    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回宫找母妃了,还是不同自己一块儿玩。

    只剩小晋王落寞地窝在小角落里内心复杂。

    仆人都说……京中未出阁的少女皆爱有宅子有马车家底丰厚的世家子弟。

    他连为她承包整条街的承诺都下了,她仍不喜欢。

    想到这儿,他狠狠龇起牙,那个姓王的那么寒酸,能给她买大宝石、大项链、大珍珠、大玛瑙,还堆上满满一屋子吗?

    如今想起,当真是往事不堪回首,但今日再见的场景仍是令已经长大的晋渊生出几分懊恼。

    竟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再见,他一时情急,斩杀死士的画面兴许过于血|腥,她兴许会觉得自己残暴不仁,缺乏同情心。

    也是在边关跟五大三粗的汉子呆久了,短期内不适应皇家儒雅的文化,得像姓王的那样摇着纸扇子,装作衣冠禽兽文质彬彬的鬼模样,用刀慢慢割脖子才是。

    结果让她看见自己这么不温文儒雅,陌上君子如玉的画面,真是该死。

    睡梦中的楚昭月似乎并不安稳,迷糊中仿佛看见了腾腾大火,摧枯拉朽般烧毁了昔日富丽堂皇的东宫,楚昭秦和静贵妃被困在屋里,声嘶力竭,最终变成两具干枯发黑的尸|体,面目全非。

    画面一幕幕闪过,那景象过于真切,仿佛就血淋淋发生在眼前——

    楚昭月猛地惊坐起,背后冷汗涔涔,心尖上像有无数把刀子插入拔出,不停搅动,疼得血肉模糊,远比想象中强烈。

    皇后,楚昭懿。

    楚昭月喘着气,在噩梦带来的余悸中轻轻呼了口气,额角青筋突突跳动。

    她抓着锦被的五指渐渐收紧,并在心头狠狠默念这五个字。

    怎么能就这么让他们踩着自己亲人未寒的尸骨坐上那个位置?

    窗外漆黑如墨,只有些许月光透进来,照在一片惨白的地上。楚昭月沉浸在浓烈翻滚的评情绪中,尚未反应过来,便被晋渊从身后抱住,让她将头枕在自己肩窝上,哄小孩般一下下地拍着背,“要喝些水吗?”

    楚昭月吃力地摇摇头,乌黑长发垂在身后,透过带着泪雾蒙蒙的视线警惕地打量他,默默朝后退了一点,“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这府邸是我的,你也是。”晋渊理所应当地在侧脸上吻了一下,又柔柔地搂着,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为何不能在这儿?”

    就算有些不愿,楚昭月依旧由他搂着,大有卧薪尝胆的觉悟,也是因着这样,没觉察到护国将军通红一片的耳根。

    “楚昭懿……当真会登基吗?”楚昭月趴在晋渊肩头上,不明白他为何这般喜欢搂着自己不撒手,还攥着两只手装作給她取暖那样仿佛搓揉。

    “未必。”晋渊撩开一侧的头发,凝视她娇媚的脸颊,默默咽了一下口水,“先帝总二十三位公主,不说别的,一贯与皇后作对的德妃也有两个女儿,她父亲是易老将军,易家也是名门望族,真要与忠武侯对上,未必会输。”

    “柳家和易家确实不分伯仲,要是为了皇位角斗……”楚昭月思忖着谁的胜算更大一些。

    可没等她说出口,晋渊便道,“最后就是两败俱伤。”

    “那你呢?”楚昭月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三年前那般拒绝他,如今落难了,却又不得不在这儿寻求一方庇护,“你会支持谁?”

    晋渊盯着她那双秋水盈盈的眼,脸颊凑近,用他的鼻尖抵着自己的,又仿佛在嘴中含了一块糖,甜死人。

    “公主希望臣支持谁?”话里带点痞意。

    楚昭月哑然,莹润的五指按在他脸上,想推开,他却挨得更近。

    暗光照着晋渊深邃的眉目,低沉的嗓音在夜里带着化不开的诱惑,“只要殿下想,臣便能让她万劫不复。”

    不用猜也知道,他在暗示谁。

    楚昭月穿了件月白单衣窝在他怀里,如一朵娇弱的栀子花,整日的身心煎熬后,到达了极限。

    她凝视着那双沉沉黑眸问,“你想要什么?”

    那张夺人心魄的脸渐渐逼近她,比三年前更有魅力的晋渊缓缓道,“臣的司马昭之心,殿下心知肚明。”

    一字字敲打在她心尖上,震耳发聩。

    楚昭月苍白的脸颊迅速晕染开粉色,他低下头,忽然凑近她的嘴唇,灼热的呼吸洒在脸颊脖颈上。

    刚要碰上,她却迅速别头躲开了。

    楚昭月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余光望向僵硬停在那儿的晋渊。

    他握住她的手腕,将人转过来,又顺着原路寻了回去,这次楚昭月没有拒绝的机会。

    他终于吻上了自己朝思暮想多年的人。

    起初仅是浅尝辄止,渐渐往后,便脱开了控制一发不可收拾。

    楚昭月被吻得气息短促,从坐着的姿势到被压在床上,逐渐软成一滩春水,从头软到脚趾。

    她缩着脖子想躲,可根本避不开。

    晋渊也从未有过这样的酥意,蔓延过四肢百骸,不仅是唇贴着,脸也交互紧挨,一个滚烫,一个微凉,互相温暖着。

    在容安公主这儿坐了这么多年冷板凳,备受冷落的小王爷虽早想过有朝一日,她会千娇百媚地呆在自己怀里,如雪如玉,水灵灵的眸子里只有他,但真发生了,依旧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楚昭月脸上一片滚烫红晕,好不容易熬过这个吻,晋将军却依旧单手撑在枕边,微微挑起眉,嘴角挂了一丝轻笑。

    那张瓷白的小脸上像蒙了一层淡淡的水雾,轻轻晕开,带着丝丝缱绻的娇媚。

    诱人采撷。

    晋渊没忍住,又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我明早得去军|营,午时再来陪你,你要在府里等着我。”

    她点了一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待他离开后,楚昭月才用被子蒙住脸,将自己裹在里面不肯出来。

    ********

    关上房门后,晋渊还有几分恍惚,皎洁的月光下,他难以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唇,耳根处是仍旧是一片鲜红,被夜色笼罩着。

    竟然亲到她了。

    心跳好像还是跳得剧烈。

    果然,边关那些老前辈并无不可取之处,就是得强硬些才行。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个公众号,这个公众号很神奇,因为它的名字和我的作者名竟然是一样的(就是我的号),里面有小说有各路美妆种草,还会间歇性发福利,欢迎大家来关注!然后我们还有一个剁手败家群,欢迎妹子们来水群!

    如今朝堂之上,那根弦绷得极紧,走钢丝般危险,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太子和静贵妃双双亡于东宫,几乎超乎了所有朝臣的预料,就连瞎子都看得出,这是有人刻意为之,大理寺、刑部已经双双介入调查,但这种皇家阴私,谁掌着权就能决定凶手是谁,未必有所谓的真相可言。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入夜,晋王府。

    红木桌上摆了好些珍稀东西,波斯拳头大的红色宝石,微光下折出晶亮光泽,精雕细琢成小巧摆饰,敦煌琉璃玉尊、绘画外贡来的香料、沉香,无不价值连城,而最华美的莫过于那件雀金裘,以黄金制成金线、细丝,以孔雀、翠鸟珍禽羽翼捻线,共交织成灿若云霞,格外艳丽的的锦缎罗纱,京里找不出几件。

    “二哥,这都是给容安公主的?她果真像爹说的那样藏在你府里?”晋宁有些酸,贵重的东西王府不少,可稀罕的全在这位哥哥房里。

    平日里,他就像后屋大黑在狗窝里藏吃的一样,一件件地带回来存好,她怎么讨都不肯给,眼下主人一回来,立刻一件一件拿出来,要当作见面礼屁颠屁颠地送上去,好能博得对方的欢心。

    若是送给未来的二嫂便罢了,那位偏是个有婚约的,虽不正式,但总归是外人,何况朝臣争论不下,若是皇长公主当真继位,绝不会饶恕这位先太子的亲姐姐。

    依晋王的看法,这件事的最初不过是皇后为了保证自己太后的位置能坐得久,坐得稳,欲要杀了容安公主、静贵妃,将年幼的楚昭秦夺来自己养,小孩子容易忘事,再过几年哪还记得生母、亲姐姐的模样?

    可这种至关紧要的大事,交给旁人是铁定不放心的,她便让最信任的长女楚昭懿去办。

    说起来,这位皇长公主文韬武略均不逊于男子,如今已是朝中正四品女官,皇上都一直叹她若是男儿身,便可继承这偌大的江山基业。

阅读总有佞臣觊觎朕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始人丑就要多作怪武御魔帝我的女友是条龙踏入江湖都市逍遥鬼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