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形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等到烟雾散去,徐成发现身边除了鄢梦蝶还有一人,此人正是了一,感情这货早就跑路了。

    “师兄,你跑的还真是快!”

    徐成生气地说道,了一这行为就跟前世地球上游戏中那些卖队友的人差不了多少。

    华服男子冷哼一声,甩动衣袖,带着一众奴仆悻悻离去,只留下破败的天丰酒楼。

    鄢梦蝶学习的法术估计是控制烟云一类的,不管是跑路还是争斗都显得诡秘莫测。

    对于眼前这个叫鄢梦蝶的人,徐成只知道是什么螺玉族的,但到底是对自己有好处还是有坏处却丝毫不知。

    眼见徐成收了神通,鄢梦蝶控制着一圈烟雾缠绕住徐成,紧接着二人消失在原地。

    “这……可不能怪我!是她传音说让我们不要跟朝廷的人硬碰硬的!然后我才跑到这里来找她的!”

    这家伙说话还觉着自己很委屈一样,徐成很想再修理他一顿,不过眼下不是时候。

    “少爷!”

    勉强爬起身来的几人,搀扶住眼前的华服男子,为了抵抗徐成黄泉风口之中的吸力,消耗了他大量的力气。

    “哼!又是道门!我们走!”

    华服男子爆喝一声,两掌收拢在小腹之处,接着一头更加庞大的张牙舞爪的金龙赫然出现在徐成面前。

    “还来!黄泉风口!给我吞!”

    徐成手心处打开一个黑洞,接着冲过来的那条龙,被直接吞掉,然而黄泉风口并未停止,继续朝着男子吞吸。

    “那个……梦蝶,你为何让我们不要跟朝廷的人硬碰硬?”

    对于这一点,徐成颇为纳闷。

    “看来你俩都涉世未深,简单的说就是朝廷势大,想要对道门还有我们妖仙后裔动手,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借口。你这道士要是真的动手,到时候遭殃的恐怕是整个道门!”

    鄢梦蝶随口说到。

    “朝廷为何要对我们动手?”

    还有些理解不了的徐成紧接着问道。

    “这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等你修为够了,自然就晓得了!”黑布遮盖下的面容没有丝毫表情。“不过,你们可以加入我的队伍!一起对抗朝廷?”

    “你们已经在对抗朝廷了?”想不到这女人在这风口浪尖之下,还组建了一支队伍。“那我刚才直接用法术吞了那个人应该也没多大问题!”

    “然后赖到我们身上是吧!你这家伙鬼心眼倒是多,原本也不是不可以。可惜啊!福来镇这种小地方还有朝廷派遣的一名归一境的老东西,此人本不太想管朝廷和道门之间的争斗!你真要是杀了那个东西,肯定会惊动对方,你认为你能跑得过归一境的高手?”

    鄢梦蝶轻笑一声,看穿了徐成的意图。

    听说有归一境的人,徐成默不作声,上次那条蛇妖的所作所为还历历在目,只期待自己早点万法归一,一雪前耻。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师弟,要不我们先回门派吧!”

    了一这搞事的性格突然变了,看来是准备回门派老实一段时间。

    “也对,你俩连归一境都未曾练成!还是回去好好修炼再说!”鄢梦蝶也不失望,这二人的修为着实太差,只有归一境才算是战力不错。“需要我送你们回去不?”

    “自然是不用!你自去忙你的!”

    徐成摆摆手。

    “也好,你们二人多加小心,我还要找族老商量点事儿!”

    随后这女子施展起云雾法术消失不见。

    一路走着,徐成找了一恶补关于这片天地的具体知识,就比如鄢梦蝶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妖仙和妖魔之间的区别。

    妖仙之流秉承仙道,虽然是动物修行者,但他们追求自然超脱,走的是羽化飞升的路子,与道门也算是同气连枝。妖魔之类则不然,任何法术到了他们手中都会变得有伤天和,况且他们视普通人如蝼蚁,可以肆意残害用来修炼法术。

    “正所谓法术无正邪,全在乎于心!”

    最后了一说了这么一句。后面还有一句是徐成心中补充的: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再次回到玄天道门,二人用了三天两夜,主要是二人并未着急赶路,一边欣赏大夏皇朝的大好河山,一边学习各种杂记。

    现在的徐成记忆力非凡,到底是开了窍的人,轻松地将了一所说全部记在脑海深处。

    一回到玄天道门,了一这货就被灵玉真人一顿骂。

    “自己领罚去吧!”

    最后灵玉说了这么一句,了一苦着一张脸去了寒狱。

    寒狱之中自带一道寒冰法术可以由掌门控制法术威力的大小。了一本就修炼的南离真火,所以灵玉真人特地给了一加了一把猛料。

    哪怕是南离真火之术全力运转,了一仍旧是浑身寒霜。

    “玉不琢不成器!老夫早就要好好的练练了一那家伙,这次总算逮到机会了!”

    灵玉真人抚着白胡子开心地如同一名老小孩儿。待他看到徐成,接着双眼冒光!

    看的徐成心中发颤,这灵玉真人也想让自己受罚?

    “师兄,我的徒弟就交给我来吧!”还不等灵玉开口说话,灵虚急忙说道。“了悟,寒狱三十六号洞,快去吧!”

    “是,师父!”

    还以为自己年龄小,只要推脱说是了一带着他到处玩的,以此躲过一劫,想不到还是要受罚。

    恨恨地看了一眼寒狱三十五号洞里的了一,不过后者这会儿浑身冰霜,徐成随后又感觉舒服了不少。不过还是默默地祈祷懒鬼灵虚能让自己轻松一点。

    一进寒狱洞,其中的寒气就封闭了徐成的五感六识。

    接着冷就一个字,运转了铁皮术反而更冷,根本没用!散了铁皮术的徐成开始凝聚太乙金身术的法符。

    寒冷的刺激再加上天眼法术的运算能力,令徐成凝聚法符的能力达到了每天四百一十枚的恐怖速度。

    “你……你不能杀我!我爹可是朝廷命官!”

    华服男子并非常人,徐成手心中的那道风口让他感受到生死的危机。

    华服男子似乎早有准备,径直对着徐成亮出手心。而在他的手心处有一道符文模样的东西。

    符文中好像有数千个人在同时打出一掌,这数千人打出的一掌化作一条金龙朝着徐成径直冲过来。

    “好厉害的武法!”

    徐成轻声说道,紧接着他的身形极速后退,险之又险地避开这猛烈的一击,不过他身后的房子却遭了秧,被彻底击溃。

    “龙战于野!”

    “叮铃铃”地声音响起,还是那道风铃声。

    “道士,你还真不能杀他!”

    清脆的声音响起,一阵烟雾过后出现一人,是昨晚那个长相怪异的女人。

阅读道辟天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觖罪我,拯救了大明在哆啦A梦里当学霸我把系统绑架了寻陵计金光伏魔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