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才气加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徐良很尴尬,他去哪里找来整首诗呀,这两句传唱千古的名句,其实是王勃《滕王阁序》里的对偶,真要摘出来,堪称绝句,难以再写出具有连贯性的颈联和尾联来,反之亦然。

    此时,他只能硬着头皮苦笑道:“小人暂时只作出这两句,而且当时想到这两句诗,也是纯属偶然,可是说是运气,再想要有那样的福至心灵机缘,恐怕很难了,不过,周姑娘才学过人,兴许能够补全这首诗。”

    周茹皱眉沉吟,片刻后,摇头道:“小女子想不出来。”

    徐良赧颜,这种吹捧他可担当不起,毕竟做贼心虚。

    周茹忽然离座,站起来对徐良盈盈失礼请教:“小女子斗胆问徐兄借整首诗一览。”

    这小秃驴,嘴巴真大,怎么到处跟别人讲他的事情。

    觉心一脸天真,憨笑着道:“是我跟周姑娘说的。”

    说完,她看向韩俞。

    徐良和小和尚觉心也不约而同看过去。

    小秃驴还邀功?

    徐良翻着白眼,感觉跟这个小和尚待在一起久了,迟早要被拉低智商。

    “这两句诗,的确绝佳。”韩俞也含笑开口,道:“老夫也作不出这样的佳句,徐良小友的才学惊人呐。”

    徐良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平静说道:“以小人之见,格物致知,后能意诚心正,方能修身养性。”

    韩俞闻言,略微思索,而后露出满意神色。

    徐良见状,暗暗松了一口气,搞学问他真的不在行呐,此时手心都在冒汗了,如果韩俞再继续问下去,他只能交白卷了。

    “老夫也想不出。”韩俞很干脆地摇头,丝毫没有因此而有羞愧的神色,道:“吟诗作词,老夫比不上你们年轻人,如果徐良小友同意,可以将这两句诗公开,相信会有很多读书人乐意去补全整首诗的,集思广益嘛。”

    徐良自然没有意见,看向周茹,道:“此事可能要劳请周姑娘帮忙。”

    周茹爽快答应,道:“没问题。”

    徐良见到事情办完,就向韩俞告辞,要赶回杨府复命。

    韩俞没有挽留,看向周茹,道:“周姑娘,你替老夫送一送觉心小法师和徐良小友如何?”

    徐良一听,心中骂娘,他躲避周茹还来不及,韩俞还把周茹往他身边送,老家伙目的何在?

    他用眼角余光偷瞄韩俞,果然发现老家伙的笑容古怪,他奶奶个熊,老家伙让周茹送他出去这一举动明显是故意的!

    他一边暗骂倒霉,一边祈祷周茹千万不要答应。

    同时,他心里又是警惕起来,怀疑韩俞可能已经洞悉了他身上的一些秘密,这个老家伙太可怕了。

    趁着周茹还没开口,徐良急忙用胳膊肘去捅小和尚,希望小和尚说句话,让韩俞改变主意。

    结果是,小和尚误解了他的暗示。

    “周姑娘,一起走吧,我正好可以跟你探讨一下佛理。”小和尚说完,还偷偷看了徐良一眼,嘴角噙笑,仿佛邀功般。

    徐良额头上青筋浮现,跟蚯蚓似的,很吓人,几次咬牙切齿,才忍下捶烂那颗小光头的冲动。

    此时,周茹听到觉心的话,便没有再多想,点头说好。

    徐良一脸绝望,打定主意等会走的时候一定远离周茹。

    三人同行,一起向书院外走去。

    此时,夜色已经完全降临,整座湖畔书院灯火通明,宛如卧龙湖畔的一颗夜明珠。那九座功德牌坊上面,也已经挂起了大大的灯笼。

    踏出书院的大门后,徐良脚下发力,想要远离周茹和小和尚,结果没走出两步,就看到牌坊下站着一个青衫读书人,赫然是六斗举人段明诚。

    段明诚对三人作揖,温和笑道:“徐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在下奉夫子之命,在此等候,护送徐兄弟和觉心小法师回杨府。”

    “有劳段公子了。”徐良不敢怠慢,急忙回礼,随后心中一喜,客客气气地对周茹道:“那就不用再麻烦周姑娘了,请回吧。”

    他不想见到周茹,虽然美人很养眼,但是引得他泥丸宫里的赤芒剑躁动,这可是玩命的事情。

    周茹微愣,小和尚满脸疑惑,就连段明诚也有些愕然。

    周茹不仅是有名的才女,还是有名的大美人,不知道有多少男子为之着迷、倾慕,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换来与周茹相处片刻的机会,而徐良却好像不愿意有这样的佳人在侧,这要是传出去,估计要有人气得跳脚,怒骂竖子胆大包天,不识好歹!

    “徐兄弟真是懂得体贴人。”段明诚尽力帮徐良补救,指向湖面,那水天一线间,有明月徐徐升起,“如此月色,当尽雅兴,若能吟诗一首,那就妙哉了。”

    小和尚一听,眼睛便是发亮,道:“徐良,傍晚的时候你看到夕阳,就心有灵犀,作出佳句,此时看到月亮,有没有诗兴大发?”

    徐良瞪他,心中怒道:“我现在想对你兽性大发,想不想看?”

    不过,眼前这水天月色,的确触动了他的心弦,那是他心底里有关思念的一根弦。

    想到另一个时空里的亲人,好友,他的情绪就不自觉的变得低落,此生,不知是否还有归期……

    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好像没心没肺一样,其实他只是把悲伤和不痛快藏了起来,微笑面对生活和命运。

    此时他触景生情,便轻声一叹,吟念那首表达相思之情的千古名篇,抒发胸中情意。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话音落下,天地间蓦地一震,九座功德牌坊之中,有一座的题字为“才高十斗”,此时四字发光,仿佛明珠夜华。

    下一刻,首位“才”字骤然大亮,光芒压过其余三字,一个呼吸后又迅速暗淡下去,像是被人抽走了其中精气,整个字都模糊了几分。

    随后,一缕清气从这座功德牌坊上飞出,落在徐良身上。

    “才气加身!”

    见到这一幕,段明诚、周茹以及小和尚觉心不约而同惊呼,脸上露出震撼之色。

    唯独徐良一脸发懵,发现气海丹田中多了一缕气机,清正醇和。

    这便是才气?

    所幸,韩俞没有继续跟他探讨学问的打算,而是转头看向周茹,道:“周姑娘认为如何?”

    周茹认真地道:“徐兄真知灼见,小女子自愧不如。”

    韩俞等徐良收起那块石头,才开口道:“老夫还有一事想请教小友,小友若觉得有为难之处,可以不答。”

    徐良急忙站起来,抱拳道:“夫子尽管问便是,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韩俞笑了笑,面容和蔼,招手示意徐良坐下,不用那么拘谨,等徐良重新坐下后,他稍稍斟酌,然后露出真挚请教学问的神色,道:“敢问小友,何以修身?”

    徐良不敢胡说八道,努力回忆以前读书时读过的儒学经典,将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拼凑起来,用心整理一番,才正色道:“小人才疏学浅,不敢妄论大义,只抒己见,若有不妥之处,还请夫子莫要见怪。”

    韩俞颔首,道:“但说无妨。”

    徐良急忙摆手道:“周姑娘过奖了,小人这点拙见,没有贻笑大方就感到万幸了,实在担不起周姑娘的称赞。”

    周茹摇头,轻声开口,道:“徐兄太谦虚了,小女子受同辈读书人抬爱,被冠以青州第一才女的名头,可是,小女子自问作不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样的佳句来。”

    徐良微怔,豁然回头瞪着小和尚觉心。

阅读终极家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苍生棋黑痣魔女三国之暴君吕布三界美食家大唐之神仙岛主别动我的上古遗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