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异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让她想到,之前拉着妈妈他们上岸的紫色竹子,哪怕竹子再普通,紫色的颜色,也让竹子变得不普通了,何况东水河边并没有竹林,不过救上妈妈之后,她也就没关注那根紫竹了。

    这明显不是普通竹子的东西,让齐媚心头又吓出一身汗来,她得去将那根紫竹给收拾起来。

    想到这里,顾不得回家换洗,齐媚匆匆赶去了东水河边,那里,已经一片寂静,微风拂过,带起岸边的绿树红花,拂起满河的碧波荡漾。

    刚这么想着,齐媚手中一沉,看去时,她不由瞳孔微缩,手上的一小节,如同极品紫翡的紫竹的出现,让她想到了之前的“梦”?

    原来,紫竹林真的存在!

    她不是洁癖,但是做了多年的柳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哪怕是不受宠的那种,但是衣食住行起行坐卧,各种礼仪,却已经是深入骨髓。

    更别提,她还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做了柳氏集团的总经理有两年之久,平时也都是衣着整洁合度。

    僻静的东水河边,已经寂静无声。

    要不是这样,妈妈也不会在坠河的时候,并没有被人第一时间发现,以至于她判断错了时间,好在,一切都没有不可挽回。

    哪怕,就是这个总经理的上任,也不过是她希望能够看到生父赞赏的目光,看到柳彤惊喜崇拜的眼神,看到继母的欣慰罢了,毕竟在她的心里,他们是她的“亲人”。

    “要是有什么东西能够去个味就好了。”

    顶着一身臭气,赶回家,齐媚觉得压力还是不小的。

    自己的眼睛,到底是有多瞎啊。

    今生,她不会再因为盲目渴求亲情,而上当受骗了,毕竟被骗了一辈子,骗去了一条命,还不够么?

    就是只剩下了一条命,只怕,在生父一家的眼里,她也是需要去“原谅”的吧。

    而救上妈妈的地方,也并没有什么紫色的竹子,一时间,齐媚看着手头的小竹子,有点困惑。

    “哎呦~~”一声痛呼陡然传来,随即痛呼又一下子戛然而止,只听到隐隐呼痛的嘶嘶声,就好像,痛呼被压抑住不敢被人听见一样。

    齐媚心头不有一个咯噔。

    那个方向……正是妈妈落水的上游,不出意外,很可能是妈妈落水的地方。

    那里……怎么会一大早就有人?

    想到这里,齐媚不由骑着自行车过了去,只是路面的颠簸,让齐媚还是停下了自行车,今天可不是昨天,只想着救上妈妈,让她忘记了不适。

    急急走了过去之后,齐媚发现,掩藏在丛丛绿色中的,是一座破旧的小石桥,看着已经很有年头了,木头护栏,都已经被腐蚀得摇摇欲坠。

    石桥的石块缝隙之间,已经长满了杂草,不过,这里显然是有人清理过,杂草已经被扯断了,并不会扎人。

    打量着的齐媚,陡然间瞳孔微缩。

    视线所及之处,是石桥的一个木头护栏,似乎被重物撞击过,已经断开一角,似乎……齐媚身体上去比划了一下……似乎是一个人身体压上去的样子。

    按捺住狂跳的心,“……妈妈……”紧紧咬住唇,剧烈的疼痛,让她这才反应过来,昨天为了救妈妈,她的嘴唇被咬破了好几次,不过,舔了下嘴角,齐媚惊讶的发现,伤口居然好的七七八八了。

    没有留意这一点,齐媚站起身体,在石桥周围打量了起来。

    年久的小石桥,石色已经变得灰沉一片,很多石块,都已经脱落起皮,周围桥体也被各种爬藤植物,和杂草给淹没,有人在这里,也很难被发现。

    而这片陈旧和落寞中,却在边角,夹杂着一点彩色,红色的绿色的斑点,很小,如果不仔细看,只怕压根不会发现这一点。

    半蹲下去,齐媚伸出手指,捻了捻那些不应该出现的彩色,手指上没有被染上颜色,但是手感有点粗粝,显然已经干结。

    但是齐媚心头却已经有了猜测。

    齐媚将彩色用指甲抠了下来,拿到鼻子底下一闻,颜料特有的微微刺鼻的味道,哪怕很淡了,但是也被齐媚闻的清清楚楚。

    “这些是颜料,看着颜色的亮丽的样子,显然是刚刚落下不久,否则的话,颜色不会这么鲜艳。”

    紧紧咬住了唇,齐媚好一会儿,才忍住了心头的刺痛。

    妈妈得了抑郁症,除了各种珍贵的调理药材之外,还有其他的抗抑郁手段,画画正是如此。

    对于妈妈来说,画画不仅是治疗手段,还是她人生最珍视的几样东西之一。

    如果是抑郁症发作,她不应该带着画具过来画画,如果不是抑郁症发作……齐媚想到了之前那个声音……不由慢慢攒紧了拳头,眼中一片明灭的光。

    毕竟,她的未婚夫,只是因为喝醉了,在结婚典礼的当天,和同样喝醉了的妹妹柳彤,“一不小心”上了他们的新婚大床,做了一些爱做的事情罢了。

    她……怎么能不原谅呢!!

    说起来,齐心淑之所以会得抑郁症,还跟齐媚无良的生父柳石海有关。

    本就因为是早产儿而体弱的齐心淑,被齐媚的生父欺骗着,以假离婚的名义,离开了正怀着齐媚的齐心淑。

    自此后,踪影全无的齐媚生父,让忧思过度,本就因为怀了齐媚,而身体越发差的齐心淑,差点难产,同时也患上了抑郁症。

    亏得外公医术高明,多番调理,才让齐心淑的抑郁症没有发作。

    想到这里,齐媚不由一叹,那样无情无义消失了十几年的男人,真的会因为一点亲情,就把她接回柳家吗?

    咬唇苦笑了一下,齐媚心头又振奋了起来,她已经救回了妈妈了。

    妈妈没有自杀身亡,那么外公也就不会吐血而亡,也就不会在弥留之际,将她交给柳石海后,失去了活下去的最后一点勇气,很快就离开了人世了。

    想到这里,微微笑着,齐媚停下自行车,抬手按了按眼角……“呕~~”这下子什么感慨都不见了,实在是太臭了,还带着酸……

阅读回到九零做神医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十老抬棺女配不接受洗白[穿书]怀了头龙崽子怎么办遗画师谱凡者综漫之从斩妹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