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章,大难不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决定最后尝试一次。如果实在不能移动,就效仿之前看到的,和韩韵搂在一起躺在地上以降低重心。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着能够移动到安全的房间内,只要远离这晃来晃去非常危险的大树就可以。

    当他横着抱起韩韵的时候,天空刺耳的声音传来。

    一个气流漩涡出现前方,旋转地移动着,所经之处任何可以被移动的都被卷入。

    下一瞬间两人摔在地上,韩韵滚到一边。

    苏繁明白了,不能抱着,那样重心太高。风力太大,根本不能走动,一站起来就有被吹跑的危险。

    “起!”树干并未被推动,反而有向这边滚动的趋势。屋漏偏逢连夜雨,苏繁现在身处下风向。树干滚过来的话,他是可以跃过去不被打伤,可躺在地上的韩韵可就危险了。

    这个时候黑猫死哪去了?苏繁此时再不知道那黑猫是害自己的,那就愚蠢之极了。或许那黑猫暗中看到自己在和陈思鱼嘻嘻笑笑,以为是和她一方的。可那黑猫要是想复仇的话,干嘛不去找陈思鱼呢?

    他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已经被漩涡吞噬。

    呼呼风声,天地像是倒悬,漩涡之中的东西飞速地向着天空坠落。苏繁紧紧抱着韩韵的上身,被天空吸去。

    忽然风向变了。

    苏繁趁势把树干推到一边。

    韩韵的面积太大了,苏繁抱不过来,不对,是抱不住。软玉在怀,一瞬间苏繁有点兴奋,脑子闪过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开门的学生照例又把苏繁痛骂一顿。

    那人拉住苏繁,怒道:“你还过去!救人你尽力了。风又大了,你现在过去就是送命你懂吗!小孩的命是命,我们大学生的命就不是命吗。”

    苏繁一巴掌试图拍掉那人紧攥着自己衣服的拳头,没成。

    紧接着,他的意识不再清醒,昏厥过去。

    如果他还清醒,会看到自己在天空中“飞”着,像是接力抛物一样,从江都大学的校园拔地而起,向北抛去。

    江都市江浦区和滁州郡交界的离山,江浦区暴风席卷而来的纷纷在这里落下。

    冰冷河水的浸泡让苏繁渐渐清醒过来。

    眼角的伤痕使他睁眼之时有些疼痛。看着灰暗的天空,感受着周围刺骨的寒冷,他知道自己侥幸没死。

    河水很冷,冻得他很疲惫,一点想动的欲望都没有。可他必须行动,不然这样会逐渐被冻死的。

    他动了动四肢,钻心的疼痛从脚骨底部传来。他完全没有印象,自己的脚骨何时被折裂了。

    翻了个身,他一边忍着河水冰刺入骨的疼痛一边向前划去。

    河流不大,准确说这是一个池塘,两个山岭错列的山脚下的池塘。

    他很快爬到岸边,几乎耗费全身的力气。

    倒在河边的泥土上,他再也不能行动。又冷又累,活着真痛苦,不过就此跟这个世界说再见。

    天上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玻璃瓶子砸进池塘,水花的声音传来。一件衣服从视线里飘过不知去了何处。花盆直直从天空落了下来,砸在泥土上。

    不行,必须行动!不然不被冻死也被从天而降的东西砸死。

    可没力气怎么办?实在是一点力气也提不起。幸而他修行多年,身体的潜能劲力也有一些。

    他摸了摸手腕处的试管,还在,没碎。试管紧紧贴着他的手腕下的静脉附近,用极其珍贵的材料晶胶粘在皮肤上。

    试管不大,小号电池大小。

    19号早上,在说完元素之力的事情后,苏温拿出两个试管,在苏涵的帮助下,分别给苏钰和苏繁粘在手腕边的胳膊。

    事后苏温极其郑重道:“不到最后一步,绝对不能使用这试管。记住,除非眼看着自己就要死了,不然绝对不要使用试管。”

    “试管有一定概率,极低,是救命。大概率,是会让你丧失人生。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尝试它,除非必死之境。”

    95%,甚至更高的概率,试管会夺去人的生命。

    试管的使用很简单,用坚硬的物品撞击它,试管之中的液体就会从刺破皮肤的细针流入身体。

    苏繁不是想用它,是想看下自己这种状况是不是试管造成的。95%的概率,这跟自杀有什么区别,他才不会用的。

    如果非主动的情况下,试管被硬物击中了怎么办?那就没办法了,倒霉。一般来说手腕内处很少会被硬物撞击。一般的压力,就是整个身子压上去,也没事。

    对了,韩韵呢?算了,生死有命,自己也不能逆天改命。

    他左右看了看,没有人烟。估计喊破嗓子也没人来救自己吧。

    离山之名,華朝正统帝钦赐,其北伐之时以此为大本营,取离别之意。后来皇室封山,作为贵族休憩之地,不允许民众进入。共和之后,收归国有,改为风景区,以供民众游览。

    苏繁之前来玩过几次,可也不是很熟悉。

    这里是哪个区域?会不会有景区急救人员来这边查看?遇见游客是不可能的。离山虽然不在暴风核心,可风力也不小,景区不会允许游客此时入山的。

    休息了一会,力气恢复了一些,他赶紧把身上的衣服去掉。现在三四度的天气虽然很冷,可湿衣服在身上更冷,那会死得更快。

    风大也有好处的,苏繁身上的水很快被吹干。

    穿着一条内裤,赤裸着身体的苏繁挣扎着爬了起来。

    周围的一切他终于看清了。远处一个三轮车挂在树枝上,随风摇摆。

    必须要找一个暖和的地方。

    他拖着折断的脚骨,一跛一跛地向山背挪去。

    江浦区暴风最强,风从南边吹来。

    没走几步,他听到呻吟声从身后的树林传来。有人!或许可找打火机。火是抗击寒冷最好的东西。风这么大,未必能生火,暖一暖手掌还是可以的。

    看到了,一个男子挂在树上,树枝穿体而过,血滴落着。

    他回到池塘边,正好看到一个白色衣服的人砸进水里。人慢慢浮了上来,蓝色羽绒服灰色牛仔裤,不正是韩韵!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苏繁把韩韵拉到岸边。

    “韩韵啊韩韵,怎么你和我的缘分这么大,不给我不救你的机会。你才是故事的主角吧。”

    苏繁一边吐槽着一边脱去韩韵的衣服,只剩下内衣,白色蕾丝边的。不过全身冻得发青的他没有任何杂念。

    两人还算幸运,不像其它人落在其它地方,一命呜呼。离山这么大,池塘这么小,落在水里的概率万分之一不到吧。这样想着,苏繁的心情好了不少。

    在苏繁不断的脸颊拍打中,韩韵悠悠醒来。这么冷的天气没有衣服,不醒着活动活动,会被渐渐冻死的。

    一二度正常情况下人可以坚持很久,可再长也会要人命的。

    “苏繁。”韩韵蠕动着嘴唇,没有声音,大致是在说他的名字。

    “起来,活动活动!”

    韩韵挣扎着,吐出第一个声音:“背”。

    苏繁想到什么,失声叫道:“你背骨断了!”赶紧用手去抚摸,果然有几处凸起。

    这可如何是好。如自己这般脚骨断了还可以活动,背骨断了怎么活动?躺在这里只活动四肢?缓慢的活动无用,剧烈的活动一定会带动上身的。

    韩韵脸色苍白,生命微弱,而眼神定定看着苏繁,仿佛想就这么看下去。

    自己带着她活动?不行,自己这回没啥力气了,还要恢复很久。看韩韵这么微弱的气息,估计等不了那么久。

    “谢!谢!”

    韩韵发不出声音了,看嘴型是想说谢谢。

    苏繁看了看自己的试管,犹豫不定。试管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他对人体不太了解,不知道这样下去韩韵是不是必死。如果还可以维系一两天,或许没必要用试管。可是一两个小时就死了呢?

    天冷,风又大,这么坐着的一会儿,苏繁都感觉自己要睡着了。那可不能睡,睡着了可就醒不来了。几个小时之内风都不会停的,更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摆在苏繁面前有三个选择:不管不顾离开;离开,风小了再回来救她;把试管用在韩韵身上,自己找个暖和的地方活着。

    韩韵眼神越来越暗淡。

    眼神一滑,苏繁看到了挺立的双峰,想到了前女友,想到了楚缈。如果是躺在自己怀里的是楚缈,还会这么犹豫吗?

    苏繁果断把试管从手腕处撕下来粘在韩韵的手腕上。

    把韩韵的手腕放到口中,用力咬去,试管破裂。5%的概率,韩韵你一定要是那个幸运儿!不然你可真的会死的。

    那人在把苏繁往教室里扯,苏繁本不想说话的,此时只得开口道:“我是修行者你别操心我了。”

    那人一愣,松开了手。修行者,只听过,没见过,本领如何呢。

    苏繁用力踹了几脚,喊了几嗓子,教师终于门开了一个小缝。

    “你他么疯了!”开门的学生大骂。随后看到从苏繁外套中露出的孩子,一脸震惊喊道:“你他么是真疯了!这个时候跑出去,不怕死啊!”

    苏繁没有多说,把小女孩放在教室地面上,迅速关上了门,转身就跑。

    风力变了。

    苏繁抱着小男孩奔向四教的路上摔了八九脚,有一次差点就被吹起来了。

    苏繁翻滚着来到韩韵身边的时候,狂风已是暴风。

    摸了摸脸颊,还有温度,还活着。

    树枝错乱拍打着苏繁的身体,仿佛有潮水在托起自己。苏繁用背紧紧抵着树干,试图借助暴风的力量挪开它。

阅读地球进化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前线伴侣重生之巅峰人生山河日暮都市逆天仙帝女巫请留步重生之完美文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