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章,印象深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姜落雁大喜,忙劝道:“你这样的本事,在哪里都是人才。高人有大量,又何必和我们一群学生计较呢。”

    青衫者竟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仿佛被姜落雁说服。

    轻点脚尖,矛先生如飞鸟凌空腾起,几个跳跃离开操场消失在众人视线。

    萧子轩和刘征程面面相觑,姜校花这是干嘛呢?和一个下死手的进化者讲道理?善良到愚蠢。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如周围的女生那样吓得花容失色逃走才对吗。

    更令在场众人震惊的是,青衫者竟然收回满月,沉默了下来。

    或许这姜落雁是进化者?不然面对一个进化者怎敢上前。

    烈风狂劲汹涌而来,这次突破陈思鱼的气劲防御,犹如千斤之鼎压在她身体。

    “小鱼!你没事吧小鱼!你不要死啊小鱼!”苏繁努力晃动着怀中的陈思鱼,一脸悲伤的表情。

    “咳咳!我说苏繁,你别晃了,压得我脚疼。”周闳努力把脚拉出来。

    陈思鱼五脏六腑一阵酸痛,身体如抛物一般向后撞去。

    “咚!”苏繁张开怀抱堪堪接下,身体随之后撞,跟冲上来的周闳撞个满怀。三人躺在地上痛叫出声。

    青衫者还想再来,姜落雁伸开双手拦着怒道:“你这么有本事,不为国家社会做出贡献,伤害我们一群学生干嘛!”

    她决定做出一个令苏繁印象深刻的反应。

    烈风拳劲全部打在陈思鱼身上,苏繁被她一拉扯送到身后。

    青衫者得势不饶人,又起满月。

    苏繁挪了挪位置,继续摇晃着陈思鱼。

    刘征程抢先一步跑到姜落雁身边,紧张激动地去抱姜校花,“你没事吧落雁!”

    姜校花伸手推开刘征程,蹲在陈思鱼身边,心疼道:“你们怎么样,陈思鱼同学伤得重不重?”

    几个呼吸后陈思鱼压下身体的伤势没让淤血流出,摇了摇头向后靠着。

    “快起来送到医疗室!”刘征程终于反应过来。

    “唉呀我的伤好重,骨头好像断了!”周闳捂着胸口向姜落雁嚎道。

    姜校花没理他,“苏繁你呢?看你脸色微红,憋着伤的吗?”她觉得陈思鱼是进化者那伤应该不严重,苏繁是平常人,被这么撞在身上应该受伤不小。

    呃,内中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

    自始至终,苏繁一点都没动用修为,完全是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体来反应。

    陈思鱼靠在他胸膛的那一下,茉莉清香传来,让他一时身体有点兴奋,本能的那种反应。不足二尺处陈思鱼那剧烈的喘息声让他一时遐想不断。

    有个段子说得好,问一个二十岁的男生整天脑子里在想什么,答曰性和女人。

    苏繁是策划者,虽然他乱但并不慌也不惧,心态不一样,有些看戏的心情。软香满怀,气血正旺的他身体的反应很老实。

    微微感受着所靠身体的异动,陈思鱼又羞涩又气愤。这个造成她进化者身份暴露并受伤的家伙,竟然现在还在占她便宜。

    “陈思鱼同学,我扶你到旁边休息吧。”姜落雁道。

    苏繁急忙道:“等会儿!她现在不能乱动,让她缓和一会。”

    周围的人群围了过来,几乎挤满整个休息室。休息室中亲眼目睹所发生的一切的人激动地向操场上聚拢过来的人描述刚才的事情。

    “那是真功夫高手!下手利落、身形潇洒!”“一定是进化者!很大可能是灵力修行者!不是纯粹的力量,还有武功。”有见识者道。

    本源网站的公开信息传播很快,那份《元力相关概念和词语的说明》文件迅速传遍网络的每个角落,网民大部分都熟悉了。

    “陈校花也是进化者!哇,这可真没想到!”“陈校花受伤了?苏繁也受伤了?那个郑骏怎么没受伤。”有人怀疑道。

    “那位高人为啥要杀陈思鱼?”“杀?呵呵,高人的事情我们哪里懂,或许就是锻炼一下陈校花。”“你们真以为姜校花那几句就让他放弃?小白了吧。”也有人如此猜测“或许那位高人和陈校花有仇。”

    坏人?少有人这么想。一来,陈校花是别校的,青衫者又没杀人;二来,亲眼见到那个青衫者的人都不觉得他是坏人,气质很正派。再说,青衫者下手的也是进化者,那就不是针对平常人的,那是另个世界的问题。

    几百人的注视下,苏繁脸色更加红了。

    整了整身体,苏繁起身把陈思鱼扶了起来。

    “大家散了吧!不要围观了!”周闳呼吁道。没人理他,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当不了主角,当个看客总可以吧。

    郑骏羞红着脸走了过来,“对不起小鱼。是我没用,没能保护你。”

    陈思鱼没理会,咬着牙凑近苏繁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懂的话道:“放心,我还可以看比赛,你要好好表现。”

    咬牙是因为腹腔有淤血,不憋气就吐出来了。她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受伤很大,那会让苏繁低估自己,也会让事情失控。

    她很冷静,之前那种苏繁一切行为都在她预料之中的感觉,随着拳劲的冲击消失不见。她拿不准苏繁会怎么办,若是突然让青衫者杀回怎么办?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苏繁是不是进化者、修为如何。在自己受伤不小的情况下,还是安稳为上。

    姜落雁在前面引路,周闳陪着,苏繁扶着陈思鱼进入二操场贵宾休息室。

    陈思鱼谢绝了其它人的关心。

    周闳和姜落雁离开的时候关上房门,室内只剩苏繁和陈思鱼。

    花瓶,皮沙发,装饰的墙画,茶座,软座椅,木案。

    苏繁环视一圈,确定没有麦克风或摄像头。室外比室内保密,你可以时刻观察周围的一切。室内不知什么地方就有窃听、拍摄装置,现在这些器材成本越来越低。

    “今天真是印象深刻的一天。现在三点四十,还有二十分钟正式开赛。”

    陈思鱼面无表情听着,从怀中拿出药丸服下。

    “为什么不是郑骏?嗯,正如你所说的,校园的事情应该校园的方式解决。郑骏也就是在今天的比赛对我的目标达成造成威胁。所以,没必要大材小用。当然,郑骏若是伤了,今天的比赛会顺畅很多。”

    苏繁自说自话。

    “我没必要说谎,看你这么温顺,觉得有必要告知你事实。校园外的方式是用来解决校园外的事情的。那只黑猫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它差点要了我的性命!”

    陈思鱼疑惑而震惊地看着苏繁。

    “没必要隐瞒,我不是进化者,至少现在不是。那只黑猫差点把我送到暴风漩涡之中,你明白吗?既然那只黑猫和你有关系,我找不到它,而我又是因你受到它的报复,那么我用校园之外的手段解决,合情合理了吧。”

    陈思鱼从书包里拿出数码相机,一边翻着一边冷道:“这是借口!事情过去几天了为何偏偏今天?哼,还不是因为你那脆弱的自尊被我伤了。”

    苏繁很坦然,并不否认:“是又如何。我承认爆发点是因为这个。我之前可以不理会你,黑猫找我之事或许不是你主观意愿的。”

    相机递了过来,一张黑猫和灰猫的合照。

    “大概你想错了,灰猫并不是我圈养的,黑猫才是。你说过不关心展览室事情的真相,那么我可以不说。小心那只黑猫,可能实验成功了也可能实验失败了。”

    苏繁很敏锐地抓住了关键,“实验?什么实验?你实验让你的黑猫进化?”

    陈思鱼又喝了一口水,“我外公有个可以开启人元素之力的试管。那只黑猫就是用过之后的状况。它的状况很诡异,试图想伤害我。看在曾经它是我宠物的份上,它对你造成的伤害的责任,我承担了。今天之后,这事就结束了,可以吗。”

    果然和推测的差不多。一般来说应该不会有人舍得浪费10亿元一管的药剂用在动物身上进行实验。因为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想找到可以作为实验物的人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如果真的实验成功,是否动物也可以成为“元力者”?黑猫是否已是?

    踉跄着的苏繁差点摔倒在地,周闳急冲而出,扶助他身形。

    “进化者!”刘征程等人一时不知如何处理。上前?恐怕那一拳能把自己打死。跑走?周围那么多人,怎能落得懦夫的名号。

    有时候人的行为就是做给别人看的。

    这一霎那,陈思鱼想了很多。一个平常的人面对如此突变会如何?苏繁当然不是平常人,可也不该是如此淡定。事发太过突然来不及反应?

    她不理解的是,如果苏繁不愿让自己把他和青衫者联系在一起,完全没必要在这样“巧合”的时间前后出现。

    她有两个选择:第一是用苏繁挡在自己身前,缓冲一下青衫者的拳劲。那样苏繁或许会被重伤。他不想参加今天的比赛,用这种方式?不,那愚蠢到她不能想象。第二把苏繁推到一边自己全力接下拳劲,自己估计会受伤。

    她忽然很愤怒,一点小事为什么要如此大动干戈!校园的事情就按校园的方式处理为何要牵扯到进化者?至于吗,自己不过撩拨他一下不管而已,就要一副要取自己性命的架势?青衫者一定是苏繁请来的,他如此刻意了还不确定的话就太愚蠢。

    陈思鱼尚未来得及稳住脚步,又一拳打来。

    她现在后悔死了,这青衫者太过分了苏繁你太过分了,真要取我性命吗。现在的她再无人在前可挡。

    “帮忙!”姜落雁焦急起身冲了过去。

阅读地球进化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跑,你继续跑[穿书]寻道客最终幻想之改写者娇贵死了(男主重生)流年恰雪绒飞刀战神在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