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白纸出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前线战事?实在让人担忧啊...。”

    “莫非曹袁势大,诸将难以取胜?”

    “曹袁势大,早在我预料当中,但刘备的心思,却是很难揣摩,我担心他会背信弃义,反戈一击,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他越加觉得,自己剿灭世家,惠及百姓的政策,是非常正确的。只有这样,才能彻彻底底的统治地方,竖立起至高无上的权威。

    “我来这,其实还想问问,前线战事如何了?”萧何问道。

    吕布摆了下手,来到上位,等着萧何回话。

    萧何道:“回主公,现在的徐州,与以往不同了。没有世族捣乱,没有错综复杂的关系。各郡太守、县令,都是经过我认真遴选,才派去上任。他们都勤勤恳恳,一心为政。有他们在,我这个徐州主簿,也总算可以松一口气。闲暇之余,听听乐曲,喝喝茶,也很不错嘛。”

    军队上的事,萧何很少过问,但听吕布这样一说,也跟着担忧起来。

    吕布想了想,道:“岳父,烦劳你执笔,替我给张辽将军写封信,告诉他,如果刘备有异心,不可久留炙县,应迅速退往彭城,固守待援。我会即令彭城郡郡尉吕礼,加固城防。”

    “呵呵...的确不错。”吕布笑着道:“岳父不愧是治国好手,才短短两个月,就将徐州各郡治理的井井有条。”

    萧何道:“这得多亏了主公啊,能狠下心剿灭那些世家,否则,就算我绞尽脑汁,累断了双腿,也理不清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更别谈制衡世家了。”

    听到萧何这话,吕布感到十分的欣慰。

    听到呼喊声,几个丫环快步跑了进来,替吕布穿好衣服。

    “夫君为何这般急切?”貂蝉也醒了。

    吕布道:“我刚想起,曾答应过刘备,一旦他求援,就派五万大军相助,可如今却只派了两万。如果刘备说我失约,与曹操联合的话,那张辽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诺。”

    萧何当场修书一封,交给门外的亲兵,送了出去。

    “主公,我还有一件事。”

    “何事?”

    萧何问道:“我听说最近街上出了一种价格十分昂贵的酒,名叫神仙酒,吸引了不少人。而街上呢,所有的酿酒坊,都被主公的亲卫兵占着,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莫非这酒...是主公差人酿造的?”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岳父啊。”吕布笑了笑,直接承认了。反正时间一长,萧何也会知道的。

    “主公,可否让我售卖神仙酒啊?”萧何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非常期待的看着吕布。

    吕布在心里暗骂:“卧槽,你个守财奴,想的美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个赚钱的办法,你又想来插一脚。我要是把神仙酒交给你卖,我就是脑残了。”

    “岳父,你政务繁忙,哪有时间卖酒啊。我已经拜托给迎春阁,你就不用操心了。”

    “迎春阁?就是那个叫潘金莲的女子,新开的妓院?”

    “是啊,你不觉得在妓院里卖酒,效果会更好吗?”

    萧何嘴角抽搐,竟无言以对。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您老继续听曲吧。”吕布生怕萧何多言,赶紧离开了刺史府。

    到了街上,碰到一个亲兵。

    “禀主公,城南造纸坊,已造出新的白纸。”

    “哦?快带我去!”

    吕布激动了,造纸的事,他只简单的吩咐了下,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没想到造纸坊的人,竟然能将白纸制造出来,实在出乎预料。

    到了造纸坊,吕布拿起新的白纸,看了又看,闻了又闻,随即非常的失望:“这就是新的白纸啊?这么脆,还不如绢帛呢,寿命最多五年。”

    白纸dao的确是白纸,但跟现代的比起来,却是有很大的差距,白色中仍然夹杂着黄,纸张表面还是有些粗糙,就跟火纸一样。

    更重要的是,这种白纸太硬了,感觉就像白蜡和胶。

    “主公,我们都是按照您的意思做的啊。”造纸坊的管事很是委屈。

    吕布说道:“从现在起,你们要不断的试验,将纸浆糊过滤精纯后,加入白蜡的数量逐渐减少,每一次减少时,都把份量记录下来,直到试验出最佳的白纸。”

    “是。”

    转眼,又过了两天。

    当吕布再次驾临这家造纸坊时,终于看到了理想中的白纸。

    这回制造出来的白纸,不但洁白如玉,柔韧度高,还带着淡淡的草木清香之气,跟现代的白纸比起来,基本没什么区别。

    “好!哈哈哈...终于看到真正的白纸了。”

    吕布放声大笑,朝造纸坊里的工人说道:“今日本将军高兴,你们都放假一天,回去看看亲人。等你们看完亲人后,再回来继续工作。”

    “谢将军。”众人神色皆喜。

    自效力造纸坊后,虽然吃的好、穿的好、工资也高,但却失去了自由,让他们非常苦恼。如今吕布总算愿意放他们回去。虽然只有一天的假期,还要被吕布的亲兵跟着,却也是非常难得的。

    吕布抱起一叠白纸,冲忙赶回刺史府。

    将白纸放到萧何跟前,笑着说道:“岳父大人,看看这是什么?”

    “纸?白纸?”

    萧何打眼一瞧,放下手中的毛笔,很是震惊的拿起一张白纸,不断的翻看。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白洁的纸,连一点杂质都没有,就像天上的云。他绷紧纸张,轻轻的拉扯了一下,纸张发出砰的一声响,竟丝毫无损。

    听到是政事,貂蝉兴致全无,又躺下睡觉。

    吕布在她额头亲吻了下,微笑着离开了后院。

    腊月初旬,冷风刺骨。

    民间有谚语,叫‘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连寒鸦都能冻死,可见这个季节的温度,该有多冷。好在无雨,也没有下雪,倒是不妨碍各方诸侯交战。

    清晨,温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到吕布脸上,使得吕布猛然惊醒。

    他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替貂蝉盖好被子。

    “来人,更衣。”

    刺史府大堂中,萧何席地而坐,享受着清爽可口的早茶。旁边有位女子,二十出头,以白绫遮面,跪坐着,弹奏出悠扬动听的乐曲。

    吕布到了大堂上一看,甚是疑惑:“岳父无事可做吗?竟这般清闲?”

    “主公。”萧何起身行礼。

阅读三国之暴君吕布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王牌未婚夫九十年代异能军嫂反刷亿万总裁独宠傲娇妻染色坊神兽掠夺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