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冥王、冰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放我离开吗?泰罗斯,你,不愧是熊国最年轻的战神,有点意思,但是,让我放弃国家荣誉苟活下去,我还做不到!想得到它,就从我尸体上拿吧。左手轻轻握着放在裤兜里的华夏上古冰晶,低头凝望着,仿佛透过时光的长河,可以看到那古往今来华夏涌现的所有英雄的眼泪和汗水,然后以一种先疑惑,后肯定的语气道。

    凛冽的山风,吹乱了男子的头发,却在这一刻,吹不动男子坚定的身影。男子闭上了双眼,因为他再也没有行动的力气了,渐渐地,陷入回忆的思潮。

    华夏冥王,本名凌玄。

    唯有那血地上流淌着的血液,在诉说着英雄的悲歌,还有上一秒交战的故事。

    白衣青年静静地持剑而立,随后收剑入鞘,道:“冥王,我敬佩你的胆色还有你爱国的心,把上古冰晶交出来,我可以放你离开。不要再逼我的剑在你面前出鞘了。”

    冥王,华夏护国十二王之中,唯一不以生肖封号为王的存在。在一次任务中,得到了古时华夏丢失的国宝级文物的消息,便孤身一人一拳,勇闯了熊国皇城。

    在疯狂屠杀万人的军队和熊国三个战神后,以左手臂负伤和几近力竭为代价,成功地带着华夏遗失的国宝逃到了华夏的西北边境。

    凌玄十岁时父母车祸双亡,留下幸存的他进入孤儿院,在十二岁时被一捡破烂的老头收养。而在他十三岁时,捡破烂的老头去世,在将逝之时,留下了一本据说是祖传的练武秘籍《冥王决》,以及老头多年的积蓄——一百块。

    年幼的凌玄拿着一百块钱,再靠着继承老头而来的产业——一个收破烂的秤以及捡破烂的麻袋勉强的将自己养活,并且一有时间便练习《冥王决》。

    “我没有意见,但是即使你是冥王,也请你去死吧!”持剑男子面无表情地道着,尔后扬起手中的光剑,随之飞速地向白衣青年跃去。

    “切,谁死还不一定!”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让那一瞬间产生的疼痛,刺激着身体的没每一寸肌肉,每一根神经,然后利用那刺激而来的力量扬起拳头,也向持剑男子跃去。

    如果在这一刻,会有第三个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当速度达到一定程度后,两人之间的交手都是纯碎的体技和剑技较量,瞬间而发,又在瞬间而止,交错了站着的位置后,两人都以平静的目光,相互凝望着,仿佛势均力敌。

    青年的身影单薄,从远处看,犹如在风雨中摇曳着的前行的小船,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雪的海浪拍得翻倒,沉入冰雪化作的海洋里,变做冰雕,再也无法。

    但若近距离仔细看他的模样,会发现他那深邃的眸子里,饱含着的不是悲伤,而是警惕和凌利的目光。

    咔嚓,前方百米开外,有树枝断裂掉落。

    俗话说,穷文富武。在了解到冥王决的确对身体有益后,凌玄加大了练习量,但慢慢地便发现,他辛苦赚的钱除了吃饭外根本就不够身体练武所需时,终于明白了为何当年老头拥有武术秘籍却在将要老死时才肯拿出来,原来是因为经济根本支撑不起。但凭借着练武过后的身手,凌玄经常以“借取”为富不仁之人的钱财,供自己买练武资源。

    在凌玄十四岁时,他终于练到了《冥王决》里所谓的第一层,看到了身上隐约泛起的黒雾后,才明白,《冥王决》不是武术,而是体修者的秘籍。这个世界也不是单纯的科技世界。

    自第一层突破后,平常的药店里供给的药材已经对凌玄不再有效了,所以,凌玄十四岁时就进入深山去寻找年份过百的药草和期望中的灵药,过起了野人的生活。

    本以为一辈子都会在深山老林里隐居生活而不会深入社会干预社会发展的凌玄,在一次闲逛深山时,救了华夏军队里神秘组织的成员。自此,了解到外面修炼者仍有舞台,并重新被外面世界所吸引的凌玄,被邀请加入了军方。

    经历过几十个大大小小的任务,期中,在一次配合原华夏十二护国王一起执行任务时,拼死守护了受伤的虎王,被虎王所承认,并在一年之前,接替了退隐的虎王的王位,自此,凌玄也从一名特殊的队员,成为了华夏护国十二王之一的冥王,一位华夏十二生肖王位中,接替了虎字却又修改为了冥字的王者。

    其实,凌玄早已经知道了华夏上古冰晶在熊国,只是这一次得到了更为确切的消息——在熊国皇宫,恰巧在此之前,他已经修炼到了第二层巅峰,而接替王位时,也仅仅是第二层中阶罢了。

    在突破那刻,强烈的信心及爱国之情,令他有勇气直面熊国三大战神,并且将他们朱杀。

    时间回到现在。

    熊国战神泰罗斯,看着闭上眼睛的凌玄,微微地叹了口气,道:“不愧是冥王,我尊重你最后的骄傲。”

    随既眼神凌利,扬起光剑,挥出了最强的一道剑芒,对待自己所尊重的敌人,最好的办法,便是全力已付。

    感受到前面即将到来的剑芒攻击所夹杂着的气息,凌玄紧紧地把冰晶压在胸口里,然后面露微笑。犹如一个直面死神的爱神。

    剑芒划开他的手心,打在了冰晶上……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没有疼痛,没有悲伤,只有安详,和即将被遗忘的过去。

    凌玄所站着的位置,化作一片耀眼的蓝光,看在眼里,却仿佛冻住了灵魂的蓝光。然后迅速地扩散,在泰罗斯惊骇的目光中,迅速的蔓延着覆盖了泰罗斯。

    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耀在整座天山山脉上,然后将本就犹如纯冰世界的山脉,全部冰封,化作永恒地宏伟的雕刻。而凌玄及泰罗斯的身影已然消失。

    约莫十五分钟,有十三道人影分别从熊国及华夏飞奔至之前凌玄及泰罗斯战斗的地方,凝视着地上被冰封的血迹。

    华夏方十一人中,领头的一位中年男子,怒目而视前方两位熊国的战神,道:“你们,熊国欺人太甚!”随后向前方杀去……

    雪地上撒满了鲜红的血液,又是一朵朵铭记过去的梅花,在雪地里悄然绽放。

    第二天,华夏首长府。

    一个白发的老人,红着眼,看着手里拿着的报告,上书:昨日华夏冥王为寻国宝,力斩熊国三大战神和屠戮万人大军,扬我国威,且于昨日十一点,于天山山脉,以未知的方式,冰封整座天山,与熊国最强战神同归于尽。

    老人喃喃道:“傻孩子啊,祖国欠你的,再也还不了了。”随后大声道:“卫兵,传我口瑜,追封凌玄为护国元帅,并且每年今日,全国哀悼!”

    如果此刻的凌玄,还能活着,并且听到来自老人的这些话语,应该会微笑着摇头,谦虚地说些什么。但是此刻的凌玄,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听不到这个世界,这个老人,所说的每一句话。

    冰封着的天山,在阳光照耀之下,显得是那么耀眼,闪烁着冰冷的蓝光。

    昨夜在冰封中死去的生灵,都在今日恢复了生机。空气中弥漫着悲伤而又冰冷的元素。

    “冥王,你胆敢盗取我国至宝,今日,你就永远地就在这雪山中吧!”突兀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本属于自然的异样的宁静。

    前方的路上,突然站着一位手持光剑的男子,拦住了白衣青年的去路,而除了男子脚下所处的位置,四周均未发现其余的脚印。

    华夏西北边境,自古以来便有万里雪飘,千里冰封之地的美誉。

    其中,最寒冷最有名气的,莫过于与熊国接壤天山山脉附近。

    这里终年漫天雪落。纷飞的雪花,在空中起舞,在枝叶、在大地上,留下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白雪。哪怕是裹紧了衣服的成年人来到这里,都会冷得直打哆嗦。

    呼啸而过的寒风,卷起着空中飞舞着的雪花以及地上覆盖着的落雪,掩盖着寂静的林间小道上,匆忙的行人走过时留下的那一行行脚印,还有一滴滴在白色中犹如樱花般鲜红的尚未干透就被冻住的血迹。

    在这寂静的森林中,一位白衣染血的青年捂着左手臂上的伤口踉踉跄跄地走着。

    那被称作冥王的青年,突然间放下了捂着伤口的右手,挺直了腰身,任由呼啸的寒风,将顺势滴落的血液吹斜;任由寒风拂动着衣袖,让那绣在领口的浅灰色的冥字在风雪中舞动。

    随后握紧右拳头,一扫之前随时将要倒下的模样与气质,傲气凌然地道:“哈哈,去你大爷的你国的至宝,我只是去取回本属于我国的东西罢了,怎么?你有意见?”

    即使是认真细看仍看不出他的脸上,是单纯的傲气,还是在更深处浅藏着强者即将落幕的落寂。

阅读凌幻镜玄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影视之最强穿二代特种兵之地下王朝黎总,你媳妇到了综漫之最强公会阴奴星际之宝妈威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