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凌玄的第一神纹(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其实,也并不算是结束,因为凌利的耳边已经响起了铠甲和镜片被碰撞产生火花的声音。

    那些由箭芒猪们第一波箭矢攻击所造成的伤害,还未结束,便已经打破了侍卫们的魔武技防御,射在了他们的魔躯和铠甲上。

    铿锵,嘭,嘭等声音连绵不绝。

    那些本应全部发射出去了的箭矢,也都仅仅是发射出了一部分,无法再对凌玄它们形成第二波箭矢攻击。

    当然,凌利的这一系列动作,都进行的很快,快到那些攻击凌玄等人的箭失还未攻破侍卫们的防御便已经结束。

    其余的侍卫也都是疯狂地压榨着自己的潜能,在经历过战斗后所剩无几的血气之力都在这一刻疯狂的运转着,用出了独属于自己的防御技能。

    “不要!”被侍卫们狠狠地夹在中间保护着的凌玄,看着箭矢即将碰撞在侍卫们的身上更是眼里布满血丝大喝道。

    来不及多想,凌利便强忍着连续发动同一个强力魔武技带来的疼痛,再次发动了巨蜥冲锋,不过,这一次更是发动了第四魔武技:蜴龙摆尾。

    只是这次的尾巴并没有直接拍在射在侍卫们的箭上,而是凭借着经过魔纹加持后更长更粗大的蜥蜴尾巴以及庞大的魔躯,将凌玄等人围着,抵挡着第一波箭矢攻击中残余的箭失。

    刚解决完将级箭魔猪的凌利,此刻也是不管自己在不久前刚刚战斗完,毫无保留甚至是以更快的速度冲到向凌玄等人身前的箭芒猪群。

    “巨蜥冲锋!”凭借着宗级强大的魔躯,凌利直接发动了第二魔武技在这一群最高不过是师级的箭芒猪群中横冲直撞着,那些被他碰撞到的师级箭芒猪都直接被撞得爆裂开来。

    一瞬间,血肉横飞,那鲜艳的红色,渲染了整片天空和大地。

    就算是透过树叶间隙洒下的点点光斑,只要是洒在剑身上,都会被黑色的雾气吞噬,仿佛上一秒那一抹阳光并不存在一般。

    咻,咻,咻。

    一声声由箭划过空气产生的声音由细微到响亮。

    如果凌利刚刚直接用尾巴拍在射中了侍卫们的箭上,那么,那些侍卫必死无疑。要知道,强大的物理攻击,若在背后攻击箭矢,只会增加箭矢的威力。

    而以宗级巅峰的第四魔纹技的强大程度,想必会令箭矢拥有瞬间贯穿侍卫们的强大威力。

    凌玄虽然被夹在侍卫中间影响了行动能力,但是并不妨碍他提起手中的剑,在原地透过些许间隙,砍在侍卫们抵挡不到的箭上。

    当,当,当的声音响起,却是凌玄的剑疯狂的阻挡着箭雨。哪怕以凌玄此刻的实力无法将它们挡下,也还是削弱了箭矢不少的威力,并且被凌玄的剑挑得偏离轨迹。

    当然,面对箭雨,凌玄的抵挡微不足道,侍卫们的抵挡也微不足道,哪怕是有着凌利阻止了箭芒猪们射出第二波箭芒,但第一波箭芒攻击还是将侍卫们击得伤痕累累。

    一支支没有被阻挡的箭,疯狂地射在了侍卫们的身上,哪怕是魔武者的肉身本就强大,哪怕经过了魔武技加持的肉身比原来的魔武者肉身更强大。

    但是在这无数的箭的量的积累下,还是给他们的防御带来了强大的质的伤害。

    那一道道血迹,在侍卫们的身上出现。恰在这时,凌利用魔躯挡在了他们的身上,拦截了后续的箭,防止了他们在箭矢雨下丧生。

    嚓,嚓,嚓的声音伶仃地响着。只见仅剩的箭矢,有几支穿过了血肉防御,狠狠地插在了几个侍卫的手臂上,胸膛上,或者大腿上。

    万幸的是,这些箭上都不足以致命。看到箭雨真正地停下,而侍卫们并无一人丧生,凌玄那颗紧绷着且愧疚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下来。“呼,幸好,爷爷及时感到。”

    随即只听到“嘭”的一声,凌玄紧握在手中的剑掉落在了地上,而他的右手更是拼命地颤抖着。

    凌玄的虎口早在用剑抵挡箭矢时就已经开裂,并且随着他抵挡的数量增加而伤害加大,直到这一刻,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后,那瞬间爆发的疼痛令他把剑握稳的能力都没有了。

    “呼噜,呼噜。”四周一些尚未被凌利杀死的箭芒猪,眼中的鲜红之色退去,随后都争先恐后地向着四周逃去。

    “哼!留下代价吧!”凌利一卷蜥蜴尾巴,随后快速地奔向逃亡着的箭芒猪。

    见到这一个情景,侍卫们也留下几个保护凌玄,便不在顾及身上的伤口,随着凌利追杀着残余的箭芒猪。

    “在马车上爷爷曾说过,我的第一个神纹最后获取增加镜子材质强度的技能,而箭芒猪第一次攻击时,那闪烁黑芒过后的倒刺更加尖锐和牢固,想必这便是适合我猎杀的魔兽了。”思念至此,凌玄将右手摆在身后。

    随后只见他弯腰用左手拾起冥王剑,双腿用力,便在侍卫们的目光注视下,杀向了逃跑的箭芒猪中较为弱小的士级的魔兽。

    “哼。”随手一爪子拍!碎眼前师级箭芒猪魔兽的凌利,眼光瞄到凌玄的动作后,便停下了对其余箭芒猪的追杀。

    “我替玄儿护法,你们都去把其他的都杀掉!”凌利快速的到达凌玄周围,一边看着凌玄的战斗,一边对着侍卫们大声说道。

    那几个本是保护凌玄的侍卫,没有任何异议,瞬间爆发魔躯提起武器,便是去追杀魔兽了。

    若是一般的猎兽小队在经历这样危险的战斗后,又哪里会留下来继续战斗或者追杀魔兽呢?早就急着逃离了。

    更何况,浓郁的魔兽和人类血液的味道,会吸引周围魔兽的攻击。

    “落日山脉如今已经没有圣级魔兽,最强的也不过是宗级巅峰,而宗级的魔兽都待在了核心区,那么,这群箭芒猪应该是这落日山脉核心区边缘的霸主种群了。”想到这里,凌利丝毫没有畏惧其它魔兽到来的心思。

    更何况,哪怕是宗级的魔兽到来,只要不是血脉强大的魔兽,都不会是凌利的对手,所谓艺高人胆大,便是如此。

    相反的,凌利此刻看着凌玄的战斗,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周围的环境和潜在的危险豪不在意。

    “玄儿的剑法虽然杂乱无章,但是也不失快准狠这三个要点。”看到凌玄对战士级箭芒猪时,凌利更是评头论足地点着头。

    “不错,不愧是我老凌家的孩子,才是十级便可以与十八九级的巅峰士级魔兽相对抗,哈哈。”虽然凌利看得出,箭芒猪是畏惧凌玄手上的剑的锋利才会表现得有些畏手畏脚,但是,他仍然欣慰地大笑着。

    试问,一个拿着可以割开人类皮肤的小刀的婴儿,能够与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相对抗,不值得赞扬吗?

    在凌利眼中,预备神魔者,的确只是神魔者中的婴儿,况且凌玄本身也只是十二岁,而凌利十二岁时,血气修炼的等级还不够五级呢。

    事实上,凌玄的战斗并没有凌利所看得那么轻松,虽然他是与箭芒猪战成了平手,但那是箭芒猪并未疯狂进攻的结果,而此刻的凌玄几乎已经用出了全力。

    “空有一把好剑,却让我当成了砍刀来用,可笑。”回忆起前世,自己因没有一把与冥王决相匹配的好剑,而选择放弃学习剑术,在凌家者十二年也忘记了学剑术,如今只能凭借着反应速度来胡乱用剑,想到这,凌玄便是一阵苦笑。

    在箭芒猪寻找凌玄弱点的时候,凌玄也在寻找着机会,希望能一剑穿透它的大脑。

    一时间,又是一阵缠斗。

    凌玄此刻虽然仍保持着冷静,但他的额头早已布满了汗珠,而瞳孔更是瞬间张大。

    那箭尖的模样,在凌玄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对于这凌玄和这一队侍卫来说,一只箭芒猪的箭矢攻击可以挡,两只箭芒猪的攻击可以躲,但是几十上百只箭芒猪的箭矢攻击根本无处可逃,只能硬抗。

    不是吗?箭矢在空中化作一道道美丽的直线,犹如一滴滴在空中滴落的水珠在空中留下的银线。不同的是,这场箭矢化作的雨,是黑色的。

    那密密麻麻的箭矢由远及近,铺天盖地根本无处可逃。哪怕是只拳头大小的老鼠挡在了箭矢面前,也会被一支支箭矢射穿,躯体残破不堪。

    凌玄紧了紧手中的剑,努力地加大着神魂力输出。

    在凌玄神魂力的疯狂涌入之下,围绕在冥王剑身上的黒红色的雾变得更加浓密,而剑身上更是有着丝丝粘稠的黑色物质不断地在滑动。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躲避以及抵抗都变为了不可能。“拼了。”凌玄大喝一声,右手举起了剑就想要跨越面前的侍卫队队长迎击箭矢。

    但在凌玄刚要跨步时,侍卫们都很默契的贴近凌玄,想要用肉身化作凌玄最后的盾。

    “狂鳄之躯!”凌玄身前的侍卫队队长脸上露出了疯狂狰狞的神色,随后身上爆发出浓浓的血气,一股本不该属于将级初阶魔武者的血气之力。

阅读凌幻镜玄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跑男之搞笑小生我在洪荒植树造林我真不会推理魔临——天地劫剑侠之情缘我的绝色小龙女老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