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医妃专治各种不服

第二十五章 天价诊金

  • 作者:软软茶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4-09
  • 本章字数:4168

原本以为没有回应她她会等,难得想她乖顺时,她却这样开了口,“王爷该不会是带我来问诊的吧?”

机灵倒是机灵,不过她是不会看情形么?

思及此,苏凌眼中闪过了一抹怒意。

苏凌朝着那人抬手摆了摆。

那人礼貌一笑,转过身安分带路。

“带路吧。”

苏凌不耐烦地挥手。

站在苏凌身旁的男子看到苏凌这般,赶忙盯紧温幼姝,语气牵强道:“能博得王爷的抬爱,姑娘真是厉害!”

温幼姝吞了吞唾液,小碎步走到苏凌面前,当夸她的是空气,指着天问:“这……天还没亮就?”

“两位里边请!”

男子躬身带路,嘴巴还不忘念叨一些恭维的话。

“真是劳烦王爷了。”

经过激烈的心理辩论后,男子断定此女不一般!

没等温幼姝自我介绍,苏凌就先脱口而出了,“医者。”

这是生怕他们知道自己是他妻子?自己是上不了台面吗?

她小脸一皱,略有为难、委屈之意。

周遭一片寂静,冷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气氛,一阵寒风吹过,温幼姝脖间凉飕飕的。

见着苏凌迟迟没有开口,她没敢再出声,这是他五分钟内第二次不搭理自己了。

她心惊胆战的等着。

半晌,苏凌朝着温幼姝指去的方向看去,略有深意道:“卯时了,天快亮了。”

温幼姝在他口中听出了一份惋惜。

他这是说给智障听的?

温幼姝又吞了吞唾液,表态道:“那我没精神可是会影响发挥的呀!”

见温幼姝这般推脱,又见凌王迟迟未开口回应,谁敢多嘴?

周遭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昏暗中,不知走了多久,双脚有些轻微痛意才被勒令停住。

院落的小虫开始演奏乐曲,铃兰花的芬芳醉人。

温幼姝抬眸见那人手骨敲击在上好的木门上,发出两声清脆的“叩叩”。

推门而进,借着下人持着的灯火,一瞧,一位年过八旬的老者躺在榻上,他死一般寂静,一动不动的。

老者面色枯黄,温幼姝直接下意识觉得他将油尽灯枯。

苏凌身为中间人,他淡淡介绍道:“这是前朝太傅——董叔安,他是董濯清。”

温幼姝朝着苏凌望去,眸子中泛着意味深长。

董濯清抬起头应上,站在老者身旁,离愁别绪,“这位便是家主,劳烦姑娘了。”

温幼姝再次上下扫视着他,屏息凝神,蓦地起身,白净的素手向对方身前优雅的展开。

“姑娘这是何意?”董濯清不解。

她气定神闲道:“诊金。”

此时的温幼姝已然察觉到身旁的苏凌呼吸不平稳了。

苏凌喜怒不形于色,永远都是一双平淡过分的眸子,可他的语气却将他给暴露,“胡闹!”

这语气让温幼姝很不满,这家伙当自己是免费劳动力了?

她冷哼一声,“我这么胡闹了?我不是大夫吗?我收诊金有错?哪有人看病不给钱的道理?”

温幼姝可没在意他的话,自己继续妖娆地抖动自己的小手。

见着温幼姝说话振振有词的董濯清唇上勾起一抹苦笑,难得会有能镇住凌王的人。

董濯清轻轻蹙眉,认真的点了点头,“哦,姑娘说的在理。”

苏凌不语,温幼姝就愈加放肆,见人家富贵,趁火打劫,“黄金一两为定金,痊愈后追加诊金。”你怎么不去抢啊?

她的话直接惊掉人下巴,从未听说民间有天价诊金,真是闻所未闻。

见还真是头一次见。

苏凌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他盯着她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这女人狮子大开口?

温幼姝视线落在自己的肩膀处,不耐烦的伸手拍了拍,指腹轻轻的落在空中,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笑意,红唇微张,轻蔑道:“怎么?你不服?”

她左手反握下巴,起了兴致,“王爷的朋友不可能连定金都拿不出来吧?”

话糙理不糙,能见效达到目的就是好的。

迎着苏凌那厌恶的眸光,温幼姝知道自己此刻非常市侩,可是,她现在穷得叮当响啊!

再说了这些富家子弟给自己一两黄金,就跟拔一根头发一样简简单单。

自己待在凌王府多日,苏凌都没打算将管事的职权交给自己,就连例钱也不知何时才会发。

虽说吃住不花钱,可是,自己不可能不出门吧!女人逛街不得买买买?这个是小,可自己总得打赏下人,搞点常用药品伴身,得添置药材吧?这些可都是少不了小钱钱的呢!

其他不说,就说给下人打赏这笔开销就很头疼,少了就会被嚼舌根,这大户人家里的奴才一个个见钱眼开,简直势利眼,难搞得很!

再说了,府里上上下下估计都没待见自己的,搞不定他们的嘴巴,自己都过得不安稳。

苏凌没有多说话,靠着凳子坐下,表示自己不管此事。

与温幼姝面对面的董濯清客客气气的递给她一块分量十足的小黄鱼。

温幼姝也不忘性子,狗腿的朝着董濯清态度180°大翻转。

她小脸认真,眉开眼笑的握住他的手,义正辞严,“放心吧,交给我没问题的。”

董濯清脸上的表情很僵,他的笑容像是在敷衍。

苏凌将两人的举动看在眼中,眸中的不悦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玩味的浅笑。

这就是太子看上的女人么?

温幼姝很快撒开董濯清的手,安分的坐在床榻边,熟练的拉起老者的手腕开始把脉。

她眉头紧锁,神情专注的问:“年龄,有何症状?持续时间?一直服用的药方取来给我。”

董濯清接话道:“时不时会有发热症状,这个症状持续了半年多了,还经常听爷爷喊下肢疼痛无力。”

“之前的大夫有施针过,但是见效不大。”

“这是所有药方。”

边说着,董濯清的眼神黯淡了下去,本来这病就已经令众多太医束手无策了,现在拖了那么久,就算是神仙也会犯了难吧。

眼见凌王双眼复明归功于此女,可见到这人如此年轻,他确实没敢多抱希望。

温幼姝眉毛一挑,想了想,问道:“下肢么?有外伤么?”

“目前没有。”董濯清摇摇头,很是无奈。

油灯忽闪,屋内暗淡,温幼姝倚坐榻上而起,语气略有不满,“没有伤口会发炎?起开,灯点亮些,不然看不清。”

她治病时最讨厌复杂的环境了,这不仅会影响自己的心情,还会影响自己的发挥,这昏暗的屋子是要让自己近视吗?

董濯清怔了怔,心中不由唏嘘,架子倒蛮大的。

照着温幼姝的话,下人点亮了屋内所有的烛火。

她拉开盖在董太傅身上的锦被,掀开裤脚。

老者的腿上露出皮肤,在火光下很难看出端倪,唯一明显的就是腿部微肿。

温幼姝眉头紧蹙,有些无奈,“这腿都肿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受过外伤?之前的郎中都没诊断出来是什么吗?”

穿着蓝袍的苏凌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像是脸上的涟漪,划过脸部,“知道的话还需要你来就诊么?”

温幼姝不禁朝着苏凌猛翻白眼,这不是自己有求于自己吗?还想为难自己?什么意思嘛!

她思考一番,迟疑不决,不语。

“王爷性子就是如此,姑娘莫要介意!半年来众多医者束手无策,姑娘若是医不好,我们也不会怪你。”

温幼姝闻言,这是激将法?小瞧人?

她心里划过一丝不满,漆黑的眸子蓦地的升起一团大火。

她手指划过董太傅的右腿上,感知有一处异样,原本平滑的皮肤耸起小山坡来。

此刻,她已然知晓病除,那些个大夫只会把脉,不懂得寻找病因,怎么可能会注意到这里?

温幼姝轻舔下唇,随口说道:“取纸笔来,我安排些东西。”

“备纸笔。”董濯清朝下人招招手。

见着下人都快把毛笔怼到自己手上了,温幼姝才想到自己不会写字,她略有深意的笑道:“你来写。”

目光放在董濯清身上,他点点头,“哦。”

董濯清并不纳闷为什么温幼姝不肯自己动手写,要知道,越厉害的神医都有点不为人知的怪癖。

眼见爷爷要有希望了,董濯清怎能不高兴,这点小事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拿起毛笔呆了呆,双眼从她脸上不肯移开。

她闪闪发亮的眼睛,犹如盛夏的夜空,浅浅一笑,不知是不是错觉,愈发觉着她双眼美丽而璀璨。

此刻的温幼姝伸了伸懒腰,双手在空中交叠,露出半截胳膊,更衬得一截小臂嫩藕似的,嘴里念念有词道:“刀、针、盆、布,越多越好,剩下的天亮再说吧。”

不知是画面太过恬静美好就是董濯清耳朵有问题,他沉浸下来,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

随后他才发现不对劲,微微一讶:“等天亮?姑娘不现在……”

这凄苦的笑意怕不是强掐出来给自己看的吧?

温幼姝抬眸对视,坚定的眼神让董濯清哑口无言。

温幼姝揪着苏凌的衣角,拽了两下,撇了撇嘴,赌气道:“是我的身份不配被王爷提及么?”

苏凌嘴巴微张,温幼姝等待了好久,可却不见他有要发言的意思。

“王爷的双眼?”男子满脸狐疑的问。

苏凌自己认真道:“治好了。”

男子转移话题不再寒暄,他用怪异的眼神在温幼姝身上扫视,“那这位姑娘是?”

在男子的认知里边,凌王府里的丫鬟可是少之又少的,更何况这么多年凌王身边从没出现过女子,除了那个异数,莫非她是陛下赐的八王妃?

凌王是不可能短时间接受她的存在的。

见着苏凌没有开口,温幼姝心里还是有些儿失落的。

不过温幼姝一脸平静从容,她并不在意名分,那是被强加的,她不屑。

本以为温幼姝会多嘴再说什么,可是,她从容的接受现在的身份。

阅读医妃专治各种不服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