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言情>与你听晚风
与你听晚风

与你听晚风炭烧乌龙茶

连载中

1000阅读|15万|都市言情

【入V公告,15号入V,江湖惯例入V三更,跪求支持。】蒋鹤洲他妈每次在街上遇见姜听晚,回家之后就恨不得戳碎自家那个混世魔王的脊梁骨。瞧瞧别人家的孩子,漂亮乖巧,懂事大方,越瞧越喜欢;再看看她家里这货,不学无术,惹是生非,碍眼得一批。每当这时候,蒋鹤洲只云淡风轻地挑眉,一脸不在意。许多年后,蒋妈妈买菜回来,在楼道里撞见自家儿子怀里圈了个姑娘亲吻。小姑娘耳垂红红,侧颜精致,眼熟到让蒋妈妈手里的菜吓掉了一地。蒋鹤洲闻声把怀里人的小脑袋往自己胸膛一扣,唇角微勾。“别人家的孩子,现在是我的,我们家的。”鹤爷语录:变不成别人家的孩子,就把别人家的孩子叼回自己窝里痞浪混世大魔王×软妹学霸每日23:00更新推文:Cp芒果西米鹿的现言小甜饼《为你摘星辰》,快完结啦~~推荐。预收文《甘甜如蜜》《小心肝呀(又名,太早惹上桃花债)》戳专栏可见  圈子里谁都知道焰爷是个没有心没有情的怪物,不认人只认钱。  后来有一天觥筹交错的酒局上,包间门被推开,女孩慌不择路,一头扎进了秦焰的怀里:“救我。”  女孩白得像瓷的颈子上浮着滴血的红,声音软媚得像是要化开,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不对劲。   酒局上的人看着眉眼瞬间阴沉下来的秦焰,大气都不敢出。   这女孩可怜是可怜,求到焰爷头上,真是可惜了。    秦焰盯着怀中人姣美的小脸,足足盯了有三秒,也愣了有三秒,等到第四秒,终于伸出手去,大手扣住女孩后脑勺,把她牢牢护在了怀里。    他微微俯下身去,气息炙热:“自己栽进我怀里,就别怪我不放过你。”    ***    阮烟烟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信了自己大哥的鬼话,以为秦焰是个只认钱的怪物,有钱一切好商量。    明明她在他这儿,一切都没得商量。    秦焰:“其实……你可以拿你自己,来和我商量。”      别人所说的没有心没有情,不过是一直等着一个人,等到她闯进他的世界里半步,就一把拽到怀里,然后拿命来疼。      一头扎进他怀里,从此栽到他心里。,梗狗血。要是说阿猹之前的那些小说都是小清新言情,这本就是妖艳贱货。《小心肝呀》文案  摊上了一个恨女嫁的妈,唐槿圆刚上大学就从自己妈妈手里拿到了同城同龄男生的电话号码。   老妈在电话里对她言之凿凿:“这是你小时候幼儿园里最喜欢的男生,那时候你老在我耳边说他……”    唐槿圆一下挂断了电话。    ***    商晋接到自己妈妈电话,说是白天遇到了唐槿圆妈妈,把他的电话给了她。    商晋等了一天的电话。    然后他什么也没等到。    后来两校联谊的学科竞赛,看着对面清冷矜贵帅气逼人的男人,唐槿圆的队友激动地拽着身边人的袖子:“圆圆,他一直在看你,你们是不是认识?”    一心只想灭了对手赢了比赛的唐槿圆:“不认识。”    当晚庆功宴上,唐槿圆中途被人叫了出去。    站在走廊里的男人手里捏着一张铅笔画的结婚证,笑意晦暗不明:“婚都结了,还不认识?”     小剧场:唐槿圆:你当初拿着一个拼音写的结婚证来讹我。商晋:哦。当日,唐槿圆就看见自己亲妈笑吟吟地把她户口本给送了过来。商晋:想要真的,给你。唐槿圆:……     商晋这人打小就顽固又执着,五岁之后就开始自称“已婚人士”。     五岁的时候她用铅笔画的婚书画纸为牢,误他多年,二十三岁他就用法律生效的结婚证书,囚她一生,绝对占有,病态宠爱。《太早惹上桃花债》半校园半都市的招牌,渐渐地反对这种制度的人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姜听晚不喜欢这种制度,它把每次期末考试都搞得像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厮杀一样,但是身在一中,她也只能适应。不过,对于姜听晚来说,她仅仅能够感同身受,实际上于她而言这种制度形同虚设,根本威胁不到什么。该感到威胁的应该是那种成绩在全级五十名边缘的,退一名都会掉出尖子班的行列的人。比如,林青之。姜听晚抱着自己的保温杯,看着正趴在桌子上难过的林青之。她和林青之虽然是前后桌,但是也只是前后桌而已,没有更多的交情。看着林青之闷闷不乐,姜听晚心里自然会有几分同情。不过她的心里,也只是有一点点的同情罢了。“林青之,起来了。”姜听晚声线软软地提醒林青之道,“快上课了,阅读与你听晚风最新章节请关注(永恒小说网 https://www.kanxia.org/info/152008.html)

炭烧乌龙茶写的其他小说:《小良辰》《宠为上策》《与你听晚风》

章节列表 加入书架 推荐阅读

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与你听晚风》

最新章节

0192019-03-05 18:23:08

这么多年来,不是没人吐槽过一中的这种尖子班的流动选拔制度,但是这种制度的效果在哪儿,一中一连好多年升学率和名校率都稳居全市前茅,升学率是铁打的招牌,渐渐地反对这种制度的人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姜听晚不喜欢这种制度,它把每次期末考试都搞得像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厮杀一样,但是身在一中,她也只能适应。不过,对于姜听晚来说,她仅仅能够感同身受,实际上于她而言这种制度形同虚设,根本威胁不到什么。该感到威胁的应该是那种成绩在全级五十名边缘的,退一名都会掉出尖子班的行列的人。比如,林青之。姜听晚抱着自己的保温杯,看着正趴在桌子上难过的林青之。她和林青之虽然是前后桌,但是也只是前后桌而已,没有更多的交情。看着林青之闷闷不乐,姜听晚心里自然会有几分同情。不过她的心里,也只是有一点点的同情罢了。“林青之,起来了。”姜听晚声线软软地提醒林青之道,“快上课了,下节课英语老师来分析月考试卷,你要不要去取试卷?”怕期末考试掉出前五十,趴在桌子上软弱地闷闷不乐能有什么用?赶紧爬起来继续肝啊!还有,赶紧放过她可怜的小课桌吧。迟施亦这时候正好从前门走进了教室,他的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