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的纯真年代

第三十九章 小豹子

  • 作者:夏树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7-31
  • 本章字数:6876

果然,秦公子挑挑眉,装出一脸错愕的样子,摇了摇头:“原来小丫头早就欲求不满了啊!啧啧,好吧,既然不喜欢在车里,那咱们回去再办如何?”

我翻了个白眼,果断趴下装睡。

秦公子笑得像只大尾巴狼,当然我更想用花枝乱颤来形容他。

“啊,在车上?”

话一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又脑抽说错话了。啊呸呸呸,我简直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他依然忍不住逗我,手指一拳一圈绕着我的头发,“意思是我可以放心,不会咯?”

我咬牙切齿:“会,你要是不回来,我今晚正打算去找安东尼,找苏正烨,去caesar找少爷喝酒,喝个天昏地暗,然后去包厢里玩个通宵。”

回到家里,他叫我给他放洗澡水,我放好水以后,以为他还要继续叫我给他擦背,就站在浴室里等他进来。他看见我,忽然皱起了眉头:“你还是出去吧,一脸色眯眯的样子,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我脱光了忽然扑上来!”

我被他气得简直没了脾气,转身就往外走,哪知浴室的地板上洒了些水出来,我走得太急,脚下一滑,身子便往前面扑去。他正在门口,见状连忙上前两步,我就牢牢地落在了他的怀里。

“你敢。”他的俊脸瞬间在我眼前放大,完全不给我机会反驳,然后狠狠地吻上了我的嘴唇,带着些微狂躁的侵略感,用力撬开我的牙齿,在我的口腔里肆意搅动。他嘴里烟草和酒精的味道慢慢吞噬了我,我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可无论我怎么推他,他就是不肯放开。直到我近乎窒息,他才松开了我,满意地看着我大口地喘息,像一只餮足的野兽,眯起眼睛,伸出舌尖,飞快地舔了舔薄唇。

他的霸道在这一刻显露无疑。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都订婚了,管得着我?”

他嗤的一声笑了,“我不管你谁管你,整个省城都知道你叶兰心是我秦奕的小情人。怎么,你不满意?还是,你想做真的?”他饶有兴味地看着我,修长的手指抚上我的脸颊,“想做真的也可以,要不现在就把你办了。”

“他今天订婚,回牡丹园?”我有些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司机没说话,这时我已经看到不远处,秦公子双手插在口袋里,朝车子走过来。他的身子隐藏在黑暗里,不那么醒目,也许是他刻意低调,但我对他的身形太过于熟悉,才会一眼就看到他。

我冲他挥挥手,他快步走了几步,钻进车里,揉着我的头发,“不开心了?”

“小丫头也太急色了,我衣服都还没脱,你就想扑倒我……”

……

我对他龇了龇牙,然后推开他,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洗完澡,刚躺到床上,秦公子就推门进来了,手里端着两杯红酒,搁在床头柜上。

我学着他的语气,调笑道:“大晚上的,你想灌醉我,打的什么主意,你想干嘛?”

他直接张口回答:“想。”

我愣了两秒钟才明白他在说什么,抡起枕头就砸过去:“臭流氓!”

他接住枕头,直接塞到了背后,挨着我在床上坐下,喝了一口红酒,忽然很认真地问我:“要不,我们就……弄假成真吧?”

什么弄假成真?我有些疑惑,狐疑地看向他,他把红酒杯递给我,低头道:“我是说,你不要去caesar上班了,我养你,我保护你,每天我回家的时候,有你点一盏灯,在家里等着我,这种家的感觉,一定很好。”

他是说,让我像别人以为的那样,真的做他的小情人?

那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缩在他的羽翼之下,任性地接受他的保护,甜蜜地在家里给他准备晚餐,点一盏明灯,等他回家。

家,是一个美好的字眼。也许以后还会有宝宝,迈着胖乎乎的小腿牙牙学语,叫他爸爸。

也许……感觉真的会很好。

那么许素菲呢?

我忽然一个激灵,顿时把自己从漫无边际的思维中拉扯出来。她才是他的妻子,而我始终都名不正言不顺。即使我有了孩子,他将永远顶着私生子的帽子,我该怎么跟他解释,他的母亲并不是他父亲的妻子?我该怎么让他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做人?

而我,我来到省城的初衷是什么,难道我就要一辈子都躲在秦公子的羽翼之下,永远不能堂堂正正地站到叶老虎面前?

我不要这样。

我爬起来,很认真地与他相对而坐,看着他的眼睛,“秦公子,我……不想这样。”

他抿了一口红酒,恢复了淡然的语气,“理由?”

我清了清嗓子,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思路,“你也说过,叶兰心应该是一只小豹子。小豹子不想被困在笼子里当金丝雀,它想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去,尽管现在爪子牙齿都还很脆弱,但也许有一天,能够真正走进丛林。虽然被秦公子养在家里远远比caesar上班要轻松安逸得多,可是叶兰心希望有一天能站在秦公子身边,共同面对风雨,而不是成为一个拖累,或者一只权衡之后只能抛弃的宠物。”

秦公子微微拧起眉头,看了我很久,点了一根烟叼在嘴上,用力地吸了一大口,缓缓吐出烟雾,然后慢慢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带着一点慵懒的戏谑,“你可想好,我只问你一次,要是想反悔,可没那么容易了!”

我装作豪迈的样子大手一挥:“不后悔!”

他吸完烟,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好,记住了,这唯一的一次机会,你放弃了。”

我不会后悔。人生就像一长串无休无止的选择题,所有的答案,都只能是单选。我选择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路,只为前方指向的未来可能会更加光明。而我,只有尝试过了,不管最后有没有活着走到光明的来处,至少我都已经努力过。

他沉默地在我身旁躺下,然后抓着我的头发在鼻尖上轻嗅。我想起一事,转头问他:“你可认得林砾?”

他明显地皱了皱眉头,想也没想:“不要同这人接触。”

我抗议:“喂,你管我,都说了我不做你小情人!”

他一把把我捞到他胸口,死死地禁锢住我的身子,正色道:“我说不行就不行。即使不是情人,别忘了我还是你老板,五年卖身契在我手里,违约金三百万。”

我用力挣了几下,可他力气太大,我反抗无效,只好老老实实地趴在他胸前,问道:“不许我和他接触,总得让我知道他是什么人吧?”

“许老爷子的私生子,许素菲的异母弟弟,如今许氏旗下的餐饮行业,基本上是他在背后操控的。”

我大吃一惊,“他不是一个医生么?”

“他是医生,但谁规定医生不能指挥亲信做生意呢?”

“许老爷子不管?”

“管什么,老爷子年纪大了,总得有人做事。许素菲一个女人家,虽然老爷子很想让她执掌,但如果她实在撑不起这个家业,老爷子也未尝不会考虑让其他的子女继承。现在这不就是群雄逐鹿的时候么。”

我点点头:“秦公子,你任重道远。”

他的眸光闪了闪,“你知道有个词叫引狼入室么?”

我用力摇头:“关我什么事。林砾既然对许素菲虎视眈眈,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方的朋友,这么说来,我应该跟他友好相处才对。反正,”我笑着伸手按了按他的鼻子,“他也好,别人也好,我只要不和他谈恋爱,不和他上床,秦老板就管不着,对不对?”

他一张脸瞬间沉了下来:“原来不肯跟我是为这个?还想着要和别的男人友好相处,嗯?”

他的神情不似作伪,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场瞬间冷了好几度,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我撅了撅嘴,打算撑起身子坐起来,“小气鬼……”

“我就是小气,看不得你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你听见了没有。”他手臂上的禁锢不松,一翻身把我压到身下,“叶兰心,不办了你,我还真是一万个不放心。”

其实我没有不开心,我只是有点寂寥。这里一切的繁华都不是我的,而今夜,连他也不能站在我身边。

其实还有一点莫名的难过,可是我无法启齿。也许我对他有一种类似喜欢的感情,我不愿意承认。

我朝他礼貌地点点头,他笑了笑,说,我叫林砾,是一个医生。

我闻道他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他用了一点男士古龙水,也没有完全盖掉。

他说,真羡慕秦公子,娶了素菲那样的妻子,还能拥有你这样年轻貌美的红颜知己。

不知怎的,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若有若无的阴戾气息,他让我觉得像一只黑暗中蛰伏的狼,眼里总是闪动着可怕的绿光。我不想同他说话,他也很快就看出来,知趣地向我点点头,却留下了一句:“叶小姐,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

时间不早了,我出去找秦公子的司机,打算让他先送我回去。司机笑着说道:“叶小姐可以到车里来等一会,奕哥也会一起回去。”

我靠着他的肩,想问他是不是舍不得我,可话到嘴边,问出来的却是:“怎么不宿在她那边?”

秦公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伸手将我揽在胸口,“怕你给我戴绿帽子。”

我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老半天才缓过气来,捶了他一拳:“什么啊!”

阅读我的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