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的纯真年代

第二百零六章 良辰美景奈何天

  • 作者:夏树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7-31
  • 本章字数:6682

我明白过来,豹三爷今天根本就不是真心想把小明瀚接过来,他只是故意这么说而已。假如秦公子满口答应,他表面上不说,心里一定勃然大怒,必定会好好打压秦家一番。

好险!

“要是这时候接了他过来,相处习惯了,以后再离开身边,会比从来没带在身边,更痛苦十倍百倍。明瀚的事,来日方长。”秦公子在我耳边缓缓吐气,“夫人说呢?”

秦公子轻叹一声,“你没听出来,其实三爷是在试探我么。”

试探?我愕然看向他,他继续说道:“本来今天抢婚的事在三爷那里,已经是一件近乎不可原谅的大事了。虽然秦家和陆家势均力敌,但是真闹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本来他当初选择秦扬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我和秦扬关系不好,秦扬根本就不会要明瀚。”

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只能勉强看见一个镜框的角,好像是豹三爷替我洗出来摆着给他玩的,我的照片。小小的手抓着镜框的一角,笑得很开心。

秦公子端详着钱夹里小明瀚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关系,此刻的他看起来脸上的线条特别柔和。

一句缠绵入骨的“夫人”,叫得我脸颊都开始热了起来。我靠在他怀里,和他一起看着钱夹里小明瀚的照片,仿佛这就是我们三个人的美好时光。

明瀚的事,确实需要从长计议。我知道秦公子不希望他一辈子都姓陆,可是目前来看,这是稳定秦家和陆家之间关系的最佳方式。

我还是忍不住问他:“刚才……你为什么不答应让三爷把明瀚接过来?”

他忽然扬起嘴角笑了:“我想好好过一段不被打扰的二人世界——不是说好要度蜜月的么,总不能时时刻刻都被他的哭闹打断。”

我不太能理解他这话。虽然蜜月要度,可有孩子在身边,又是另外一种快乐。孩子都已经一岁多了,可是还从来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相处过。

婚房是酒店里最好的豪华套房,我走进去的时候,满眼都是花海。天花板上垂下来颜色深深浅浅的花球,花藤编织成窗帘,床上有香槟色的玫瑰花瓣组成大大的心形。灯光似乎被刻意地调整,不太明亮,略显暧昧。整个房间都是花朵郁馥的芬芳。

我被这样美丽的场景深深地震撼了,一时有些怔然,秦公子在身后轻轻地抱住我,吻我的耳垂。

我被他弄得浑身都觉得麻酥酥的痒,不知怎的,虽然早就习惯跟他一起睡了,可今天是第一次作为他的妻子和他处在同一个空间里。房间的布置很梦幻,我的心情也如梦如幻一样不真实,这是我曾经无数次期望而不可得的。秦公子一直都像天神一样,永远在我落难的时候脚踏七彩祥云出现,拯救我于水火。

好在,未来的一切,都有他和我一起来面对了。一阵微风吹来,花香微醺,空气里满满的都是爱情的味道。我们之间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地说过那三个字,可是我知道他对我有多好,我的一颗心,也全都放在了他身上。

我问他喜帖的事,秦公子轻笑一声,“一点化学魔术而已,景东堂有擅长这种事情的人。喜帖是我先用无色的硝酸铅溶液写过的,秦扬的墨水会氧化褪色。装喜帖的盒子里有硫化铵,和我用的硝酸铅发生了点显色反应。反正只需要蒙混这么一会儿,回头婚都结了,喜帖还重要么。”

如此良宵,叫人舍不得入睡。吉斯伯恩是一个半岛城市,风中挟裹着一点海的腥气,同屋里的花香混合在一起,有独特的芳香。秦公子笑着问我,“接下来,打算去哪儿玩?”

我想了半天,其实没想出端倪来。

我并没有十分想去的地方。其实说要出来旅行度蜜月,只不过是想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远离那些烦恼,远离工作和事业,放空自己,好好享受一下生活而已。只要身边的人是对的,那么去哪里,并没有那么重要。有他在身边,哪怕只是在哪个穷乡僻壤看看野花杂草,也是美好的。

我以前没有出过国,所以我也不知道哪里更好玩。虽然电视里曾经看到过许多美丽的地方,可是照片是一回事,真去了只怕又会是另外一回事。也许是连续好几年的时间,前尘往事和现实交织在一起,无心于这些事上,我居然真的没有向往的地方。在我看来,在剔除了旅行本身的意义以外,去哪里,都不过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跑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去而已。

我支支吾吾半天也没答出什么话来,秦公子等不到答案,于是说道:“如果你没有意向,那么我来安排。”

我觉得这句话相当悦耳,世界太大,现在可去的地方太多,我犯了选择困难症,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秦公子见多识广,他来安排,一定会比我想象的还要精彩。

夜越来越深,海面上开始升起朦胧的白雾,笼罩了这个港口城市。秦公子的脸贴在我的脖颈上,“夫人,我们现在可以沐浴安寝了吗?”

好好的话在这种情思涌动的夜晚莫名地显得暧昧起来。他牵着我的手回到房间里,俯身一件一件从我身上取下那些繁琐的首饰,手指不时轻轻触碰到我的脸上和发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和恬淡,就好像在剔除宝物上面多余的杂物,好还原最原始最本质的纯真美好。

我坐在床边,他替我取掉饰物,一件一件放到旁边的梳妆台上。又拿起化妆棉和卸妆水,亲手替我擦掉脸上过分的晚妆。

他一边帮我擦就一边笑,“化那么浓的妆,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你,我差点都以为娶的是谁家的陌生女人。”

我嗤他:“那别人家的陌生女人你也娶。”

“所以这不是把她变回本来的样子么。”

我故意刁难他:“好啊,那你今天是和别的女人注册结婚去了,不是我。”

他正用化妆棉在替我擦拭嘴唇上艳丽的口红,修长的手指就这样停在了我的唇瓣上,“给外头那些人看,妆化得越浓越好,最好让他们根本都不知道我家小豹子长什么样。你,真正的样子只给我一个人看就好,我不愿意跟别人分享。”

话说得如此靡丽,我的小心脏差点停跳了一拍。

他放下手里的化妆棉,三个手指轻轻捏着我的下巴托起来,端详着我的脸。我们彼此的眼睛里,都有对方的影子,在脉脉地注视着彼此。

“每一个你都那么美,化妆的不化妆的,我都看不够。”

他凑过来吻我的嘴唇,用舌尖一点一点舔舐我唇角残余的一点点口红,然后把整个唇瓣含住。

他的气息如旧,但没有平时那样森冷。他的舌尖一点一点挑开我的唇,撬开牙齿,缓缓探入,带着柔情似水的爱抚。

这是他最温柔的时候,轻描淡写,他不着急。我也不着急,我们有足够漫长的时光来虚度。

他的身子微微向前探,我背后没有支点,倒在大片的香槟色玫瑰花瓣之中,他顺势压过来,我嘤咛一声,被他顺利扑倒,一手从腰上伸到我背后去解我那复杂的晚礼服腰带。

那个腰带真的很复杂。他的吻依然在继续,手在我后腰上摸索着解了差不多有十分钟时间,居然也——没解开!

郁闷的秦公子爬起来,一把把我翻过来,双手去解我后腰那超级无敌复杂的腰带。

“妈的,秦扬这坏小子,绝逼是故意给你选这么一件礼服的!”

在我们相识的漫长几年时间里,我一直都欠着他的,站在他面前,始终都是卑微的。而现在,我以他妻子的身份,终于和他并肩站在了一起。

尽管我依然欠着他的,但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偿还。

秦公子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我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他嫌弃小明瀚的脚有残疾?

那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儿子,他身体有残疾,作为他的母亲,我只会觉得那是我对不起他,绝对不会因此而嫌弃他。可秦公子这个当爹的可没怎么见过他,也没体会过生养一个孩子的不易,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就再也没有主动提出过去看小明瀚。现在豹三爷主动提出来,他竟然拒绝了!

对于秦公子的拒绝,豹三爷也没有再继续谦让,倒是点点头,去说别的去了。我心里着急,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只能强颜欢笑。

晚宴的宾客因为很多都是长辈,年轻人反倒不多,也没有邀请什么朋友。因此也并没有什么午夜趴,到晚上十点多就散了。

他拥着我走到阳台上,可以看见远处墨蓝的大海和点点的霓虹灯光。

良辰美景,但我依然有些怅然,“要是我们的小明瀚在就好了,一家三口,才算是圆满。”

“这样也很好。”秦公子站在我后面,一手从身后抱着我的腰,另一手摸出钱夹,打开,借着阳台上不够明亮的灯光,我看见他钱夹里夹着一张小明瀚的照片,不知是什么时候拍下的,应该是偷拍的,角度不是很正。小明瀚的脸虽然是对着镜头的,眼睛却没有看镜头,大概是根本不知道有人在拍他。

阅读我的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