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的纯真年代

第二百三十章 是男孩子就好了

  • 作者:夏树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7-31
  • 本章字数:6489

在我准备出国事宜的事情,钟悦就已经慢慢开始炒作了。她趁着热度开始上一些节目的时候,就开始自曝之前是在秦氏手下当模特,一边表示和秦公子很熟的样子,一边大赞老板为人热情亲善。

秦公子的名头还是比较响亮的,不光是省城,做娱乐的多少都知道他这个人。他平时还算比较低调,不太喜欢出现在镜头里,但只要是稍微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这人城府够深,风格冷峻,连笑都极少笑,根本同热情亲善不搭边。

所以她这么一说,自然而然就引起了不小的猜测。这边曝出的我跟秦公子有私生子的事还没掰扯明白呢,那边又开始有人猜测钟悦跟他也有一腿了。更有甚者,翻出我跟钟悦以前都在caesar当过模特的事来,说我俩不合就是因为争风吃醋,说得神乎其神的,就跟自己亲眼看见了一样。

当我认真地一行一行往下看的时候,报道里面就详细描述了盛世小姐出身的新人艺人钟悦是如何如何夜入秦公子的私宅牡丹园,还待了好几个小时才出来,而且出来的时候还是秦公子亲自送她下楼的。

当初盛世小姐草率收场的时候,飞娱是没签许露希和钟悦的。她们两个人在直播节目上把矛头直指秦公子,这种情况下,当然也不可能再自投罗网。但因为这个声势确实一开始炒得太浩大了,外省的几家公司都看着,在大赛结束之后,钟悦暂时没有依托经纪公司,居然自己聘请了一个经纪人,贴着钱去炒热度,倒也上了几回娱乐版面。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自从飞娱把我要出国的消息放出去之后,各大娱乐版面就知道最近炒我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所以跟拍的狗仔队也渐渐的消失了。所以这段时间,秦公子到我这里来,也自由了一点,不必非要等到下半夜才来了。

但秦公子在电话里说,晚上有点事情,夜里可能也不会过来。

她放出这种消息来,当然是为了炒作,我知道。毕竟盛世小姐直播的那件事,她只说了一句话,而且还是在装无辜,所以众人的目光焦点都在我和许露希身上了,她就直接被忽略掉了。新闻的忽略了她,可是最终的亚军也把她给拿掉了,说起来,她在这件事里其实是有点亏的。所以她多少应该是有点不甘心的,因为不甘心,所以要继续找我的麻烦。

所以,秦公子昨晚没来我这里,就是在等钟悦!

挂了电话以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点隐隐的不安。平时他不管多忙,哪怕是下半夜,我不让他来,他也都会过来。今天我都说了想跟他一起吃晚饭,他反而不肯来了。再忙,能忙到睡觉的时间都完全没有?

我心情不太好,可是也没说什么。他确实是忙,每天忙到脚打后脑勺,而我还帮不上什么忙,其实我也是心疼的。我觉得,我应该体谅他才对。

可女人的直觉大概就真的有这么可怕,就在第二天,我照例拿出报纸来翻看娱乐版面的时候,就看见很大的字体,写着“娱乐大亨恋情疑曝光,女艺人夜入私宅”,上面还附了一张照片。虽然照片是晚上拍的,光线有点暗,但我还是可以看出照片上那个侧面就是钟悦,照片上的背景正是牡丹园。

末了他对我说道:“你要是很想去,就去吧。不过这边,会扰乱你心的事肯定不少,避免不了,就看秦家的态度了。”

再多的信息,他好像不愿意透露给我,也或许,是没有办法透露给我。每一个人都可能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即使是豹三爷,也未必能确切地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

若是这样,无论如何,文佩到现在依然对秦公子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不管那是因为利益,还是因为感情,或者因为内疚,都不可否认。如果安东尼说的是真的,钟悦打算做点什么的话,我猜文佩就会是她最佳的切入点。只不过,其中具体的事,我并不清楚。

而且还送她下楼。我记得秦公子说过,最不耐烦接送女人,从前接送我都已经是个例外了,居然还送钟悦下楼!

我当场就特别想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质问他。虽然我一再告诉自己,他只是有什么重要的时候要和钟悦聊,可是,一想到他还送她下楼,我就不高兴了。就算钟悦在他手下的caesar做了好几年,是老员工了,可我就是不高兴,毫无道理的不高兴!

连我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明知道是那些狗仔记者胡乱炒作,可是心里就是忍不住不开心。我觉得我简直想要捶着沙发咆哮了:秦公子是我的!连我都没拿出来说,旁人居然敢拿来说事!

我拿出电话来拨到一半,咬咬牙还是把手机给收起来了。我跟他都已经结婚了啊,至于这么禁不起考验么,不就是一个绯闻么,混娱乐的谁还没有点绯闻啊!不就是大晚上去他家一趟么,又没过夜,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告诉自己,淡定,要淡定,谁认真谁就输了。

可是,秦公子家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她居然在里面待了好几个小时!

这么一想我又淡定不起来了,特别想要秦公子赶紧给我一个解释。

我拿着手机,可是号码总停留在拨打的页面,犹豫着不敢按下那个拨打键。

可是要是他现在在忙,特别是身边还有别人的话,我就这么打电话过去问他这种事情……感觉好丢脸啊!简直是太小家子气了,一点肚量都没有。

我就这么瞻前顾后地趴在沙发上纠结了一上午,也没得出什么结论来。以至于午饭也只吃了一点点,后来纠结到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梦里还忍不住纠结这事,我好像隐隐约约地梦见秦公子跟别的女人在一处欢声笑语,把我丢在一边不管不顾的,我在一边委屈得直哭,他也不搭理我,梦里我特别想把桌上的水杯和烟灰缸什么都直接砸到别的女人头上去,可我还是舍不得砸他。

以前总觉得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当街和小三撕逼,厮打成一团,一点形象都没有。为什么不去打男人呢,难道找小三不是男人的错么,为什么什么事都要怪“狐狸精”?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也许就是因为太爱这个男人了,舍不得打自己的男人,总觉得他还有希望拯救一下吧。

梦里“狐狸精”还在不断地冲我挑衅,秦公子明明都看见了,也不管。我心里委屈得跟秦香莲似的,在自己的梦里哭得稀里哗啦,一直把自己给哭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一张脸放大在我面前。

我还没从自己的梦里走出来,吓了一大跳,好不容易看清是谁,下意识的直接一巴掌招呼过去。

他躲闪不及,被我打了个正着,毫无形象地哇哇直叫:“你干什么呀你!”

ps:谢谢xj600108,随便,leease的捧场~

我从来都不想赌秦公子待我的真心,因为我觉得我赌不起,也不敢赌。我开始有一点纠结了,我男人和我儿子这边,总归是有点丢不开的。而另一边,又是为了长远之计。

我最怕的,就是等我在国外苦苦挣扎以后,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再回来却发现这边的一切都已经变样,到乡翻似烂柯人。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改变,就连秦公子都已经不在原地等我,那我的挣扎和奋斗到底是为哪般呢?

看着我的脸色开始有点凝重,豹三爷看向我,似笑非笑,“你自己想要我说,我说了,根本改变不了过去的事实,但你心里就开始有疙瘩了,对不对?我这辈子从来没教过你该怎么做人,但就这一条,难得糊涂,是应该去试着学会的。你糊涂一点,少痛苦一点。”

我抿了抿嘴唇,“三爷说的确实是这个道理。大智若愚,比看着精明是要高一个层次的。但是,我宁愿凡事都弄得明明白白。人可以装糊涂,但不能真糊涂。三爷说,是不是?”

他看了我一会儿,忽然长叹一声:“你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

我在心里轻嗤,男孩子又怎么样,他不是有陆耀恒那个儿子么。我要是个男孩子,也许受的苦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造就的也不会是今日的叶兰心。果然是老派人,总归是重男轻女的。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真正明白他叹的到底是什么,直到很多年后,再回忆起这句话的时候,莫名地涌出许许多多的感慨来。才知道,原来在这个时候,他就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他叹的,并不是我生为女儿身,而是这一切就像一辆不带刹的车子,从启动的时候开始,一切都已经无法控制。

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艰难的纠结状态。

而在我还没准备好到底要不要走的时候,就有事情已经找上门来。

我打电话给秦公子,问他晚上能不能早点过来,我想跟他一起吃晚饭。当然,吃饭是次要的,我就是想再跟他商量商量主意。

阅读我的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