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的纯真年代

第二百八十七章 谁的女儿不是女儿

  • 作者:夏树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7-31
  • 本章字数:6604

果然,秦公子看向我,“小豹子越来越聪明了。”

他想了一小会儿,又说道:“之前因为一直忙不过来,所以也没来得及管他们的破事。前阵子从我闲下来就开始考虑这件事,我派人去精神病院,结果发现,韩雨梦住的那间病房,被韩功良严密看守起来,几乎是密不透风,铜墙铁壁似的。你想想,在那个时候,无论是我们,还是杜大成,应该都没有精力去谋害韩雨梦,韩功良这样做,以保护之名,很可能是在掩盖什么。”

我继续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假如说韩雨梦真的是在装疯卖傻,韩功良现在设法把她送到国外去,只要不回来,我们谁都拿她没办法。如果她是真的疯了,我可以不追究以往的事情,但如果她是装的,那么我相信以她的性格,早晚有一天会杀个回马枪,到时候说不定又闹出什么事来,所以我不愿意放过她。”

她现在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但是韩功良财力尚可,给她安排的私人病房,并且时时刻刻有专人看护,她是不必接触到其他病人的。当初杜大成那件事发生的时候,她可能是因为之前曾经被乌鸦强暴,所以心理留下了阴影,才会反应那么大的。事实上,杜大成应该并没有用什么太过火的手段折辱她,毕竟事情发生的时间很短。

现在都已经过去一年半了,她一直在医院静养,病情不但没好反而加重,而且到了需要到国外去就医的地步,这种可能性应该比较小。

两个人倒是这么眉来眼去恩恩爱爱的,韩功良坐在旁边,脸色越来越黑,忍不住用拳头挡着嘴咳了好几声。

我一副恍然意识到他还在旁边的样子,这才坐正了身子。我觉得自己真是近墨者黑,把秦公子的那套有仇必报全给学来了。这一年多来我并不知道韩雨梦的具体情况,我想她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吧。我讨厌她,我猜这个时候她应该就在阳台上待着,所以即使她现在已经是个精神病人,我依旧不太善良地要秀个恩爱。

秦公子笑笑,没甚所谓,“早就说过,敢算计我的,没几个能活得长的。要么就让她这么在精神病院里待上一辈子,要么,就死,看她自己怎么选了。”

我耸耸肩膀,“人家韩功良把这个女儿看得那么重,又是严防死守,她不在你手里,即使你想把她怎么样,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而且,你又不能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就算你想监视,韩功良是公安系统的人,反侦查能力那么强,你只是个生意人而已。”

秦公子这时候站起来,顺手拉起我,“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既然兰心回来了,我这就回去了,韩厅长自便。”

他说话的时候,明明是说给韩功良听,眼睛却是看着我的,一脸的温柔缱绻。我顺着他的意思站起来,也冲韩功良点点头,便跟着他走了出去。

出了医院的大门,上了车,我才问道:“你是不是在怀疑韩雨梦的疯病有问题?”

“你的女儿是女儿,我和我的女人就活该被算计?别忘了,就差一点,被侮辱的人就是我的女人,而且我自己胳膊上还中了一枪,这些账,我不会不跟你算的。”秦公子的声音越来越森冷,“出国治疗,然后很快就会康复,从此以后就可以逍遥自在了,想继续害人就继续害人,反正外面没人认识她,对不对?”

“你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叶小姐也好端端的,我女儿却已经成这样了,姓秦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从他们的话里听出很浓的硝烟味来。先前韩雨梦精神受了刺激,疯了,这事我是知道的。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之前估计因为杜大成的事,谁也没顾得上这件事。现在缓过劲来了,韩功良想送韩雨梦出国就医,结果就被秦公子发现,给拦了下来。

“不光是生意人,”秦公子笑笑,“别忘了景东堂。”

我来了精神,“你打算怎么办?”

秦公子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塑料自封袋,里面有几张照片,不算是太清晰,是一个女孩子,大概二十多岁,跟韩雨梦年纪差不多,留着短短的bobo头,穿宽松毛衣和牛仔裤,看起来挺阳光的。几张照片以侧面和背面居多,看得出来是偷拍的。

“这是谁?”

“一个去探望过韩雨梦的女孩。以我之前对她的了解,这个女孩跟她关系很好,名字叫余知敏。韩功良很谨慎,要求每一个去探访过韩雨梦的人都必须登记姓名和身份信息,这反而给我留下了可查的线索。那个余知敏在短短三个月内,至少去探望过她五次。”

我明白过来,秦公子想从这个女孩子身上下手。即使当初韩雨梦没病的时候跟余知敏关系很好,可她如果真的疯了,她的好闺蜜应该也没有道理频繁去探望一个疯子。也就是说,这个余知敏,很可能就是一个知道实情的人,但以她们之间的关系,她肯定不会那么轻易说出来。

我实在不想再把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牵扯进来了。虽然韩雨梦后来的所作所为确实有点令人不齿,可是最初她被牵扯进来的时候,实在是很无辜的。

我带着一点乞求看向秦公子,“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

他马上就看出来我心里所想,立即笑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也知道跟她没有关系。当初韩雨梦的事,已经带来了很多困扰。”

那他拿这个女孩子的照片来做什么?

秦公子把那些照片收起来,“她们在明,我们在暗。”他看了看我,“所以今天我是特地去做一件事的,没想到你歪打正着,倒也帮了我一把。如果你现在还不太累的话……不如跟我再去看一场戏。”

我飞了那么多次了,早就习惯在飞机上抓紧时间养精蓄锐,所以我不算太累。秦公子朝开车的唐一平努努嘴,车子就在前方拐了一个弯,拐到另外一条路上去了。

我认得,这条路我曾经来过无数次的,是往大学城去的。

车子果然往大学城去了,最后在学府路的一处街角停下。车窗紧闭着,而秦公子却拿出一只单筒望远镜来。

这装备还够齐全的。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把望远镜拿给我,我找了一会儿,果不其然,就从望远镜里看到了照片上那个bobo头的女孩子,背上背着一个小背包,一路走走停停,沿街买下了不少小吃。

我好像有点明白秦公子的意思了,他拦下韩雨梦,并且到精神病院去看她,然后和韩功良说那么一番话,再加上我刚才有意无意的那么一场秀恩爱,如果韩雨梦是在装疯卖傻,她今天一定郁闷得要死,急于把这种心情向好闺蜜倾诉。她已经被关了一年半了,在这种情况下,找人倾诉的欲望可能会比普通人更加强烈。

她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秘密方式联络的,所以另一边,秦公子安排人盯住了余知敏,随时随地汇报她的行踪。

不过,即使余知敏今天马上就去看望韩雨梦,这也不能证明什么,不知道秦公子葫芦里还有些什么药。

秦公子那个性子我是知道的,谁敢动他,他绝不会轻饶,肯定不会由着韩功良就这么把她送走的。

这件事,秦公子应该不至于刻意瞒着我,只是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我而已。我于是推门而入,“韩局长……哦不,韩厅长,好久不见。”

秦公子似乎笑了一声,“韩厅长这话说得挺好的,确实是秦某自找的。这么说,当年和叶老虎先勾结后决裂的事,韩厅长不会忘了吧?如果说哪天广大人民群众都知道了韩厅长当年曾经屈服于叶老虎,甚至还做过伤害上司的帮凶,韩厅长可不要说背地里有人放黑枪……”

后面几句话,他的声音渐渐压低,我把耳朵贴到了门上才勉强听清楚一点。

韩功良果然半天没吱声,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梦儿先前是做错了一些事,可是她也已经受到了惩罚,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儿,现在学业学业已经中断,生活生活也受到极大的影响,心理上更是受到极大创伤,你还不满足吗,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韩厅长打的好算盘。如果我今天没来,令爱是不是就已经被送往国外就医去了?”

韩功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愤怒,“就算是国内的重刑犯,病了也有资格保外就医。梦儿现在的情况,国内的医生没有好的方法治疗,难道没有去国外看病的权力么?就算这件事里头你们秦家的贡献大,但这跟梦儿是两码事!如果我为了我自己的升官发财耽误了梦儿的治疗,我才枉为人父!”

韩功良抬起头来看我的眼神不太友好,但我并不在意,我坐到秦公子旁边去,若无其事地笑道:“去飞娱没找到你,原来是来看韩小姐了。”

秦公子在见到我的那个瞬间有一点诧异,但很快就露出了一点笑意,温柔地揽着我的腰,“怎么忽然回来了,也不说一声,好叫一平去接你了。”

我毫不忌讳韩功良就在旁边,带着一点撒娇的口吻,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阅读我的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