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的纯真年代

第三百二十章 你已是我的习惯

  • 作者:夏树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7-31
  • 本章字数:6560

“那我跟你一起去。”我像八爪鱼一样攀着他不放。

“乖,别闹。”他低头吻我的额头和唇角,“我很快会回来。”

“很快是什么时候,今晚吗?”

他温柔地俯身来吻我,“我应该去看看,安县还是你的大本营,你自己的。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我还是不大情愿。在这个时候,我本能地觉得现在我们都危机重重。常局长那边还没解决,虽然他还躺在床上动不了,可并不代表他现在就是个废人了,而且还有朱女士相助。除了他那边,还有另一个不曾露面的神秘势力,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他不在我身边,我有点缺乏安全感。

又在床上赖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像连体婴儿一样爬起来,拉拉扯扯地去沐浴更衣。

洗完澡,收拾妥当,他说道:“安县那边有消息来,说是有人三番五次破坏我们在安县的那套房子。应该是有人故意在逼我现身,我得过去看看。”

“今晚可能不行,三天,最多三天,我会回来,好吗?”

我想了想,“可我还是觉得不妥当。离开你,我就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安县那套房子,我好久没有回去过了,是那次他送我的礼物,连带着那个“聘礼”一起的房子。当时我们回到安县去跟叶老虎斗的时候,住的就是那里。

听见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有一阵隐隐的担忧。明明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已经看到了他的实力,但还想用这种办法逼他现身,一定是有什么阴谋的。要么是设下埋伏打算挣个鱼死网破,要么就是要引他去安县,说不定是调虎离山。

我心里觉得不安稳,拉住他,“不能不去吗?房子而已。”

遇见他是生命予我的馈赠,但遇见了现在的他,就错过了他过去所有的磨难。假如我能回到他二十三岁的那年,我一定不会让他一个人背负那么沉重的往事。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其实现在我也是满足的,因为我在十六岁的时候就遇见了他,命运其实待我已经不薄。

那夜我同他几乎是抵死缠绵。因为心结已经解开,也因为我之前身体处于刚刚做过手术的恢复期他有点不太敢碰而忍耐了太久,总之最后两个人都累得几乎动不了,瘫倒在床上睡死过去,一床粘腻的汗水和体液都没来得及清理。

他说兰心,假如你不是陆家的女儿,我一开始就不会尝试着去接近你,但只要遇见了你,我想我还是会爱上你。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你回浈阳街去,跟着苏正烨,叫豹三爷派点人给你,你跟着他,自己小心一点,三爷会护你安危。”

我还是不明白。他这样安排,是什么意思?他情愿自己一个人去,把我的安危交与豹三爷,也不愿意带着我,可见还是觉得可能有危险。但他不说,或许是不确定,可能有危险,也可能没有,我只好不问。

“你给苏正烨打电话,要他来接你,我再走。”

我有点看不明白了。明明几天以前苏正烨还气呼呼地跑到我家来质问他的,秦公子居然没一点脾气,现在依然叫他来保护我。

我重复了一遍,“叫苏正烨?”

他点点头,“叫他来接你。那小子心不坏,他保护你的时候,是真心保护你,遇到危险的时候舍命也会保护你,别人我不放心。”

我轻嗤道:“不怕他再把我给带走么。”

他定定地看了我很久,伸出手来捏捏我的脸,“如果哪天他能把你带走,那一定是我不再有能力保护你的时候。如果那样,你想跟他走,就走吧,我必定不拖累你。”

不拖累?

真要是有那么一天,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的话,我肯定舍不得扔下他一个人。

但我也没说出来,他在催我,我只好拿出手机给苏正烨打电话。

苏正烨来得很快,好像每次我叫他的时候,他都根本就不用干别的事一样,随叫随到。我不知道是豹三爷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意愿,他除了在跟着学管理以外,最主要的任务好像就是帮我办事。

他的车子出现的时候,秦公子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我下楼去,冲苏正烨打招呼,他却说道:“三爷叫我过来看你。”

我诧异,“我打电话之前三爷就已经叫你过来了?”

“是,接你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路上。”

难怪他那么快。

这么看来,秦公子和豹三爷两个就跟事先串通好的一样。

我问他:“是要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正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三爷好像也没什么部署,最近只听见说三爷带着人往机械厂和化工厂那边去了,也不知道具体做了些什么。他也叫人去接锦心回来,但是秦扬那边好像不愿意让她回来,三爷也就没坚持。三爷只叮嘱我,即使秦家不愿意叫你回来,也务必想办法劝说你回来。”

真是奇怪,叫我们回来,而且重点是一定要叫我回来,锦心反倒是可有可无的。听起来好像又要发生什么,可偏生我再一次被蒙在了鼓里,他们谁也不肯告诉我,全凭我自己猜,这感觉不好。

我当即打电话给秦扬,问他到底在搞什么。秦扬居然一脸无辜地反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回答。

我上了他的车子,他忽然问道:“我刚才看到秦公子出去,他要去哪里?”

“安县吧。”我淡淡答了一句。我脑子里还在回想秦公子说的那句话,他说只有苏正烨,是真心保护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会舍命保护我。

连秦公子都知道他待我的心意。

回到浈阳街的时候,我先去看小明瀚。

可是我到东楼的时候,准备上楼,却被拦住了。

“叶小姐,不好意思啊,三爷说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我指着自己,“包括我?”

“是,也包括你,叶小姐。”

我有些愤愤不平,“可我是他妈妈,三爷说过,不会剥夺我作为母亲的权利。”

拦着我的保姆李婶依然是一张无懈可击的笑脸,“叶小姐,这话是三爷说的,你就别为难我们这些底下人了。”

我只好退一步问道:“三爷是什么时候说不许任何人进来看的?”

“前天,从前天开始的,三爷前天一大早就下了这个命令。”

我的明瀚,可怜的小明瀚,居然被这样关在里面,就像关禁闭一样。他才不到四岁,不能和外界接触,也不能像别的小孩那样上幼儿园,这样子会不会被关出病来?

我跟李婶说好话,“要不你把他带到楼梯口来,我就看一眼,不,听听他的声音也行,看一眼我就走,我不进去,可以吗?”

李婶摇摇头,“叶小姐,我没有办法。”

我只好下楼,到办公室去找豹三爷。我见不见我儿子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他关在屋里,不能正常跟人交际,也不能正常接受教育,难道豹三爷能把他就这么关押一辈子么?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居然还没走。我先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他的睡颜,他的眼皮就跳了跳,然后睁开眼,温柔地看着我,然后在我脸上轻吻一下,像羽毛一般,轻盈而美好。

我在晚上的时候特意叫人去买了原料回来,认认真真地替他做了一份香橙苏芙哩,算是弥补在秦扬家的遗憾。这个点心我也就做过那么一回,可是配料已经在心里牢牢地记住了。上一次,那还是好几年以前了,他三十岁生日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次,可是他没有回来吃。后来他回来了,点心已经冷了,塌陷下去,又难看又难吃。但是,他给吃得干干净净。

这是他第一次吃到我做的完美的香橙苏芙哩,吃的时候抬起头来看着我,像孩子一样。他吃东西的样子真是优雅,大概是因为在英国留过学,有着一种英式的贵族感。他吃到一半的时候让我坐到他身边,然后拿小叉子叉了点心喂我。

两个人一起分享了一份精致的小点心,我莫名地想到几年前。如果那一天,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也许他会早早地回来吧?如果那个时候我们也像现在这样分享了那一份点心,是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能提前一点,我能早一点生活在他身边,我们一家三口不用分离那么久了?

可这世上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我轻叹一声,他却把我抱起来,“秦扬说得对,我们早晚都是要遇见的。如果不是那年你阴差阳错躲进了我的车子,那么也许是在另一个地方,我总会遇见你,而遇见了你,应该也还是会爱上你。”

每天早上睁眼就能见到他,真是太美好的一件事。

我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脖子上,“我已经不想回去读书了,让沈女士帮我办理退学吧,我觉得我走不了了。你在我身边,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想不出来身边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他吻我,“是好习惯。”

阅读我的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