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因祸福趋避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特丽丝半天没说话。

    果然被她察觉了吧?

    “那个女孩真的很漂亮。”特丽丝眼睛里似乎要射出幽怨的光。

    怒风心头一紧,自己果然做不来这种细致的活,破绽太多意图也太过明显。只是他没办法长时间装作对那三个人漠不关心的样子和特丽丝闲聊。

    “我怎么会认识他们呢。”怒风摆了摆手,心头更凉,这几乎就是不打自招的回答。

    被美丽事物吸引不算是犯错,只是……怒风每一次想象那面纱后面的脸都忍不住汗毛倒竖。

    为什么不会去接近那个高强的法师呢?

    怒风脑子里一时间全是问号。

    “你说什么?”

    站在那样耀眼的男人身旁,只有同样耀眼的女孩才不会自惭形秽吧。

    怒风一边感慨这个世界的残酷之处,一边打探消息:“今天旅店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住客呢。楼下房间住着的几位好像对瑞文戴尔很熟悉似的。”

    “啊,那几位今天有人在熔岩河旁边看到他们了,听他们说是在施法抓熔岩虫,奇怪的癖好。”女人还是像以前一样消息灵通,“你为什么总是问我他们的问题呢?里面有你认识的人吗?”

    张伯伦暗暗嘲笑外面的那些猪猡,越来越软弱无力了吧。

    特丽丝怎么忽然会心血来潮想要卖一些地狱菇挣钱呢?也许是新来了商人,想要从外面买些好看的衣服吧,毕竟是女人,几十年没有添过衣服就算是瑞文戴尔的女人也受不了呢。

    脸上忽然又一阵瘙痒,张伯伦伸手抓向自己的脸,只能挠到冰冷坚硬的面具,他的指甲不断在面具上抓挠,发出刺耳的尖声。

    “从看见那几个人开始你就好像魂不守舍。”特丽丝继续说道,“不过看见那么可爱的女孩,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

    怒风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现在一半热一半凉。这个女人似乎往奇怪的方向误会了,可是眼下要怎么回答才是最优解呢,怎么回答才能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呢。

    “我啊,不是那种重视外表的男人。”怒风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暧昧的话,“在我看来品格才是最美的东西,我真的不喜欢那样跋扈的女孩。”

    “你能不能稍微有些正形!”古塔安不堪其扰,终于忍不住对莉莉安抱怨。

    被魔法定在空中一动不动的熔岩虫“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古塔安将又一张废掉的羊皮纸丢进熔岩。

    熔岩虫身体表层的液态金属一旦完全冷却,就会无法进行某种类似于呼吸的生命活动,时间太久就会死掉。

    古塔安想要把熔岩虫记录在博物志里,最好不过就是抓住刚冒头的虫子快速进行素描,这样才能最好的展现这种虫子的奇妙形态。

    而出于生物个体差异的考虑,古塔安觉得至少要采集十个以上的样本才具有权威性。

    但每到了关键的时候,莉莉安就会“锵”一声从背后冒出来吓他,画笔一抖,原稿就废了。

    她还喜欢故意惹戴维斯生气,看到戴维斯怒不可遏她就高兴的咯咯直笑。

    古塔安用双手抱住脑袋,怎么会有这么活力十足的不死人啊!

    还有戴维斯!脑子里怕是住着一只巨型浩克,也太容易生气了吧!早餐米饭里面被不小心淋上了酱油也要立马抽出大斧对老板娘大打出手。

    “戴维斯,你的眉毛就像两条扭来扭去的熔岩虫。”

    “小丫头你对我的眉毛有什么看法?再说一次?!”戴维斯的斧头不敢往莉莉安身上招呼,只是重重剁在地面碎石崩飞。

    飞溅的石子“嗒”的一声打落了古塔安的画笔,昂贵金属制作的画笔掉入熔岩,几个呼吸就没了形状。

    “我X!”古塔安罕见的爆了粗口。

    莉莉安和戴维斯终于都停下来了, 一个小女孩一个肌肉壮汉都怯生生的看着生气了的古塔安。

    头好痛。

    大法师深呼吸了一下,情绪平复下来。

    他翻了翻手上的七八张原稿。

    “算了,剩下的明天再来吧。”古塔安小心翼翼的叠整齐稿件,收进次元背包。

    莉莉安凑过来拉住他:“对不起,为了补偿你,今天我跟你住一间房总可以了吧?”

    古塔安点点头:“好,你可不要反悔。”

    这一次轮到莉莉安瞠目结舌:“我……你……哼!人渣。”

    亡灵浪潮几乎吞没了近半的国土。欧罗赛特骑在马背上,看着满目疮痍的土地。

    从出瓦兰提斯城门向西而行的第三天开始,灵魂之茧就已经随处可见了,每一个发亮的茧里,都是一位被残忍虐杀的怨魂。

    不知道是黑魔法的作用,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卫队长总觉得天色显得格外(奇特的和谐)阴沉。

    已经赶了整整一天路,屁股都已经颠的失去知觉,尽量在用双腿的力量支持身体。

    欧罗赛特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下四周,前面有一个凹地,也许可以在那里扎营。

    他伸手把亨伯特招过来,小伙子一夹马臀就和他并驾齐驱。

    “我们在前面那个凹地扎营,一个一个传令下去。还是老样子,不准生火,叫几个人打好桩子都给我把马拴好。”

    骑队二十几个精英士兵,每一个都是训练有素的职业战士。即使如此,欧罗赛特也并未轻视自己的指挥任务,仍旧事无巨细的交代下去。

    他们在亡灵的夹缝之间前行,脱下了会发出声响的铠甲,队伍中不允许闲聊,马嘴都戴上了铁箍,只有饮马喂食时才取下来,甚至在扎营时欧罗赛特也不敢生火,战士们就着冰冷的河水,咽下碎成粉末的干面包。

    欧罗赛特希望能将这些小伙子一个不落的全部带回去。

    战士们沉默的下马,有条不紊的扎营。

    欧罗赛特趁着天空还有余光,掏出地图和罗盘,一边咽下两口干粮一边规划第二天的路线,要尽量避开之前的村落和开阔地带,并且路途中要补充水源,更要有草料喂马,物资能够节省一些总是好的。

    等到终于在地图上画出一条蜿蜒的曲线,欧罗赛特才在铺好的睡袋上躺下。

    冬季已经要来了,风吹得有些冷,卫队长又把自己裹紧了一些。

    “队长。”亨伯特小声的唤了一句。

    欧罗赛特把脑袋转过去:“什么事?”

    亨伯特挠一挠后脑勺:“我听说瑞文戴尔挺可怕的。”

    看着亨伯特,卫队长心里涌起父亲般的情感。他一点一点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成长起来,最终胜任了他的副手,成为了一个坚强的男子汉。

    “听说他们全都已经疯了,真的会好好听我们的请求吗?”

    欧罗赛特想起来以前跟随阿提拉王到访瑞文戴尔。

    对比阿里布达的繁荣,那真是人间地狱般的地方啊。

    深渊之王遗留下来的悲伤顽强的在这个世上苟且,强大而又畸形。

    许多秘密与真相都被阿提拉王的屠刀掩埋在了染血的土地里。

    “瑞文戴尔啊,其实掌握在一个女人的手里。”欧罗赛特悄声回答了亨伯特的问题,“那个女人欠我们的王一个人情,应该会好好帮忙。”

    说完以后欧罗赛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许和别人说,赶紧休息。”

    卫队长背过身去,心想,王也许是真的老了,那种瘦弱的女人怎么能和海克提姆这样的怪物战斗呢。

    总算过去了,挨过了这一阵的瘙痒,张伯伦又开始继续在漆黑的岩洞里寻找红色伞面的蘑菇。

    不过最近特丽丝总是缠着那个年轻的商人呢。张伯伦心里感觉有些不舒服。也许只是外人许久没来了想听他讲讲外面的事情吧。况且轮不到他对特丽丝来说三道四,仆人只需要忠心耿耿的侍奉。

    地狱菇严格来说不是什么正经菌类。

    男人到了中年,总会有些难以言说的隐晦烦恼。妻子们一天比一天哀怨不止,风言风语传到街上就连小男孩都会嘲笑自己“不行”。

    作为男人,谁能够忍受这样的屈辱?

    地狱菇制成的奇妙药品,蕴含着来自深渊的奇妙力量,鲜红的伞面不禁让人联想起地底的硫磺烈火,需要要花上一小笔资金就可以让一个男人重新感受到征服的快感……

    一边从阴暗潮湿的岩壁上摘下成熟的蘑菇,一边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

    “与你在一起,我好像回到了变成这副样子之前的时光。”特丽丝面纱后面的脸带着微笑,“看着你的脸,就会以为我也还是原来的我。”

    特丽丝想伸手触摸怒风的脸,被年轻的游侠不露声色的躲开了。

    他越来越无法同情面前的女人,他只想要狡黠的骗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即使最后伤害了谁的感情,他也不会感到愧疚,像这样自顾自缠上来的……毕竟还是女人,哪怕是自己这样相貌平平的普通男人,放在瑞文戴尔也算是美丽的事物了吧。

阅读至死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地大明星我的机甲时代超神学院之三魂七魄我的千年女鬼保镖直播之说骚话成神联盟特搜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