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怼上陆槿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沈清抬眸直视她,眸底深沉如漩涡;“你觉得呢?”

    陆景行的话语,沈清听起来其实并不怎么高兴,她以为陆景行为了维护他们的婚姻,会不管不问这件事情,可此时看来并非如此,他依旧是站在陆家人那边,自己与他眼里始终不过是个局外人。

    “我以为你最起码的态度是对这件事情不管不问,不站在我这方也不站在你们陆家人那方,可此时看来并非如此,”言罢沈清端起杯子将最后一口豆浆喝完,而后将被子不轻不重搁在桌面上,声响不大,但足以显出她清晨的这股子怒火。

    “是唐晚出了问题还是集团单纯的想要从首都抽离?”陆景行话,原本端起来放在嘴边的豆浆被缓缓放下,男人半伸着手搁在桌面上,掌心握着杯温热的豆浆。

    白衬衫在身,显得他整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

    此时的陆景行可谓是头疼欲裂,他知晓自家爱人对自己有意见,也知晓沈清不会如此简单的放过陆家人,以他的野心,以她那些牙呲必报人欲犯我必杀之的狠厉,极有可能在谋算什么,若说之前不知晓,那么现在他一清二楚。

    沈清在谋算着如何将陆家踩下去,尽管踩不下去,也要带下去那么一两个人,让他们不痛快,而这个人便是陆槿言。

    起身、欲要走的人,缓缓站定脚步而后转身;“在我尚未开口让你帮我脱离工商局那边时你却抢先询问我关于公司的事情,陆景行、你我之间,并非谁占先机谁就赢。”

    “我不想跟你吵架,也不想就此来伤害我们之间仅剩的一点感情,你说我不理解你,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够好了,最起码在沈氏集团抽离首都的案子被押在工商局时,我没有请求你的帮助,只因我知晓你为难。”

    沈氏集团分布与项目部在首都每年的收入可谓是以亿为单位,虽说沈风临是江城首富,并不在乎这点钱,但谁也不想自己的财产上能多那么几个零呢?

    沈氏集团入驻首都分部时沈风临亲自下来打下这片江山,如今沈清与陆景行关系不好,欲要脱离首都。

    这个爱得深沉的父亲,不惜付出金钱的代价,也要站在自己女儿这方。

    夫妻二人坐在餐桌前吃早餐,陆景行屡次将眸光落在她身上,神色始终淡淡。

    “父亲为何会突然抽离首都?”终究,陆景行还是问出了口。

    闻言原本端着豆浆的人缓缓放下手中的杯子,不轻不重搁在桌面上,而后轻启薄唇;“首都这方的事情,父亲向来都不大怎么管、再加上近来唐婉的身体出了问题,他自是更加没有精力。”

    言罢、沈清系上围脖,穿上大衣,便出了门,她虽清晨起来怒火中烧,但并未烧到夺门而出。走时、异常平静。

    过道里并不寒冷,等电梯的人缓缓侧眸看了眼大门方向,见大门依旧严严实实紧闭着,转而,她回眸,收了心中那些不该有的情绪,紧了紧提包的手。

    电梯来,她跨大步进去,面上无半分表情。

    沈氏集团的事情依旧被压在工商局那边,案件进行了一个星期之后,除了沈氏集团的员工被动员的差不多之外,并没有任何进展。

    这件事情陆景行不再过问,沈清也不在说,当然,自那日清晨,与陆景行在公寓不深不浅吵了一番之后,沈清再也未曾回过公寓,反到是住在了公司,与章宜覃喧等人一起,每日开会至凌晨,然后将就着睡一觉,直至第二日清晨就起来工作,如此恶性循环一个星期之后,沈清整个人都坐不住了。

    都说民不与官斗,沈青此时无疑是在挑衅鹿角的权威。

    她知晓陆槿言掌管着首都商会,每年必拿出一份报表给全国人民一个交待,而此时沈氏集团若是抽离首都,年关将至之时,陆槿言报表上肯定不会太好看,以至于这件事情绝对会被押在某一个地方动弹不得。

    “他娘的,”这夜,覃喧在公司处理一应事务时,气的发了火,而后破口大骂以此来泄愤。

    “真特么是民斗不过商,商斗不过官,官斗不过权,他么陆槿言那个女人把我们的手续压在了工商局一个星期都不给动弹,是几个意思?”

    何止是覃喧,整个办公室的人此时都恨不得能问候陆槿言她全家。

    反而是沈清,静静坐在一处,听着他们骂骂咧咧,也不出言阻止。

    一月中旬的首都,比江城要冷一些。

    偶尔,能看见窗外昏黄的路灯下被吹弯了腰的树枝。

    沈清一边听着他们骂骂咧咧,一边将思绪放到窗外,吵闹声并未能终止她外放的思绪,反倒是桌面上电话响起,她伸手接起。

    那侧,沈风临沉稳的话语从里头传过来,而后道;“明日会有一位老友飞首都,派人去接一下。”

    “谁?”她问。“林宴,”沈风临答,而后话语柔柔在度开口提醒;“见面的时候喊林叔。”

    沈风临话语结束便收了电话,她知晓沈风临与林宴等人之间必定有什么恩怨纠缠,但从未过问。

    2012年1月13日,洛杉矶的天气阴沉沉的,灰蒙蒙的天空下,隐藏着一个又一个哀伤的心灵,沈南风自出事后,带着沈晗来了一趟洛杉矶这一呆便是半个月。

    自家母亲躺在医院生死未卜,他为何会挑在这个节骨眼出来?其一时想带着沈唅散散心,其二是想来看看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想来看看他曾经在这样一个地方失去了自己的爱人,只因自己太懦弱,太无能,只因自己没有强大的内心,所以便失去了一生挚爱。

    洛杉矶天空那样的熟悉。

    可却又那样陌生。

    在这个城市,他带着沈晗走走停停,去过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走过他们曾经走过的路。

    可即便如此,这一切也回不到当初。

    2012年1月14日沈南风电话响起,这通来自江城的电话,在响了数声之后被男人接起,那侧清冷的话语流露出来;“在哪儿?”

    “洛杉矶,”他答,毫无隐瞒。

    那侧闻言,静谧了片刻,而后似是将什么东西拉开的声响传过来,再来,只听其缓缓开口道;“公司这方、。”

    “暂时不回来了,”她话语尚未说完,沈南风直直开口,沈清闻言,在那侧靠在窗边看着楼下景色,而后伸手合上百叶窗坐在窗台上。

    话语淡淡;“好、知道了。”

    在他伤害唐晚之后,在沈南风威胁她之后,从未想过他们二人之间还有何情义可在,可显然,许多事情在经历过一个阶段之后,已经逐渐成熟、已经逐渐生根发芽扎在地底下了。

    面对沈南风直白的话语,沈清并未多言,只因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思考问题不同,所要不同,产生冲突,产生矛盾是很自然的现象。

    男人言简意阂说出自己的想法之后,沈清并未停留,道了句回聊,直接收了电话,而后靠在窗台上,静静看着这个办公室。

    次日清晨,沈清同章宜二人一同前往机场,接人。

    这日的场景直至多年之后她依旧记得清晰,有一温润如玉的中年男人,着一身黑色呢子大衣,黑色毛衣,黑色长裤,拉着黑色行李箱,他周身通黑,跨大步朝出站口方向而来。

    整个人周身的气质完全不输在商场上混迹了几十年的沈风临,他们二人不同。

    不同在哪里?

    若说林宴是一块温润的璞玉,那么沈风临必定是一块有菱角的石头,他们二人散发出来的气场不同,给人的第一感觉不同,即便现在行至中年的沈风临掩了自己终身的那股子坚韧,可不难看出他年轻时是个怎样的人?而林宴给人的感觉无论是他年轻时还是中年时,都是一个异常温柔的男子。

    “林叔,”沈清开口轻唤。林宴缓缓点头。

    自上次与其打过交道之后,二人并未再联系,沈清也识相,知晓林宴隐去江湖,倘若在过多干扰,实乃不敬。

    沈风临间接性安排好了一切,将林宴送至沈清身边便足以证明。

    这夜间,沈清欲要同林宴一起用餐,却不想半道被苏幕派人截回了总统府,全程,沈清面色寒寒,以至于里总统府越近,沈清面色越难看,吓得前面驱车的司机险些失控。

    到总统府时,陆槿言也恰好此时回来,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可沈清也好,陆槿言也罢都是极会隐藏之人。

    并未在此时争锋相对,二人仅是像是一笑,而后进屋。

    二人都明白,这笑里,未有半分真情实意在。

    沈清跨步进去时,苏幕迎上来好一顿问候,字里行间透露着这个婆婆对自己的喜爱。

    她面上挂着官方浅笑,即便如此,苏幕也不在乎,拉着沈清的手坐在沙发上家长里短。

    “听说前些日子生病了,可好了?”她问,带着浓浓的关心。

    “好了、”她浅应依旧话语清浅。

    “好了就行、”苏幕说着,拍了拍她瘦弱的手背,而后再度开口道;“冷暖自知,自己好才是真的好,不要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

    冷暖自知,这四个字如此简单。

    可沈清总觉得苏幕这话说出来别有一番意味。

    即便心中有疑惑,还是点头浅声应允。

    对于自家母亲的热络,陆槿言看在眼里,路过客厅时看了这婆媳二人一眼。

    而后转身上楼。

    楼下沈清坐在沙发处同苏幕浅声交谈着,即便她神色淡淡,苏幕全然当做未看见,不深不浅的言语聊着,不过火,也不让气氛冷下来。

    直至晚餐之前,沈清被苏幕拉着坐在客厅聊了许久。陆景行回来,便见如此场景,自家母亲拉着爱人坐在沙发上浅浅聊着,沈清神色恹恹,并未有多大的精神头儿,反倒是苏幕乐此不疲,话语不断。

    男人进来,伸手脱了大衣交给佣人,而后迈步坐在沈清身侧,伸手微微拦着爱人的腰际,柔声问道,“聊什么?”

    这话、看似是说给苏幕听得,可男人的眸光全落在自家爱人身上。

    “随便聊聊,”沈清欲要动动身子离开陆景行的限制范围之内。男人感受到,伸手不轻不重捏了捏她一盈而握的腰肢,以示警告。

    苏幕浅笑望着这夫妻二人,而后轻柔言语;“好久未见清清了,拉着一起聊了会儿,上去休息会儿,一会儿该用晚餐了。”

    苏幕说着,起身朝餐室那方而去,起身时不忘将眸光落在陆景行身上,眸底的精明一闪而过。

    陆景行自然而然的搂着自己爱人上了四楼,行至二楼拐角处,沈清伸手抚开了陆景行落在自己腰侧的手掌,有些负气朝楼上而去。

    男人倒是不以为意,双手负在身后,悠悠然跟着自家爱人上了四楼。

    满面春风得意,看起来是如此的悠闲自在。

    四楼卧室,沈清面色寡沉看着陆景行,张嘴欲要先发制人时,只听男人半委屈开口道;“母亲惹了你,怎还把火往我身上撒了。”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憋了憋嘴,看的沈清是一口气提不上来险些将自己给呛死。

    “陆景行,”某人咬牙切齿。

    男人站定身前看着自家爱人,斜长的眸子盯着她,一副听候发落任其宰割的模样别提多委屈了。

    “……。”沈清默。

    而后许是知晓即便怒火中烧也不过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某人也懒得同他计较了,转身进了浴室,放水缓缓搓手。

    陆景行站在外间,唇边扬起一个得意的浅笑,而后转身进浴室,从伸手将沈清圈在怀里,她欲要挣扎,男人却用了巧力将她圈的更紧,不至于伤着人,但也不至于让她逃跑。

    “阿幽,”男人温温的嗓音唤出这两个字,有种娓娓道来之感。沈清透过镜子看着男人,见其低首,蹭了蹭自己脖颈。

    此时他被陆景行圈在怀里不得动弹,透过镜子看着男人的一言一行、以及面上的一举一动,

    而后心里想,总是这样,总是在做错事情之后,低头乞求你的原谅。

    却从来没有想过,在事发之时不去伤害你。

    沈清伸手,扒拉开陆景行圈在自己腰间的掌心,而后缓缓开口道;“如果你想说沈氏集团的案子,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如果你想说点别的,抱歉,我没这个兴趣。”

    说完,沈清转身离开浴室,徒留陆景行一人站在原地。

    这日晚餐,陆家人齐聚一堂,老爷子老太太陆琛以及她与陆景行夫妇二人皆在。

    一顿晚餐,吃得不痛不痒,不紧不慢,陆家人素来有在餐桌上决定事情的习惯,沈清嫁进来两年也算是知晓。

    餐桌上,老爷子拿起眼前汤勺喝了口汤,而后抬首将眸光落在沈清与陆槿言身上语气平和道;“公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老爷子这话问的不知是问沈清还是问陆槿言,但他这话出口、沈清拿在掌心的勺子顿了一下。而后恢复镇定,漫不经心端着挺着背脊垂首喝汤。陆槿言抿了抿唇,知晓老爷子这话别有用意,而后平缓开口;“无碍。”

    言简意阂,不愿多说。

    老爷子并非这么想,难得沈清今日在路家吃顿饭,倘若这件事情不在家里解决,难不成还流到外面去,让人看见了笑话?

    陆家、豪门世家,权贵家族,处在国家的顶端,怎能平白让人看了笑话?

    “是无碍还是不愿多说,外头的风言风语你当我这个老头子没听到是吧?”老爷子闷声开口,话语中带着长辈的不怒自威。

    老爷子这番话语落地,整个餐室的人谁还能吃得下饭?陆槿言搁下手中碗筷,陆琛与苏幕二人皆是如此,再反观沈清,她姿态悠闲端着汤不紧不慢的喝着,好似陆家人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不过是个局外人,来蹭顿饭而已,吃完就走。

    一时间,所有人将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沈清的悠闲自在,与老爷子的不怒自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陆景行坐在自家爱人身侧,抬手缓缓搂着她的腰,而后沈清侧眸看着他,亲启薄唇问道;“有事?”

    瞧瞧,她压根就没将老爷子的话语当回事儿,还是那么个意思,你没生我没养我,我喊你一声爷爷不过是看在陆景行的面子上,你的话,我不听谁又能说我何?

    你若是尊敬我,我自然会尊敬你,你处处算计我,还想让我尊敬你,只怕她没那么宽宏大量,也没有那个菩萨之心。

    老爷子深沉的眸子落在沈清身上带着审视,后者许是吃好了,伸手扯出两张纸巾擦拭唇角,

    欲要起身离开。“陆家的事情,我不参与其中,你们聊。”

    这话、无疑是将自己摒弃在陆家之外。

    或者说,她不拿自己当陆家人。

    以前,不想让陆景行为难,可现在,不那么想了。

    她欲要起身,陆景行伸手压着她的腰,让其不得动弹。

    而后,沈清将诧异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上,只听他浅声开口道;“吃饭时间,就不要聊其他事情了,爷爷说呢?”

    沈清的晚餐,几乎没动,陆景行的出发点在于只想让自家爱人好好吃顿饭。

    仅此而已。

    老爷子闻言,深邃的眸子扫了眼陆景行,而后动手拿起筷子继续晚餐,这一桌子人,也依旧如此动作。

    陆景行护着沈清,众所周知。

    陆家人也知晓陆景行与沈清的婚姻处在悬崖边缘,岌岌可危,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所以也并未怎为难陆景行。

    这顿饭,前半段剑拔弩张,后半段沉默无声。

    陆景行坐在一侧伺候沈清用餐,而此时的她,哪里还吃的下去半分东西,喝了两口水,再无其他。

    晚餐结束,陆家人坐在一起聊着,话语间聊着的不是商事就是政事。

    聊了十来分钟,沈清电话响起,她借故起身接电话,而后这通电话被她足足接了半个小时,

    那侧拨电话过来的高亦安拿着手机笑她。

    笑什么,不用想也知晓。

    直至沈清接电话的时间过了许久、久到陆景行有些担心寻了出来,沈清才伸手挂了电话。

    男人站在身后不远处轻声问道;“睡得电话?这么久。”

    “公司、”她答。

    陆景行闻言,微眯着眼,公司?

    他可从未见过沈清接公司电话能笑的如此明朗。

    她在撒谎。

    而陆景行,却未拆穿。

    客厅内,老爷子见其进来,自然而然的将话题转到沈清身上,话语缓和开口;“若是可以,搬回来住,”这话、无关商量。

    甚至是带着那么一点点长辈的强势。

    沈清静静望了其一眼,欲要开口时,只听老太太在旁边道;“我看行,景行近来政务繁忙,没有过多时间,清清来了首都也好,二人相处也方便,以免隔得太远,也没个照应。”

    老太太抢先开口,无非就是看在沈清欲要开口拒绝。

    沈清抿了抿唇,看了眼老太太确保她不会再开口言语才轻声开口;“江城呆习惯了,再来父亲在那边,照应是有的。”

    她这话,无异于拒绝。

    话语落地,沈清明显感受到放在自己腰侧的手紧了紧,不同于以往的不痛不痒,男人是下了力道的。

    捏的她微微蹙眉。

    “还是过来的好,夫妻之间隔得太远容易生间隙,在来是我这老婆子跟你母亲整日在家也无聊,若是阿幽在,我也能找个人说说贴心话儿,”这话、将苏幕也囊括进去了,老太太也是个精明的人,不过是看的开,许多事情不言不语罢了。可若是动起嘴皮子来。

    哪里能让你占半分便宜?老太太一句话,将陆景行与苏幕二人都囊括了进去,饶是沈清在想直言拒绝,也要想想这话

    改如何开口了。

    陆家、她不喜的只有陆琛跟老爷子。

    至于苏幕与老太太素来对她关爱有加,实在是做不出来拿对付老爷子与陆琛的方法来对待她们。

    沈清这人,爱憎分明,好坏分的异常清晰。

    敢爱敢恨也是她的标志之一。

    她有人若犯我必杀之的狠心,也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善心。

    她这人,就是太过分明,才活得累。

    “母亲近来身体不好,父亲忙于照顾,工作上的事情已分身不暇,回了首都总归是不方便了,且在缓缓,”这话、滴水不漏。

    众人都知晓,沈风临对外宣称唐晚生病了,要空出时间照顾唐晚,而如此一来,沈氏集团的事情自然都落在了沈清这个副董身上,她以此为借口,应当是没毛病的。

    沈清话语落地,身旁男人阴沉着一张脸起身,跨大步朝餐室而去,整个人背脊寒凉带着生人勿扰的阴桀感。

    沈清目送他起身离开,而后将实现收回,只听老太太言语道;“那是得缓缓。”

    怎会不知晓这是搪塞的话语,可沈清都如此说了,她还有何好言语的。

    沈清想,竟然话语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何必再接再厉,将陆家一军?

    她面上挂着淡淡浅笑,心中却在盘算着如何开口言语。

    “母亲身体如何?”此时,恰逢苏幕开口。

    沈清心中一喜,而后缓缓答道,;“不大好,所以父亲才想缩小集团经营范围,也好全心全意照顾母亲。”

    沈清此话一出,陆槿言面上一变,而陆琛放在膝盖上的指尖不自觉往下沉了一分。

    苏幕心里也是一咯噔,许是没想到沈清会如此将她一军。

    沈氏集团案件被压在了工商局众所周知,整个首都商场的人都知晓,亦或是全国但凡是在商场上混得好的人都知晓,陆家人自然也知晓。

    如今,沈清当这陆琛的面如此说,无疑是在片面告知他。

    倘若今日不闻不问此次事件,只能说明他对沈家这个亲家的好坏不管不顾。

    明知唐晚身体不好,沈风临欲要缩小经营范围,而天子脚下的工商局却将她拦在了门外,这事儿,若想解决,陆琛一句话的事儿。

    可偏生,他压根就不想沈氏集团在年底如此关键时刻抽离首都,所以才选择不闻不问,沈清如今如此说,无异乎与用言语在打他的脸。

    沈清再逼他开口言语。

    陆琛放在膝盖上的大指缓缓抬起落下,抬起落下,如此反反复复。

    数次之后才含笑开口,话语中流露着关心的色彩。

    “可访了名医?如若不行,国内外各级别专家都要请来才行。”

    陆琛的话,让沈清后背一僵,陆琛何其高超,她说唐晚身体不好,沈风临欲要缩小经营范围。

    而陆琛直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身体不好?请医生了吗?不行的话我出面,国内外各级别专家都给你请到位。

    就是如此意思,就是如此意思。

    沈清僵硬的后背一寸寸靠在沙发上,而后开口打太极;“医生说了,需要静养才行。”

    闻言,陆琛笑了,对沈清的迂回之道有几分欣赏。可他素来是谈判桌上的一把好手,与各国领导人周旋的人怎会在一个小姑娘面前失了水准?

    “首都三十里外有一红叶园子,这会儿西北角梅花盛开,景色优良,在过俩月杜鹃争相开放,更是美不胜收,自带温泉,也算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段,若是可以,清清替我带句话给你父母,那地方,长年为她们开放。”

    需要静养?可以、我给你提供地方,皇家,别的地方没有,修身养性的园林到处都是。陆琛的一番话语让沈清吃了个闷亏,后者施施然一笑;“会的。”这话、说的如此漫不经心。?说了那么多话语,就是绝口不提商场事件。她伸手,十指交叠放在膝盖上,神态悠然靠在沙发上。陆琛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掩去嘴角的笑意。去了餐室的陆景行反身回来,手中多了两杯清水,一杯搁在沈清面前,一杯端在手里。老太太见话题结束,又开始扯着话语开始聊着,沈清浅浅应允。

    面上含着官方浅笑。

    半晌之后,手机响了一声,短信进来,沈清拿起扫了一眼,而后起身,道了句;“我打个电话。”

    便起身去了外厅。

    这日首都天气不算太差,沈清穿着单薄的毛衣站在外间并不觉得寒凉,电话那头嗓音响起,沈清直接开口问道;“马上去首都大厦,工商局长在那边,怎么做你知道。”

    言语完,沈清收了电话转身进屋。

    才将将进去,陆槿言电话响起,接起电话,那侧许是说了什么,女人面色不大好看,而后起身,欲要拿起大衣出门,路过门口时,沈清当着众人的面伸手擒住陆槿言的手腕,话语如常开口问道;“姐姐去哪儿?”

    陆槿言回首望向她,眸间带着狠厉;“要是去首都大厦的话,顺带我一脚,你看如何?”

    陆槿言闻言,伸手欲要甩开沈清的手,而后者却捏的更紧,不顾众人是否在场,陆槿言往前一步哑着嗓子开口询问沈清,带着狠厉;“你非要弄得你死我活才好过?”

    “是你非要,不是我,”沈清以同样的语气反驳回去。

    若论身高,陆槿言与沈清不想上下,一米七与一米七二之间并看不出多大区别,若说气场二人更是不相上下,若说狠心?只怕是沈清要更甚一筹。

    “过了年关你想如何便如何,我绝不过多阻拦甚至还能放鞭炮让你走,但年底,不行,沈清、别把事情做的太难看,”说着,陆槿言伸手猛然甩开沈清,后者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陆槿言冲出去几秒之后,沈清抄起挂在一侧的大衣以同样的速度离开了总统府客厅。

    沈清欲要有所行动,而陆槿言欲要有所阻拦。

    二人利益相冲,自然是没什么好言好语。

    这两位商场女强人,在忍了一晚上之后,所有情绪因为一个电话而爆发出来,成了一个临界点。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到众人来不及劝阻,二人已经前后冲了出去。

    在来、是陆景行。

    陆琛见此,伸手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过去,三五分钟后,那侧电话过来道出原由。

    陆琛面色寒了寒。

    不可置信的事情是沈清的消息竟然在陆槿言之前。

    这是他怎也没想到的。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沈清的话语听起来是没错的、可陆景行听起来,总觉得敷衍意味很浓烈,简短的一句话,字里行间都在透露着对他的敷衍,别人不知晓,陆景行又怎会不知晓,沈清在江城对唐晚展开手脚时沈风临并未从中阻拦,亦或者说他默许了沈清去算计唐晚,将其送进医院,直至现在都昏迷不醒,此刻这父女二人,却以唐婉为借口,欲要转移沈氏集团在首都的利益链。

    这话语的说服力,太过苍白。

    次日清晨,沈清起来时,陆景行已经做好了早餐摆在餐桌上,后者慢悠悠走过去,男人伸手递过来一杯豆浆,她静静看了一眼,并没接过。

    亦或是不敢接,自他发现陆景行的阴谋诡计之后,他递过来的所有东西,沈清都觉得那里面跟掺杂了敌敌畏似的,喝了会丧命。

    看着自家爱人如此防备自家,陆景行静静看了她数秒,而后动作随意将二人豆浆交换。

    不仅如此,男人还喝了一大口,似是在间接性告知她,毒不死人。

    沈清见此,默不作声。

    外人眼里,沈风临可能是一个好丈夫,因自家妻子出了问题,无力管辖公司,尽量缩小经营范围,可在陆景行眼里,只觉得他岳父是一个千年老狐狸,布满算计手段不比任何一个人低。

    而他的妻子沈清,从一开始与自家父亲关系不好,二人见面剑拔弩张的次数不下少数,可现在他们二人却站在同一根绳子上,挥舞着大刀阔斧将长矛利刃插进首都,插进心脏。

    两个人能站在一起,其无外乎是利益使然。

阅读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漫威之神级段子手校花的修真狂少玄幻之音乐成神国家分配我五个老公[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