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老公是国家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男人将手机还给自家爱人,许是心情颇好,道了句;“技术水平有限。”

    起身欲要朝浴室而去。

    “何必说人家技术不好,”沈清悠悠然道。

    那么一瞬间的愣神,让男人拿走了手机。

    随后随手翻看之余,笑了。

    花边新闻?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

    男人心头一颤,伸手欲要去拿手机,却被沈清躲开,塞进了被子里。

    “照片拍的不好,不是长的不好,便是技术不好,阿幽这是在说我长的不好?”男人翻身望着躺在床上慵懒的跟只猫儿似的爱人,笑着询问道。

    沈清闻言,微微扯了扯被子;“我可没说。”

    原本心头一颤的人见自家爱人如此模样,一颗乱颤的心落了下来。

    “让我看看,这花边新闻拍的我帅不帅,”男人笑着言语,说着掀开被子欲要去拿手机。

    帅不帅?沈清倒是第一次在这个沉稳的男人口中听闻这这样的词汇。

    如此来若说淡定的,只怕也是个沈清了。

    陆家人的么每一步路都不会白走。

    【爱国少将脱离危险,全军之喜】

    挖坑、还把陆景行埋了。

    看来说怀孕女人脑子不好,也并非适用在所有人身上。

    陆景行闻言,轻声失笑,难得有见到沈清如此诙谐可爱的模样,本是要去洗澡的人,翻身坐在床沿将人从床上捞起来。

    而后、一个冗长又缠绵的晨吻就如此发生了。时隔许久,陆景行似是已经不指望能从沈清身上得到爱怜了,最起码未来这十个月是不行的。那么、时不时揩点油水应该是没问题的吧!医院病床的那番痛吻,二人都及其有默契的选择遗忘,似是谁也不愿去提起伤心事。

    清晨这番缠绵悱恻充满涟漪的激吻足以让那些好的不好的悉数消逝掉。

    陆景行倒是较为老实,除了搂着自家爱人缠绵悱恻一番并未有何动作。

    反倒是沈清,一双瘦弱的小爪子开始在钻进了他的胸膛之处,男人感受到此,轻笑着松开了某人。

    低声哑着嗓子宠溺问道;“饿了?”

    沈清面上一红,抬眸瞪了眼男人,还未来得及开口言语,只听男人又开口道;“这可怎么办?”

    “恩?”陆景行高挺的鼻尖缓缓磨着沈清白皙的面庞,嗓音的笑意就差透过喉咙直接跑出来了。

    清晨起来被揶揄?

    就如此?

    不不不、沈清素来不是这么好脾性的人,落在陆景行胸膛里的爪子缓缓用力,落在了男人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上,疼的男人一声倒抽。

    天晓得,她鬼使神差的竟然想看看陆景行伤势怎么样了。

    这才有了被揶揄的机会。

    就不该关心她。

    听闻陆景行的倒抽声,沈清欲要挣脱怀抱,却被男人搂的更紧,“好了好了,不撩拨你了,

    怎还生气了?就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小霸王。”

    说着还不待沈清反驳,薄唇覆下,辗转而来。

    沈清玩的过陆景行吗?

    只怕是玩不过的。

    沈清揶揄陆景行,只会挖坑给他跳。

    陆景行揶揄沈清,黄段子开火车样样都能上道,沈清素来是个面皮薄的,哪里能守得住陆景行如此不要脸的言语。

    这男人,简直就是表里不一,衣冠禽兽。

    温文尔雅器宇不凡的外表下掩藏着的是一颗黑透了的心。

    男人揩油结束,沈清窝在他肩头缓缓蹭了蹭,蹭的陆景行是心里浴火中烧,伸手将人放在床上,“啪嗒”一吻落在沈清粉黛未施的面庞上,还故意弄出了声响;而后暗暗啐了句“小妖精”这才转身进了浴室,毫不拖泥带水。

    反倒是沈清,清晨起来被陆景行施加的称号灌输的脑子晕圈,也懒得同他计较。

    翻身,在度入眠。

    陆景行洗完澡出来,沈清竟又是浅浅睡了过去,男人轻手轻脚迈步过去停在床侧,为其掩好被子,转身进了对面书房。

    上午九点,沈清依旧未醒。

    男人今日总统府有要事,得按时出门。

    出门前将人闹醒?只怕是不好。

    如此走了?醒来不见自己会不会又情绪?

    这可真是个难听,如此想着,男人起身进了浴室,沈清依旧安睡,未有半分转醒的迹象。

    等了数分钟后,男人转身进了书房,再度出来,手中多了张便签,放在床头柜上。

    而后、才拿着大衣下楼,唤来南茜浅声交代;“太太还在睡,你上楼候着,若是醒了,伺候起床,醒来若是问我去了哪里,便说我去总统府了,”男人说着,伸手将手中大衣套在身上。

    而后,许是觉得何事都交代南茜去做,并不大好,“算了、太太醒了洗漱完便给我打个电话。”

    “好的、先生。”南茜应允,话语毕恭毕敬。

    陆景行交代完,才敢稍稍安心出门。

    而后,陆景行前脚走尚未出清幽苑大门,沈清便翻了身,睁着朦胧的眼眸从床上坐起来,候在门外的南茜听闻声响,侧眸看了眼,见床上人起来迈步进去伺候人起床。

    某人坐在床上缓缓侧眸,瞥见放在床头柜上的便签,拿起看了眼,抿了抿唇,伸手,丢进了一侧垃圾桶,大有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架势。

    “太太、”南茜见此,轻柔唤了声继而道;“先生去总统府了,原本想等着太太起床的。”

    若说南茜不是陆景行的人只怕是没人相信。

    “恩、”她神色恹恹,抹了把脸起身进了盥洗室。

    南茜始终伺候在一侧,动作稍稍有些轻手轻脚,不难看出,女主人清晨起来有些脾气不好。

    按照陆景行的吩咐,沈清洗漱完进餐室时,南茜拨通了陆景行的电话,此时男人正坐在会议室开会,商定最后事宜,原本是长最为重要的会议,男人手机却响了,而后,余桓识相,吩咐休息三分钟,陆景行这才起身去了外面接电话。

    那厢,南茜拿着手机欲要递给沈清,而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的人悠悠然端着杯子喝牛奶,并不准备接南茜递过来的手机。

    如此模样,不是有情绪是什么?

    南茜有些为难的唤了声;“太太。”

    那侧、陆景行闻言,抬手揉了揉疲倦的眉心,唤了声南茜,后者听闻声响将电话搁至耳边,

    只听其道;“照顾好太太。”

    而后、便收了电话。

    作为陆少贴身秘书,余桓稍稍有些不能理解这个素来知晓总统府规矩的男人为何进来频频出现这种会议上接电话的场景,虽疑惑,但不敢问。

    而候在门外的副官徐涵,对如此事情见怪不怪。

    基地那伙人都说,陆少鬼门关走一遭回来没将沈清捧在掌心随时随地带走都算是好的了,时不时打个电话又算的了什么?

    陆景行有多爱沈清,她们明眼人都看在眼里,谁看说这不是真爱?

    更何况,太子妃如今怀孕,太子爷只怕是没不要了这总统府,待在家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陪着人了,外人可能不知晓这孩子的重要性,但他徐涵知晓。

    自打太子妃甩了一干人等消失半年回来之后,太子爷跟疯了似的变着法儿的给人喂叶酸,牛奶被发现了就放在饮食里,自己更是连续吃了多月。

    直至出征前一日还在服用。

    他亲力亲为照顾爱人饮食起居,谨遵医嘱调离身体,为何?还不是为了想要个孩子。

    男人戒烟戒酒,为何?

    犹记得某日,众人坐在一处浅聊,见陆景行烟酒不沾,老俞问了嘴,他直言,最近在备孕。

    毫不掩饰。

    而那时,他与沈清之间的关系并未因为分别半年便好,反倒是有些变本加厉,众人是不能理解的。

    随后,只听陆景行道;“不要个孩子,总觉得婚姻不踏实,总担心沈清会甩手离去。”

    “用孩子束缚婚姻,不是长远之计,”老俞说。

    陆景行闻言,笑了;“你不懂,人被逼到了绝境,给颗米粒都觉得是饕鬄盛宴。”

    他是被逼无奈,不能时时刻刻将人带在身边看管着,除了用孩子来束缚婚姻,当真是在也找不到别的办法了。

    但凡是有些许别的办法,他绝不会出此下策。

    人人都能见到他的风光,可到底如何,只有他自己知晓。

    外人只看表面,自己独撑过程。

    沈清就是他的软肋,沈清若是不好,陆景行可不得疯了?

    都说沈清受到了伤害,徐涵想,若非陆少心理素质强,只怕早已被这国事家事给折磨的发了疯。

    沈清离开那半年,他可不就是跟发了疯一样吗?

    没日没夜的工作算是好事,徐涵不少次在陪着男人回沁园时见他红了眼眶,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都说人生不得双全法,陆少呢?

    他偏要双全。

    病房里的一幕幕刘飞提起时都红了眼眶,光是言语描述都能让一个血气方刚的军人红了眼眶,若是直击现场会如何?

    上午,沈清起的较晚,用过不早不晚的早餐后便开始站在清幽苑落地窗前望着这个江南建筑中央的假山水池发呆,一站便是数小时,若非腰后传来不适,想必她都不会有所察觉。

    “南茜,”她出声轻唤。

    南茜闻言而来,站在身后等着她吩咐,“倒杯水给我,”她说。

    而后在南茜走了两步之后道,“热的,要烧开。”

    南茜点头退了出去,沈清拿着手机给章宜拨了通电话,电话很快被接起,沈清询问事情进展,只听章宜道,“约了见面时间,明天。”

    “盛世集团最近有何动向?”她问,这话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原本是关心沈南风的人突然将话题转到了高亦安身上,转变如此神速。

    神速的章宜有一丝呆愣。

    “是……高董那边最近有什么事情吗?”章宜问。

    依她对沈清的理解,她平常压根不会无缘无故关心高亦安这号人,除非这二人有什么交集,

    亦或是在商场有什么动作的时候,才会密切关注对方。

    沈清今日这一问,问得稍稍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章宜如此一问,沈清愣了几秒道,“随便问问。”

    她也是,高亦安的事情章宜怎会知晓,也是脑子不好。

    收了电话的人随手将手机反手一甩,欲要甩到沙发上。

    不料南茜刚刚端着杯子过来,手机“刷”的飞过去,吓得她一声倒抽。

    “烫着没?”沈清惊问。

    “没有,”南茜惊魂未定。

    “您的水,”南茜伸手将水杯搁在茶几上,道了句,而后转身欲要退出阅览室,沈清还是眼尖的瞅见她手背上的水渍。

    “烫着了?”她迈步过去伸手抓住南茜的手腕询问道。

    “不严重的,冲下凉水就好了,”这点小伤并不算什么。

    “抱歉,我只是有点烦躁,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她开口解释。

    “让医生过来看看,免得留疤,”沈清说着,唤来佣人叫医生,南茜心头一热,望着她许久未言语。

    只听闻她道,“先去冲下水处理下,”说着,牵着人去了盥洗室。

    滚烫的水撒出来落在手背上立马就现了形,沈清这人虽不喜言语,但心还是有的。

    并非铁石心肠之人。

    这厢,清幽苑里的一举一动自然是逃不过陆景行的眼睛,更何况,清幽苑与总统府总的来说都属于一个体系,清幽苑的医生与总统府的医生自然也是通用的。

    这厢,医生尚且还在半路未到地方,徐涵敲门进会议室附耳将此消息告知了陆景行,男人面色焦急哗啦起身拿着手机出去,若非徐涵眼疾手快伸手扶着,只怕身前的这杯清茶要贡献给桌子了。

    看了眼余桓,只见他轻微掩唇咳嗽一声道,“休息十分钟。”

    这厢,陆景行夺命电话拨过去响了数秒未有人接听,于是乎,急了。

    幸好徐涵识相,电话拨到了刘飞那方。

    刘飞从配楼狂奔过去,才问清楚了情况,一见到沈清跟见着自家姑奶奶似的,就差叩头作揖了。

    “太太,先生电话。”

    沈清此时正好从盥洗室出来,手上沾着水渍,欲要擦干手,刘飞急不过,伸手将手机塞过去,擦什么擦?在擦陆少都能吃人了。

    “喂,”清清淡淡,无多大情绪起伏。

    “你怎么了?”陆景行问,嗓音焦急。

    “没怎么,”沈清答。

    “没怎么医生怎么会上去?”男人问,焦急中透着一股子质问。

    “南茜手烫了,”沈清解释,话语冷冷,显然是对陆景行如此硬生质问感到不满。

    男人闻言,松了口气,提在嗓子里的心落了下去,“太担心你了,阿幽,”感受到沈清冰冷的话语,陆景行开口解释。

    “我没事,你放心,我要有事不带你找上门,我会比你更着急,你忙!”说完,沈清冷着脸收了电话将手机甩给刘飞,寒着一张脸冷的骇人。

    误伤了南茜本就心有愧疚,觉得过意不去,这会儿陆景行上来就是冷着嗓子轻吼,虽说是关心,但谁还没有些许脾气了?

    刘飞见此,伸手接过手机,摸了摸鼻子。

    此时医生尚且还未上来,南茜垂着手从盥洗室出来见刘飞站在一侧一脸尴尬。

    “怎么了?”

    “医生上来惹的事儿,”刘飞答。

    而后似是想起什么,看了眼南茜的手问道:“手没事儿吧?”

    “没事,”刘飞一句话,南茜又怎会不知晓是何意思。

    上午,医生来后看了下,确认没事,沈清也就安了心。

    中午时分,陆景行原本在总统府用公餐的人,夹着空子回了趟清幽苑,回时,见沈清坐在阅览室落地窗前看书。

    男人进来,并未第一时间关注自家爱人,反倒是看到南茜问道,“手如何了?”

    “没事,”南茜答,颔首低眉。

    “后期多注意下,沾水的活儿让其他人干,别沾了水留了伤疤,”男人开口嘱咐提醒,话语中带着关心。

    按理说,他一个主人,即便是不关心也不过分。

    可此时,这男人却出口主动关心佣人是否受伤,为何?

    只因这事儿,沈清失手。

    为了让自家爱人舒坦些而已。

    “谢谢先生关心,”南茜可谓是受宠若惊。

    “无碍,注意些,”他再度提醒。

    南茜闻言退出去,男人才进了屋子坐在自家爱人身旁,看着她,嘴角含着一丝丝浅笑。

    “以后有怨气往我身上撒,别殃及无辜,我皮糟肉厚的无所谓,可若是伤了佣人,不知晓的人还以为我是周扒皮土地主,专虐待人了。”

    男人悠悠然含着浅笑的话语落在沈清耳里,就显得有那么些许不入耳了。

    吧嗒,将手中书甩到茶几上,男人见此,笑意沛然,“看……。”

    简短的一个字,冲掉了沈清无数怨气。

    “陆景行,”沈清冷声开口。

    “在,”男人答,悠悠然。

    “难为您公事繁忙分身乏术之际还能抽个空回来揶揄我,”恼了。

    但陆景行高兴啊!话语变多了。

    “不难为,”

    男人浅笑盛开。

    沈清气,怒目圆睁瞪着男人,眼见脸都变了色,男人赶紧往前挪了挪身子。

    “恼了?”男人问。

    沈清不答。

    “南茜手无碍,医生说了问题也不大,这段时间跟后方说说给放个假,不沾水过几天也就好了,心里别记着了,”原想撩拨撩拨,哪里想着撩着撩着就上了道儿,这可不行。

    不能气,气着了心疼的还是自己。

    “好了好了,就想逗逗你,免得你心里老记挂着,”陆景行还真是如此想的,不逗逗他,沈清心里老是想着,?看起无情,实则有义。

    “不说了,”男人再度开口言语。

    “先吃饭,”说着,带着人进了餐室。

    沈清虽不情愿,但不得不承认陆景行这么一闹,她心底心心念念想着的不再是清晨自己失误的举动。

    餐桌上,男人进度比往日稍稍快了些,一边吃,一边同沈清交代;“吃完午餐小睡会儿,今日天气还行,睡醒了让南茜带着你去院子里走走。”

    沈清听闻,原本在吃饭的人放下了筷子,望着陆景行,等着他继续言语。

    “下午总统府有会议,会比较忙,晚上可以不用等我吃晚餐,”男人再度言语。

    沈清闻言,懂了。

    点了点头,继续拿起筷子吃饭,小口吃着,不急不慢,相较于男人的赶时间,她反倒是比较悠闲自在。

    “晚上母亲会过来陪你,”陆景行在言语。

    沈清不应允。

    先是说不用等他吃饭,这后面的话,成了不用等他回来了。

    罢了罢了,国事太忙,她要懂分寸。

    这男人是国家的,跟她半毛钱都没有,她顾好自己,照顾好肚子里的小家伙就行了。

    男人?送给国家了。

    不要了。

    沈清如是想着,低头继续吃饭。

    不声不响,平平淡淡的面容看的陆景行心里那个颤啊!

    “阿幽、”男人轻缓,带着浓浓爱意。

    “食不言寝不语,陆先生,”她说,话语板正,望着陆景行。

    意思明显,让他闭嘴。

    陆景行被她这声客客气气的陆先生给喊得气笑了,倒是敢喊。

    当真是不拿他当自家人了。

    “行行行,多吃些,”说着,男人拿起筷子给沈清夹菜,能怎么办?气也只能忍,现如今,

    沈清就是祖宗,她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

    中午午餐结束,陆景行片刻未曾停留,在自家爱人还在吃饭时便起身离开了餐室。

    看了眼南茜,后者识相跟上来。

    男人一边走一边同南茜言语道;“太太对上午事情稍稍有些愧疚,你下午若是不忙,抽空同

    她说说话,孕妇,老心心念念一件事情对宝宝不好。”

    “南茜、太太年幼且加上有孕在身,若是性子浮动了些,你多担待,”男人开口,这话语,

    并不强势,甚至带着一些些拜托的意思,南茜听着,心里一暖。

    她所见过的家庭中,唯独父母在交代子女的事情时才会用如此语气来言语。

    而今日,他竟然听见了陆先生因自家爱人如此言语,若说不触动,只怕是假的。

    “我的职责,”南茜答,话语带着诚恳。

    “辛苦你了,”一句话,简简单单。

    南茜并非未曾伺候过豪门阔太,但大多数的豪门里都有些难念的经,主人家情绪不好迁怒佣人是常态,但唯独这陆先生与陆太太,待人最为真诚。

    真正的君子与受过顶尖教育的人不屑去为难佣人,也不会去为难佣人,因他们骨子里的教养与待人的友善早已先天形成,越是高位便越温雅,越是半上不下边越是爆脾气。

    陆家的人,只要你不犯原则性的错误,大多都不会有被训斥的时候。

    陆景行走后,沈清再无胃口,搁下筷子坐在桌子上,眼前米饭还剩半碗,南茜进来劝了两句,她拿起筷子扒拉了几口,最终搁下筷子。

    吃不下。

    中午时分,沈清站在落地窗前感受冬日暖阳,而后推开玻璃门,屋外一阵凉风吹来,让其止不住一个哆嗦,南茜在身后见此,紧忙迈步过来关上门。

    “太太若是想出去,穿上外套我们去走走,今日天气挺好。”

    在屋子里待久了也不好。

    “南茜对这院子熟?”沈清问。

    “不太熟,但走几次就熟了,”清幽苑才住进来人,南茜来日也不多,虽说平日里有刻意去记路线,但说真的,还不是太熟。

    “要是我迷路了怎么办?”南茜突然问了这么一嘴。

    惊得南茜有些不知晓该如何回答,在她的印象中,自家太太好似没有这么呆懵的时候。

    “小白在就好了,”正当她想着这事儿如何的时候,沈清突然来这么一句话,南茜霎时懂了。感情、是想家里的猫猫狗狗了。

    “先生刻意吩咐不能将毛毛跟小白带过来呢!说猫猫狗狗的毛发对孕妇不好,”南茜开口解释。

    沈清闻言,点了点头,算是知晓。

    原来,是陆景行亲自交代过,如此,她没什么好言语的了。

    午后太阳正盛,沈清穿着羽绒服走在院子里,片刻,出了层薄汗,站在阴凉之处小歇了会儿,过堂风吹来,稍稍有些寒凉。

    抬步在度朝太阳底下而去。

    南茜不愧是在清幽苑地形上下过功夫的人,对于道路,记得比沈清清楚太多。

    她根治无头苍蝇似的在院子里胡乱钻着,反倒是南茜在后面看着道路,走着走着便能将她带回主干道上。

    走了些许时候,稍累。

    站着不愿在动。

    南茜见此,便转身带着人回去了。

    俗话说,越困越懒。

    这话没错。

    以往的沈清,整修不睡通宵熬夜不再话下,现如今?走两步都觉得稍累。

    当真是今时不同往日。

    下午时分,苏幕早早来了总统府,来时,沈清还在午休。

    其站在客厅环视了圈招来南茜询问道;“桌子的边边角角都是谁包的?”

    “先生带着佣人一起包的,说是怕撞着太太,”南茜答。

    闻言、苏幕笑了,这笑有些幸灾乐祸,她丝毫不介意陆景行成为一个妻管严,相反的,见他成了妻奴,她颇为高兴。

    “你家太太呢?”

    “还在午休,”南茜答。

    苏幕闻言,点了点头,算是知晓。

    而后进了厨房,同后厨的人言语了番,间接性开了个小会,交代了些许注意事项,还顺带敲了个警钟。

    沈清怀孕,天大的事情,不可马虎。

    若非年关将至,总统府事务繁忙,只怕她会亲自住过来。

    沈清醒时,苏幕正在后厨同佣人言语,

    她站在餐室喝了杯水,她才结束。

    见来人,沈清有些意外,原来,陆景行说的是真的。

    “母亲来了?”她招呼。

    苏幕含笑迈步过来问道;“睡好了?”

    “恩、”她点头。

    “出去晒晒太阳?”苏幕笑问。

    “阅览室,”沈清答。

    阅览室于冬天来说确实是个好地方,夏天到了,太阳照射发生变化,屋子里恰好能躲开太阳,此处地理位置,只能说是选的极好的。

    阅览室内,苏幕见到如此光景,不由得发出赞叹。

    她见过总统府的内敛豪华,见过各国首脑的住宅府邸,但不得不说,清幽苑这个地方,陆景行还是花了心的。

    满屋子的书籍,带着一股子淡淡的书香味,大片的落地窗耀光照射进来显得整间屋子暖意融融,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人工湖,湖中屹立着假山,水里游荡着各色金鱼鲤鱼穿梭其中,不远处有大片竹林,

    落地窗前摆着半中式沙发和一张美人榻。若是躺在上面看书,享受着冬日的阳光,可谓是及享受的。

    “难怪藏着掖着,原来有这么块好地方,”苏幕说着,还不忘将暧昧的眸光落在沈清身上,

    沈清面上闪过一丝尴尬。

    她听苏幕抱怨过,抱怨陆景行建的这处清幽苑从开建到落成她都未曾来过,甚至提过,却被陆景行无情拒绝了。

    “您要是喜欢,住在这儿,”沈清浅答,对于苏幕这个婆婆,她并未有其余情绪。

    “我可不敢,怕住多了,遭嫌,”这话,尽是玩味。

    沈清不好意思将眸光挪了挪,不敢再看苏幕,怕这位开明的婆婆揶揄她的时候不带留情的。

    下午时分,沈清陪着苏幕坐在阅览室晒着太阳。

    什么都好,唯独,有些想沁园那两只小动物了,此时太阳底下若是白猫躺在身侧,能时不时让她解解手痒,应当是极好的。

    苏幕说着些许孕妇注意事项,沈清听一半,扔一半。将这些事情言传给她不如丢给她一本厚度达三百六十五页的书籍,她定能耐着性子细细翻完。她喜静,看书看的进去,听人言语。?稍稍有些为难。

    “不能养动物吗?”突然,沈清打断了苏幕正在交代的话语。

    “什么?”苏幕问,有些没听清,只因沈清这话来的太突然。

    “毛毛跟小白都在江城,”她言语。

    闻言,苏幕懂了,心想是陆景行管得严。

    但思忖了番,这猫猫狗狗确实对孕妇不大好,不养最稳妥。

    “最好还是不养,”苏幕回应。

    沈清闻言,神色淡淡,并未有何喜以及有何不喜之处。

    晚间、婆媳二人坐在餐室吃了顿晚餐,因苏幕在,厨房里又被其开了一顿小会儿,晚餐自然是不敢在依着沈清的喜好来,大多都是以营养为主。

    清一色的营养食物,难免少不了各种营养汤。

    沈清才稍稍坐上餐桌看着这一桌子肉类,便稍稍有些不适,久坐未动。

    苏幕言语;“不多吃,偶尔来些还是有必要的,你身体不好,得补补,天气稳定尚且还好,

    若是季节交替身子还不好,只怕是难熬。”

    说着、苏幕兜了碗汤递过来,还未摆到沈清跟前,后者捂着嘴往盥洗室而去,步伐踉跄,近乎跌倒。

    瞧瞧、多么醒目的标题,异常在门缝里偷拍的照片成了头版头条的封面照,放大之后显得如此模糊。

    沈清点开看了,细看之下,这场照片的拍照时间竟是昨夜。

    次日,全国沸腾。

    一则陆景行躺在病床上虚弱无力的新闻被媒体大肆转载,甚至是添油加醋夸大事实,将陆景行推上神圣不可颠覆的位置。

    沈清清晨拿着手机躺在床上刷了拨新闻,还是章宜发来的网页,这如此细细刷下来,当真是觉得天家手手段并非一般的高超。

    那侧、江城人民看到如此新闻时,纷纷猜测沈清与陆景行此时关系如何,沈清是否去了首都,二人夫妻关系是否如常。

    圈内人在演戏,圈外人在拼命脑补剧情。

    如此一来,沈清只怕是知晓陆景行昨晚出去所谓何事了。

    “在看什么?”男人清晨在院子里运动回来,见自家爱人侧躺在床上刷着手机,迈步过来蹲在床沿问了嘴。

    沈清似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在做何事,淡淡道;“在看你的花边新闻。”

阅读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金主.新婚无爱,替罪前妻明末之帝国时代红楼梦之霸天纨绔校园高手苍穹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