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军权在手,总统之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也好,槿言也罢,沈清也好,老太太也罢,这条路都走的异常不易。

    只希望沈清走到如此,能稍稍过上平稳的生活。

    二人感情不要在出现任何波动。

    沈清闻言,抬眸望向苏幕,正好瞅见她眼眸中那一抹失落,仅是一秒钟的功夫,苏幕便收了外露的情绪。她并不想在儿女面前传递一些负面思想,灌输一些不好的情绪。

    知晓自己情绪外露,所以收的也特别及时。天家的女人,有哪一个是容易的?

    哪里想着反应如此大,苏幕也是吓得不轻。

    “有没有想吃点什么?让厨房给你做,”苏幕柔声询问,晚上不吃不行。

    晚间,沈清无力躺在床上,苏幕坐在一侧浅浅同她聊着,十点半,陆景行回来时,见如此场景,寒了一张俊脸,伸手推门进来的人楞在门口一秒而后跨大步朝床边而来,冷着嗓子问道;“怎么回事?”“吐了,”苏幕答。男人闻言,面色更是寒了几分,一张俊脸挂的就好似苏幕没将人照顾好似的。男人缓缓蹲在床边,见自家爱人一脸苍白屋里,神色恹恹,伸手摸了摸爱人面庞,满是心疼。

    苏幕伸出脚,缓缓踢了人一脚,陆景行见此,缓缓起身。

    何况现在还是特殊情况。“不想吃,”话语中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就好似年少时严歌谣尚且在身旁一样。“不吃可不行,”苏幕轻声道。

    而后侧眸看了眼时间道;“若是景行一会儿回来瞧见你如此模样,可该责怪我了。”谁不知晓陆景行把沈清宝贝成什么样了,沈清也好,肚子里的小家伙也好,可都是出不得任何差错的。“有些难受,”沈清答,话语中带着浓浓的鼻腔,如此一来,更是显得可怜兮兮像是小孩子撒娇似的。“丫头,是肚子难受还是哪儿难受?”难受?可不能大意,本就不稳,妥善养着都怕出了差错,这会儿还不舒服,可得注意些。“胃、”沈清答,整个人焉焉儿的。闻此言,苏幕松了口气。而后原本在其后背的手落在她胃部,缓缓揉着;“以前怀槿言的时候也吐得厉害,吐到最后没东西吐了开始吐血,那会儿一个人,抑郁的近乎成魔,丫头、你比我幸运多了,最起码,景行是爱你的,心也在你身上,一个人啊!只要有心,什么都能做好。”想起沈清,苏幕只觉陆景行做的已算是不错。

    天家男人,打着身不由己的旗号当真是干了太多事儿。

    这下好了,晚餐没吃成还倒贴了些。苏幕站在身后一个劲儿的同沈清浅声道歉,而前者,哪里还有半分力气与应允她?

    晚餐自然是吃不了了,与南茜扶着人上二楼休息,躺在床上的沈清看起来尤为可怜兮兮,那模样,别提多惹人怜爱了。两三个小时过去,沈清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睁开朦胧的双眼,苏幕依然坐在身旁,手心落在她后背一下一下轻抚着。

    有那么一瞬间,沈清想到了去世的严歌谣,难免红了眼眶。

    跟在自家母亲身后出去。

    门外,苏幕压低嗓音道;“晚餐没吃就吐了,我下去让厨房敖些清粥上来,一会儿哄着人吃点。”这话落地、陆景行面色明显黑了。

    没吃?这可不行。

    平日里吃饭本就跟小鸡啄米似的。

    哪里能不吃?

    男人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卧室。“睡不睡的着?”男人问。

    沈清缓缓摇头,虚弱无力。

    闻言,男人伸手将人从床上抱起来,

    落在自己膝盖上。

    “想吃什么?”在问。依旧是摇头。

    如此模样的神情,当真是急死陆景行都不为过。“一会儿熬点粥,多少吃点,”陆景行柔声询问,后者依旧摇头。

    “乖、不吃不行。”陆景行在商场也好,政场也罢。都是个极为有耐心的人。

    此时面对自家爱人,更不用说。

    男人的所有耐心都给了沈清,沈清的闹,沈清的冷清他都有足够的耐心去化解,相信只要有时间便可以解决一切。

    慢慢来,路程遥远不要紧,能到终点,一切都不重要。

    只要终点是你,路途遥远何妨?千山万水又何妨?

    “多少吃点,”陆景行柔着性子哄着。

    半晌,苏幕端来清粥,放着几蝶小菜。

    婆婆亲自送上来还好言好语说了些话语,若是不吃,显得太过矫情与无理。最终,陆景行开始喂,她开始吃。

    半碗下去,不能再多。

    男人见此,柔声哄着,“再来些,乖。”

    她侧头,也不管自己刚刚是否吃完了晚餐未擦嘴,也不管陆景行是否一身白衬衫在身。侧头,蹭在了男人洁白整齐的衣领上。

    而素来有洁癖的陆景行,不知是没看见还是如何,竟然没有半分言语。

    伸手将手中粥碗搁在床头柜上,而后抽出纸巾给人擦嘴,见她干净的唇角,男人笑了,有些阴测测的,笑的沈清有半分心虚。

    “拧块热毛巾进来,”这话,男人对南茜说的。片刻,男人给她擦了手,再度将人放回了床上,“母亲去休息吧!”

    “你们也早点休息,”苏幕轻生交待。沈清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屋子里的人都离去,陆景行迈步至窗边伸手“哗啦”一声拉上窗帘,转身看沈清道,“该睡觉了。”晚餐时分眯着睡了会儿,这会儿再睡,哪里睡得着。“恩,”她浅应。

    陆景行闻言,转身进了浴室,可待他冲完澡出来原本躺着的人靠在床上手中翻着本书。迈步过去,伸手抽走她手中书籍,略微凉凉道,“该睡了。”

    “睡多了,”沈清答。“下午睡了多久?”男人问,将人身上被子掩了掩。“前面睡了会儿,”沈清说,嗓音淡淡。“睡不着了?”男人问,伸手掀开被子坐进去。“恩,”后者浅应。“那干点有意义的事情,”男人说着,掀开被子起来,沈清闻言整个人一惊,有些呆愣。不得不承认,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可不是什么正经事儿,毕竟,陆景行是个有黑档案的人。正想着,男人转身出了卧室,在进来时,手中多了一摞书。

    直到陆景行将整摞书放在床头,沈清才赫然看见这些都是什么。《孕妇128项注意事项》

    《孕妇如何保持好心情》

    《孕期如何修身养性》

    等等等等……,沈清懵圈。

    抬眸望向陆景行,男人倒是一脸平淡,与她对视。

    伸手拍了拍床头柜上书籍,“往后要看,看这些。”沈清懵圈。

    “其余的我来看,”陆先生这意思,是要分工合作?

    不仅自己学,还顺带着自家爱人一起。“分工合作?”沈清问。

    “稍有涉猎才好,”陆景行答。“我看不下去,”从来没涉猎过这方面的书,怎么可能会看的下去。

    “慢慢看,我们还有八个月的时间,”男人倒是不急。沈清伸手,扯过被子躺回了床上。

    心想,这男人莫不是有毛病。

    大晚上的不睡觉来跟她讨论这些令人头疼的事情。

    陆景行见她气呼呼扯过被子将自己闷进去,笑了。

    而后伸手戳了戳躺在床上气呼呼的跟个肉包子似的某人,沈清反手拍掉身后大掌,禁是不耐烦。

    男人笑意更浓。

    “你不是学霸?”某道欠抽的声响响起。

    沈清紧抿唇,扯了扯被子,懒得同他言语。

    “怂了?”男人再问。“你烦不烦?”哗啦一声,原本躺在床上的某人坐起来气呼呼瞪着眼前一脸春风得意的男人。“怎还恼上了?我这又是哪里踩着你尾巴了?”陆景行问的一脸莫名其妙,好似自己不知晓是哪里招惹了沈清,竟然被她无缘无故就这么给凶了几句。“睡不睡?”沈清气问。

    男人闻言,笑意更浓;“睡吧!”

    这才是他最终目的,看书?

    不不不、这些操心的事情他来做就行了,今日将这些摆在跟前,无非就是想让这丫头早点睡,熬夜伤身体。陆景行拐着弯抹着角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男人春风得意的笑容简直就要将屋外这凛冽的寒冬给化成了春天似的。

    ——总统府——

    陆琛与陆景行同时从工作中抽身,对于其住在清幽苑的事情,这位深沉的总统阁下并未有何言语,反倒是从未在住宿者方面的问题过问过陆景行什么,只因他知晓,陆景行是个极有分寸之人。晚间、他回总统府,随手脱了外套交给林安。

    见屋子里异常安静,男人不免问了嘴;“屋里怎这么安静?”“大小姐还未回来,老先生去了战友家里下棋,老太太在后院摆弄花草,太太下午时分去了清幽苑,还未回来,”林安详细答道。“去了清幽苑?”陆琛问,稍稍蹙眉,话语中带着些许疑惑。“是的、先生,”林安答,毕恭毕敬。‘“作何?”他问,苏幕好端端的跑到清幽苑去作何?“不知、太太未说,”苏幕走时,并未交代的如此详细,若非他问,只怕是连去向都不会告知。陆琛闻言,抿了抿唇,第一想法便是莫不是这小夫妻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想着,朝林安伸出手,后者将手机递给他。陆琛拿着手机一边上楼一边拨电话。

    而那侧电话,久久未曾有人接听。心想,许是没看见,看见了应当会回过来。可这通电话,直至陆琛洗漱完欲要休眠都未曾等到。于是乎,一通电话过去,那侧依旧无人接听。这苏幕、很明显是晾着他。

    陆琛心头惊了惊,一通电话拨给陆景行,彼时,沈清刚刚睡着,床头手机震动,怀里人颤了颤,男人俯身捂住自家爱人耳朵,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看了眼来电,而后轻手轻脚拿着手机去了外间接电话。那方,陆琛冷沉的嗓音传过来;“你母亲在清幽苑?”“在、”陆景行答。“晚间不回总统府?”他问。“已经休息了,”陆景行答。

    这父子二人当真是奇怪的紧,画风异常清奇。

    一问一答如此默契,竟然无半分空闲时间。

    陆琛闻言,靠在床上的人面色彻底寡寒了,连言语都省了,直接撂了电话,以此来彰显他满腔怒火。陆景行看了眼手机,有些莫名其妙。

    进去时,沈清已经将身上的被子给蹭到了腰间。

    男人轻叹一声,如此德行,他怎能放心。

    上床,调整好姿势,将被子盖好,确保不会在踢被子男人才逼着眼前睡去。

    都说孕妇喜上卫生间,沈清现在是深有体会,往日,她也见起夜一次已经成了多年来的习惯,自怀孕之后,这种现象更是厉害,少则两次,多则三四次,每每她起来,陆景行准是睡不好觉,跟着人一起起来。时时刻刻都看着她。

    凌晨六点,沈清转醒,陆景行尚且还在睡,抬眸看了眼男人,微微挪动身子翻了个身,即便她刻意将动作放轻,男人依旧是醒了。“乖、在睡半小时,”陆景行的话语带着浓浓的疲倦。

    困吗?困。

    沈清睡觉喜动,若是往常还能强制性将人圈着不让动弹,可现在不比以往,哪里还敢。

    自然是她怎么舒服这么来,沈清翻来覆去一宿,陆景行便一宿睡不好觉。

    何况还夜间喜上厕所,更是睡不好。

    陆景行并不是个喜欢赖床的人,极大多数都是醒了便起来,今日这种情况,少见。

    六点半,男人正掀开被子准备起身,搁置床头的手机震动响起,伸手接起,而后尚未洗漱的人直接转身进书房。

    沈清、躺了半小时后才磨磨蹭蹭起来。起来时,陆景行已经不见了踪影。

    上午八点,苏幕回了总统府,说是要事在身。

    整间屋子唯独只剩沈清一人,如此清闲,如此寂寥。

    24日,总统府新年记者会,陆琛亲自出席,并宣布对一众英雄人物进行表彰,其中最为鲜明的便是年前远赴边关保家卫国守卫疆土且身负重伤的陆景行,如此一来,全国人民对此次总统府新年记者会都伸长了脖子观望着,一众媒体更是肆意猜测今年几大事件。

    风言风语吹了两日,在24号这日,终于得到证实。

    一经曝出,整个政圈前所未有的轰动。

    首都高层人士纷纷蒙上了一层薄汗,知晓陆景行是陆琛儿子的人更是惊得颤了三颤。

    素来,m国并非是一个君主集权制的国家,最起码,军权从未在总统手上过,如今、军权落在陆景行手里,无疑是落在陆琛手里,倘若有朝一日,陆景行手握军权坐上总统高位,这国家,不得是翻了天?

    军权集拢,意味着一个时代的变迁。陆家父子谋了十来年,陆琛与老爷子为陆景行铺了近乎十几年的道路在今日终于得以实现。文将掌权,武将握兵。

    如今、陆琛掌权,陆景行握兵,所有权利都集中在陆家父子身上,细细看来到底是有多可怕啊!换句话与来说,从陆景行年少时开始进部队,老爷子与陆琛便在谋划着一天,以至于在这条路上,他们不惜用任何手段拨开挡在路中间的人。陆家父子,要颠覆的是整m国,让陆家成为永垂不朽的存在。

    即便这条路异常难走,可能会付出一切。权贵之间的斗争无人知晓这其中到底有多暗潮汹涌。更无人知晓这其中到底含了多少血和泪。陆家父子二人欲要颠覆整个m国的传统,必须要付出非同常人的代价。这一切也绝非世人所知晓。

    清幽苑内沈清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现场直播,当听闻陆在讲到将军权,交到陆景行手上时。她这颗薄弱之心不免动荡了一番,此时才彻底知晓陆琛与陆景行父子二人谋划这许久到底是为何。他们要的是陆家在这个国家永垂不朽,他们要的是将所有权力集中于自己手中,他们要的是陆家掌控一切。

    什么文将的掌权、武将掌兵的事情只怕是到了2012年要花上一个句号了。

    这个时代,彻底过去了。

    陆家虽不在乎这些,但东西在自己手中更为稳妥。

    他们费尽心思除掉严正奎,为的是得到其手中军权,在军权过度时,陆琛手握军权,而后利用沈清在江城收拾唐晚时,借着这股子阴风让陆景行肃清了整个官场上严正奎的追随者。

    一国总统,手握军权太久,便会让下属产生怀疑。

    于是乎、很巧的,陆景行出了这档子事情,而后陆琛利用舆论将此次事件推上最高峰,就这么顺气自然的将军权交到了这个受人民爱戴的一国少将手中。

    如此顺理成章,如此巧合。

    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可沈清知晓这一切,都是陆家父子的谋划,这其中的每一步,都被安排好了轨道。

    细思极恐,细思极恐啊!2012年2月24日,m国将迈向一个新的时代。

    陆家、这个原本就站在权力之巅的家族,将迈上一个更高的高度。清幽苑客厅内,沈清盯着电视机屏幕双眼未动。

    看着陆琛站在台上用总统府特有的官腔同全国人民群众宣布此次事件,其话语沉稳,带着上位者特有的气场。沈清双眼都未曾动一动。

    此时她若身处江城,倘若未曾来到首都。

    若是看见这番新闻必定会想这一切就连陆景行受伤都是总统府想好的计谋。

    即便是看见如此新闻都会觉得不屑。一碗燕窝粥段在手里渐渐转凉沈清都未曾动过一口,直至南茜在一旁轻唤,她才缓缓回过神来。

    侧眸,满面疑惑望向身旁人,只听南茜道;“粥要凉了,太太。”

    沈清闻言,低头一看,确实是有些凉了。

    但无碍。

    她依旧拿起汤勺有一勺没有一勺的喝着眼前燕窝粥,低垂着眼眸看着碗,可耳朵却在听着电视机内总统府新年发布会的内容。掌心的湿汗布了一层又一层。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陆景行、下一步,走的必然是总统之位。年关的首都,异常繁忙。

    陆景行中午时间并未有时间回来用餐,甚至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仅仅是发了通短信,告知他事务繁忙,不能回来陪她用午餐。

    叮嘱她午餐结束之后记得午休。

    沈清浅浅淡淡应允这。

    陆景行在首都的一切江城人自然也是知晓。

    江城第一美人沈清嫁给了这个一国太子爷,间接性的江城那些豪门贵族圈子里的太太小姐,都格外关注首都的一切。

    也可以说是一种灰暗的心里在心里盘绕。

    抱着一种看戏的姿态。

    这厢,江城沈氏集团办公室,沈风临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总统府新年发布会,手机电话短信不断,众人来电与短信大多都是大同小异,无非就是恭贺他女婿手握军权坐上了高位之类的话语。

    而沈风临,却无多大喜悦之情。

    他更为担心的,是陆景行坐上高位,沈清如何?

    他还有多少时间是属于自家女儿与外孙的,自古难得双全法,高位上的男人能如何照顾人?这日,章宜与沈南风越好了见面时间,此时、沈南风正好驱车到清风苑门口,车载广播正在实况转播今日总统府记者会内容,广播内,是总统阁下沉稳坚定的言语声,一时间,沈南风坐在车内静静听着,似是并未准备就此下车。

    直至十点半,为期两个半小时的记者会结束,男人才沉着心推开门下车,迈步朝那方屋内而去。

    二人坐在清风苑包厢内,章宜将沈清交给她的东西推给沈南风并未说何话语。

    反倒是男人静静淡淡看着她,带着些异样情绪;“沈清让你今天给我的?”“不是、”章宜答,继而道;“沈清直说让我把这个给你,说了好些时候了,但无奈,沈总您太难约。”章宜这话,说得有些无奈。

    此时若是不解决,章宜只怕是连国年都不能好好休息的。沈南风闻言,伸手接过u盘而后揣进了口袋里;“很好奇,你竟然没跟着沈清在首都。”“江城事情尚未解决,不便留在首都,在来、沈清说,她会回来,让我们等就是了。”沈南风闻言,插在兜里的手颤了颤,而后佯装镇定漫不经心道;“是吗?”会回来?

    如今,陆景行更上一层楼,手握全国军权,下一步,便是继承总统高位,如此男人,已经逐渐出现在公众视野前,怎会让自己婚姻以及名誉受到损伤?

    以前没能离婚,现在还想在出现任何污点?

    只怕是陆家人弄死沈清也不会让陆景行在名誉上受到半点损伤。

    陆景行尚且未曾出现在公众视野前她都未能与人分道扬镳。

    如今陆景行身处高位受全国人民爱戴,在想分道扬镳,只怕是没那么容易了。这点,章宜看不通透,沈清又岂会不通透?沈南风嘴角挂着无奈浅谈的微笑,不及眼底,但插在兜里的手掌,却寸寸紧握。

    她从未曾想过,丧失母亲多年之后自己还能享受到如此温暖。

    陆景行对她好或许会让其有所感触,但苏幕对她的好以及一举一动,她难免会自发的对应到去世的严歌谣身上,毕竟,同为女性,毕竟,若是在世,应当年龄相仿。

    这日晚餐时分,素来饮食较为清淡的人突然被这么些许肉食给刺激到了感官。

    跌跌撞撞进了盥洗室,趴在洗漱台上大吐特吐,吐得眼泪鼻涕横飞不止。

    苏幕心头猛颤。

    哪里知晓会有如此反应。

    不过是比平日多了几道荤菜而已。

    思及此,沈清微微侧眸,掩去了眼角那一滴清泪。

    “醒了?”头顶响起慈爱的询问声。

    沈清蹭了蹭,带着浓重的鼻音道了句;“恩。”“我的错,不该为难你的。”

阅读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西游之老子是李世民帝少宠上瘾:老公,别心急来到二战当球长剑仙还行重生之秦燕风云我!超神共享男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