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除了生死,都乃闲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人都是这样,走到了一个界限前才会开始改变,反思。

    而陆景行便是如此,他面对这场婚姻,由一开始的欲要乎其周全,到现如今的分享。

    何尝又不是一个过程?

    哪里会有后来那些撕心裂肺分分合合?

    思及此,沈清面色白了白,抿了抿唇,未接应陆景行的话语。

    闻言、沈清诧异了,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陆景行将政治上的沈清告知自己。倘若是以往,即便歇斯底里与他争吵,男人也不见得会开口解释,更难得说将政治场上政治

    家们的阴谋诡计说与她听了。

    而这个过程,她们走的太艰辛,直至遍体鳞伤之后才到底目的地。

    当真是人生中该走的路一步都不会少。

    今日太阳,莫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陆景行的解释让沈清失了神,望着他半晌未言语,清明的眸子落在他身上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倘若以前,她们便是如此状态,哪里会有后来那些幺蛾子?

    而站在一旁的沈清,将火光迸发的眸子收起来,稍稍转身,背对这二人,心理情绪泛滥成灾。

    “明白,”严安之答,低首含眉,而后转身退了出去。

    严安之带上门走后,陆景行伸手将手中文件甩到了桌面上,文件恰好落在桌面正中央,不多不少,刚刚好。

    “阿幽、别生气,”男人见她冷冷清清平平淡淡站在跟前,敛去了刚刚剑拔弩张的模样,剩下的只是清淡,吓得他稍稍有些手足无措。

    沈清淡淡的眸子望了其一眼,不带任何情绪,“让刘飞送我回去吧!”

    她是如此说的。

    有情绪吗?有的只是自己突然不能明白陆景行为何会转变性子。

    因为爱情?

    因为家庭?

    还是突然想通了,想要过上美好的夫妻生活了?她得细细想想。转身之际,身后一暖,男人温暖的胸膛贴了上来,轻轻巧巧圈着她,宽厚的大掌落在她平摊

    的腹部,男人嗓音糯糯“不生气。”

    “没生气,”她答,话语如常。

    “我感受到了,”男人在言语,偌大的办公室平日里进进出出的人,以及开不完的会议在这会儿似乎都停了下来。

    “感受到什么?”沈清问,微微失笑。

    “你有情绪,”男人在答,侧头缓缓啃着她耳垂,磨人的很。

    “我有情绪的时候也不少,怎以前不见你紧张?”沈清笑问,话语中隐藏的笑意尽显无疑。

    “紧张,不过现在更紧张,”说着,男人落在她平坦腹部的手动了动,带着几分旖旎与温软。

    沈清心头一眺,险些漏了半拍。

    陆景行,他许多次都只觉自己是一个人,唯独只有见到自家爱人,看着她鲜活的面孔时才会打消这种猜忌。

    沈清伸手怕了拍男人圈在自己腰间的手,陆景行适时松开,欲要言语是,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男人坏心肆起,悠悠然看着自家爱人,等着她的话语,也不急着喊人进来。

    门外敲门声停了响,响了停,如此反复。

    陆景行斜长的眸子依旧落在她身上。

    “你忙吧!我先回去,”良久之后,沈清才憋出来这么一句话,气的陆景行是心肝都疼了。

    酝酿了这么久,就甩出来如此无关紧要的一句话?

    当真是欠收拾。

    如此想着,男人也付出了行动,薄唇压下,辗转反侧,屋外敲门声并未中断,反倒是稍稍紧急了些。男人知晓分寸,松开沈清,伸手拢了拢她脖子上的围巾,在其面庞落下一吻道“去沙发上坐会儿。”

    随后,男人绕道办公桌前,喊了声进。

    紧接着,七八人蜂拥而至。

    见此,沈清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与不可置信。

    来者众人似是也没想到会在办公室见到沈清,第一个进来的人愣是站在门口呆愣了半晌,挡了后面一群人。

    如此一来,沈清成了动物园里的熊猫,白白让人给多看了两眼。

    众人以为办公室里有什么,各个伸长了脖子朝里观望,跟田地里那些时不时冒出来的地鼠似的,参差不齐。

    “看什么?”陆景行冷着脸沉沉喝了一声,那些个堵在门口伸长了脖子的人瞬间就缩了半分。

    “要么进来,要么滚,”男人再度发话,带着戾气。

    这、进?还是不进?

    进?会不会打扰到二人?

    不进?工作怎么办?

    正想着,身后有人推了吧,不进也得进!

    沈清见众人进来,环顾了圈办公室,也就只有她坐的这处沙发能容纳下几人了,于是跨款起身,朝陆景行那方而去,男人阴桀的眸子扫了眼众人,一众人等纷纷低头,不敢观望。

    办公桌前,沈清话语温温“我先回去了,你忙。”

    “让刘飞送你,到家了发信息,”此时的陆景行并未过多挽留,他有分寸,即便此时将沈清留在这里,除了坐在沙发上听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儿商量政坛上的那些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之外并不会有其他。

    在者是沈清怀孕,环境要舒适。

    总统府,并不适合她。

    眼见着就要傍晚了,男人在一起糙就糙点,可绝不能糙着他媳妇儿。

    “恩、”沈清答,浅浅应允着,乖巧的很。

    男人见此,笑了,如沐春风的笑容足以融化屋外寒冷的严冬,更是让办公室里的一众人都纷纷睁大了眼眸,惊愕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多久了?有多久他们未曾见到陆少的笑脸了?

    细细想起来,应当是201年年后开始的,到如今,近乎一年的光景。

    201年年后,沈清离开,陆景行收起了所有好脾气,虐便政坛走狗之余更是让身旁人时时刻刻都待在一人人心惶惶的氛围中。

    陆景行年少从军,周身气场强大自是不用言语,但男人怒火中烧时的那股子戾气更是骇人。

    时隔一年,再见笑脸。

    众人纷纷都跟见了鬼似的。

    陆景行俯身将沈清脱掉的羽绒服重新穿上,还不忘轻声交代晚上回去早些休息之类的话语,

    旁人听着,都只觉路心里暖暖的。

    沈清听闻陆景行话语之余,望了眼沙发上坐着的众人,只见他们齐刷刷的目光落在这方,带着不可置信与惊讶,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鸡蛋。

    见此,沈清笑了,笑问陆景行“他们怎么了?”

    并未没见过,以往沁园时,众人三无不是聚集在沁园开会,大家都有过数次照面,这今日?诧异度不比第一次见面上啊?

    男人闻言,伸手将其拉链拉上回眸看了眼,而后搂着沈清的肩膀送她出门,揶揄道“他们

    被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天仙似的外表给迷住了。”

    闻言,沈清轻嗔了他一眼,没个正经。

    陆景行送人至电梯口,而后唤来刘飞交代了几句,似是很忙,不待沈清进电梯边转身回了办公室,送她走时,步伐平稳,回办公室时,步伐急切,步步生风。

    沈清望着他推门进办公室,收回目光。

    上电梯,未曾想过在这里尚且还能碰到人,她清冷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淡淡然然,目光瞥了眼她手中文件。

    刘飞见此,心都凉了。

    出门不利?还是天要亡陆少?

    “又见面了,”沈清开口,自带女主人风范。

    “好巧,”严安之开口,平淡招呼,不多不少。

    站在一侧的刘飞原以为二人回剑拔弩张来一发,可、并没有。

    仅仅是一声招呼过后,便趋于平静,这种气氛,简直是太过诡异。

    后背冷风嗖嗖的吹着,寒凉到了他的背脊深处。

    电梯到了三楼,严安之出门,此时,沈清在身后不咸不淡开口道了句“以严小姐的聪明才智,似是有些过于屈才了。”

    闻言,欲要踏出去的严安之顿住了脚步,不难看出,其背脊瞬间僵硬。

    拿着文件的手猛然缩紧,手背瞬间青筋直爆。

    站在一侧的刘飞,原以为出了电梯就没事了,可哪里知晓,这股子狂风暴雨竟然是自家太太挑起来的,当真是、不能理解。

    这个素来清清冷冷的人也会有如此时候。

    严安之的停顿就足以证明这句话对她有多大打击。

    她爱了十几二十年的男人,不惜一切努力爬上总统府高位,可如今,这高位就成了牵制她的绳子,让她不能逃离,不能远走,用道德与责任在牵制她,让其每日备受煎熬还无出头之日。

    她何其痛苦?何其煎熬?

    可如今,沈清却还如此冷冷清清嘲讽她,每一字都像是把刀子似的戳在她心头之处,痛的她近乎不能呼吸。

    “以沈小姐的手段,似乎也过去屈就了,”这话、是何意思,沈清自是知晓。

    “屈就谈不上,不过是年岁渐长,某些东西也看淡,少了当初那股子浓烈,反倒是严小姐,

    没了严司令的庇护,想要在这吃人的总统府立足,很困难吧!”

    最后四个字,不自觉露出同情的语气,这样,无疑是在伸手打严安之的脸,让她痛的撕心裂肺。

    “太太、该回去了,”一侧刘飞适时开口,是在是担心二人在一起出了什么幺蛾子他没法儿交代。

    话语落地,沈清凉飕飕的眸子瞥了他一眼,带着不悦。

    后者低头,态度端正。

    她笑、并未为难严安之,反倒是越过她走出了电梯,徒留严安之一人站在电梯边缘满身僵硬。路上,沈清面色淡淡,看不出何种情绪。“几点了?”她问。

    “四点五十,”刘飞答。

    “医院这会儿还有人在?”

    刘飞呆愣,似是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何意思,透过后视镜望了她一眼。

    “没什么,”想了想,还是算了,有什么事,明日一早再说。

    到沁园后,沈清俨然将男人说的话语忘到了九霄云外,若非陆景行抽空一通电话过来,沈清还未曾响起。

    “到家了?”男人问。

    “到了,”她答,漫不经心。

    “不是答应到家了给我发信息?”男人问,话语中带着些许轻柔的责问。

    天晓得,他多怕沈清是因见气不给他发消息,若真是如此,只怕是会气的心绞痛。

    “抱歉,忘了,”未有半分敷衍,但陆景行听起来,依旧那么不得劲。

    “晚餐吃了?”

    “正在,”沈清答,言简意赅。

    男人也识相,聊了两句便收了电话,只怕是跟沈清讲太多会让她恼火。

    如陆景行所言,这夜,她并未回来,沈清晚间起来上厕所时稍稍有些迷糊,在加上清幽苑地势与摆件她都不大熟悉,起夜时撞到了膝盖,一下子清醒,疼的她弯着身子捂着膝盖站在原地许久才缓过神来。

    四五分钟后,上完厕所回来的人并未管膝盖伤势如何,只是睡了。

    直至第二日清晨扎在衣帽间换睡衣时,才知晓膝盖已经淤青一片。

    不看不知疼,这一看,只怕是疼到她心窝子里了,站在落地镜前倒抽了口冷气。

    俯身揉了揉膝盖,而后换好衣服坐在衣帽间半晌才起身按了内线唤南茜上来。

    后者看了眼其淤青的膝盖,嘶了声“疼不疼?”

    “一点、”沈清蹙眉答道,好看的眉毛挤在一起都快成了毛毛虫。

    “得看看,可别是伤着骨头了,”南茜终究还是长辈,行事方面较为稳妥。

    若是以往,沈清总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可如今、这种心态既然猛然发生了转变。

    南茜清晨下楼欲要联系医生,陆景行正好从总统府归来,见她急急忙忙的问了嘴男人见来人毕恭毕敬道“太太晚间起夜撞了膝盖,下来联系医生。”

    撞了?

    男人心头一颤,来不及询问南茜跨大步上去。

    急冲冲推开门,便见沈清坐在一侧沙发上,手中捂着个热毛巾放在膝盖上,男人满面焦急迈步过去蹲在跟前问道“撞了?”

    “恩、”她浅应。

    男人随着她的应允声拿开了热敷的毛巾,这一看,可气着了。

    原本焦急的面色缓缓转变,变成了严厉与苛责“夜间起来的时候就不能看着点,开展灯?撞成这样是想让谁不好过?”

    撞在她心,疼在他身。

    陆景行只怕是比沈清还疼。

    男人心里可谓是满满的自责,一晚上不在家便撞成这样,以后还怎敢放心将人放家里?

    倘若他昨晚在,沈清应当是不会撞的。

    而沈清呢?本就疼的龇牙咧嘴的,男人回来一句关心的话语都没有,上来就是一通苛责,怎能没情绪?

    伸手从他手中抢过毛巾,带着浓浓的情绪。

    陆景行见此,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对,转而开口解释“我只是担心,说话急了些,阿幽你别生气。”

    “怪我,我白日里应该将工作处理完的,晚上该在家好好照顾你,我的错,我要是在家,你也不会撞成这样了,怪我,不生气了,”陆景行身处宽厚的掌牵起沈清瘦弱的掌心落在自己面颊上。

    许是晚间加班整晚,并未休眠。

    隐隐约约,沈清感受到了男人下巴的胡渣。

    “不生气了,恩?”尾音上扬,带着商量的语气。

    沈清侧眸将目光落在别处,男人见此,心里微安,放开她的掌心,蹲在其跟前问道“疼不疼?”

    “疼,”她答,话语有些可怜兮兮。

    “昨晚撞的时候怎么没说?”男人问,昨晚若是撞了及时处理也不会有这么大片的淤青。

    “困,”沈清如实回答,晚间若非憋不过,她怎会起床上厕所?

    上完自然就想着睡觉了。

    闻言、男人两旁鬓角直抽,盯着沈清的眸子蕴藏着一股子嫌弃,裸的嫌弃,毫不掩饰的那种。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娶了个小迷糊,”男人被气笑了,这话语说出来,自然也是带着笑的。

    “现在睡好了,知道疼了?”男人说着,欲要伸手去触碰淤青,却被沈清及时伸手制止,她不是没摔过,也不是没被陆景行间接性“虐待”过,此时一见他伸手就潜意识里条件反射的伸手制止。

    如此动作,陆先生自然是不悦的,疑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带着询问。

    “你轻点,或者、等医生来,”沈清糯糯开口。

    陆景行笑了,被气的。

    轻点?他何时舍得下过重手?

    再说,她现在有孕再身,他怎敢下重手?

    疼出个好歹来,他找谁哭去?

    “挪开,”男人佯装生气,严声开口。

    沈清憋了憋嘴,不大乐意。

    见其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陆景行这张脸即便是想挂也挂不住了,好言好语轻哄着“听话、摸摸有没有伤到骨头,不疼。”

    信吗?

    自然是不信的,又不是没经历过。

    能由着她胡来?自然是不行的,这若是伤到了骨头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说着,男人冷这脸伸手将她一双小爪子扒开,而后指腹缓缓落在其膝盖上按着,如他所言,不疼,但沈清依旧白了脸。

    “还好,没伤到骨头,”男人松了口气。

    这日晨间,医生来看过之后给揉了揉,因着手法轻柔,沈清并未受罪。

    再来是陆景行抱着她将人狠狠按在怀里,不让其直视,也就少了那股子恐惧感。

    晨间用过餐,沈清欲要进阅览室小坐片刻,却被陆景行强行拉上楼陪着他小睡了会儿。

    起初,沈清是不愿的。

    陆景行好言好语说着就罢,还卖起了可怜,言谈之中皆是自己整夜通宵达旦展开头脑风暴整宿不得眠就罢,回了家还让他提心吊胆,这会儿若是不小睡会儿,只怕是会死得早之类的话语。

    沈清才睡醒不过一两个小时,这会儿自然是不愿在躺下去的。欲要转身走,男人可怜兮兮开口道“阿幽,”余音绵绵,无限延长。撒娇意味尽显无疑。

    沈清站在跟前,嘴角抽搐,极为不可置信,这人,是她认识的那个强势霸道不可一世的男人嘛?

    莫不是一宿没睡,脑子出了问题?

    “干嘛?”她没好气开口。

    “一小时,不抱着你不踏实,”男人委屈巴巴开口。

    “你昨晚也没。”

    “所以我昨晚整宿没睡,”男人委屈极了。

    这话、无从反驳。

    都说烈女怕缠男,沈清应当也是如此,饶是她性子清淡刚烈,也架不住陆景行如此磨着,最终,男人得偿所愿,搂着自家爱人小睡了会儿,起初,沈清是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的,后来不知怎滴睡了过去,如男人所言,他仅仅是小睡一小时而已。

    只因总统府还有要事,能回来,不过是烦智囊团的人回家洗漱修整一番。

    醒来时,九点光景。

    沈清正在睡,男人低头在其额前落下一吻,带着无限爱意。

    临走时,离开清幽苑,南茜看着陆景行问道“太太呢?”

    “还在睡,你上去候着,醒了就伺候她起来,手脚轻些,”男人一边交代,一边往身上套大衣。

    “可若是太太醒来不见人,寻您怎么办?”南茜问。

    陆景行闻言,眸光暗了暗,以往,她信沈清醒来不见自己会寻人,可现在,只怕是有情绪也只是淡淡的忍着。

    “寻我就打电话,太太如若是有情绪了,让刘飞送她到总统府,”左右也不过是半小时车程,还在同一片区。

    “是,”南茜答,毕恭毕敬。

    沈清醒来,已是上午十点光景,看了眼身旁,空无一人。

    坐在床前发了会儿呆,才动了身子起床。

    整个上午,沈清静静坐在阅览室,未曾开口言语,往日里南茜端茶倒水过去都会得来一声谢谢,但今日、没有。

    江城,一切照常进行,唯一不同的是,一年将至,所有公司都在迈入尾声进行收尾工作,江城某处高档公寓内,一位穿着家居服的男人坐在书房电脑前看着盘里面的文件以及资料,静寂了许久之后,男人抬手,抹了把眼帘,情绪处在崩溃边缘,近乎火山爆发前阶段。

    男人从清晨坐到中午,都未曾从书房出去,直至许久之后,门外敲门声响起,沈唅推门进来,见他整个人气息低沉坐在沙发上,问道“哥、你怎么了?”

    沈南风闻言,抬头望向沈唅,那些以往的宠溺似是在一点点消散,望着她许久才道“没什么。”

    自唐晚出事后,沈南风怕沈唅出事情便一直将其带在身旁。

    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这个从小被沈风临保护的很好的女孩子,该如何呢?

    下午时分,沈南风亲自将沈唅送到茗山别墅,秦用看见来人时并未表现的很惊讶,甚至是异常欢迎这二位回家。

    将沈唅送到茗山别墅,他转身离开,未说地点,也未曾说归期。

    沈清说毁了你一件东西,我便送你一件作为补偿

    这日下午时分,沈南风驱车四小时到达市,依着她给的地址找到了一处环境优美的江南风小区,站在三楼屋门前,男人许久都未敢伸手敲门。

    直至屋内有人推门而出,沈南风才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人、不是他父亲是谁?

    不是他那个因为经济犯罪被版无期徒刑的父亲是谁?

    这个原本改在监狱里孤独终老的人此时却穿着一身得体的毛衣出现在眼前,且看面相,他的生活应当是过的不错。

    沈南风跟在男人身后下楼,前者提着垃圾丢进了垃圾桶,转身欲要往回走,这一转身,撞见站在身后的人,中年男人喃喃开口“南风?”

    后者静静望着他而后缓缓点头。

    “真是你,”中年男人喜出望外。

    话语中都透露着雀跃。

    “是我,”沈南风缓缓点头应允,话语中带着些许颤栗。

    他不是未曾想过将人从监狱弄出来,但无能为力。

    “上去聊,”中年男人拉着沈南风上了三楼家里,父子二人一前一后,各种异样情愫涌上心头。

    “你是怎么出来的?”沈南风问。

    “一个女孩子弄我出来的,出来后给我安排了工作,还给了我一笔钱,”顾建国开口告知沈南风。

    至于那个女孩子是谁,沈南风似是不用问都知晓是谁。

    “你在哪儿上班?”沈南风问。

    “一家小公司里面做销售,这套房子就是我做销售买的,”说着,男人似是颇有成就感,一个被判了无期徒刑的男人从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出来突然间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并且还凭着自己的努力买了房,确实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您何时出来的?”顾建国倒了杯温水过来沈南风伸手接过,再度开口问道。

    实则他现在有好多话语想问,想在父亲身上得到求证。

    “09年十一月份,”顾建国答,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他还没有完全消化完,就被送了出来,随后有一女子开车黑色轿车栽他到了地方,安顿好之后给了他一笔钱,不多,但足以维持他前三个月的生活。

    初次见时,他或许不知晓水是谁,但出狱这三年来,若还不知晓,当真是有些孤陋寡闻了。

    哐当一声闷响砸在沈南风头顶上,就好似一盆冷水泼下来,惊得他四肢百骸体态通凉。09年十月31日,沈清与陆景行结为夫妇,十一月,她着手将自己父亲从监狱放了出来。此前,他努力过,但最终以失败告终,那么沈清是如何做到的?借用陆家的势力?还是凭借自己的关系?

    倘若是前者呢?沈南风不敢想。

    “您还记得具体日期吗?”他问。“十一月6号,”顾建国答。

    这时、沈南风静默了,端在手中的杯子被其一寸寸握紧。

    “可有说什么?”沈南风如此问,顾建国眸光有些怪异落在沈南风身上。

    “她说,人生有因有果,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顾建国将沈清那日呢喃出来的话语告知沈南风,后者看着其半晌见其面色有些难看,问道“你跟人家认识?”

    何止是认识,她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只怕是足以写出一本几千万字的了。

    顾建国出狱,带给了他极大的冲击感。

    倘若此番沈清怼唐晚下了毒手,只怕他这辈子都不会知晓自己父亲在早年间已经出狱的消息,如此一来,当真如沈清所言那般,有舍有得。

    这日晚间,沈南风与自家父亲坐在不大的客厅内静静聊着,从以前到现在,天南海北浅浅聊着,但话语中二人颇为有默契的从不提及唐晚。

    临走时,沈南风问“能否一起回江城?”

    顾建国摇头道“不了、。”

    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只因他答应了某人要求,不可言而无信。

    沈南风临走时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后者拒绝,他执意。

    一来一回之间不得不收下。

    晚间、沈清正在阅览室来回渡步,似是在思忖什么,不久后,放在茶几上手机响起,她伸手拿起,接了这通来自江城的电话。

    话语那侧熟悉的嗓音流淌出来显得如此平平淡淡,“谢谢你、阿幽。”

    “谢什么?”后者笑问,“谢我将你母亲送进医院,谢我打破了你心目中的一切?”

    话语显得如此刻薄。

    那侧沈南风正驱车回江城,听闻沈清如此言语,淡淡开口道“你本不是那种坏到透顶的人,这事儿,我从小便知,你又何须在我面前扮演铁石心肠的戏码?”

    自家母亲,屡教不改,沈清出手,不过是咎由自取,若说心里情绪,剩下的只是简单的一份母子之情。

    但这些,在沈清告知一切时,早已烟消云散。

    09年,顾建国已出狱,而这一切,是她亲力亲为之。她若铁石心肠,怎会管这一切?

    而沈清为何突然会将藏了几年的消息告知沈南风?

    这一切,只因在陆景行昏迷多日不醒,而后夫妻二人抱头痛哭的场景过后,沈清确确实实看开了些许什么。

    便是人世间,除了生死,都乃闲事。

    她细细思忖了番过后,才将东西交给沈南风,只因这一切,乃本性。

    女人未言语,仅是嘴角挂着一弯浅笑收了电话,而后将手机拿在手里浅浅把玩着,男人回来,见此场景,笑着迈步过来将人圈进怀里温软问道“笑什么?”

    “没什么,”后者浅答,嗓音软软,无半分情绪起伏,但嘴角笑意依旧不减。

    “傻、”某人直接赏给她一个字。

    题外话

    感冒发烧流鼻涕,每每这个时候一边想着命重要一边任命码文,感觉每天更新已经成了一种责任。

    吊完水,除了想睡觉,还是想睡觉17

    “严家倒台了,严安之却还在总统府,陆景行、、、、你安的哪门子心?”男人尚且还未开口解释,沈清先发制人,幽冷的语气中带着半分质问,男人稳了稳思绪道“为了维护总统府名声而已,严正奎虽然倒台,但严安之并未参与其中,倘若是一锅端了。”

    “会有损你陆家素来仁慈大义的形象,会让总统阁下背上心狠手辣的名声,所以即便严正奎倒台了,你们还是为了维护家族形象,将她留在总统府,”陆景行话语未说完,便被沈清夺了过去,其话语中带着浓烈的厌恶。

    四目相对,火光迸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沈清眼底的杀气一闪而过,似是站在眼前人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个跟她有世仇的人。

    “有事?”男人问,嗓音沉冷,带着阴寒与不悦。

    “送文件,”严安之开口,嗓音淡淡,顶着沈清泛着杀气的眸子进去,将手中东西叫给陆景行。

    “在其位谋其职,严翻莫要逾越,”陆景行伸手接过文件,开口警告。

    原以为严家已经完了,那里知晓严安之竟还屹立在总统府,当真是好笑。

    面对沈清的质问,男人抿了抿唇,望着沈清半晌之后才沉重开口道“是看管。”

    “严家余孽并未完全清除,只要这些人在一天,严安之必须留在总统府一天,这是政治,阿幽,不是商场、不是过家家,自古多少皇家将各国皇子送到别过去做质子,严安之现在与我们而言,也是如此存在。”

阅读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七爷花样宠妻:夫君,疼用实况踢足球魔君之屠魔令镇天棺竹马惦记我十八年师傅别追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