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孤家寡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侧一顿。

    “是我糊涂了,”那侧,男人站在中式别院落地窗前看着屋外假山景象,一手端着茶杯在浅缓抿着,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可周身透着一股子中年人特有的孤寂。

    沈清静默了,拿着手机久久未曾言语,父女二人冗长的沉默就此发生,沈清是不知晓如何言语,而沈风临是不好开口言语,一个孤家寡人在大年三十这天好不容易打通了自家女儿的电话,此时无论如何是不敢再乱说话的,怕稍有不慎,这通来之不易的电话被挂断。

    首都的冬日她并未长久呆过,最为长久的应该是这年,江城的一切被推上高台,近乎终结,转战首都,原以为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往前走,怀孕,打的她一个措手不及。

    正想着,口袋手机响起,沈清拿起看了眼,见屏幕上跳动的号码有那么一丝丝晃神,而后伸手接起电话,只听闻那侧淡淡话语声响起,“吃饭了吗?”沈清伸手将电话转了个手,放在另一侧,“您是问中饭还是早饭?”

    “别想太多,想多了小心脑子不好使。”

    “要不好使应该是你先,”陆景行每日想着谋算,早先不好,也是他。

    陆景行坐在身旁,看着沈清一时间的沉默,不得不说,他的爱人是个把控情绪的好手,即便如此,依旧能做到面不改色。

    许是身旁人的目光太过毒辣,让女人微微动了动坐在身子浅问道,“秦叔在家?”“在,”沈风临答,话应接之时如此快速。

    无论如何也是伦不到自己头上来的。

    “哦?”男人轻佻眉,笑问道,“阿幽说说,怎么就是我了?”“机关算尽,满腹心机,论心机谋算谁能与陆先生相比,”某人毫不客气指出来,话语飘飘,带着不友善。“恩,”男人是那么回事的点了点头,“所以先不好使也是我。”沈清不语,只听闻陆景行接着道,“阿幽说是我就是我。”这模样……真欠收拾。

    沈清当真是如此想的。

    “在想什么?”男人问,嗓音柔柔。

    “没什么?”她神情稍稍恍惚。

    而陆景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捏着她掌心的手稍稍紧了紧。

    “让秦叔陪您好好过个新年,”沈清嘱咐。

    虽说是关心的话语,沈风临却提不起半分愉悦,言外之意,她今年不回了。沈风临端起茶杯抿了口,周身孤寂更为明显,秦叔候在一侧望着他苍凉的背影,不由一声轻叹,带着同情。

    “我先挂了,”言罢,沈清伸手撩了电话,显得如此急切,而后将手机那在手中,删了秦用发过来的那两条短信。

    这日,沈风临清晨起来便拿着手机想给沈清通电话,但一直犹豫不决,秦用见此私自给沈清发了两通短信,一条是询问沈清是否回来过新年,一条是告知沈风临今日心不在焉的状况。

    而正是这两条短信让沈清的心微微颤栗了番。

    她并非无心之人,虽说早年间沈风临对自己有过伤害,到不得否认现如今,他做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为她铺垫好了前行的道路,将功抵过?谈不上。

    稍稍有些触动而已。

    正是这股子稍稍的触动,让她稍稍有些不忍。

    删了短信,伸手将手机塞进兜里,陆景行见她动作利落,温声开口问到,“父亲电话?”“恩,”沈清浅应,与往常一样,话语淡淡。

    男人闻言,微微点头,未在言语。

    车子一路使劲总统府,此时,刘飞与徐涵放假回家,司机的活儿由总统府轮班的保镖代替。

    下车陆先生牵着沈清一路朝屋里而去。

    沈清侧眸望向他,面色带着些许询问。

    “你心不在焉,”男人开口,话语温温。

    大年三十,除夕之夜,辞旧迎新的时日,全国上下庆祝新年。

    陆家,自然也不例外,相反的,这个处在豪门贵族中的家庭格外重视那些所谓的传统节日。

    祭祖结束,众人打道回府。

    沈清与陆景行同程一车,前者面容淡淡,后者一脸沉稳,沿路时不时同自家爱人言语着,而显然,自家爱人的注意力并非在此。

    直至陆景行连唤几声,沈清依旧处于游神状态,男人伸手捏了捏她掌心,如此,她才堪堪回神,“怎么了?”

    “想些事情,”沈清答,话语淡淡。

    “想什么?我可以把脑子借给阿幽用用,”男人笑着言语,话语中玩味之意尽显无疑。

    沈清闻言,白了人一眼,轻飘飘的如同羽毛落在陆景行心头上,痒痒的。某人轻笑出声,伸手揉了揉她脑袋,带着宠溺与爱意。

阅读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天岐除妖师女权世界的异界人京江往事恐怖故事梦里见过你将军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