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响亮的耳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怎么?儿子回来我高兴。”听见老伴说自己,王桂香也觉得不好看,拿袖子抹了抹眼角。

    陆国民长叹了一口气转头对陆皓说道:“别怪你妈这样,这几年没你的消息,她没睡过一天好觉,眼泪都快掉没了。”

    陆皓听了心里发堵,儿行千里母担忧。数千个日日夜夜不知道两位老人心里承受着什么样的煎熬。陆皓拿起酒给老爸和老妈倒上说:“这么多年让二老为我操心了,从今往后儿子就在您二老身边尽孝哪都不去了。”

    今天的老陆家满屋飘着肉香,土豆牛肉、凉拌木耳,冷热拼盘满满摆了一大桌。一家三口围在桌边,老妈王桂香拉着陆皓的手一会哭、一会笑。

    老爸陆国民不满的看了媳妇一眼说道:“行了啊,别人看到你还以为神经病呢。”

    如今他只是一个历经岁月沧桑的老人,一个用那瘦弱肩膀支撑起这个家的男人,仿佛感受到陆皓的目光,陆国民抬头冲他笑了笑,这一刻陆皓发现父亲永远是那个在自己心里高不可攀的身影。

    等伤口包扎妥当,又测了测血压,显示正常后,陆国民站起身说:“走,回家!”

    看着近在咫尺的双亲,陆皓现在觉得很满足,这么多年没有一天过得如此安心过。

    “小皓啊,这几年你干啥去了,刚当上兵那两年每个月还有几封信,后来你说要去执行任务就再也没有你的消息了。

    王桂香急忙道:“就你这状况能回家吗?安心在医院里养几天,刚才学校领导都说了,你这算工伤,学校给报销!”

    “医生都说了,没什么大事,花那个冤枉钱干嘛?再说儿子回来了,今天咱们得好好庆祝庆祝!”陆国民执拗道。

    陆皓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爸的脾气倒是一点都没变,认准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不过还没骂出口,就被陆皓拽着头发往膝盖上猛磕一下,咔吧一声鼻梁骨当时就断了,拽起来再看时黑T恤的整张脸肿的跟个猪头似得,鼻涕眼泪和血水混了一脸,早就没有了刚才的神气劲,说话也带了哭腔:“大哥,我服了,你想要多少钱摆出道来!”

    陆皓不为所动:“到底那只?”

    “右,哦。不左手!哎呀...大哥你就饶了我吧!”

    就大前年,俩当兵的来咱家说是你的领导,告诉我们说你执行的是秘密任务一时半会回不来,临走还留下个信封里面有六万块钱,我和你爸看到钱当时就傻了,还以为是你牺牲了部队不能说,给我们送来的抚恤金。

    唉,因为这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后来你爸劝我凡事别往坏处想,现在看来你们领导真没骗我。你到底执行啥任务去了,是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当卧底去了?”王桂香一脸好奇的问。

    “噢?他们是这样说的么?”回想起往事,陆皓自嘲的笑了笑。

    三年来,无数个夜里自己都被那充满硝烟的画面惊醒,丢下自己远去的直升机,耳边呼啸的子弹,涂满油彩近在咫尺的追兵,仿佛就在眼前。难道自己不是被抛弃的么?在他们心里自己肯定已经死了吧。

    “瞎问什么,不知道部队有保密条例啊?”陆国民瞪了媳妇一眼说道,“小皓,别搭理你妈。你这是转业了吗?工作分配了吗?”

    “还没有。”陆皓抽回了思绪。

    陆国民皱起眉头沉吟道:“有没有无所谓,每年这么多退役的士兵哪分配的过来,政府也不容易,咱自己找。”

    陆皓嘿嘿一笑,“爸,没事,工作的事我自己能搞定。”

    “你能找到什么好工作,汀江地面你有我熟?回头我去找找我的老战友,看看能不能帮你安排安排。二十多年都没求过他们,怎么也得给我一个面子。”

    陆皓知道老爸的倔脾气。当年陆国民转业到地方,为了自己的事都不愿意求人,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工人,今天却要为儿子的工作拉下老脸。陆皓还能说什么呢!

    这时候,陆国民的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按下通话键传来同事老张的声音:“老陆,开宝马的那小子又来了,这次还带了好几个人,说要找你们爷俩算账,你这几天先在家里躲躲吧,别来上班了,校领导那也打了招呼!”

    陆国民听到这个消息,心理一紧,没想到对方这么不依不饶,挂上电话,把情况和陆皓娘俩说了一遍,刚有点喜悦的家又蒙上了一层阴霾。

    “我看,要不你趁这个机会在家多歇息几天,领导也知道这个情况,他们总不能守在那一辈子吧!”王桂香在一旁担忧的劝道。

    陆国民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

    陆皓听着父母两人的对话却一声没吭,不过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陆皓眼中寒芒一闪,冷冷道:“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叫尊老爱幼!”说完攥住他右手的四个手指猛力一折,一声脆响,黑T恤便惨嚎着捧着手指在地上打起了滚。

    陆皓也不理他,转身返回警卫室,架起老爸拦了辆车直奔医院,而围观的老师们,刚才受够了这家伙的窝囊气,此时纷纷感到大快人心竟没一个帮他叫救护车的。

    就在大汉得意洋洋,坐等着收钱的时候,暴怒的陆皓钻进人群二话不说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甩开膀子就是十几个大耳瓜子下去,清脆的响声隔着二里地都能听见,两颗后槽牙也伴随着带血的唾沫飞了出去。

    陆皓停下手寒声道:“刚才用哪只手打的人?”

    黑T恤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懵了,等看清楚对方是一个岁数不大的毛头小子时,暴怒道:“草泥马的,你敢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陆皓见状也不说话,啪啪啪又是一顿猛抽,然后停下来问:“到底哪只?”

    黑体恤嘴里冒着血泡,身体有气无力的打着摆子:“卧槽你妈.....”

    等了好半天,黑T恤才捧着手腕从地上爬起来,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打通了一个号码,哭喊道:“豪哥,我被人打了!”

    丰平区医院急诊室,护士给陆国民的伤口做了专业的处理,好在流血虽多但并没什么大碍。

    望着父亲憔悴的面孔和从绷带里露出的斑驳白发,陆皓突然觉得父亲老了,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把自己放在脖子上去胡同口买好吃的冰糖葫芦,也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当手把手的教自己骑车,甚至也不能再像十年前那样站在站台上追着载着自己远去的列车奔跑了。

阅读都市兵王传说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异世之江湖路我在红楼当天师结婚真耽误我追星血族七少食鬼猎人城市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