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安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华沁站稳身子,看到一个提着行李箱,手里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的姑娘,而这个姑娘似乎是有些面熟?

    “没关系,你要不要帮忙?”华沁看她小小的身子拎着这么多东西不禁开口问道。

    “不用不用,谢谢你啊,我能行的。”姑娘想摆摆手,奈何手里拎着东西,只能感激的对华沁笑笑。姑娘抬起头,看着被自己撞的女人,脸上的笑意愣了一下,

    正想着这件让她焦躁的事,有个人不小心撞了她一下,打断了她的思绪,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华沁还在催促着,冷君卿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华沁,确认她没什么事才离开。

    华沁在冷君卿走后,在原地站了许久,手心被指甲掐的已经不知道疼了。重重的咬着嘴唇,她控制住不让自己眼泪留下来。心乱如麻,也没有心情上班了,收拾了一下便锁门去坐地铁回公寓。至于,蓝奕如那里就明天再解释吧,今天,她实在想不了那么多了。

    “是你?”姑娘惊呼。

    “你认识我?”华沁觉得真的很面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慕言今天的那一番话,说的真是时候,把他自己撇的一清二楚,将罪名都安在了冷君卿身上,虽然他没很确定的告诉华沁,就是冷君卿做的,但也八九不离十了。这招,叫做先入为主。本着为华沁着想的样子告诉华沁一些容易起疑的点,让华沁慢慢的代入。

    不得不说,这件事不管冷君卿做没做过,都在华沁的心里埋下了一根刺。这根刺,将会让华沁跟冷君卿越来越远,一但怀疑生成,就没那么容易相信了,不是吗?

    华沁走在去地铁站的路上,静静地走着,脑袋里乱成一遭,她心里相信冷君卿不会这么做,也强迫自己去相信,可是,自己潜意识里总会将冷君卿扯到那件事上面去。她真的很矛盾,简直快要疯掉了。

    “我等了你五分钟,你还没回来,我担心你就去了卫生间找你,我喊你的名字,并没有回应,旁边有个女人告诉我你被一个男人带到了二楼。阿沁你别害怕,如果害怕就搬回别墅住。”

    华沁垂下眼帘,她应该相信谁?

    知道她所有行踪的人只有冷君卿,知道她要去参加宴会的还是冷君卿,自己被下药被带走,怎么会那么巧有个女人正好在洗手间,还知道自己有些站不稳扶了自己一下?而且她都被带走至少有几分钟,那个女人,为什么还会在厕所?就那么巧的遇上了冷君卿,然后告诉了他她被人带走了?而最后,她的清白是给了冷君卿....慕言临走时,告诉自己,让自己想想,整件事情,最后得利的人是谁?答案不言而喻,是冷君卿啊!

    “你忘了?在天在王导的片场,时间不够了,我拉着你来着?”姑娘惊喜的看着华沁。

    华沁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可惜脑袋里被那件事弄得全是浆糊,根本转不起来。华沁露出疑惑的表情。

    姑娘有些着急,放下手里的包裹,激动的说道:

    “那天王导还让你试演来着,我那天跟你一样是演的丫鬟,你忘了我们俩还被导演呵斥来着?”

    “啊!我想起来了,我说呢,看着你面熟极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华沁终于想起来了,可不是嘛,眼前这个姑娘正是那天拉着自己去演戏的人,跟她一样,很是活泼。哦不,是跟自己以前一样。现在的她,恐怕再也活泼不起来了。那天真烂漫的日子,也是一去不复返了,这可能就是父皇跟自己说的,成年人的世界吧。

    “真巧啊,在这里遇见你!”姑娘沉浸在遇见她的喜悦中,没有发现华沁出了一点小差。

    华沁回神,看着满地的包裹说道:

    “你这是要去哪里?怎么拎着这么多东西?”

    “.....”姑娘一听到华沁的话,脸上的笑就不见了,很是郁闷的说道,我正在找住的地方,可是我打了好多电话,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而且,在这个地方,租金还很贵...

    姑娘说到最后,似是有些难为情,脸红扑扑的,声音像是蚊子嗡嗡一样,要不是华沁低下头仔细听着,恐怕都听不清楚。

    “哎呀,我说这些干嘛,我们能留个联系方式吗?”姑娘随即又兴奋的说道。

    “可以啊,微信可以吗?”华沁笑道。

    “嗯嗯好呀!”

    两个人拿出自己的手机,各自添加了好友,

    “我叫安宁。你呢?”

    “我叫华沁。”

    二人备注上对方的名字,安宁将手机收起来,弯腰将地上的行李包裹一一拎起来,华沁帮安笑一起拎起来,安宁道了声谢,便要转身离去。华沁看着那安宁瘦弱的身子拎着那么多东西,因为太重,走起路来有些吃力。想起刚才她说的话,不禁追了上去。

    “安宁!”身后传来了华沁的声音。安宁转身,便见到华沁追了上来。

    “华沁?”安宁诧异。

    “你现在拎着这么多东西还要找房子,正好我一个人住在公寓,你可以先住在我那里,房租你也不用给我,就当你陪我一起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够无聊的。怎么样?”

    华沁说完便伸手拿过安宁手中的行李,安宁反应过来,重重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华沁!不过,房租我还是要给你的,我不能白住你的房子呀。”安宁高兴的说着。

    “哎呀,先回去再说啦。走吧,先回去收拾收拾。正好我那有一个房间空着,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住在外面也不安全,正好住我那里。”

    两人拎着行李越走越远,一阵风吹过,仿佛还能听见那两个姑娘轻松交谈的声音。

    华沁打开公寓门,将行李放在地上,揉了揉发酸的肩膀。真不知道这瘦弱的安宁是怎么拎得动这么多东西的。安宁刚来有些局促,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华沁让安宁坐下喝点水,然后等下她们一起将行李收拾整齐。

    安宁连忙点头,华沁看出安宁的不好意思,出声安慰着:“安宁,你不要不好意思,你会做饭吗?我每天回来还要做饭真的想想都头疼。你要是会做饭,有时间的话就做做饭吧,我们可以一起去买菜,然后你做饭怎么样?”

    “嗯嗯,好呀好呀,我什么都会做的!你放心,你的饭我承包了!”

    安宁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一只手拍着胸脯向华沁保证,鼓着腮帮子一脸骄傲的样子。脸上的局促消失的一干二净,华沁看着安宁这可爱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咳咳咳咳,哎呀华沁你不准笑我拉!”

    安宁看华沁取笑自己,不由的闹了个大红脸,喝的水也呛了一口。

    她强迫自己不要想的这么极端,就这样将罪名扣到冷君卿的身上。可是,她做不到啊,有了之前慕言的那番话,她做不到让自己不去联想,她不应该这样的啊,不应该啊...

    华沁交叠的双手紧紧的握着,身子僵硬的厉害,她感觉现在的自己糟糕透了,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控制不住的将冷君卿对号入座。她这是怎么了?

    “你说,他们当时是怎么知道我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虽然有人给他们写了信,就算他们有我的照片,可是,我参加宴会当天明明是换了礼服的啊,而且我还化了妆,他们怎么就那么确定一定是我?”

    华沁看着冷君卿,很是疑惑的样子。眼睛却不放过冷君卿一丝一毫的反应。

    冷君卿不疑有他。说着他的想法“你的礼服是我让管家找人专门定制的,不可能有相同的第二件,而且,我们去换礼服的那天,礼服刚刚寄到。这中间不可能有人知道礼服的样子。而且,就算是礼服店里的人动的手脚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是谁要试穿那件礼服,这与那三个男人说的,早在几天前就收到了信的时间不符。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让人查那几天可疑的人,可是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唯一有用的人就是那三个男人,可是当时他看华沁有些不舒服,也就没问这么多,他们走后,王青以为他们三个人没用了,便杀掉了。现在,想要查到那时候的事情,真的是难上加难。他本来是想回头打个电话给王青,让他留一个的,谁知道,王青那么干脆的就给处理了。那时候阿沁刚好晕倒,他担心阿沁,就忘了打电话这回事。

    “那天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华沁继续问道。

    鼻子有些泛酸,强迫自己笑着对冷君卿摇摇头,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我才不要,我说过要独立的嘛!好了好了,我没事了,你快回去吧。我要上班拉。”

    冷君卿感觉华沁今天有些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难道是因为她昨晚做的噩梦?

阅读国师老公千金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隐婚娇妻:总裁一战到天亮农绣小学生之破案之王仙武之拳打万界丑女变身:无心首席心尖宠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