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委屈自己成全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怎么样了,感觉好点了没?”

    “好多啦!本来我早就可以出院了,可是慕言不让我出,说让我多住些日子。”

    华沁有些哀怨的看着临床的慕言,慕言朝安宁耸耸肩,无奈的笑着。

    “安宁!你来啦!”华沁一眼就看到安宁。

    安宁笑着走到华沁身边,跟慕言打了声招呼,将饭盒放在桌子上,

    只可惜,再温馨的事情也有停止的时候。电梯在华沁所在的楼层停下了。天知道,他们两个心里,是有多想时间停止在这一刻。电梯缓缓打开,安宁从方琰怀里出来,想了想,还是说了声谢谢。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方琰看着安宁的背影,刚才被她填满的心随着她的离去渐渐回到最初,依旧空洞。

    安宁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心中对慕言的不满减弱了许多,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个慕言,对华沁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她想不通,明明那天她打了华沁的电话没人接听,急忙穿了衣服下楼想要去找华沁,刚好碰到冷君卿,便将华沁的事情告诉了他,给他发了华沁的定位,冷君卿让她在家等着,自己开着车去找华沁。怎么最后,又变成慕言救得了?难道,这中间还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安宁,快给我看看你带了什么好吃的!总吃医院的饭我都吃够了,一点味道都没有!”华沁委屈的腔调让安宁忍俊不禁,便剜了她一眼,

    而安宁,靠在在华沁病房门口的墙上,双眼紧闭,红唇微抿,极力让自己飞快跳动的心恢复平静,不断地提醒自己,刚才那个男人,让自己吃的苦,给自己带来的伤害,不是这一刻,区区一个拥抱就可以原谅的!要狠心,才能做到真正的若无其事。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强装镇定的背后,是多么想大声的质问他,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给自己那么多伤害以后,还会这么若无其事的装作很深情的样子。似乎一切都是她的错一样!可是她不能问,如果问了,她怕她接受不了。所以,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反正,他们也并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深呼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打开房门,

    “挺好。”安宁强装镇定。

    “恩。”电梯里又安静下来。

    “叮咚。”电梯门开,安宁以为自己到了便向外走去,哪知一开门一群人呼啦的走进电梯,安宁被挤得倒退回来,还没到楼层。安宁各自偏小,被挤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你最馋!”

    起身将饭盒打开,里面的东西让华沁眼前一亮。红烧鸡翅,冬瓜排骨汤,还有菜团子,都是华沁爱吃的东西。华沁给了安宁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的乐开了花儿:

    “我就知道安宁最好了,知道我想吃这些就做好给我送来,这些天在医院我都瘦了呢!”

    “贫嘴,快吃吧!”安宁笑骂。

    安宁准备了两人份,华沁跟慕言两人坐在病床上,华沁依旧担任喂饭的工作,即使慕言已经可以活动了。华沁坚持要喂慕言吃饭,慕言当然乐得轻松。所以,两人之间的气氛是越来越融洽了。

    安宁在旁边看着这两个人,希望华沁能得一良人,希望这个男人不要让华沁重蹈她的覆辙。

    华沁一边喂着慕言,一边扭头跟安宁说着话,病房里时不时传来女人娇笑的声音。门口有一人影闪过。安宁似乎感觉到什么,抬头望去,并没有什么异常。

    冷家别墅,冷君卿正在方琰的搀扶下慢慢行走,走了一会儿额头便冒了汗,方琰将轮椅推过来,扶冷君卿坐下。推着冷君卿来到后花园。

    “我说你,这都是办的什么事?你知道我刚才看见什么了?”方琰开口。

    “阿沁已经恢复了吧?”冷君卿看着前方,仿佛对他来说,只有阿沁的安危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勾不起他的兴趣。

    “都这么久了,还能不好?她好的不得了!你以为她是你的这样的伤啊!”方琰没好气的说。

    冷君卿听出他话里的不满,却也没理会,他太了解方琰了,他不问方琰也会说出来的。果然,方琰气极,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今天在医院看到的听到的一一说了出来。

    “你说明明是你救了华沁,为她挨了一刀,现在她却在医院喂慕言那个臭小子吃饭!还有说有笑的!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开窍!你应该直接跟她说是你救了他挨了刀,这下好了,你躲在别墅默默养伤,好处都让那个臭小子得了!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告诉华沁实情,现在感情升温的就是你们两个了!”

    方琰一脸愤怒,接着说道:

    “那个死小子也太不地道,他知道你不想告诉华沁实情,索性便捅了自己一刀,让华沁以为救她的人是他!以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博华沁欢心!冷君卿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你心爱的女人就是别人的了!”

    方琰气的胸口起伏的厉害,仿佛是他的女人要被抢了一样。反观冷君卿,听了方琰的话还是一脸平静,就连头发丝都没有动过。方琰说里话外说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懂,路是他自己选的。是他自己决定要瞒着华沁,他不想要华沁的同情愧疚,他从头到尾要的,都不是这些。他要的,不过是华沁真心实意的关心,彻彻底底的爱意。

    他又何尝不知道,他要的这两样是有多难得。可是,即便再难得,他也不想因为受伤这件事来博华沁的关心跟同情,他冷君卿不需要这样的关心。他对华沁的好,并不是一定要让她知道。如果华沁不喜欢他的关心不稀罕他对她的好,那么,他就算是默默的护着她又有何妨?有些东西,不是为了让她知道才对她好的。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方琰跟安宁身上,我相信,方琰也会这样做的,他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

    至于慕言,他前些日子就已经知道了。他恨不得立马冲到华沁面前告诉她事情不是那个样子的,慕言是骗她的!可是,他就算说了,又能怎么样?他自己做的决定,就要承担一切的后果。他种下了因,便结了慕言这个果。他在家养伤,不能照顾华沁,有慕言在,华沁能得到很好的照顾,他有什么不知足?

    阿沁表现出来的种种,都在告诉他,她讨厌他,不想跟他有太多交集!所以才会搬出去,才会越来越疏离冷漠无话可说。他看在眼里,所以才会尽量不找她,不联系她,不打扰她。

    方琰一直观察着安宁,心中暗叹,这个蠢女人!伸手一把拉过安宁,将她揽在自己怀里,安宁因为方琰突然的举动吓得愣了神,反应过来便挣扎着想要逃开,被方琰紧紧按着,低下头在安宁耳边轻语:

    “别乱动,你也不嫌挤。”

    华沁经常能看见慕言嘴角挂着笑意,几次以后便开口问他,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慕言看着她,会笑的更深,说是因为能天天跟她在一起幸福的不得了。每天早上醒来,你跟阳光都在,让他无比的幸福。

    华沁跟慕言相处久了,渐渐放的开了,可是每每听到慕言这样的话,还是会脸红,惹得慕言宠溺的刮着她的小鼻子。

    这天,安宁提着保温盒来医院看望华沁,刚要关电梯门,一只手伸了进来,紧接着,那张早就刻在她心里的俊脸便出现在她眼前,安宁一愣,随即便若无其事的转开目光。双手紧紧地握着餐盒,手心沁出了不少汗意,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安宁从来没有祈祷过让电梯快点到达,紧紧地盯着电梯跳动的数字,今天出门应该看看黄历,怎么就让她碰上这个人了!

    方琰一阵气闷,这个女人,明明看见自己了,还装作没看见!慕言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真是邪了门,这个死女人对自己那么狠,他还是跟初恋的小子一样,真是没出息!

    “最近怎么样。”方琰打破了沉默。眼角一直瞄着安宁。

    男人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尽数吹在安宁耳朵上面,惹得安宁浑身颤栗,一直抱着安宁的慕言自然是察觉到了女人的不同,不由得勾起嘴角。看来,这女人,也不是表面上看着的那样淡定。毕竟,有些时候,身体会给人最直观的反应。

    在慕言怀里,安宁感觉真的好多了,周边的气息全是方琰身上独有的味道,也不像刚才那样拥挤了,只是,这个姿势,恐怕不太适合他们两个....算了,索性,就让她在熟悉的怀抱里待一会吧,就一会就好。天知道,她有多渴望这个怀抱,就算他对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她也还是戒不掉他这颗毒药。

    感受到怀里的女人渐渐安静下来,方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安宁还是会拒绝自己,好在,这次的她,格外的乖巧。抱着她软软的身子,鼻息间充斥着女人的体香,这一刻,让方琰空洞的内心全数填满,他就知道,他的心,只有她能够填满。

阅读国师老公千金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快穿]万人迷[fate]所罗门卷土重来我本红颜祸水跃龙门萌学园之家族之谜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