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初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喏!擦擦汗吧。”女人的声音很好听,男人看了她一眼便扭回头去不再看她,女人的手僵在空中,她感受到了男人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让她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但不知怎的,虽然气氛压抑,她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安宁做出了让自己又庆幸又后悔的举动。

    安宁咬咬牙,踮起脚尖,将手里的纸巾盖在了男人额头上,小手来回动了动,她能感受到男人一瞬间的僵硬,似乎是没想到这女人胆子这么大!男人想要伸手将女人的手打开,却不知怎的,硬生生的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任由这个胆大的女人给他擦着头上的汗珠。方琰看着眼前的女人,小巧的鼻子,因为够不着自己而微张的小嘴,不是特别漂亮,但也眉清目秀。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女人,敢忤逆他的话,看这个小丫头,也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安宁擦着擦着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一个女孩子,进了男厕所,还给一个男人送了纸巾擦了额头...我的天啊,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安宁咬着唇,看着男人进了卫生间的身影,想了想,拿起纸巾向卫生间走去。

    男人正在洗着手,因为刚才突然活动,额头上还是有了些许汗意。男人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只手拿着纸巾伸到他面前,男人一愣,扭头望去,一个身穿服务生工装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看自己没有反应,便挥了挥手里的纸巾:

    “啊!这边有人晕倒了!快打120!”安静的餐厅突然传来女人的呼喊声。安宁回神望去,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安宁正要拿出手机拨打120,便见到之前那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快步向老人走去。安宁也挪动脚步走过去,看着男人一脸严肃的翻翻老人的眼皮,探了探老人的鼻息,

    “帮我扶起他来!”男人出声。

    安宁一张脸瞬间就红了,募的抽回手,眼睛不敢再看眼前的男人,低垂着头转身就要离去,被男人一把拽住胳膊,拉了回来。

    “怎么,知道害羞了?”身后传来了男人调笑的声音。

    众人将老人扶起,慕言站在老人身后,双臂环绕老人的腰腹部,一手握拳,用拇指顶住心口与肚脐连线的中点,另一只手重叠在握拳的手上,向上向内猛烈的挤压上腹部,然后放松,再重复相同的动作。

    “咳咳咳咳!”老人猛烈的咳嗽,卡在喉咙里的异物被咳了出来,老人家属激动的握着男人的手,一个劲的道谢。男人微微一笑,抽回自己的手,朝家属轻轻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身后,响起了众人的鼓掌声。男人从容的向卫生间走去,似乎身后的鼓掌声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而安宁,在男人开口说第一句话开始,男人的样子就印在了心底。所谓一眼万年,便是如此。安宁从来没想过,她爱上一个人会这么随意。只一眼,便再也忘不掉。

    “我啊,是在打工的时候认识他的。”安宁渐渐陷入了回忆...

    “欢迎光临!”

    安宁习惯性的弯下腰,双手交叠放在腹部,迎接新的顾客来临。

    安宁听了这话,更是难为情,便要掰开男人的手想要离开。哪知男人看似没用多少力气,安宁却一丝都挣不开。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不告诉你。”安宁有些着急。她真是后悔,自己怎么就脑袋一热做出这种事来?

    “不说?”男人歪着头,定定的看着安宁。

    正当安宁觉得他要放开她时,男人忽然将安宁拉近,一张放大的脸就出现在安宁眼中。安宁瞪大了双眼看着放大的俊颜,

    “你刚才的胆子去哪了?恩?”方琰的声音轻轻的,却让安宁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我,是我一时冲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就跟着你过来了,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安宁支支吾吾的样子让方琰皱了皱眉头,认错了人?这个理由不好,让他有点不爽,什么叫认错了人?他堂堂大少爷,竟然会有女人调戏了自己然后又说是认错了人?好的坏的都让她说尽了,把他置在何地?

    “现在说这个,你不觉得有点晚了么?”方琰眉毛一挑,邪邪的勾着唇。

    “你 你想怎么样?”安宁有些慌乱。

    女人的慌乱落入方琰眼中,目光下移,瞟到安宁胸前的工牌:

    “安  宁?”她的名字从这个男人口中吐出来格外的好听,甚至让安宁觉得有些特别。她有种 如果以后这个男人嘴里吐出的名字全都是安宁二字,她就有种满足的感觉。

    男人察觉到离自己如此近的女人竟然会失神便暗了眼眸,他决定惩罚一下这个不认真的小丫头。

    “啊!”安宁被方琰单手环绕,身体贴的更近了。两个人的体温透过皮肤传到对方身上,让安宁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她这几年一直在打工挣钱,根本没有心思谈恋爱,更别说跟男人搂搂抱抱了,而且还是陌生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先过来招惹的...

    “你  你要做什么?”

    男人噗嗤一笑,“你觉得呢?这厕所里只有我么两个人,你说,我要干什么?”

    “我都说了我认错人了,我也道歉了,是我一时头脑发热,才认不清的,再计较下去就没意思了不是吗?”安宁双手放在胸前隔开两人的身体,试图减缓二人尴尬的气氛。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你以为我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你想过来招惹就过来招惹,你不想招惹了就说认错人了?自己撇的倒是干净。”

    “你!”安宁气急,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既然招惹了我,就要知道招惹我的下场。”

    方琰一只手揽着安宁,一只手将安宁放在胸前的双手拿开,二人贴的密不透风。滚烫的体温让安宁难安,果然,男人的一只手滑到安宁紧致的翘臀上面,用力的捏了一下,安宁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挣扎的更加厉害。女人始终比不上男人的气力,不管怎么挣扎,都动不了分毫。

    安宁豁出去了,刚要张口喊人,就被方琰捂住了嘴巴,方琰将安宁拉进卫生间,锁好门。

    “你要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两个在卫生间里做这种事,你就尽管叫。我反正不介意。”男人如同幽灵的低语让安宁抖了抖身子。

    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方琰伸出手将安宁的裙子掀起来,将早已等待已久的分身狠狠地冲了进去。

    卫生间里响起了女人的痛呼声,紧接着声音又消失了。

    “你....你是第一次?”方言诧异。他以为敢过来招惹他的女人无非就是想跟自己那个,好趁机提条件。他以为她也不例外,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安宁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低落,脸色苍白的要命,下身撕裂的疼痛让她痛不欲生。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她怎么就疯了一样的过来给他送纸巾,在他拒绝了自己以后还非得给他擦擦汗?真是自己找罪受!

    方琰早在自己感觉到那层东西的时候就已经退了出来,将安宁整理好,揽在自己怀里。一张俊脸上满是懊恼。他从小到大不缺女人,但是他有条件,他不要是处女的女人。他觉得如果那个女人真心爱自己,那无可厚非。如果不爱自己,只为了虚荣跟钱的话,就不要把第一次随便给他。他受不起。他要的,是真心爱自己的,没有任何私心的。

    可是现在,因为他的误会,将这个女人的第一次给夺走了,她得多恨自己啊。

    方琰心里乱成一团,轻轻的拍打着安宁的后背。

    “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还没有那个啊...我以为你...”

    “你以为我跟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一样是吗?”安宁虚弱的问道。

    “哎呦,琰少爷,您来了,快,往里面请。”

    经理一脸笑意,在前面引路。安宁抬头,看向那个让他们经理点头哈腰的男人。光是看背影,安宁就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人中龙凤。从进来到现在,他一句话都没说,就让人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感觉。

    “那,我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你要是想跟他在一起就跟他说呗,他不是说等你答复吗?”安宁一只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正在纠结中的华沁。”

    “安宁?”

    “恩?”

    “你是怎么喜欢上那个人的啊?”华沁突然的问题让安宁一时有些发愣。回过神来苦笑一声:

    安宁摇摇头,收回目光,继续迎接着下一位顾客。那种男人,不是她能窥视的。

    餐厅里舒缓的音乐流淌着,用餐的人都很自觉的放低声音。安宁静静地站在门口,望着外面的车水

    龙,心下一片平静。她想,这样的生活就很好,她努力赚钱,不要求有很多钱,只要够她吃穿就好。到时候找个对自己好的男人,谈婚论嫁,然后生个小宝宝。这样就很好。安宁憧憬着未来,嘴角慢慢勾起,一脸柔和。

阅读国师老公千金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国王游戏庶女桃夭唯愿来生不相见浮华作茧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喜孕少奶奶:总裁大人,又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