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七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光芒,他摇摇手里的烟:“不,我们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你想得那样。”

    关卿冷眼看他。

    萧七平静地说:“毕业后我们住到一起,你执意养猫,而我对猫毛过敏。你选择了猫,抛弃了我。”他学着关卿的语气凉凉地说,“呵,男人。”

    “够,够了!”关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开始相信萧七就是那个被他遗忘的前男友了,他阴沉着脸说,“冲你说得这些话,我已经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了。”

    自己对象一件好事记不住,黑历史倒是如数家珍,这种男朋友不分手留着过清明节吗?

    关卿噎了一下,经他一提醒,一张脸顿时拉了三尺长,将萧七来来回回观察了两三遍,狐疑地说:“虽然你口口声声地说是我前男友,但我对你这张脸没有任何印象。”

    萧七的面庞轮廓比普通人略为深邃立体一些,之前他蓄了胡须看不出来,现在只凭一片单薄的镜片完全遮挡不住眉目间的干练凌厉。乍一看,完全不像一个混迹商场、八面玲珑的商人,倒真透露出某一些危险职业特有的气息……

    “……”关卿激动地说:“胡说!我才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你不要仗着我失忆就凭空污人清白!而且你对猫过敏个屁!过敏,黑喵是怎么回事!”

    萧七挑眉反问:“亲,你知道脱敏治疗法吗?”

    比如黑色行业,也比如他们刑警……

    这么一出色而富有侵略性的一张脸,是很难让关卿忘记的,尤其在他还是个隐形颜狗的前提下。

    萧七非常平静地接受他质疑:“你在大学毕业那一年夏天出过车祸,脑部受到重创,九死一生醒过来后失去了大部分记忆,直到近几年才逐渐恢复。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可以提供几个证据来帮你加深印象。比方说你从小身体不好,被你妈当女孩养,三岁还穿着小裙子上幼儿园,结果被幼儿园同学掀了裙子哭了一整天;还比如你睡觉喜欢说梦话唱歌,有次非要抱着我,给我唱小兔子乖乖……”

    萧七也深深看他一眼,低低沉沉地笑起来:“在这一行,看上去的年纪都不能当真。披着十七八岁皮的老怪物比比皆是,纳音不就是最厚颜无耻的一个例子吗?这个叶璟你不必太过留意,早晚他会自己主动找上门的。今晚要倒一批前秦的货,长白山那边指定要的,你去准备一下。”

    沉潜说了个“是”,看也没看关卿直接下去了。

    关卿托腮趴在条桌上看着沉潜消失在屏风后的背影:“我觉得你这个小弟好像不太喜欢我呢。”

    关卿愣了一下,心底突然有一丝感动,他是为了自己才……”

    萧七哼了一声:“说起来纳音那老东西非要留下临终遗言,把黑喵那死胖子塞给老子,我特么打了半年喷嚏,差点把命丢了,才能容忍身边有猫这种生物的存在。啧,你们猫奴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理解的存在。”

    关卿感动的心突然冷静下来,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萧七:“我早就发觉了,你对纳音才是真爱。”他拍案而起,怒道,“老子当年甩了你,一定是因为发现你在外边有了别的狗!要不然你为什么能忍纳音的猫,不能忍老子的猫?!”

    萧七说:“你看你又无理取闹了。”

    关卿把桌子拍得啪啪响:“我就无情,冷酷,无理取闹了!”

    萧七:“……”

    ……

    隔了几间屋子,翘着腿坐在沙发里看动画片的沉歌听到什么,倏地抬起头。

    陪在她身边玩手机的罗影也支起耳朵听了一会,拍拍她的小脑袋:“乖啊,没事,”他看看时间,“你该去写作业了,待会你哥要检查的。”

    沉歌抱着海绵宝宝玩偶:“再看五分钟。”

    罗影看着她执拗的脸,妥协了:“好吧,就五分钟。”

    一过五分钟,不用罗影催,沉歌自己乖乖起身,抱着玩偶去房间写作业了。

    罗影一看她走了,大爆手速在群里发出一条消息——吃惊!七爷竟然在店铺后堂对一清秀少年做出这种事情来!

    沉寂的群里宛如扔了一颗爆仗进去,顿时炸出无数潜水的人。

    木非鱼:罗影你这个标题党又特么出来骗关注了!小心萧七敲爆你的狗头!

    沉潜:木非鱼你不是我们店里的人,怎么进来的?

    木非鱼:潜哥,大家都是定坤观一家人,别这么排外嘛。我这不是听说你们店终于有了老板娘,想目睹老板娘的风采吗~结果刚进来,就看见这么劲爆的消息,罗影那小子呢?七爷到底对人家清秀少年做出什么样的事呀~”

    我在东北挖明器:木非鱼你好猥琐,来,罗影我们借一部说话,有小视频没?

    罗影:其实……也没啥。貌似七爷当年暗恋纳音观主的事东窗事发了,被老板娘正秋后算账在。

    命比鸟硬:他果然和纳音有一腿!愤怒.JPG

    这个ID使群里沉默一秒。

    木非鱼:这位哥们是谁……名字,很符合我们定坤观特色嘛。

    罗影看着屏幕上新加群的信息泪流满面,哆哆嗦嗦地打出两个字:大嫂?

    萧七:呵。

    群里一片死寂,比群还死寂的是罗影的脸。

    一秒后,群消息——罗影已退出本群。

    ……

    有了罗影这一出,关卿情绪平和不少,他扫了一眼手机没再看它,看着萧七:“虽然我确实了一部分记忆,但是我记得你死了,他们也都说你是为了救我死的。”

    实际上,萧七没死,好端端地出现在他面前。

    萧七深深地看他:“当时我确实要死了,是纳音救了我。”

    “哦……所以你是人不是鬼。”关卿点头,他只想弄清楚这件事,起身说,“这样,以后每年我就不用给你烧纸了。谢谢你之前救了我,等你有时间,我请你吃顿饭吧。我要先回家……”

    萧七立即说:“我现在就有时间。”

    “……”关卿隐忍地说,“我们刚吃过……”

    萧七从善如流地接口:“那就再吃顿夜宵好了?”

    关卿眯起眼:“你这样纠缠不休会让我误以为你想旧情复燃,是男人就干脆点,不要……”

    萧七扣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向自己,两人的脸庞离得很近:“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想和你复合,毕竟当年分手的理由太扯淡了。”

    关卿挣开他的手,抓起本账册扔到萧七那张斯文败类的脸上:“你做梦!”

    萧七接住掉下来的账册,目光幽深地看他转身就走的背影:“关卿,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已经彻底无法回归到从前平凡普通的生活了。徐蓉蓉只是一个开始,从你看见它们那天起,从它们发现你的那一刻起,你的性命就悬在一线上。现在的你只能选择定坤观,也只有定坤观才能庇护你。”

    关卿的背影顿了一顿,哼了一声,仍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萧七没有追上去,他脸色淡漠地把玩那本账册,过了一会手机响起来了。

    命比鸟硬:老子再想一想!

    他笑了起来,拇指划过关卿的头像,改了他的备注——关小鸟,然后截了图发过去。

    几乎一秒间,关卿回了信息:艹你大爷!

    萧七:我没大爷。

    关卿马上回:艹你!

    萧七:来。

    关卿:……

    ┉┉ ∞ ∞┉┉┉┉ ∞ ∞┉┉┉

    关卿回到家,被冷落不知多少天的黑喵激动地狂奔而来,一头扎进他怀里,委屈地“喵喵”直叫。他心疼地使劲揉了它好几把,黑喵舔了舔他的脸,从他怀里一跃而下,跳到空荡荡的猫粮盆边歪着头看他。

    关卿:“……”

    呵,男人和猫都是一个德行。

    给黑喵喂了一个主食罐头,又铲了猫砂,关卿摸摸它吭哧吭哧吃猫粮的圆脑袋,忿忿不平的内心忽然又被治愈了。

    不,臭男人哪能和猫比呢,至少喂饱了的黑喵给随便撸个爽!

    萧七说他从二楼摔下去,可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疲惫。昏睡的那段时间补充的精神,很快又被消磨得差不多了。

    徐蓉蓉不见了,楼上没了往日的动静。关卿抱着猫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抚摸了它一会,轻手轻脚地将已经开始打盹的黑喵放到了软垫上,自己来到了洗手间。

    他站在那面破损的镜子前,镜子的右下角已经恢复成了完整的一角,然而于整面镜子仍然只是小小的一片。

    关卿看了一会,平静地洗脸刷牙,然后把自己扔到了卧室松软的床上。

    一闭眼,他便做梦了。

    梦里他站在四教那一层的画室门外,徐蓉蓉就站在他身边。她穿着白裙子,披着柔顺的长发,和关卿在陶辛家见到的样子一模一样:“你好呀,关卿。”

    关卿“咦”了一声,看看四周:“你还在这?”

    徐蓉蓉说:“一个鬼很难忘记自己死的地方,要不是我的姐姐我可能会一直留在这里,直到慢慢消失。”她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浮现出淡淡的歉意,眼圈也红了起来,“对不起啊,关卿。”

    关卿:“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做什么?”

    徐蓉蓉:“……”

    关卿:“开个玩笑而已,嘻嘻。”

    徐蓉蓉:你特喵的果然是凭本事单的身!

    关卿:“你那时为什么没把我摔死?对你来说是很简单的事吧。”

    徐蓉蓉抚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弄死你的确很简单,但后来我改变主意了。”

    关卿平和地问:“为什么?”

    徐蓉蓉翻脸比翻书还快:“不为什么,女人心海底针,没听说过?!老娘高兴!你管得着?!”

    关卿:“……行行行,你胸大你有理。”

    徐蓉蓉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又高兴起来了:“关卿,我这次来找你是想托你帮我办件事,”她柔柔地说,“如果你不帮,这次我就真要弄死你哦。”

    关卿:“……哦。”

    真是好直白坦荡的威胁啊,让他一点拒绝的余地都没有呢,呵呵。

    “我不想再在做个孤魂野鬼游荡了,你找到我的父母,让他们在陶辛坟头种一株苹果树。等到苹果树结果的时候,摘下第一个苹果放在我坟头,我就能入轮回了。”

    关卿说:“好复杂啊。”

    最主要的是你麻麻也凉了,你造吗?

    这种话关卿不敢轻易和她说,谁知道她会不会受到刺激,一怒之下直接奔过来掐死自己。

    徐蓉蓉眼睛一瞪,哗啦啦的血水从裂开的头颅和眼眶里大股涌出:“做不做?!”

    “做做做!”关卿实在受不了她这一秒突变的画风,太辣眼睛了,“你老家在哪,给点提示呗。”

    “什么都告诉你,要你何用?”徐蓉蓉凉凉地说,扶扶自己裂成两半的脑子,“好了,我要走了,你家那只猫太凶了。”

    她纵身一跃在关卿面前跳了下去,洁白的裙子在空中划过道温柔的波浪,她说:“关卿你是个好人,以后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嘭!”教学楼下,少女摔得四五分裂,破碎的脸庞朝他露出一个怪异扭曲的笑容,画面凝固在了那一刹。

    关卿:小姐姐,临走还给我发张好人卡,几个意思???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关小卿:男人才没有猫可爱!猫可以随便撸!

    萧七低头看下面:你也可以随便撸我撸个爽嘛……

    关小卿:……

    今天更得多,也有点迟,让你们久等啦~对,以后就是傲娇夫夫互相嫌弃(秀恩爱)并打怪升级的日常!

    萧七一点都不遮掩地说:“嗯,他觉得你是个小废物。”

    关卿:“……委婉点,说话的方式委婉点。”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叶璟?”萧七露出个玩味的笑容,“这名字倒耳生的很,哪家新秀走关系塞进去的?”

    沉潜显然下了功夫调查了这行人的来历:“这个叶璟确实有点来头,据说同行的其他人,不论资历深浅都对他很是敬服。我试着挖过他背后的来历,结果一无所获。这个人很神秘,而且相当年轻。”

    “有多年轻?”萧七颇有兴趣地问。

    沉潜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关卿,说:“二十出头的样子,据说大学才毕业没多久就进入第四办公室了。”

    关卿被他那一眼看得莫名有些心虚。

    萧七立即改口:“他认为你毫无自保之力,加入定坤观后可能会拖大家后腿,抹黑定坤观伟岸高大的形象,让他十分不爽。”

    关卿一脸冷漠:“你对于委婉的定义可能和我不太一样。”

    萧七摊摊手:“所以我们才分手了。”

阅读我观近期捉鬼驱邪工作发展战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都市追美选择系统妻迷心窍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欢喜仙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