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七:“关小卿,你一大早找艹是不是?”

    关卿有猫傍身,气焰嚣张:“有种你特么来呀,吓唬谁呢?人家好怕怕的哟~”

    萧七:“你下楼。”

    “你叫谁儿子呢?”萧七冷冷地问。

    关卿慢悠悠地说:“谁听见的,就是叫谁呗。”

    而不是每天苟活在各路妖魔鬼怪的穷追不舍中。

    关卿正心态安详地给自己喂清晨鸡汤,洪亮的国际歌冲破卧室的,豪气万丈地响彻这个窄小的一室一厅。

    关卿:“……”

    沉默几秒,关卿认真严肃地说:“萧七我警告你,我是有编制的国家政法干警,你的任何轻举妄动都可能构成袭警,我劝你冷静,克制。”

    他还没进卧室,黑喵已用尾巴卷着手机哒哒哒地跑过来,乖巧地把手机递给他。

    关卿一脸慈父的笑容摸了下它的小脑袋,一边接起电话,一边表扬它:“儿子,真乖。”

    电话那头的萧七:“……”

    关卿随手同意了几个添加好友的申请,把手机丢到一边,穿起脱鞋踢踢踏踏地进了洗手间。

    洗脸台上的镜子暂时没有什么变化,小小的一角在壁灯下折射着柔和的光线,看上去没有任何怪异的地方。

    关卿看了两眼,没有再多关注它,快速洗漱完后给自己做早餐去了。

    萧七淡淡地说:“我让你下楼赶紧去上班,你脑子在想什么呢?人民同志我好心提醒你,亲,你已经旷工四天了亲!”

    关卿:“……”

    萧七一本正经地问:“你不会真以为我在楼下,等着对你做什么吧?”他痛心疾首地说,“关小卿同志,亏你自诩优秀党员,你的党性呢?!你的觉悟呢?!我们只分手了几年,看把你憋得,啧!”

    “……”关卿这回没艹他大爷,也没艹他,对着电话薄唇轻启,吐出一个高贵冷艳的“滚!”

    萧七没有立即滚:“晚上下班我去接你,徐蓉蓉家里的事有着落了。”

    关卿假装没听见,狠狠地掐了电话,嗷嗷哭成个狗子,拽起钥匙奔向市局。

    ┉┉ ∞ ∞┉┉┉┉ ∞ ∞┉┉┉

    令他惊奇的是,他一个新人旷工几天,队里的同事竟然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尤其是他们二队队长,还特意把他叫过去,语重心长地说:“小关,你执行特殊任务才回来,就好好休息几天嘛,身体要紧。”

    关卿一头雾水,硬着头皮表示为人民服务,应该的应该的。他心虚地想,为死去的人民服务,也是一种服务方式嘛。

    队长十分赏识地拍拍这个年轻小伙子的肩:“刚刚刘局还找你,你要是没事就过去一趟吧。”

    关卿乖乖夹起尾巴上了三楼。

    301的办公室门没掩实,里头有说话声。

    关卿犹豫了下,不轻不重地敲了三下门。

    “进来。”刘局喊道。

    关卿推门而入。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张朝气蓬勃的脸庞,简约休闲的衬衫西裤,以一种舒适但不会让人觉得失礼的姿势,微微斜坐在刘局对面。

    在关卿看向他时,他也看向了关卿。

    那是一双明亮到锐利的眼睛,但眼中愉悦轻松的笑意软化了其中锋芒。

    关卿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关卿。

    那一刹间,两人交错的目光像进行了一场迅捷无形的交锋。

    关卿愣了一下,不懂这种针锋相对的感觉从何而来。

    年轻的男人随即收回视线,仍带着轻松愉悦的笑容问道:“这就是关卿同志吗?”

    刘局对他十分客气与热情:“是啊,小关虽然才来局里不久,但可是个高材生,局里十分看重他。来,小关,这是第四办公室的叶璟,叶副主任。”

    叶璟?!

    关卿立即想起这个名字的来历,果然和萧七说的一样,这么快他就主动找上门来了。只是他没想到,叶璟找上的是他,而不是萧七。

    叶璟站起来,笑吟吟地向他伸出手:“你好,关卿同志。”

    关卿没有多迟疑,也伸出了手:“你好。”

    叶璟握住他右手的刹那,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很快又松开,别有深意地说:“我单位要在N市停留一段时间,处理一个特别案件。因为人生地不熟,刘局特意向我们推荐了关卿同志协助我们的工作,我个人觉得还是要询问一下你的个人意见。毕竟我们的工作具有一定危险性质,不是什么人都能适应的。”

    刘局哈哈大笑:“我们的工作本来就具有危险性,不危险还用得着我们吗?小关肯定没意见的,对不对啊小关?”

    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刑警,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与穷凶极恶的罪犯殊死搏斗在一线,怎么就是那么难的一件事呢?

    关卿心里流下悲伤的泪水:“我没意见,一切听领导安排。”

    三言两句敲定下来后,刘局挥挥手将关卿放走了。

    虽然定下来被借调,但暂时关卿肯定是从队里走不掉的。一上午整理了几本案卷,又写了一份材料交给宣传口,中午去食堂吃饭前他给庞龙父母打两个电话。得知庞龙情况良好,恢复得很好,这两天有望苏醒,他才松了口气。陪着庞妈妈说了会话,他挂了电话正准备下楼吃饭,却不想在楼梯口碰到了叶璟。

    叶璟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握着手机,似乎在和家人通话,满脸笑容灿烂:“妈,我已经到啦。你放心,没什么大问题,当地很配合。不!不需要爸来!你千万别让他来!我搞得定!”在刘局办公室淡定从容的青年仿佛换了一个人,“妈,我没有和我爸两看相厌,你别听他胡说!上次明明是他先动的手,我连还手都不敢。我爸他那张嘴,你还不知道吗?好啦好啦,妈,我去吃饭啦!爱您!”

    叶璟朝电话抛了个飞吻,一转身,和握着饭盒的关卿面面相觑。

    半晌,关卿觉得需要替自己解释一下:“我什么都没听见,你信吗?”

    叶璟:“……不信。”

    关卿:“……”

    叶璟:“按照正常剧情节奏,这个时候我是不是需要灭口了?”

    关卿:“冲动是魔鬼,我建议你冷静,叶璟同志!”

    叶璟看着他,突然噗嗤笑出声:“你这个人好有意思啊,和外界传闻的一点都不一样。”他一把箍住关卿的肩,笑容满脸地说,“亲,你刚刚什么都没看到对吗,亲?”

    关卿瞥见他指间若隐若现的寒光,一头冷汗,脱口而出:“好的,亲!没问题,亲!我才没有看到你二十好几还和麻麻撒娇呢亲!”

    叶璟脸上僵了僵:“……我还是灭口吧。”

    关卿:嘤QAQ!

    叶璟最终勉为其难地放了关卿一马,理由是今天黄历上写着不宜见血。

    对于这个连刘局都不敢得罪的空降高层,关卿敢怒不敢言:他喵的黄历上应该写的是,不宜见你啊亲!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叶璟小甜心正式登场,打个华丽丽的酱油,他和的关小卿的关系很清白!大概可以定义为:好闺蜜组吧……

    关小卿:叶璟这个妈宝男!老子记住他了!

    萧七:你记住哪个野男人了???

    好几天没回家,冰箱里的许多食材都不新鲜了,关卿心疼得挑来拣去半天,给自己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捞面条的时候,黑喵踩着小碎步摇摇晃晃地蹭过来,关卿弯腰挠挠它的下巴,将面碗放到一边,转身给它添了一天的猫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早晨五点,闹钟没响,关卿先睁开了眼。

    最近紊乱的作息,彻底打乱了他的生物钟。

    黑喵蜷成个柔软的毛团缩在他脚边,感觉到关卿的动静轻轻哼唧两声,头埋在肉垫里继续呼呼大睡。

    枕头边的手机一闪一闪的,萧七的那个定坤观—明器分号群轰轰烈烈刷了个999+。这些人白天安静得像一滩死水,到了夜晚活跃得简直像百鬼夜行。

    群里的人不少,关卿在店里只见到了沉潜罗影他们,其他人据说常年散步在全国各地。至于干些什么,关卿看着那个嚣张跋扈的“明器分号”四个字抽抽嘴角,萧七所谓的生意显然不言而喻了。

    小区里渐渐有了人声,早起锻炼的,送孩子上学的,出门做生意上班的……

    关卿捧着面碗站在窗前吸溜吸溜地吃着面条,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人,心里感慨,这才是正常人应有的生活啊。

    有猫,有工资,有一点点存款,还有柴米油盐的烦恼。

阅读我观近期捉鬼驱邪工作发展战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九霄玄皇木叶大排档农家商女,富贵多娇囵吞印快穿之女配很坏蜀中奇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