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灵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喝了啊兰妈喝饱了,辛苦你了。

    妈您说的什么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这次要是你在我们身边就不会有这样事情了,都是我们不好妈。

    是妈的错不怪你们啊兰,是妈不习惯城市的环境,妈就想啊这这生活了一辈子那都不如这里好。

    周兰煮了小米粥给江老太太喝下后,老太太脸色好了许多。

    妈您在喝点。周兰道。

    江书记如今老夫人病好了,老夫也就不多留了。黄旭知道自己在这已经是多余的了,他有自知之明。

    黄大师一起吃个饭了在走吧!

    妈以后您就跟我们住,就不要回去了,您年纪也大了需要人照顾。

    好;妈答应你们。要是妈不答应你们又该担心了。

    不了江书记,老夫堂中还有一些事情就不留了。

    好吧!我送您。

    江如海将黄旭送下楼。江如海心中有一丝的怨恨黄旭,这个老家伙差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让他如何能高兴,对于黄旭也只是表面客气一下罢了。

    妈您醒了,现在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事没事,傻孩子都这么大人了哭什么,让人看了笑话。

    妈您有没有想吃的什么,我去做。

    江如海看着母亲与妻子,脸上洋溢着享福。母亲能在自己身边自己也能尽尽孝了。

    赵前辈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哪里哪里你我都是同道中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前辈,在下有个问题,这个问题困扰我三年了,所以晚辈想请前辈解释一下好解开我心中的困扰。

    你是想问你明明已经到了瓶颈却为何迟迟不突破是吧!

    林子健微微一惊道:正是如此还请前辈赐教。

    如果我所猜不错你应该是国家的人吧!

    正是。

    你可知道有的路,你必须一个人走。这不是孤独,而是选择明白吗。你为国家效力想必少不了资源,但是却迟迟不能突破也正是因为这样。

    林子健若有所思。道:前辈的意思是要独自历练。

    赵阳没有说话对着林子健点了点头。

    多谢前辈,晚辈必定铭记于心。

    赵阳暗道看来这林子健是个聪明人,就是缺少一个机会,现在自己将这个机会点明想必不久他应该会进入修道的第一个门槛“练气”。

    江书记在下还有事,就不打扰了,有赵前辈在老太太必定安然无恙。

    江如海看到赵阳给林子健说了什么知道是有关他们这些人的事情,也没有挽留。

    小林这次多谢你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江某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多谢江书记,江书记不用送了在下自己下去就好了。临走之时又看了一眼赵阳说道,前辈您的话我林子健铭记于心,多谢您了。

    两人的对话看着马文几人一愣一愣,搞不明白明明林子健年纪大却叫赵阳前辈,真是不明白。

    其实他们不知道,修道这一行辛苦无比,能让比自己道行高的人指点一二是何其享福的事情。

    如海饭菜准备的差不多了,先让几位前辈和小阳吃饭吧,都大半天了。这时赵阳道:江书记先让三位老师吃吧!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老奶奶。

    江如海知道赵阳要问什么,他也想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好,小阳你问吧,我母亲这会状态还不错,你问的她老人家应该都能答上来。

    多谢江书记了。

    谢什么,要谢也是我们全家感谢你啊小阳,还有不要叫江书记了,我和你爸的年纪也差不多就叫江叔叔吧!

    赵阳有些失神,好;江叔。

    艾,江如海开心的答应道。

    奶奶您是怎么惹到这个东西的?

    小伙子你真是好本事,比我们村的楚阴阳厉害多了。

    赵阳嘿嘿一笑。

    虽然我一直昏迷着,但是发生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也谢谢你救了我这个老骨头,我们全家都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这个黄皮子肯定闹的如海一家都不得安宁。

    这个黄皮子还得从那天早上说起……

    那天早上我早早起来,吃了个馒头喝了点水之后,就到山上采野菜,如海他从小就爱吃,我打算采上一些晒干了等他回来给他吃。

    江如海听到老人是为了给他采野菜才被这东西折磨的,眼中已布满了泪花,心里不是滋味。

    采着菜着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大山深处,我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走不动了,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发现这里的野菜非常多,而且非常嫩我就多采了一些。

    突然大黑叫了几声。

    小阳大黑是我母亲养的一条狗,很有灵性的。江如海解释道。

    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山中有个兔子啊什么的很正常。可是过了一会大黑叫的越来越大声,好像在咬什么东西一样,离我也不远。我顺着声音走过去,当时差点吓死我了。

    在一个小溪边上,一条大蟒蛇和一只黄皮子。那条蟒蛇看到我抬起水壶大的头看着我,我这一把老骨头差点没被吓死。让我意外的是那蛇看了我一眼就钻进了树林。

    那只黄皮子看着我眼睛红色的,很吓人,我以为没事刚要唤回大黑回家,那黄皮子突然向我跑过来,大黑也看到它跑过来突然发疯的向着黄皮子咬去,

    我害怕大黑打不过黄皮子,就拿起手中的木棒照着黄皮子的脑袋一下,黄皮子应该是很疼,眼睛看了我一下,一不留神就被大黑咬住了脖子。

    一直到把黄皮子咬的死死的大黑才把它放了下来。

    奶奶您是怎么回家的。

    我就是走回来的,回家后晚上我就做了个噩梦,梦见黄皮子找我报仇来了。后来的几天都是浑浑噩噩的。

    直到来了平南我就感觉到那东西来的次数频繁了很多。

    赵阳眼灵光一闪,想到阴灵所说的灵物看来是真的有。两虎相斗必有一伤。黄鼠狼必然是被蟒蛇所伤。大黑才能趁机而入取其性命。

    看来的找个时间去一趟了,天地灵物可遇不可求。

    啊兰啊!你看看你们这两口子妈这不是好好的吗哭什么。

    江夫人老夫人刚刚醒过来身体太虚不宜进食剧烈,江夫人煮一碗小米粥给老夫人慢慢喂下最好。楚一说道。

    黄大师你没事吧!赵阳问道。

    黄旭不好意思道:没……没事。

    黄旭心里很明白这些人表面看起来对自己和和气气的其实心里早已经看不起自己了,看来今天之后医学界便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唉……黄旭心中长叹一声。

    几位都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此番将各位请来为了家母的病费心了,一会让周兰炒几个小菜也是对各位前辈的感谢!江如海对几人说道。

    咳咳!如海。

    老楚说的对,老夫人身体本来就虚又被那东西折腾许久身体必然是虚不受补,小米粥不瘟不火刚刚好。马文说道。

    李景也是点头。一个恩字肯定了两人的建议。

    赵阳看着江如海母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暗暗摇了摇头。

阅读阴阳玄术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家教]濒危职业[偶像练习生]Maniac-depressive豪门式离婚神豪老婆无限多阿仁修仙记校园最强兵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