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捕食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话还没说完。

    压冲机引擎转动的声音骤然响起!

    唰的一声!

    他叫来服务生,扔下几张百元钞票,指着擂台:“替我搞到近期参赛选手名单和比赛录像,包括擂台上的两个人。”

    服务生捡起钱,就着唾沫点数道:“您也是拳手?”

    这座宏伟都市有面向全年龄的高度商业化的格斗比赛,以积分制论成败,血腥程度很低。经常在各大电视台播放,是每年奥运会的最盛大正规竞赛。

    而建立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后的废土上的玛法帝国,最让人热血沸腾的还是各种规模和组织的地下赛。

    服务生面色惨白,面如金纸。

    他死死盯着手中的钞票,下一秒同时从中断裂,像是被尖刀切开。凶器却不是锋利的刀具,而是这位豪迈客人捏着的夹花生的筷子。

    鲜血取代积分,吐血倒地才是终止。允许死亡,残疾更是普遍。

    红叶格斗场正是黑都的地下赛举办场地之一。

    力龙穿着大兜帽的风衣,将面孔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下。他眉关紧锁,坐在贵宾席,嘴中烈酒毫无滋味,擂台上的嘶吼让他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对决增添不安。

    他很需要这个动力核心,下一场比赛重要到关乎他的生死。他的对手将是传闻中无战不胜的圣象,Rank积分在黑都拳手中排列第31位。

    圣象是有机会争夺在首都沙巴克举行的全国总决赛的顶尖选手。

    全国总决赛又名拳王坛,胜者功成名就,败者沦为枯骨。只有在地方城市排名前三的拳手才有拥有参选资格。

    答案不言而喻。

    服务生的消息很灵通,他不敢怠慢,很快搞到了力龙想要的资料,将一摞文档小心翼翼地交给力龙。

    服务生犹豫道:“擂台的两名拳手以前都不是红叶格斗场的人,是外地的生面孔。听说都是乡下来的不入流家伙。所以……这文档里没有他们的资料,请相信我绝对在尽心尽力帮您做事。”

    “走吧,这没你的事了。”力龙又用几张钞票打发走服务生。

    他没有打开资料袋,只是将它放在酒桌上不动。他知道这些东西对那场与圣象的对决毫无意义,他是用莫名其妙的方式买一种心理安慰。

    仿佛他正努力的做准备,一些能提升他胜率的准备。

    全是没用的。

    力龙仰头灌下仅剩半杯的烈酒,盯望擂台。擂台上的格斗已经接近尾声。

    左侧的年轻男性拳手,已经将右侧的中年女拳手逼到了擂台死角,密如暴雨的攻势让她苦不堪言,臂铠之间的金属碰撞声让观众血脉喷张,纷纷叫好。

    擂台上正在进行一场奇异的对话。

    “对不起。”年轻男人双眼闪过一丝犹豫,他低声道:“你不能活着走下擂台。”

    彭望男桀然大笑。

    “狂妄小子!你以为你红魔的名头能吓到我吗?”她大声暴喝,双目猩红地冲向红魔,二星级钉耙猫臂铠在动力核心的供给下,挥拳!

    铿锵——

    双拳对撞,交错!

    油漆被撕裂!金属在哀嚎!

    观众哗然,欢呼声更加热烈。

    他们愿意看到弱者反击的场景,期待着爆冷的出现。他们拼命的为女拳手呐喊助威,希望她能教训教训对位的年轻臭小子。

    红魔心如明镜。

    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是肾上腺素在燃烧着她仅存的生命力。这种诞生于髓质铬细胞,通过苯乙胺-N-甲基转移酶催化诞生的激素物质,对人体而言其实是一种剧毒。

    它能让肌肉兴奋,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同时也能置人于死地。

    听。

    咚咚的声音。

    红魔眯起眼睛,听到的对手心跳声太刺耳,凌乱的节奏满是破绽。

    他右臂挥挡着进攻,左臂稍稍回缩,肩膀处的压冲机引擎高速旋转,积蓄着爆发的极限压力。

    “三拳,我只给你三拳的机会,说出你想的遗言,我会如实帮你转告……”红魔喘着粗气,他目光从犹豫转为坚决,语言中是他最后的仁慈。

    彭望男怒吼:“我不会输!”

    第一拳!

    红魔的臂铠格挡住了彭望男的压冲机爆发一击,深呼吸,0.3秒,血液从心脏跳动到小臂的时间,右拳精准地命中了彭望男臂铠的旋转关节。

    金属关节龟裂!根本承受不住红魔的拳力。

    第二拳!

    僵硬的肌肉摩擦骨头发出尖锐嚎叫,压冲机将能量输送到臂铠传动结构中,瞬间让红魔超越了人体的力量极限,他睁着眼睛,目睹左拳与敌人脸颊的重裂碰撞,面部肌肉在力量的肆虐呈现出波浪形的暴力美学。

    他嗅到了一股腥味。

    与寻常血腥不同,这是亡者衰败的生命气息。

    红魔最不喜欢这种味道。他甚至痛恨,痛恨自己软弱的拳头,哪怕骨骼粉碎,为什么不能在这股气息出现前,就能终结掉一切!

    他狰狞嘶吼:“说啊!”

    彭望男的身体被击飞出数米远,空中旋转了好几圈,重重摔落在围栏处。她眼睛已经被血染红,只见猩红。疲惫和剧痛与重力勾结,要将她的身体死死按在擂台地板上。

    她不能输。

    这场比赛赌上的是她和儿子的未来。

    彭望男如同岩石缝隙中苦苦挣扎的树枝,左手深深抠住围栏,摇晃着站起身。动力核心已经支撑不住臂铠,她也没有钱植入过最重要的活性开关。

    只要有了那笔钱……她就不用再做拳手,或许是园艺家?也可能去当体育老师。

    她弥蒙中看到了最美好的幻觉。

    哈……

    我的儿子,在笑呢!

    他肯定不是在笑妈妈吧,笑妈妈这样无能为力……

    “KO!”

    “KO!”

    “KO!”

    观众们呼喊声里带着狰狞,他们想看到最精彩的终结幕。其中有无数的赌徒,早已将钱款压在了女拳手的“意外死亡”。

    正是。

    这正是大家想要见到的意外!

    红魔清楚这一点,他脚步沉稳,缓缓接近这名脆弱的对手。他缓缓抬起右拳,瞄准了几乎绝对致死的脖颈动脉。

    被收买的擂台裁判仿佛看不见这危险动作,他冷眼注视,提醒道:“红魔选手不要拖延时间!”

    滴答。

    血液落在擂台的声音。

    红魔心中重重一叹,他已经走到了这里,全然没有回头路了。他又何尝不是赌上了自己的一生,谁会在他失败时面露可怜呢?

    没有人会可怜。

    也没有人值得可怜!

    “第三拳!”

    压冲机在肆意残忍鸣叫,红魔不再犹豫,决定彻底了结敌人的生命。他明悟的拳不会再有犹豫,他不是在为自己、而是为曾经支持他走到这里的人,去挥出拳头!

    彭望男已经看不见了。

    她只能听见死神的呼声在耳畔作响,勉强举起的双手,甚至摆不出标准的防御架势。她惨笑着,然后大笑着。

    她不后悔。

    在不到转瞬的刹那间,彭望男满怀希望地想着……

    我的儿子一定会成为比我伟大得多的人。

    一定!

    她等待抉择的强风,却只感受到一股微弱的气流。

    红魔不知为什么,停下了他满怀杀机的拳头。裁判费解怒喝,他置若罔闻,静静站立,面露惊讶的凝重,望向笼罩在灯光黑暗中的观众席。

    他看到了一双平静的眼睛。

    本能的寒意让他顷刻间清醒,那是捕食者的眼睛。他清楚阻止自己的不是善良,而是潜意识中……

    惊涛骇浪般的恐惧。

    即便向上的台阶被无数人的鲜血染得通红,这依旧是万千拳手出人头地的珍贵渠道。没有人会放弃在沙巴克的最高舞台上露脸的机会,即便是死在上面,也能视作勇士在英灵殿的最后归属。

    它代表着荣耀。

    五七修理店是一间小店。

    位处罪恶名城黑都的郊外青山区,贫民聚居的混乱地盘。

    穷则生恶,道理是没错的。

    力龙没花费太多力气,只用两个小钱就找到了两个替他卖命的亡命徒,想要将他从黑金商团租借来的四级豺狼动力核心,从温老板的店铺里偷出来,再伪造出老板侵吞逃跑的模样。

    但他的计划失败了。

    力龙是有名有姓的职业拳手,他没有退路可言。他害怕自己会死在擂台上,每当从睡梦中惊醒,带着的都是梦境里惨死的惊恐记忆。

    他不是没想过逃跑,但逃跑的代价更恐怖,那些控制着外围赌局的资本巨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私自逃赛的拳手。

    黑都。

阅读穿越人类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追寻失落的心不离婚了,来吃鸡[电竞]虐渣快穿直播间逆剑武神向往的生活之传奇归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