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腥红之月(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看到玻璃的影子,进而注意到影子旁一片深黑色的水迹。水迹距离窗户有大概两到三米远,在墙根底下。

    “风有那么大么?”魏以柔摇了摇头,打算离开。

    她隐隐嗅到了一丝铁锈味,循着味道找去,正是那摊黑色水迹。她才往前走了半步,脸色忽然一变。原来是角度的问题,在光线的掩饰下才像是水的模样。

    登上楼梯,她见到了一条笼罩在昏暗中的细长走廊,走廊左侧的小窗户正半开着,雨被风吹进来,滴落到地板上。

    魏以柔走去,将这扇打开着的窗户关好,这让本就不是特别明亮的走廊更暗。光透过斑斓的玻璃照射进来,映射出五颜六色的斑驳图案。

    他眉毛跳动,问到:“阿坤,现在的你真是让我非常陌生。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还有,你说大人是谁?镇子上来的是什么人?”

    “啊,好多问题,很苦恼。”田坤挠了下脸颊,说:“你先解答我一个困惑吧,我相通这件烦恼,再说其他的。”

    角度偏转,暴露出本来面目。

    那是一滩还没干涸的血,从墙壁一扇暗门里渗了出来。

    力龙眯起眼睛:“你说……”他等待着田坤的问题。

    魏以柔本在窗户边看雨景,她忽然听到身旁楼梯上方传来滴滴哒哒的水声。她见那群男人交谈甚欢,不想打搅到他们的兴趣。

    她以为是有窗子没关好,潲雨的声音。

    力龙还在和田坤说着话。魏以刚不信任田坤,怀里藏着刀,坐在沙发上谨慎地盯着田坤。

    力龙介绍说田坤曾经是他的同批战友,但是瞧眼前白发苍苍的迟暮老人,再看向精壮强横的力龙,怎么都不会联系到一起去。

    田坤里里外外都透露着古怪。

    有股风吹到魏以柔的脖颈,她转过身,面露骇然!

    客厅。

    田坤问出了他的困惑,他盯着力龙,笑得咧开嘴,露出一口涂成黑色的牙齿,道:“力龙,两年了,你怎么还是……”

    “没有真武的废物啊!”

    话音刚落,田坤骤然暴起,厚实的棉衣顷刻间尽数撕裂,露出了藏在棉衣下的金属臂铠。

    力龙第一时间看到的是臂铠样式,与他机械臂般粗犷的臂铠不同。田坤的更像是两个从手掌包裹到肩膀的套筒,呈现出手臂的流线型,紧紧贴合在皮肤表面。

    “军用贴身式?!”

    田坤大笑:“哈哈,很熟悉对吧!”

    笑归笑,他下手毫不保留,臂关节的压冲机疯狂旋转,带给他撕裂的高额爆发,狰狞的拳由下到上,宛如一条毒蛇窜向力龙的面门。

    力龙本能反应极快,他早就防范着这老战友。双拳下压重重锤在田坤的拳头上,然后借助力量向后暴退,脊柱扭动带动腰盘侧身,进而脚尖高高抡起切向田坤的太阳穴。

    本该得手的突然反击,被田坤以小臂挡在了距离太阳穴还剩几厘米的位置。

    力龙颇为惊讶。

    他的身体得到过力量强化,曾经测试过上踢击的最大力量,是接近1吨级别的恐怖冲击,即便是稍微薄一点的钢板都要被立即刺穿!

    人的小臂不是发力点,凭借脆弱的肘关节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力量。

    难道是他的臂铠……

    力龙跳开,震惊地看向田坤身后的影子,那才是能格挡他进攻的真正原因:“你怎么可能有真武?”

    魏以刚抬起手弩对准田坤,寒光闪烁,勾住扳机的手指高度紧绷。他第一时间想要找到妹妹,可他突然发觉妹妹失踪了,顿时焦急万分。

    田坤的真武样貌与他极为接近,高约两米五,浑身布满了网状的裂痕。

    他桀然道:“你来的太巧了,力龙。今天是猩红月,雷大人开恩布施的日子,没有人能轻易离开。你救过我的命,是我的恩人,连队里多少次你处处照顾我,简直比我那车祸死了的爸爸更称职。我很尊敬你……直到我发现,我对你一文不值。”

    “你说你会等我退伍,去过正常人的日子。我能活着从战场走下来,正是凭着这股意念,可我等的好苦啊。等了足足837个日夜,也没等来一句对不起,只能傻子一样在石墓镇过着不人不鬼的生活!”田坤情绪越发激动,他的真武也在咆哮!

    田坤冲向力龙。

    引擎轰鸣!

    两拳对撞!

    窗外刹那间的闪电刺痛了魏以刚的眼睛,让他没法立刻射出弩箭,等他再张开眼睛时,声音还在回荡,力龙整个人倒着飞了出去,而田坤毫发无伤。

    此时楼上传来魏以柔的尖叫。

    “啊啊啊啊——”

    魏以刚心头停跳,他脑海中只有妹妹遇到危险了。立刻想冲上楼梯,却被田坤一记勾脚踢飞到墙壁上,内脏几乎移位,痛的他说不出话。

    力龙只是受了点轻伤。

    他还是想不通,折磨了他三十几年的真武,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出现在熟悉的人身上。田坤根本不是有那种天资的家伙,越是这样想,他就越困惑。

    他眼中的困惑让田坤更加猖狂。

    “雷大人给了我们一种药,还教会了我们见死由生的神奇办法。我杀了那女人,激发出了真武,可还是很不稳定。大人告诉我,那是死亡的筹码还不够庄重,正当我苦恼的时候,你突然找到了我……干掉你,我的真武才能够彻底凝实!”

    “你不是抢东西的那伙人?”力龙故意露出异样道。

    “抢东西?”

    这话让田坤注意到了他们带来的背包,他自认为控制住了当前局面,不急于立刻动手,用手掌边缘切割开尼龙纤维外皮,露出了一个个银白冷藏箱。他当下问道:“这是什么?”

    力龙吸引着他的注意力,以诱惑的口吻道:“是a107和a108型肌肉改造液,每支至少三十万……”

    正当田坤愣神的刹那,力龙暴喝,一拳挥出。

    他永远带着似笑非笑的微妙表情,眼睛缺少焦点,明明在看着你,被注视的人却觉得他在盯望自己身后,下意识回头望去,除了壁橱和墙壁空无一物。

    田坤给他们倒了些热水,萎缩的手指毫不在意地插进杯子里,沾到了水。让略有洁癖的魏以刚皱起眉头。

    外面已经开始下起雨来。

    不知是不是玻璃的颜色让人产生错觉,雨水似乎并非透明,而带有微弱的红。

    魏以柔扶着窗沿,不小心被木刺割伤手指,她惊醒,放低目光望去手摸过的地方。木质窗沿还带着树木的新鲜,质地发软,顺着纹理拂过,不会伤到手,而且有种潮湿的冰凉触感。

    她举目四顾,内心微动。

    这是新修的屋子么?

    做完这些。

    田坤气喘吁吁地回到座位上,继续与力龙叙旧,沙哑道:“我已经等了你837天,每天我都数着,历历在目呀。在部队的时候,我一直把你当大哥看待,无论做什么事情啊,总是要先问问你。你的主意是最多的,也是最聪明的。我几乎没见过你犯错……”

    力龙虽然关闭了臂铠的动力核心,但没脱下。

阅读穿越人类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综影视]剧情退散重生后他成了我老公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都奇幻市直播之说骚话成神天耀九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