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赴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秦路也坚持不住了,看到剑尘飞倒了,他心里松了一口气也倒在了地上。

    顾飞雁和天剑子都飞过来,天剑子立刻给剑尘飞输入元力,顾飞雁也立刻给秦路输入元力,剑尘飞慢慢的在天剑子力量灌输下体内雷电之力消解了,他颤抖着站起来,眼神中尽是沮丧和阴沉,他心里狂乱如魔:我输了!我竟然输了!

    这回秦路也慢慢醒转了,被凤鸣扶起来,剑尘飞突然厉喝一声:他是魔门的奸细!他会魔门的功法,他在那天与鬼将打斗的时候竟然可以吸取魔气帮助自己的修炼。

    然而秦路没有切断自己与剑龙的联系,所以他顿时感觉五脏六腑受到剧烈震动,丹田之内灵气乱飞,秦路硬了一口气强行咽下去自己将要吐出来的血,秦路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了。

    这边剑尘飞指挥剑罡和雷剑在对抗,但是雷电中有一股毁灭的力量,剑尘飞无论如何抵挡不了,最后雷剑一部分被剑罡消灭,一部分进入剑尘飞体内,剑尘飞顿时一口血吐出,又赶紧运气保护自己丹田,但是雷电之力在体内无法化解,他身体赶紧一阵阵疼痛的痉挛,一下倒在地上。

    剑尘飞看场景不对加快了蓝色剑罡灵气的聚积,不一会蓝色剑罡已经到了一个爆发点,八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秦路冲来,秦路云运行无名步伐到处闪躲,但是总避不了剑罡的追踪,秦路又在周围布置了九道防御力量,但是都坚持不过半秒就被破灭。

    就在秦路避无可避的时候,天空中的雷柱聚积力量已经完成,秦路双手向上挥动,只见一道青色光芒和雷柱相接,雷柱轰隆隆的响动更大,众人感觉像一个大鼓在耳边使劲的敲击。紧接着一幕神奇的现象出现了,雷柱化为一把十丈裹挟毁灭力量的长剑向着从上而下向着剑尘飞冲来,剑尘飞再无力掌握凌天决讯飞飞身逃避雷剑的威压,但是雷剑速度极快,剑尘飞无处可躲,他大喝一声向上挥手,无数蓝色灵气化为一道罡气保护住他,但是不出一会,雷剑突破了剑罡,剑尘飞急了,大喝一声,凌天决九道剑罡有六道回到自己身边化为一道抵挡住了雷剑,雷剑和剑柱僵持不下。

    这一语若晴天霹雳劈在秦路心中,他阴沉的看着剑尘飞,凤鸣怒视着剑尘飞:“你竟然如此不要脸,那天秦路确实为了救我们几人用了别的功法,但是有黑气的一定就是魔功吗?你不要血口喷人。”

    剑尘飞眼神不罢休的盯着秦路:“哼,不是魔功,不是魔功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邪恶气息,你们天灵宗的人竟然修炼魔功,不配成为五院之首。”

    顾飞雁激动、高兴的、手无所措的对身边弟子说:“他,他学会了本门千年来无人学成的天剑灭魔,哈哈,我天灵宗,天灵宗复兴了!”

    众弟子也开心的看着宗主,这天剑灭魔自从创宗之师祖之后再也没人学会,今日终于重见天地!

    而这边秦路压力立刻减小,他大喝龙翔天地,只见一条青色巨大飞龙剑形成去吞噬剑罡,但是秦路没有断绝自己与龙剑的联系,他压根没想到剑罡突然爆炸,龙剑被炸得飞到漫天横飞,蓝色剑罡也满天都是,青蓝色剑芒满天飞舞。

    顾飞雁紧张的看着场上的情景:“这次秦路怕是有危险,这招力量太过强大,足以毁天灭地啊。”

    凤鸣担心的深情的看着秦路,声音有点颤抖:“他一定可以的。”

    天剑子得意的跟旁边的掌门说:“这是我宗最高深的一层功法,秦路肯定是要输定了。”

    秦路眼神阴狠的看着剑尘飞,拳头攥的就像金铁交鸣:“你看见的对,我确实修炼了魔功!”他此时想:自己如果此时不承认,那么万一被查出来上三天的人也在,天灵宗就彻底被毁了,索性此时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凤鸣厉喝:“他那功法是偶然所得,他修炼并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功法无分好坏。”

    天河长老眼神阴郁的走过来看着秦路:“如果你修炼了魔功立刻废除,然后跟我去上三天交代清楚,否则格杀勿论,我说我那天看不透你,原来如此。”

    说完拿出一个玉简捏碎传出特殊的精神波动,天河长老对魔门可谓恨到极致,因为他是上三天三大宗派离剑宫之人,一直除魔卫道,在与大魔头作战中宗门中人死伤无数,所以对于魔,他们离剑宫从来不会手软。

    秦路突然哈哈大笑,整个人气势重新攀升:“让我废除功法,不可能!”秦路是那种认死理的人,他没有做过坏事,用魔功救人现在落得如此下场,所以他对面前这些人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失望感,他绝不会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上三天。

    此时了却大师、云阳子、王九渊看势头不对,了却大师说:“比赛已完,门中还有事处理,我们先告退了。”云阳子说:“我去看看云枫,然后安排一下处理鬼界波动之事。”王九渊说:“我儒门也有事,告退了。”

    顾飞雁看着天河长老:“我天灵宗之事自己解决就好,你们上三天插手不太好吧。”

    凤鸣的紫霄剑已经隐隐颤动了,但是突然两道非常强大的气息来到了这里,转眼间两个老人出现在这里,一个灰色衣袍,一尘不染,瘦脸严肃,眼睛很小。还有一个很胖,肚子滚圆,但是眼神并不善。

    灰色衣服老人对天河长老说:“师弟,叫我们来有何贵干?”

    天河长老看着秦路说:“为了他。”

    灰色衣服长老看了看秦路说:“他也就最多金丹实力?”

    天河长老说:“他身上气息虽然只有金丹,但是复杂至极,他修炼的功法我不能全部看透,恐怕不简单。”

    胖长老说:“的确看不透,竟然有丝丝魔门气息。”

    有看着秦路说:“最近魔门复出,你如果不说清楚,我们就要动手了,魔门之人,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秦路仰天长啸,泪水划过脸颊,眼神转红,盯着剑尘飞和众长老,众长老被这气势惊了一跳,剑尘飞看得有点心惊,他此时是愧疚的,但是他必须杀了秦路,为了他那变态的尊严,他此时心里已经扭曲到极致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失败过!

    天剑子也阴沉的看着秦路:“今日天剑门的威势全被秦路灭了。”

    三位长老齐齐对视一眼,突然手中飞出长剑就要像秦路进攻,顾飞雁突然挡在秦路前面:“你欺我天灵宗没人吗?”

    凤鸣没有说什么也拿剑挡在秦路前面,剑尘飞看到这心中的妒忌心更强了,他一定要杀了秦路。

    天龙、凤鸣、林洁也到了,天龙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他说:“要想杀我师弟,你们先踏过我的尸体,我天灵宗敬你上三天,但不怕你们。”

    三位长老气到极致,冷笑着:“好,好,好,那你们天灵宗没必要存在了。”

    长河长老也微微点点头:“这剑招确实强大。”

    秦路在众人的惊诧下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他将君子剑扔过去插到一遍,下面人议论纷纷:“他这是怎么了?不打了?认输了吗?”

    剑尘飞用手慢慢地抹去了嘴角的鲜血,眼神中充满了汹涌的战意,还有一丝阴狠,对秦路说:“不错不错,你是第一个将我打伤的人,有意思,有意思。”

    秦路不说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运行功法恢复元气,并且默默用精神力探测剑尘飞。

    说着重新汇聚灵气,无数蓝色气体又被他吸到周围,不出一会,气势再度攀升,眼睛由黑色慢慢的的化为蓝色,大喝一声:“凌!天!诀!”

    只见剑尘飞身边飞出九道百丈蓝色剑柱,紧接着剑柱不断压缩变为十多丈大小,每个剑柱里面都蕴藏着无穷的爆炸性的力量,紧接着剑无尘也化身九道身影分别在每一道剑柱之上,剑柱飞速旋转,继续积攒着力量,慢慢的周围所有人都感到了剑柱中那无尽的毁灭性的力量,剑尘飞天空中由于灵气被过于聚积,阵阵轰鸣不断,头顶的天空完全被蓝色映照,剑尘飞每一道身影都像一尊大山一样气势磅礴。

    台下的人顿时觉得心惊胆战,被这神奇的场景震撼了。

    但是秦路一个更奇怪的动作让他们知道他并不是认输,只见他双手朝天,先挥出三百到剑芒在自己身边布置下防御,剑尘飞的剑罡还在聚积,秦路是无法躲避的,因为九道剑罡各个锁定了秦路的气息,秦路完全没有办法逃脱锁定。

    只见他又向天空掐了一阵阵复杂的奇怪的剑诀,身形飞快的在周围转动,速度太快让周围的人都以为有几千个秦路在剑罡的笼罩下转动并且结着复杂的玄奥的法印。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青色的法印渐渐成型,这法印成型之后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慢慢的周围十里之内都是这样,众人连忙运用法诀保护自己,过了一会远处雷声还小,雷电也小,但是秦路头顶天空中出现的雷电越来越多,并且慢慢的结成几十丈粗的雷柱。

阅读镇鬼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末世大狙霸仙缘奇闻录一念成瘾重生六零空间纪事我还没摁住她青春之魔法乐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