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结婚礼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斐多菲轻轻咬着唇,有些着迷地看着她。他眨了眨眼睛,微微蹙眉道:

    “可是他有血族的能力……”

    “只是个半血族而已,”阿托莎用力挑了下手指,甩开他的脸,“失去呼吸、失去心跳,就是真的死了,并不会像血族那样仍然保存着生命的火种。”

    “除了我,没人能帮你。”

    “你最好祈祷被巴兰找到, 如果是薛西斯,他会杀了你。”

    “帮我杀了米诺范。”

    斐多菲抬起带着紫罗兰宝石的左手, 摸了摸下唇,继而抬眸对阿托莎微微一笑:“不行。”

    斐多菲道:“我答应你,但是我有条件——

    第一,我要在薛西斯城堡动手。

    “就因为碰了他,我现在被困在绯色丽。”斐多菲有点困扰地笑着, “我还不想死在这儿。”

    “你被巴兰和薛西斯追得像狗一样,”阿托莎看着他的目光似带着嘲讽, “你以为他们还会放过你吗?”

    高跟鞋踩在沉闷的地毯上, 阿托莎走到斐多菲的面前,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 居高临下的, 视线冰冷地看着他, 宛如看着可怜的小猫,或者蝼蚁。

    一只苍白而冰凉的手抚上阿托莎的喉颈, 斐多菲从背后低下头, 将脸凑到她耳边轻声道。

    “我为什么不敢来?”

    阿托莎仰头望着前方,如黑天鹅般,猩红黑白的该隐画像取代基督像位于高墙之上的玻璃彩绘。

    第二,我要在你结婚的那天动手。”

    阿托莎冷冷地道:

    “理由。”

    “他死在薛西斯的地盘,巴兰还会和薛西斯联手吗?”斐多菲道,“结婚那天,巴兰和薛西斯都在参与婚礼,对我来说,是离开绯色丽最好的机会。巴兰倒是还好,薛西斯盯他盯得很紧,一旦他出事,他会马上知道。在婚礼之外的时间下手,对我来说风险太大。”

    阿托莎皱起眉头:“……”

    她当然不希望在婚礼的时候做这件事,尽管那样很像讽刺喜剧,但她不想让薛西斯因此而对米诺更为印象深刻。

    但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容不得事事周详。斐多菲肯定也不想等待着下一次适合动手的未知的机会出现。

    阿托莎微微颔首:

    “可以。”

    斐多菲起身执起她的手,轻轻一吻,幽暗中的紫罗兰宝石在他优雅的笑容旁微微闪耀。

    “我必如约奉上这份结婚贺礼,我的阿托莎。”

    斐多菲消失在教堂中。

    阿托莎将手搭在椅背上握紧,略微跄踉地坐了下去。比起害怕斐多菲,她惊讶的感觉到自己此刻的内心,更多的是一种不可思议。

    就这样?

    这样就会成功?

    这么容易?

    只要这样,她就可以让一个人从世界上消失,而且人是斐多菲杀的,不会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似乎尝到了一点权力的滋味。

    她并不后悔,这本来就是生死之争。赢了,至少能拥有多一条命的奖励。虽然比起白船,黑船有更多的船员,但黑船的船员死得也更快。她还是个新人,只穿梭过两个世界,加起来总共不过三条命。她凭什么让出四分之一的性命?

    想到黑船的那个男人……阿托莎微微一颤,伸手抱住自己的双臂。

    多一条命就是多一分活着的机会,她凭什么认输?

    她凭什么放弃自己的生命对他仁慈?

    他配吗?

    米诺,那个竞争者,利用巴兰接近她,又装模作样骗取她的信任……他不过就是个背地里勾引别人未婚夫的男小三罢了……真是下作!

    就像看起来美味的日料,在送入口的那一刻才发现是馊的……一想到往日里他对自己逢场作戏假装深情款款的样子,阿托莎顿时一阵反胃。这才几个月时间?就从假装深爱自己变成深爱薛西斯了?呵,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深情可以转变得那么快,也只有薛西斯这种感情廉价的男人,才懂得欣赏这种一文不值的感情。

    他是她的敌人,她没有什么好愧疚的。

    “巴兰,我真的没事。”

    自从巴兰进到苏试的书房和他简单招呼后,就坐在桌边静静地凝视着苏试,难以察觉地打量着苏试的神色。

    苏试不得不重新放下书本,转身看向巴兰。

    巴兰穿着礼服,胸前别着白玫瑰制作的襟花。

    “如果你想要去看她的话……”

    苏试摇头。

    巴兰觉得自己提了一个蹩脚的提议,听起来就像是专门往伤口上撒盐的话,绝对可以被划入“低情商语录”的那一类——谁会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看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和别的男人结婚?

    巴兰坐到苏试对面的椅子上,伸出双手拉住他的双手,握在手中,诚恳道:

    “我可以留下来陪你。”

    那样当然很任性,缺席一个应该到场的婚礼,太过失礼,对于一个贵族来说是很不体面的行为。也许连阿托莎都会怪罪他。

    但对巴兰来说,有些东西,再不挥霍,就来不及了。

    巴兰小的时候,常常为了争一些在别的血族眼里看来不合规矩的东西而犯错。

    洛兰-西西拉伯爵就对巴兰说:

    “你应该尽可能地去追求自己最迫切想要的东西,而我会在你身后,等你回头,我才会给你我的建议。”

    他知道和他在一起,会遭到整个血族的反对,他知道他们之间,有几百年的生命鸿沟……

    巴兰从来没有学过妥协。

    如果他不能用一生去爱他,那就努力地把一生的爱在一百年内交给他。

    “我真的没关系,”

    苏试反握了一下巴兰的手,微微一笑,

    “等婚礼结束,就一切都过去了。”

    他不可能爱已经结婚的人,即使演戏也不可能。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会情难自禁。但对于他来说,不会。因为他是一个爱得很慢的人,可以随时中止自己的感情。

    “那你会想要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吗?”

    巴兰看着他,想要这么问:“你会……考虑我吗?”

    但最终,他没有说,只是忍不住翘起唇角。

    他知道,他说“一切都过去了”,那么这一切迟早都会过去。

    他知道他喜欢女孩儿,但他可以等,慢慢地等。

    “哆哆哆”,门口传来一道男声:“巴兰少爷?”

    是马车司机在征询催促了。

    “去吧。”苏试缓缓地眨了下眼睛。

    巴兰没有回答,只是将脸倾向他,给了他一个脸颊吻。

    脸颊吻在梵派尔只是普通的见面礼仪,其实吻是虚吻,苏试虽然疑惑巴兰为什么以此来告别,不过也不以为意。

    他不知道在血族的夫妻关系中,亲吻脸颊常被用来在卧室以外的非私密场合,表达爱意。

    巴兰离开后不久,苏试便收到了一则简讯:

    “今晚午夜,到城堡来……那个答案,我想亲口告诉你。”

    发信人,薛西斯。

    斐多菲道:“我可以用你和薛西斯换取好处。”

    他轻轻地吻了吻阿托莎的耳坠。

    墓地教堂。

    似乎连落叶都是漆黑的。

    阿托莎推开眼前的铁皮门, 黑色的地毯从脚下向前延伸。

    她走到教堂大厅中央, 教堂的门在身后缓缓地自动关上,一抹幽光自身后消失。

    “你还真敢来啊?”

    “我可以给你薛西斯给不了的东西。”

    “说说看, ”

    斐多菲消失在阿托莎身边, 旋身坐到一张漆黑的靠背椅上, 翘起了二郎腿, “你的请求。”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万界雇佣军三界生命之量子重生最后一个武神UP主的新闻主播日月星辰都落入你眼中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