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天癸的记忆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却引来夏朝的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还未登基的武皇夏昊。

    年轻的夏昊修为惊人,同样是纯阳元神之境。

    “一剑光寒十九洲,剑气冲霄射斗牛!”

    影像中全是二人甜蜜的记忆,最终定格在一片花海之上,漫天飞舞着各种颜色的蝴蝶,五彩斑斓的样子。

    可是,世事无常,就在天癸以为会永远这样下去之时。

    接下来的时日里,沈青书每天早上都会带回一桶鲜血,供她食用。

    “青书,背我!”

    夏昊此时用的还只是剑,配合他念诵诗词之间,威势无双。

    沈青书和天癸二人联手对敌也未曾打赢他。

    “青书,快来啊……”

    “快看快看,好多蝴蝶啊!”

    ……

    “你……你都知道了?”

    天癸满脸的震惊,想要离开。

    沈青书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那是自然,我早已不再是前世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了,所以,杀人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好了!”

    天癸并不想使用鬼道法术,她怕自己会变成丑陋的鬼怪,还怕因为怨气而忘记沈青书。

    可夏昊能够无所顾忌的全力施展剑术。

    无尽剑气凝聚成一柄盘满蛟龙的神剑,最后一剑,速度出奇地快。沈青书只来得及护住天癸,就被一剑刺穿身体。

    “青书!”

    血花飞溅在天癸的脸上,她的双瞳登时化作无尽的血红。

    顿时,怨气滔天,她原本好看的面容上,爬满大量的黑色血管。

    鬼怪真身陡然出现。

    “我要你死!”

    天癸真人怒吼一声,黑红色血管模样的鞭子在她的操控下神出鬼没。

    刚才一剑又耗费了夏昊大量的法力,正是气虚力竭之时,一时间落入下风。

    不过,到底是想要打破天命的武修之人,哪怕是落入下风,也不是没有抵抗之力。

    但随着天癸内心的怨恨被打开,气势越来越盛的她,夏昊根本喘不过气来。

    “死!”

    天癸冰冷地吐出一个字,空气仿佛凝固住了一般,夏昊也无力动弹。

    可这个时候,凭空出现一只大手,将夏昊带走了。

    “啊!”

    天癸气的发丝飞舞,空中有一道道雷霆闪过。

    她发疯一般肆虐着周围,尘土飞扬,房屋垮塌,如此过了良久,天癸如同醒悟过来一般说道:“不,我不要陷入怨恨当中,青书的转世肯定会再次出现的!”

    她亲手将沈青书的尸体埋葬,于是又只剩下她一人,但还有着一线希望。

    此后的日子,天癸并不像之前一般过的浑浑噩噩,反而精神十足,专注修炼,似乎是为了帮沈青书报仇。

    也对,抓住夏昊那只手的主人,起码有着渡过三次雷劫的实力,现在的天癸根本无法正面硬拼。

    她鬼术的修炼越发精深,数百年之后的一年里连续经历四次天雷洗礼。

    修炼之余,她走过世界各地,需要的血液也只是取自恶人,并不像之前一样滥杀无辜。

    又过了数百年,这时的天癸真人,已经无须再压制心口的鬼术,她已经彻底融合了鬼怪的力量,彼此不分。

    又过了数百年,这时的她已经接连经历九次雷劫洗礼。

    修为天下无双的她,偶然间,听到一份情报说鬼怪若是融合血玉,可以改善体质,无须再服用他人的心头之血。

    于是她连续抓了九九八十一个恶人,摆了个阵法,汇集九阴,再取那些人的心头之血和本身怨气来祭炼玉石。

    原来那块血玉是天癸真人的。

    她于山中潜修百年,静静地等待血玉的形成。

    百年之后,成型后的血玉,吞噬周边一切,在镇子外形成恐怖的血雾,凡是进入血雾中的人,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直到徐成的到来,将血玉取走。

    徐成拿走血玉后不久,天癸因为专心修炼的缘故有忘记她祭炼的血玉。

    带着血玉离开的徐成,正好让天癸真人心有所感,她才想起自己还炼制了一样东西的。

    中途天癸干掉一个元神境老祖的事情,徐成在一旁也看到了,暗道一声好险。

    随后就是那次,找到徐成,将血玉转化成了一口棺材。

    躺进棺材之中的她,鬼道法术的符文自动烙印在身周。

    接下来的事情,徐成也都知晓了。

    只是,影像还在继续。

    天癸真人飞升前一刻,还说了一句话:“我大限将至,再不飞升,有立刻老死在这一界的可能,只希望日后能在仙界与青书再次见面!”

    最后就是她登天梯一般进入仙界的那一幕。

    “大限将至,大限将至,鬼怪又怎么会大限将至。按理说,鬼怪们介乎生死之间,谓之不生不死,除非有外力或者自身的原因,否则活个几万年都没问题!”

    徐成纳闷的喃喃自语。

    难道说……

    “是棺材的作用!它……将天癸复活了!复活也不算准确,而是将天癸从鬼怪的生命形态转变成了活人!”

    最终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居然能转变生命形态!徐CD想立刻进入棺材之中,将自己变成活人了。

    只是……黄泉烙印太过霸道,不知道自己的活人身躯能不能支撑住。

    影像还在持续着,直到这滴泪落下。

    泪珠承载了太多,不光是对于凡尘的眷恋,还有那几缕相思。

    可谓是:

    一滴凡尘泪,两缕相思愁。

    今朝蜕凡去,恨不能相守。

    醒过来的徐成以为自己脸上有泪珠划过,伸手一抹,却什么也没有。

    和鬼怪几乎一样的他好像没有流泪这种能力,只有活人才有,为何早没有想到,那滴泪落下时就应该察觉到!直至现在才后知后觉,还在多番印证之下,才发现棺材的“复活”功能。

    “你……”

    “答应我,别再滥杀无辜了,从今往后杀人的事情都交给我!”

    二人头上的乌云,刹那间散开,冰雪融化,天癸的怨念消散于无形,真可谓博得云开见日月。

    一切似乎都好了起来。

    接下来的画面中,天癸与沈青书策马同游,好不甜蜜。

    奈何,天癸是鬼怪之身,她需要以活人的心头之血来压制收敛起来的怨念,一旦不压制,心中的怨念还是会爆发,甚至可能会伤到沈青书。可又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每到夜深人静,便悄悄地杀人并取其心头之血喝掉。

    一日,沈青书郑重地说着:“月梅,别再滥杀无辜了!”

    沈青书以食指堵住天癸真人的嘴唇。

    “嗯!”

    天癸真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阅读道辟天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惊叱九天快穿之逆境重生!重生当自强之妖夫滚远点我的女友来自游戏秘密之不可告人快穿攻略:妖孽男神请轻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