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拜师入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到跟随青叶老人这一路走来,经历的事情,虽然不多,但件件都使得剑长歌印象深刻。

    吃上好久未吃到都不记得味道的牛肉包子,有了名字,与黎青打闹,和青叶老人学茶,高矮汉子之事,学剑,密林之战中初次杀人。

    平淡闲适的有,惊心动魄的也有。

    不过心里感激归感激,后脑处的大包疼痛感使得剑长歌心里暗骂黎青两句才会舒缓得多。

    弄昏的法子那么多,该死的黎青非得选这一种,况且还下这么重的手,剑长歌不由怀疑黎青是不是在借机报复自己上次没有将那半支龙涎香给他。

    剑长歌见到青叶老人的暗示,心底已是确定无疑,想来也只有黎青会敢这么下手吧。

    摸着脑后还鼓得高高的大包,要不是整个人还在天旋地转中,剑长歌真是想立马站起来和黎青干上一架。

    但剑长歌心中不曾有半分的后悔,若是留在溪水镇,便不会经历这么多事,但会一直是个小乞丐,而不是剑长歌。

    青叶老人看着剑长歌在那望着木枝上冒出的火焰,双目呆呆无神心绪乱飞,没来由地在心中轻叹一口气,自己将剑长歌带上这条世人所向往的大道之上到底是对是错。

    ————

    夜间,一行四人,一老三少围坐在小火堆旁。

    剑长歌虽然不会再像先前那样心情难受,但毕竟还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初次杀人的他能这么快从那样的心境中走出来还得多亏了黎青的那一拳。

    被黎青背后一拳敲晕过去的剑长歌还在昏睡中,整个人蜷缩躺在车厢的底板上,那把木剑也早被黎青擦干上面的血迹,这会儿正被剑长歌紧紧抱在怀中。

    剑长歌一人就占了大半个车厢,青叶老人只好与黎青并肩坐在车厢外。

    日上西头,剑长歌终于幽幽醒来。

    “长歌,再过几日路程,就要到剑门山了。”

    青叶老人率先打破火堆旁的宁静。

    剑长歌还在想着心中的事情,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嗯”

    青叶老人拾起一截枯枝,给盖住火焰势头的几段木头向边上拨弄,“长歌,想好以后做什么了吗?”

    剑长歌未经思索,下意识地随口道出,“练剑!”

    “那你做我的入门弟子如何,就像黎青、墨风他们一样,好好跟着我学剑。”

    入门弟子?

    剑长歌被青叶老人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有些问得懵了。

    这段时间的相处,剑长歌也是或多或少地知晓青叶老人不是一般人,那种神出鬼没、似仙人般脚踏葫芦飞来飞去的半壶道人都是青叶老人的好友,青叶老人怕是也不会低到哪去,再加上半壶道人与青叶老人的聊天中提到青叶老人是什么剑门掌教,更是说明了青叶老人的地位尊贵。

    说实话,剑长歌本就是个无人瞧得起的小乞丐,幸得青叶老人垂爱待在身边,原本剑长歌是只想做好自己扫院子烧水的活计的。自觉得比不上黎青、墨风他们,平时倒是有些羡慕黎青他们,未敢奢望能够像他们一样成为青叶老人的入门弟子。

    青叶老人忽然提到让自己成为他的入门弟子,剑长歌一时倒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黎青在一旁见剑长歌这呆子竟是愣在那,笑骂道:“小长歌,老师能收你为入门弟子,如此大的福缘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叩首拜师,要知道在山上山下有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拜入老师门下。”

    见剑长歌还处在震惊之中,性子急切的黎青伸手一把按住剑长歌后脑,嘭的一声将剑长歌的头朝着青叶老人按将下去。

    后脑上的大包被黎青这么一碰,疼得剑长歌呲牙咧嘴,抬手推开黎青手掌,瞪眼怒视黎青。

    剑长歌回头向着微笑看着两人的青叶老人道:“刚才那下不算。”

    随后,理了理有些乱了的衣衫,恭恭敬敬地朝着青叶老人拜下。

    青叶老人笑着抬手托起剑长歌的手臂,连道数声“好,好,好。”

    随即端坐好,向一脸郑重神色的剑长歌道:“我门下本三名弟子,黎青、墨风是入门弟子,还有一个是你们的大师兄姜烨,本是我的亲传弟子,衣钵传人,但他已经不在了。我门下有一规矩,入门弟子拜师时都会传下一门神通之术,五年内若是能够将所学的神通之术修炼到能够施展完全,便能成为我的亲传弟子。”

    剑长歌有些好奇,“神通之术?”

    青叶老人点了点头,接着道:“神通之术修炼极难,而其不同的神通之术也是有着不同的诡异莫测之能。当年只有你们大师兄一人在五年内修炼成,而墨风的寂静十三剑到现在也只能施展到十剑而已,黎青的性子较为懒散,我教他的那道飞云纵才修炼到一半而已。”

    一旁的黎青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心道不能怪我懒散,是飞云纵修炼实在是过于困难啊。

    “我前些日子教你的那些外在剑招也是从一道神通”潜龙在渊“中简化而来的,其中省去了运转心法等众多东西。既然你已是练了那么些时日了,想来也是熟悉多了,那我便传你这道的完整神通。”

    说完,青叶老人右手手指骤然抬起,点在剑长歌的额头,不待剑长歌反应过来,一道青芒已是从青叶老人的袖中沿着手指毫无阻碍地窜进剑长歌的脑海。

    一瞬间,剑长歌的脑海似挤进了好多东西,数不过来的文字,千变万化的剑招,还有像经脉练气的路线,乱糟糟的,脑袋有些发胀的感觉。

    放下手指的青叶老人笑道:“不急着看完这些东西,慢慢来。”

    良久,青叶老人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要比黎青他们入门时要小上许多,便多给你一样好东西。”

    青叶老人手掌虚握,一道紫色光团在掌心缓缓凝聚,光团当中似有一个稀奇古怪的文字,被光团的紫光遮挡得看不起其中真容。

    黎青识得此物,撇嘴道:“老师,这可是禁元咒,哪里是什么好东西。”

    青叶老人瞥了黎青一眼,道:“不错,正是禁元咒,虽然身中禁元咒后会无法接引天地元气淬炼自身步上修行之路,但福祸总相依,长期身有禁元咒的人日后一旦解开此咒后,便能得到元气倒灌的洗礼,所能得到的好处可是远远大于期间不能修炼元气所承受的艰辛。”

    黎青被青叶老人这么一说,倒是有些羡慕了,“老师,那当初你怎么不给我也来上一道禁元咒,说不定我现在早比墨风境界高了。”

    青叶老人一手将禁元咒打入因为脑海涌入大量潜龙在渊修炼信息而有些昏昏沉沉的剑长歌体内,“那会儿你已经修炼元气了,给你打上禁元咒的效果也是不大,怎能和长歌没有半点修炼根底的相比。”

    紫色的禁元咒融入剑长歌体内后,好似鱼入大海,无半点踪迹,只有在剑长歌的脖颈后多出了一个紫色的小符号,像极了一个被扭曲的“禁”字。

    剑长歌不知道的是,在以后的某一天,这道禁元咒给他带来的好处是他现在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眼还未睁开,后脑就是一阵剧痛传来,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在旋转,这翻天覆地的疼痛使得剑长歌短暂的忘记了先前杀死矮个汉子的那一幕。

    摸了摸后脑,好大的一个包!

    出了被一众沧水帮的人包围的密林,往南行上百里路途便不再是晴川国地域了。

    越是往南,山势越发的高耸陡峭,连带着道路也是崎岖蜿蜒。

    晴川国国界南部的群山之地便是剑门山域,而这片世界中最大的剑修门派剑门就存在于这片群山的深处。

    黎青驾驭着老马车一路驶出晴川国界,进入剑门山域。

    马车的车厢中,墨风已是醒来,端坐在车厢内的一侧,只是脸色还是略显苍白,看来驾驭那柄本命飞剑对于现在的墨风来说着实是太过勉强了。

    剑长歌第一时间就是望向黎青,面带怀疑地问道:“谁打的我!”

    黎青闭口不答,只是装作一脸不知情的样子,摇头表示不知。

    青叶老人也是不说话,只是眼神偶尔斜着飘向身旁的黎青。

阅读青竹志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无敌大神豪败家系统唯你,予我欢喜男友他美颜盛世兄长是戏精[综]武侠之超神玩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