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青石阶上老茶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拾阶而上,一步一阶,共计三千层青石台阶。

    每层青石台阶都不算高,脚掌轻抬就能够着另一层,小山也不算高,但因青石台阶是沿着山势而建的,所以大多不是直上山顶的,而是左斜几阶,右歪几阶,等通到山顶那座青叶老人的小院子时已有了整整三千层。

    山顶是老大的一块平地,不像山下那样起起伏伏的,三座不大的草屋,一圈山间树木枝干制成的围栏勉强能够当作是围墙,围墙内有着一块小菜圃,有上一些时令的菜蔬,这便是青叶老人的住处。

    对于黎青絮絮叨叨的讲的一大堆,剑长歌并未觉得这踩在脚下青云石有什么特殊的,倒是上面因风吹日晒的坑坑洼洼的风化痕迹像极了溪水镇的那条青石街道。

    走在这条青石台阶上,剑长歌忽然有种走在溪水镇青石街道上的那种熟悉感觉。

    走上几个时辰,四周渐渐难见到人影,黎青解释是因为青叶老人喜好清静,所以就在这一处留了一片清静之地作为掌教的居所。

    不多时,黎青、墨风带着剑长歌来到一座低矮小山下,黎青指着这座树木繁盛的小山道:“到了,这里就是老师的住处了。”

    非要说有出奇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小院子里长着一株苍翠的老树,这株老树枝干虬曲苍劲枝叶繁茂,巨如华盖的树冠在小院子里布下一大片树荫。

    老树枝干上无一片枯叶,片片叶子青翠,这倒不算是出奇,而是那树下竟是没有一片枯叶,也就是说这株老树不曾有半片落叶落下。

    小山在这一路走来见到的那些山峰中算是矮小的了,不过其上少了那些喧闹,多了山中应有的宁静。

    一条青石铺就的石台阶从山脚下歪歪曲曲通到山上,黎青说这条青石台阶道可不是一般的青石,是青叶老人从别处寻来的青云石,一块一块打磨好亲手铺好的。

    青云石不同于普通的青石,其上有着云彩般的暗纹,因其石头内蕴含有微弱的元气,所以一些宗门建造殿厅时都喜爱用青云石作地基,一来有着微弱元气对于修士修行也是极有好处,二者青云石这名字很讨人喜,青云,青云,大有平步青云之意。

    黎青拍了拍还在那毕恭毕敬行礼并未抬起的剑长歌,笑道:“已经走啦。”

    剑长歌抬起身,望着远去的一行人。

    不知为何,面对黑袍吴见水,剑长歌有种说不出的拘谨感,没有像在青叶老人身边那样自在。

    不知为何,剑长歌看着老树上的那些密密的青叶子,说不出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黎青见剑长歌盯着这株老树树叶,笑道:“是不是觉得这树上的叶子眼熟?”

    剑长歌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不过就是记不起在哪见过。

    黎青指了指树上的一片叶子,道:“你看形状是不是像老师那的青叶道茶。”

    经过黎青这么一提醒,剑长歌细细回想,倒还真觉得这树上的叶子形状有些像之前青叶老人视作宝贝的青叶道茶。

    这株老茶树是青叶老人年轻时游历江湖时偶然得到的,当年还只是一株小茶树,因为这株茶树每年都会有那么固定的一天新生的嫩叶子有静心凝神的功效,便被青叶老人栽种在小院子内,时光飞逝,这株当年的小茶树已是长成了能为大半个小院子遮挡烈阳的老树。

    青叶老人自己命名的青叶道茶便是出自这株老茶树。

    当初这株茶树还是壮年之时,每年能产出的青叶道茶都够三个人每天都喝,喝上一整年的。黎青、墨风当年修行之时便常常饮此树的青叶道茶来稳定心神,这株老茶树对黎青、墨风二人也是意义非凡。但当茶树呈现老态后,便不再每年能产出那么多了,现下每年不过几片,偶尔哪年也会大丰收产上十几片。

    自打老茶树产出的茶叶不再如以前那样多,黎青、墨风便再也不肯喝青叶道茶了,虽然每每青叶老人喊黎青二人一块喝茶时,黎青总是口上嫌弃喝腻了这青叶道茶。

    黎青和墨风看到这株老茶树时,眼中都是有着感激之色,正因当年有那青叶道茶的静心凝神的效果,才使得二人修炼时难被心魔缠上。

    修行之人最怕遇到心魔,一着不慎,轻者修为受损,重者堕入魔道身陨道消。

    因此,对老茶树二人有着一份独特的情感。

    老茶树算是二人的半个护道人吧。

    剑长歌并不知晓这其中的事情,只是觉得这株老茶树很是神奇,竟能产出青叶道茶那样的茶叶。

    墨风推开简陋的院门,三人步入小院内。

    院内三座茅屋居中的那座也是最大的一座,其余两座要略小上些。

    黎青指着最中间的那座茅屋,道:“那屋是老师的。”

    随后又是分别指向另外两座,道:“这两座小些的是当年我和墨风住在老师这搭建,那座是我当年住的,那座是墨风的。”

    黎青带着剑长歌推开他自己的那座茅屋,茅屋木门并未上锁,一推即开,屋内有上一张木板床,一床铺盖两用的棉被,一张木桌子,两张竹子编制的小凳椅,木桌子上还有一盏油灯。

    “小师弟,你就住在我这屋吧,我和墨风一样现在多住在剑门弟子专门的住所,很少在这住了,其他的生活用物明天我再给你送来。老师这没有太多的规矩,这里的三间茅屋便是无人的时候都是可以随意进出的,我们的屋子以后就交给小师弟你啦。”

    剑长歌欣然应下,这里也算是自己以后的家了。

    床铺都被卷起,木桌子上也有着淡淡一层的灰尘,黎青确实是有些时日没有回来住过了。

    交代完,黎青和墨风就道别了,二人还要回到各自的剑门弟子住所。

    天色渐暗,剑长歌点上油灯,橙黄的火焰照亮茅屋内,剑长歌将茅屋简单的打扫了一遍,灰尘尽去,毕竟这是以后自己要常住的地方。

    夜已入深,原本想等青叶老人回来后再睡去的剑长歌,终于是熬不住困意,勉强抬起重重的眼皮,爬上木床,不知不觉中睡去。

    睡去中的剑长歌做了个梦,梦到了已被神秘老婆婆带走,好久未见到的小玉儿,小玉儿在溪水镇的那条青石街道上朝着自己欢快地奔跑着,挂着的那块铜钱样的白石头在小玉儿脖子上晃来晃去。

    一夜好梦。

    摆了摆头,不在这上面细想。

    “走,小师弟,我们带你去老师的住处。”黎青见一行人走远也准备带剑长歌去青叶老人的住处。

    青叶老人吩咐完,大袖一挥,也不借助外物,整个人凌空飞走。

    吴见水等人在青叶老人飞走后也各自御空飞剑紧随其后,只留下一人接手那匹老黄马、破旧马车。

    黑袍吴见水正要驾驭脚下飞剑飞上高空时,忽然似想起什么,转头看向愣愣站在黎青、墨风中间的剑长歌。

    既然是青叶老人的师弟,剑长歌以为黑袍中年人有事情要与自己讲,紧忙躬身行礼。

    吴见水古井无波的目光在剑长歌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终是没有说上什么,脚踏飞剑追上众人。

    黎青、墨风他们都是剑门弟子,自然在剑门有自己的住处。剑长歌是被青叶老人刚收为入门弟子,并未加入剑门成为剑门弟子,青叶老人便让剑长歌住在自己的住所。

    在黎青、墨风的带领下,绕过剑树山脚,在一座座山峰间左拐右拐。

    一路上,时常见到在各个山头间驾驭飞剑御空飞行的剑门弟子,也有在一些半山腰结庐负剑苦修剑修。这里的一切对于剑长歌来说都是新鲜的,这一路走着,剑长歌的兴致也是很高。

阅读青竹志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幸运王虐仙途渣掉男神后我怀孕了[娱乐圈]诗家夫子王昌龄屠户家的美娇娘僵尸清除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