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老树荫下读书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剑长歌不知道的是,每次他沉下心去感知外界的元气,就在快要接触到的那一刻脖颈后的那道扭曲禁字的紫色禁元咒都会亮起紫光,将剑长歌这一状态打断,使他与这元气失之交臂。

    这正是禁元咒的霸道之处,修士中咒后若是不能解开此咒就不能再感应到元气,没有元气如何修炼,普通人中了此咒无法感应到元气,连成为修士的机会都是没有。

    这禁元咒虽然会在解开后得到巨大好处,但也是很少有人知晓,更别说江湖上本就很少有人会此咒了。

    剑长歌看完这整个神通后便是迫不及待地按照其中的修炼之法开始修炼。

    不过,良久之后剑长歌发现,这其中的修炼元气之法在自己手中怎是失去作用,按其中的说法,沉心观外细细捕捉外界的元气波动,待到察觉到元气后将其引入体内。但剑长歌无论怎样尝试都是不能感知到那其中所说的元气。

    约莫半个时辰后,青叶老人还是未回来,剑长歌又是坐不住了,寻思着找些事情做做。

    最终,剑长歌想起了成为青叶老人入门弟子那日青叶老人传入自己脑海的那些关于修炼神通之术“潜龙在渊”的要诀。

    而一个修士若是中了此咒,待到耗尽自身原有的元气后还是不能解开此咒,成为了一个普通人,心里未必能承受住一份煎熬,世人在得与失之间总是难以看开。

    剑长歌现在相当于是两手空空的人,本就没有元气可以失去,自然在这方面会看淡许多,青叶老人也是见剑长歌并未开始修炼元气还不是修士才决定使用此咒的。

    这些要诀都已印在剑长歌的脑海中,其中剑长歌最为感兴趣的还是其中关于此神通的元气修炼。

    “潜者,隐伏之名;龙者,变化之物,言天之自然之气,起于建子之月,阴气始盛,阳气潜在地下,故言,初九,潜龙也。此自然之象。圣人作法言,于此潜龙之时,小人道盛,圣人虽有龙德,于此时唯宜潜藏,勿可施用,故言勿用......”

    剑长歌从这道神通的首张要意开始,逐字逐句地向下看去。

    小书案旁是一方炭炉,里面放着的是剑长歌熟悉的冷焰炭,一铜壶悬挂在一旁,除了这些屋内再无别物。

    剑长歌见青叶老人并未回来,有些兴致缺缺,出了屋子,茅屋的门也不将其关上,好让清早的新鲜空气流入其中。

    剑长歌又将墨风的那间茅屋的门也是打开通风,结果发现墨风的那屋更是显得寒碜,仅仅就一张蒲团。

    感应不到那元气,剑长歌只好暂时作罢,等青叶老人回来后再请教其中玄妙吧。

    如此下来,只有那剩下的剑招可以练了。

    跑回屋内拿出那把木剑,剑长歌照着脑海中的那些剑招在老茶树下练起剑来。

    其实这些剑招不外就是当初青叶老人所教的潜龙在渊中的“游龙”、“囚龙”、“出渊”,但当初青叶老人所授的毕竟是粗简后的招式,剑长歌脑海中的才是完整的。

    “游龙”一式因为刺向矮个汉子时被剑长歌摸到了一点门径,所以此刻剑长歌施展起“游龙”来顺畅得多了,木剑回转间也是有了一些龙在海中游的味道。

    在剑长歌练剑这段时间里,黎青来过一趟,放下未长歌准备的一些衣物等生活必须物后和剑长歌唠叨了几句后便匆匆回去了。

    小院又是只剩下一人,剑长歌将“游龙”走上四遍后便停了,将木剑靠在树旁,再度坐到老茶树下。

    青叶老人曾对剑长歌说过,一味的埋头苦练是练不好剑的,练剑讲究抓到那一丝感觉,每天同一招若是走上三遍已是足够了,若是疯了似的不顾疲惫,那不叫练剑,那叫做走火入魔。

    所以剑长歌将“游龙”走了四遍,偷偷比青叶老人说的三遍要多上一遍。

    不是剑长歌觉得青叶老人说的不对,而是他觉得自己本就起步较晚了,再不勤快些岂不辜负了青叶老人收自己为入门弟子的这份缘分,同时又觉得青叶老人的话很是有道理,这才只多走上一遍。

    多一遍应是不会练到走火入魔的吧。

    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剑长歌静静看着青叶老人的那间茅屋,余光落到那紫木小书案上。

    走进茅屋,剑长歌来到小书案旁,将那几本书籍搬到身前。

    好在剑长歌以前没少和小玉儿扒在溪水镇教书先生的私塾外偷听,零零散散地也是将字学得了大概,这几本书上的书名倒是都识得的。

    《晴川国风土人志》、《山水游记》、《剑经详解》。

    这三本都是青叶老人清闲时看的杂书,看完后忘了收了,就一直放到了现在。

    剑长歌将这三本以前都是摸不到的书籍大致翻了翻,最终是看中了那本《山水游记》。

    《晴川国风土人志》书中讲述的主要是溪水镇所在的晴川国境内的风俗、水土、人文历史,《剑经详解》中讲的多是铸剑的一些基础要识,而《山水游记》是一不知名的人写的自身游历山川的所见所闻,其中记述了不少的奇闻异事,很对剑长歌的胃口。

    剑长歌好似捡到宝了,欢喜的抱着这本游记坐到老茶树下翻开细细品读。

    时间稍长些后,剑长歌的腿都是有些酸麻,无奈只好放下手中正读得精精有味的游记回到屋中将那竹凳椅搬出一副来,摆到老茶树下。

    竹凳椅是以前黎青编制的,不算大也不算精致,还有点简陋,很像黎青那毛手毛脚的活儿,坐上去脚掌抵在地上能将膝盖顶到接近胸口的位置。

    好在剑长歌的个子还不是很高,坐在竹凳椅上将游记放在腿上就能很舒服地看了。

    老茶树荫下,十来岁的少年抱着一本游记,偶尔看到一些地方少年的眉头会微微皱起,有时碰到识不得的字少年也会急得抓耳挠腮。

    夕阳倾斜,将老茶树的树荫拉得老长,但少年一直都在老树树荫下。

    晚风吹过山顶,将老茶树上的树叶吹得哗哗作响,也将树下的小小少年的一角黑发吹得飘然扬起。

    难怪黎青让剑长歌住在他那间茅屋,至少还有得小木床睡。

    将三间茅屋都开门通风后,剑长歌好不容易从一处角落寻了几丛适合做扫帚的草木,用了一根较为笔直粗壮的树枝和这些草木做了一条能够打扫院子的大扫帚后,将这不大的院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

    红日初升,雀鸟出巢,又是新的一天。

    剑长歌在迷迷糊糊中醒来,翻起身来,因食用了清谷丹,所以并未觉得饥饿。

    出了茅屋走入院子,剑长歌见中间那青叶老人的茅屋木门紧闭,过去推开门,见屋内并无人,原来还以为青叶老人昨夜回来的呢。

    青叶老人这屋的东西倒是要比黎青那屋多上些,但也多不了多少。

    几张修行打坐用的蒲团,是用常见的溪边芦苇编制的,再普通不过了。一张紫木小书案,上面摆着几本书籍,若不是剑长歌知晓青叶老人是修行人,怕是见到这样的几样东西还会以为青叶老人是那个私塾的教书先生罢。

    虽然院子原本就不是很乱,只有几株窜出地面的杂草而已,连老茶树的落叶都是没有,但剑长歌还是认真的扫了一遍后才心满意足地放下扫帚。

    打扫完院子,剑长歌又去了青叶老人那屋将铜壶拎出,沿着青石台阶跑下山去,到了昨天来时路上遇到的一处天然泉水打上一壶,又一路小跑踩着青石台阶回到山上,将盛满水的水壶架上炭炉。

    做完这些的剑长歌再次发现无事可做了,只能在老茶树下找了个坐着舒服的地方,倚着老茶树的粗干等青叶老人回来。

阅读青竹志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四时花开都市之我爸是首富时间猎人医品宗师庶女桃夭化龙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