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潭底异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到这鱼饵可不是普通的鱼饵,这青元鱼极其挑剔,平常鱼儿吃的鱼饵它是碰都不碰。剑长歌也是试了多次才发现这青元鱼竟是对含有元气的药草果实情有独钟,为此剑长歌翻遍了几座山头才采到的几株结果药草。

    日头渐高,在枯坐良久后,一直纹丝不动的鱼竿终于是有了些许晃动。

    已是有了丰富垂钓经验的剑长歌心中一动,来了!

    此后剑长歌就有空就来深潭钓上一尾打打牙祭。

    剑长歌熟练地给细竹上丝线,挂鱼饵,在潭边坐定,静待鱼儿上岸。

    这处清幽的深潭是剑长歌不久前才发现的,潭面不小,绕着潭边走上一圈要走上百来步。深潭一侧背临一处山崖峭壁,山崖峭壁的另一端有着一条山涧清流,自山端悬垂而下,形成了一条不大的小瀑布,而小瀑布在山脚下形成的溪流有一条分支绕着山脚汇入这处深潭。

    这处深潭看着普通,殊不知潭里生着不少的青尾游鱼,肉质那叫一个鲜美。

    鱼线虽晃,但剑长歌并未起竿。

    这是那靠近鱼饵的青元鱼在试探,并未将鱼饵咬下,若是现在收线,怕是这半天枯坐都要打水漂了。

    剑长歌也是一次偶然间见到一尾游鱼在水面窜出才发现这潭里竟是有鱼,随后在书剑楼翻遍典籍才找到这种鱼的介绍。

    青元鱼,多生在元气充沛的深潭,肉质饱含元气,食之对修士有益。

    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吃!还很好吃!

    咕噜咕噜~

    一阵肚子抗议声响起,剑长歌摸出清谷丹正想来消除饥饿,但随后又是叹了口气地将捏出的清谷丹放回锦袋。

    食之无味,虽能填饱肚子,但想到这山岭间的肥美野味,剑长歌就不能自己的想要流口水。

    时间点滴过,水下的青元鱼终是禁不住诱惑。

    水上丝线骤然绷直,像是水下那头挂上了一块石块。

    剑长歌见到这一幕,面露笑容,手腕上挑,在水下一番折腾的青元鱼还是未能挣脱便被提离水面。

    竹竿一甩,尾部青色的半尺青元鱼被甩上岸来。

    脱离水后在岸上来回蹦跶的青元鱼仍是死咬住那药草果实诱饵不放,想要咬着药草果实一块逃回水里。

    剑长歌放下竹竿走上前去,手指对着鱼头一指弹去,将来回乱蹦的青元鱼敲晕,看着昏过去还死咬住药草果实的青元鱼,剑长歌笑道:“真贪,不过你贪我就有口福咯。”

    除鳞去内脏,捡来干燥的枯枝引燃,将竹竿折断串上青元鱼,架在火焰上烘烤,这一套剑长歌做得行云流水。

    这五年来,剑长歌跟在黎青后边遍尝这山间的野味,剑长歌也是学了不少,光是这烤鱼一样剑长歌现在就是会了七八种不同的烤法。

    不得不说,这青元鱼是剑长歌这几年间吃过的最美味的几种野味之一,还未熟透那肉质内蕴含的油脂就是嗤嗤地向外冒,将原本青色的青元鱼都是染上了一层淡金色,滴滴鱼油落在火堆上,散发出的那种青香味,使得剑长歌食指大动。

    待到青元鱼熟了大半,剑长歌将竹枝插在火堆旁,从身上掏出几个瓶瓶罐罐。

    这些都是剑长歌从黎青那要来的佐料,从细盐到辣椒粉应有尽有,用黎青的话来说就是这是野外生存的必备物品。

    从每个瓶罐中各捏成一小撮佐料,均匀撒在焦嫩的鱼肉上,再经过火焰灼烧入味。

    剑长歌搓着手等了良久,青元鱼终是熟透,略带轻微焦糊的油亮青鱼皮下包裹着雪白的鱼肉一经入口,剑长歌的两眼就是眯成了一条缝。

    美味啊美味啊。

    若不是鱼刺不能下咽,剑长歌都快想要将鱼刺都一并吞入肚中。

    沉醉在青元鱼的鲜香中的剑长歌又是感叹,这青元鱼是难得的好吃,可惜不能连上钓到。

    深潭内的青元鱼,若是一条上钩,那接下来几天其他的青元鱼都会躲入潭底,难以再钓到,只有等到这群胆小的青元鱼再次从潭底出来,四处游动的时候再次下钩才能有机会钓到。

    满嘴油腻的剑长歌吃完最后一块鱼肉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子,虽然只有半分饱,但对此剑长歌已是很满足了。

    剑长歌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吃着鱼肉的那会儿,潭底已是时不时闪过几次金光。

    就在剑长歌准备接些潭水扑灭烤鱼用的火堆走到潭边时终于发现了深潭的异样。

    一道金光凝而不散,在潭底化作一条金线,速度极快,时现时无。

    剑长歌对这异样也是有些诧异,以前可是没发现这道金光啊。

    不过剑长歌并未准备一探究竟,而是在距离深潭有一段距离静观其变,若是实在不能确定潭底是何物还是回头把黎青拉来让他去看看潭底较为稳妥,毕竟黎青现在的飞云纵那叫一个快,只是不知在水底能不能施展开来。

    潭底时断时续的金光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有愈来愈上升的趋势,露上潭面的金光也是越发的多。

    就在剑长歌心头盘算要不要在离远些的时候,潭水在陡然间开始翻滚起来,这片区域的天空云彩也是有着向潭面上方聚拢发暗的迹象。

    也是奇怪,天色只有这一小片区域有异象,其他地方一如往常。

    剑长歌见到一番景象,心头一突,这景象与书剑楼中的一本书籍上记载的事情很相像啊。

    书剑楼的那本书中记载妖兽中一些天赋奇佳的妖兽会有一次脱胎换骨机会,而这一变化往往伴随有天地雷劫。

    现下这番景象像极了书中描述的妖兽渡劫之景。

    虽然只是心头怀疑,但剑长歌还是不准备在此多呆,若是被猜中的话,虽然妖兽渡劫是修行界难得一遇的场景,但谁知渡劫的妖兽性情是喜还是怒,不淡妖兽本身,光是这愈演愈烈的满头黑铝般沉重的压压乌云中蕴含的天地雷劫若是将自己也卷进去,凭借这还不是修士的身躯哪里扛得住。

    在剑长歌转头逃离这片深潭附近之时,那潭底金光也是爆发开来,从潭底眨眼间冲入半空,因其速度太快,深潭的潭水都是被金光顺带着上升,在上升势头耗尽后,一头向少了大半潭水的深潭砸下。

    嘭的一声,水浪四溢,跑了没多远的剑长歌被那荡出的潭水淋了个全身湿透,几条平日间难得能够钓上一条的青元鱼竟是被水浪推出深潭,在不远的草地上拼命蹦跶。

    剑长歌这会也是管不得这美味的青元鱼了,先离开这片乌云笼罩的范围再说。

    没办法,谁让剑门上下都是一天到晚吃的是清谷丹,连俗世间最常见的白面馒头都是见不到。

    剑长歌贼头贼脑地观察了会儿书剑楼外的动静,终是忍不住走出了书剑楼。

    书剑楼二层,一道初晨的阳光穿过书剑楼的木窗缝隙拉得细长,直直照射在躺在书籍海洋中酣睡的青年略白的脸庞上。

    剑长歌被这道刺眼的阳光弄醒,抬手挡住阳光,四下望了望,不见那麻衣守书人的身影,随手拿了本无名书籍盖在脸上又是倒头睡去。

    剑长歌在书剑楼中已是几日未出去了,怕的就是一出去就会被那几名凶悍的剑门女弟子抓住。

    日上三杆,剑长歌终于睡足,起身活动一番,在书剑楼下寻一枝条将“游龙”、“囚龙”各走上四遍后又是尝试着那一直未领悟的“出渊”。

    握剑半晌,终是未能找到那应有的感觉,挥不出那一剑。

    一步跨出书剑楼结界,剑长歌见半响没有动静,松了口气,好在书剑楼外并无几日前那几名剑门女弟子。

    出了书剑楼,剑长歌并未回茅屋,一来是怕那几名剑门女弟子不死心会在山下守株待兔,二来嘛,自然是先满足自己的味蕾再说。

    扛着一根半路折来的细长绿竹,来到一处幽静深潭。

阅读青竹志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隐婚娇妻:总裁一战到天亮帝宠醉卧美人膝穿梭万界之技能大全国王游戏我要用力爱你[电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