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三命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天命代表了修道的资质,残,这个评价、别说比他以前的修道资质了,就是任何一个普通人也比他强。

    命数,代表着他如果筑基成功以后增加的寿命,就是普通人筑基了也能增加个十来年的寿命,而他只有一年,这个残可不是说笑的。

    天命评价,基本分成了残、凡、士、道、宗、真、地仙、神仙、天仙、金仙等,代表了只要不出意外、攻法够好,就能修到相应的境界。

    这可是天地人三书描述,关于人命的描述就是非常有名的生死簿,只不过现在和其他的两宝融合,不单单是生死簿了,而是更强横的三界书,也称为洞彻天地之观法。

    根据三界书描述,若是不能改变,张玉的阳寿只有三天了。

    地命:残

    无任何阴体,地魂残缺、阴寿,三天。

    地命,代表是人死后的鬼魂阴寿,以及修鬼仙的命格,资质评价和天命相通,大同小异。

    人命也就是从出生到肉身死亡的过程,是先天决定的。分成了肉身寿命和命格贵贱。一般分成残、贱、贫、凡、富、吏、官、男、子、伯、侯、公、王、帝。

    人命:残

    命格卑贱,福禄寿三缺。阳寿,三天。

    尽管对自己的状态早有预料,但看到古书的描述,张玉面色还是有点不好看。

    “曾经辉煌无比的枯木观,没想到没落到这种地步。连传承都断了么。”张玉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只要让我有一点道行,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如今命太薄了,根本就没办法承载三宝,只能发动洞彻天地之观法,而不能发挥其他威能。”

    张玉摊开手掌,一个虚幻的古书出现,书的封皮写着三个古朴大篆,天、地、人。

    当然这是大概的划分,很多命格是相融的,暂且不论。

    命虽然注定,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不然也不会出现暴富或者横死之事。

    就拿阳寿来说,张玉肉身的寿命只有三天,他如果积累一定的阴德可以获得一定的福报,借阴寿增加阳寿。

    如果张玉修天道之法,完成筑基,那么他就获得天命之寿,增加阳寿一年。

    “三命必须要改,但都不是现在能做到的,如今最主要的就是完成筑基,获得道行,增加一年的寿元。”

    张玉再次沉思起来,虽然失去了太多的记忆,很多强大的功法和神通模糊不清,但他拥有从鸿蒙开辟到现在几十亿年的记忆,即便是记得不多,但还是惊人了,依旧有海量的筑基功法在他脑海中闪烁。

    他可是三命皆残,气海重创,不管多么厉害的功法也难以修炼,但他经历太多,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功法另辟蹊径,他思量的就是这些功法。

    最终他锁定了三本功法,白骨法、归元功和紫府经,虽然名字简单,但都有惊天动地的来历,每一部功法放到现在出世必然引起修道界疯狂的争夺。

    白骨法是盘古死后,地道时代第一代黄泉白骨大帝本命功法,他年少资质奇差,被誉为洪荒第一废物。

    当初黑莲圣使游走洪荒,认识了少年时代的白骨大帝,被他的坚毅感动,指点他一番。这个幽冥鬼族的少年大帝也是怪才,得到指点大彻大悟,随后另辟蹊径。

    我不是资质不好吗,那我不修法力,而是锻练根骨,最终成就地界大帝,掌控黄泉地府十万年,并让幽冥鬼族辉煌几十万年,为天地主角。

    紫府经来头同样不小,是天道时代某一代天庭之主天帝法,是道祖传下的三千大道之一,同样不依赖肉身,开辟紫府凝练真法,培育不灭元神。天帝轮回百世,最后一世成就天帝,百世的法力让他坐稳了天帝之位,要知道他每一世都修成了天仙,百世天仙道行让他成为了最强势的天帝之一,道祖不出,所向无敌。

    归元功来历张玉也不太清楚,但这部功法曾经记载在不周山烛龙崖石壁上,能被刻在这个地方想要平凡都不可能。

    “白骨法固然强横,但我还不想放弃肉身,肉身太烂了也不好。而且修成后人不人鬼不鬼的,现在可不是万族时代,什么样子都不奇怪,现代就要被当成妖魔了,还是算了。”

    “紫府经虽然不错,筑基境界就可以开辟紫府,但太耗费时间,三天肯定来不及,而且天地巨变,很难找到纯正的天玄晶辅助修炼,更是困难重重,可惜。”

    张玉实际上最喜欢紫府经,浩荡紫气,诸邪不侵,万法不沾,很是符合他如今的口味。

    “对比之下,还是归元功最合适,吞万物、融万法,凝大道,万法归一。”张玉微微摇头,这个功法筑基还是比较容易的,三天足够,但后期就比较慢了,他不是在意速度,他自然知道道行越是凝练越好,但他就算筑基后也只有一年寿命。

    “世间本无两全法,还是先筑基,然后再转别的功法或者用其他的办法增加命数吧。”

    他本是心思坚毅之辈,加上无数记忆,下定决心就开始琢磨归元功。心念电转之间,大道在他的脑海中运转,归元功蕴含的至理快速的被他吸收理解。

    虽然时间很短,但就是短时间的推敲,恐怕就是以前修炼归元功的大贤们穷极一生对功法的理解也不及他一时片刻理解的百分之一,这就是他的底气。

    就在张玉推演功法的时候,咣当一声,张玉的屋门被踹开。

    一男一女两个少年迈入了屋中,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容,身上的长袍和马褂都是考究的丝绸裁剪,男的留着大金人的阴阳鞭子头,梳理的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少女倒是道姑头型,倒是明媚皓齿,不似大金族女子装扮。

    “王明师兄,李萍师姐,你们为什么打扰老师休息。”一个满是怒气声音从后面传来。

    一个瘦弱的小姑娘,双手缠着布条,布条上还带着血迹,但此刻还是捧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大瓷碗,满是焦急的走到屋内。

    “唐小小,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张老师可不止是你的老师。”王明一副很关心张玉的样子。

    “就是,我们也是关心老师的伤势。”李萍也附和。

    唐小小不满的说道:“昨晚让你们和我一起救老师,你们是怎么说的,现在也不用你们在这里假惺惺。”

    王明和李萍顿时面色通红,讪讪不语。

    张玉瞥了两人一眼,然后柔和的看着浑身泥点的小小,对小小招招手。

    唐小小怒视了两人一眼才小心的将大瓷碗放在了张玉的面前:“老师,这是隔壁好心赵爷爷送的粥,您受伤了,好好补补,里面还加了半颗固元丹呢,等宫主到来就能给您治病了。”

    张玉点点头,拍了拍小小的脑袋。

    小小看着粥咽了咽口水,但还是强行将自己的头撇开,不去看肉粥,而是退到了张玉的身后站定。

    “说吧,你们有什么事。”张玉问。

    “老师,我和王明师兄筑基已经稳固了。”李萍满是期待的说道。

    张玉平静的看着两人,说道:“那就好好凝练道行,争取早点成就先天。”

    这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位老者,一丝不苟的给张玉行了一礼。

    “张道长,小孩子不懂事,就由我来说吧,如今公子小姐根基稳固,尚缺一步上品练气决凝聚道行,听闻张道长师承上清宫,传的清微法,而公子小姐不说百年一遇的天才,也是良才美玉,何不赐下法门。”

    张玉微微摇头:“关乎传承之大事,法怎可轻传?”

    老者摇头:“道长此言差矣,道长明察秋毫,当知道如今处境,白衣贝子这次害你不成,近期必有新的动作。如果道长将王明公子和李萍小姐收入门墙,我们就成为一家人,和我王李两家之力,必然保道长平安度过此劫,此中利害道长应该清楚。”

    “如若两人入得我法眼,区区清微法何足道哉,但我还需观察时日。”张玉依旧婉拒,心里却冷笑,这人说的好听,明里暗里为自己照想,不过是谋求自己的练气决而已。

    别说自己完全可以自保,就是命悬一线也不会受别人威胁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

    “道长,两人修行耽误不得,您不考虑考虑?”老人眼中闪过一丝祈求。

    “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若是两人等不及,大可以修炼别的法决。”

    “那我只能带着公子小姐回城寻求法决了,我们中午出发,道长还有半天时间考虑。”

    张玉没有回话,只是端起了茶盏。

    三人满脸的失望,走出房间,三人原本笑容全部变成一脸阴沉。

    李萍看了一眼闭合的房门,想要说什么,但被老者一个眼神止住,三人快步离开。

    咳咳咳……

    张玉剧烈的咳嗽起来,唐小小连忙小跑过来帮张玉顺气,当看到张玉手绢里的血,唐小小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老师,不如我们回城吧,我们不要完成这个委托了好不好。”唐小小哽咽着说道。

    “我没事。”张玉摇摇头:“帮我去厨房拿一个大碗和一个碟子过来。”……

    张玉心念一动,想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古书自动翻开,接着一些字出现。

    张玉睁开了眼睛,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治疗一下伤势,然后修炼一门合适的功法来保住自己的命,而且他的仇家也随时会再次行动,不得不防。

    过了好一会,张玉完全适应了现在的状态,准确来说,他现在是张玉,但已经不完全是张玉了。

    三宝的碎片已经和他的三魂融合,可以说,原来的张玉已经死了。现在的张玉是以张玉的意识为主导,融合了三宝的综合体,完全是新生状态。

    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屋子,破破烂烂的,但收拾的还算干净。张玉扶着墙挪到了破旧的桌子边,在椅子上坐下。

    缓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艰难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杯凉水灌下,张玉总算恢复了一些气力。

    张玉、字瑾瑜、道号混元。

    天命:残

    无任何道体,残废之资。命数,一年。

阅读三界圣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魔尊冥道怪谈女主她总是被下药蜜恋2V1:偏偏喜欢你至尊蛊医半世江湖一世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