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魔种之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慕白,你吞噬了灵感麒麟的内丹?”

    天机子一语道破天机,原来这天脊山上的烈火麒麟王并非真正的烈火麒麟,而是灵界上古魔兽灵感麒麟,这灵感麒麟与通天鲲鹏、九变烛龙并称魔种三害,乃妖魔道至高血脉,是仅次于魔主呈祥的存在。

    “青莲师弟,带上李慕白赶紧撤退,这小子更有助于吸引烛龙的注意,我和法胤师弟牵制他的攻击力!”

    烛龙见到李慕白,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冲着李慕白就是一记火球,李慕白就站在原地,享受着烈火的洗礼。

    青莲真人认出来眼前的魔化少年就是吊车尾的李慕白,此时此刻,李慕白被邪火灼烧着,散发出一缕缕的黑烟,一头烈火铸成的麒麟王张牙舞爪的对峙着凶煞的烛龙。

    法渊真人由于之前已被范可辛击伤,此番又中了剧毒,一时抵抗不住晕死过去,天机子知道久战必然不利,示意大家边战边退,撤离到安全范围,可是现了魔种本身的范可辛根本就不给众人倒退的机会,巨大的蛇尾一拍就击碎了半个骨头山,众人被打翻在地,而这时候巨大的舌头吐着信子也冲了过来,两个长老被一口气吞下,天机子急忙祭出镇教之宝荒神剑,引五雷轰顶之力遏制住烛龙的攻势。

    “撤,快撤,撤回到天机门的领地,那里的法门大阵还没有被破坏,我们把他引过去,收了这条烛龙,否则让他流窜出去,还不知道要伤害多少生灵!”

    青莲真人召唤仙鹤,载上李慕白和法渊真人一路飞奔,这瑞莲仙鹤擅飞,纵使烛龙一时也难以追得上,只是在后面负责牵制的天机子和法胤真人吃尽了苦头。

    “师弟,再坚持一下,前面就到了天脊山的领地,法门大阵会抑制他的魔性,你我趁机了断了他!”

    “万一法门大阵压不住他,那天机门岂不是......掌门三思啊!”

    “法胤师弟莫要说了,我天机门的法门大阵乃开天圣祖所布置,莫说是区区魔种,即便是灵界魔主来了也奈何不得,大家赶紧往回撤!”

    天机子等人边战边撤,烛龙不依不饶,等到了云水河畔,天机门十三大长老只剩下四个,烛龙盛气凌人,喷出漫天大火,大火熊熊燃烧,几乎要烧干整条云水河,而昏迷在云水河中的李慕白,因为汲取了魔兽的内丹,感应到了魔种的召唤,从河水之中一跃而出,立到了天机子等人身前。

    “掌门师兄,不要再跟他废话,此人杀我天机小辈,坏我法门大阵,绝非善类,杀了他!”

    法渊真人恼怒至极,飞天而上,神器雷鸣离火剑划破长空,有如霹雳闪电劈头盖脸就砍向范可辛,范可斜目睥睨,长剑亦是裂天回环,剑气格挡在法渊真人的剑气之上,碰撞出一个爆炸漩涡,除天机子以外,未参战的十一个大长老均被震出去三舍开外。

    法渊真人一击未成,雷鸣离火十三剑无限连环,晴空之上十三道霹雳参差错落,范可辛眼见,露出难以名状的笑容,忽然间长剑如凤舞,四条黑蛇卷带着数不清的黑色骷髅头砸向了法渊真人的闪电剑气,法渊真人只觉得虎口发麻,心头气血涌动,突然抵挡不住,吐了口鲜血退出去三丈,天机子飞身将其接住。

    说话间来到了天脊山的内围,天机门的法门大阵一瞬间网罗住烛龙,千丝万缕的光束冲击下,烛龙逐渐的不再狰狞,他开始变回一个人的模样,只是饶是如此,合天机子和法胤真人两人之力也才勉强和他战一个平分秋色,及至青莲真人一干人等加入战团,这才将烛龙控制住。

    “大家坚持住,控制住他,不要让他动弹,待我用荒神剑破了他的天灵,让他修为涣散!”

    众人合力控制住烛龙,天机子趁机抽身,祭出荒神剑,八荒六合之力凝聚在荒神剑上,在天机子的指引之下朝着烛龙的天灵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本已经奄奄一息的李慕白突然像受到什么召唤一般一飞冲天,一套凌厉的快剑招招封喉,杀向天机子,天机子心里一惊,这李慕白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实力,这每一招都足以一击击杀神级高手,不得已只得先自保,回手一剑将李慕白击退,烛龙趁机挣脱了控制,逃命去了。

    李慕白被四位长老带回了天机门,关进了地牢,长老会派出精干子弟拉网式搜索了密林深处,袁飞、麻子达、如心月等一干侥幸存活下来的弟子被营救回来,只是露娜和邢兀鹫并不在其中。

    “经此一役,我天机门元气大破,十三个大长老陨落九个,因此,我决定,法胤、法渊两位师弟闭关灵山别院,突击集训影子十三,争取在五百年一度的接引大会之前得以出关!”

    “灵界黑衣白面两位使者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他们真的能感知的到藏匿在大陆各个角落的极化老祖?”

    “不错,此话说起来当是四百年以前了,当时我还是道远师祖麾下影子十三之一,道远师祖刚刚突破至极化境界,恰逢上一届的接引大会临近,师祖为了躲避黑衣白面远匿西凉荼毒之源,可还是被黑衣白面轻松找到,自此上了灵界,没了音讯。”

    “那我等三人岂不也是凶多吉少?”

    “不错,所以我才让你跟法渊师弟加紧培训影子十三,接引大会之前需要他们接替我们的位置,你我三人躲到经纬祖师营造的小千世界之中,试试能不能躲得过黑衣白面的探查吧!”

    “这些都是后话,如今烛龙逃了,李慕白那个小子要怎么处置?”

    “这个小子如今已被魔种入侵,若不是因为他,烛龙也没有机会逃走,杀了这个小子!”

    “两位师弟所言极是,这个李慕白是留不得了,明日午时,将他推上伏魔台受万剑穿心碎魂之刑罚,当众粉碎,教众弟子引以为戒,莫要步他的后尘!”

    这一夜对李慕白来说是极其痛苦的一夜,灵感麒麟的魔力逐渐的被他的血脉吸收,他的意识恢复过来,被烛龙摔打散架的身体散发出一阵一阵难以忍受的痛楚,他还在担心露娜,在担心邢兀鹫,只是他还不知道,等待他的还有第二日的万箭穿心碎魂之刑罚。

    良久,不堪疲惫的李慕白睡下了,他怀里的麒麟幼崽畏畏缩缩的探出头来,地牢里面阴森潮湿,只有几盏摇曳的油灯和几个打瞌睡的守卫,麒麟幼崽转了一圈,突然听到有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它急忙蹿进李慕白的怀里,这时候一个黑衣人来到了李慕白的牢笼门前。

    李慕白被麒麟幼崽惊醒,睁开眼睛,正好望见门外的人影,借着油灯昏暗的光亮,李慕白看到了他的面孔,只是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让李慕白的内心里感到不可抗拒的恐惧。

    黑衣人望着李慕白的眼神有一点戏谑,嘴角轻轻有一点上扬,他就那么死死盯着李慕白的眼睛,李慕白仿佛感觉到他在用手去撕掉整张的脸皮。

    脸皮就像橘子皮一样被剥了下来,那个人的脸变得更清晰了,李慕白不明所以的望着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望着他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真实。

    “你,到底是谁?”

    “呵呵呵呵,你难道都已经认不出来你自己的脸了吗?”

    “你,是我?”

    “呵呵呵呵,你明天就要烟消云散了,我来看看你,我的身体,是时候还给我了!”

    “你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你能不能告诉我?”

    “掌门师兄,此人修为恐已突破极化境界,半步天尊,非天机剑阵恐难以将其制住!”

    天机子闻言颔首,怒声道:“布阵!”

    以天机子为首的天机门十三长老火速赶到迷雾雨林,离火深渊此时已经裂开一道鸿沟,滚烫的岩浆沸腾着,而范可辛就飘在岩浆上空沐浴着火的洗礼。

    “阁下是谁?缘何要破坏我天机门的法门大阵?”

    “只是为了见个故人,问点旧事。”

    “一派胡言,你若再不说实话,休要怪我们不客气!”

    “哦?极化境界?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

    其他长老闻言纷纷祭出宝剑,如万象星盘一般梦幻走位,祭出天机门的无上剑阵“天机剑阵”。

    面对天机剑阵,范可辛只觉得漫天剑雨如遮天蛛网,时而疏,时而密,一时之间竟找不出破绽。

    天机子见范可辛被天机剑阵困住,一招泾河云雨剑云翻墨,十二长老紧随其后风云涌动,顷刻间剑影有如长河入海浩浩荡荡,杀气压迫的范可辛喘不上气来,他急忙倒退了几步,提起护体真气形成一个保护罩,可还是被飞剑击打的气血翻涌,无奈之下现了魔种原形,一条巨大的烛龙盘旋着高耸入云,吞吐一口毒烟绵延三十里,众长老中毒,天机剑阵也乱了方寸。

阅读灭世长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奶糖式初恋六零军嫂有空间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诺言之路红尘梵心救世主养成学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