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乾坤万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实力不仅让在场的妖魔胆寒,就是魔铃雨霖铃,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剑圣苏东邻的真实实力,愣在了当场。

    “还不快带两个孩子走!”

    苏东邻冲着雨霖铃喊道,同时长剑峰回路转,一记贯日长虹。

    魔族的八部天王,也都是天魔境界的高手,在江湖上已经鲜有敌手。

    苏东邻只是用了两剑,就解决了其中的两人。

    其他七个天王见状,也都纷纷亮出家伙,围了上去。

    苏东邻一剑震退杀无咎,其他七兄弟对其还是颇有顾忌,不敢轻举妄动。

    魔族的六个天王丝毫不敢大意,四散开来。

    那时间黑气弥漫,飞沙走石。

    苏东邻深知久战不利,长剑朝着身后一甩,剑花狂舞,直奔杀无咎的面门。

    七兄弟之一的暗羽修罗急忙挥起禅杖替杀无咎挡了下来。

    不过苏东邻这一剑乃是全力所为,凭着他八转天尊的修为,硬生生将暗羽修罗震飞,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苏东邻?我劝你不要趟这趟浑水!如今合我们八兄弟之力,也未必不是你的对手,更何况,哼哼哼哼,天王也已经赶过来了。”

    天王,就是枉死城主楚天遥,圣地十大天尊之首,修为深不可测。

    苏东邻掐指算算时间,留给他的,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六道不同属性的内功攻击波朝着苏东邻冲刺过来。

    苏东邻借着先手的一剑,一剑化千剑,千剑化万剑,赫然正是玉虚仙门的失传绝技乾坤万剑。

    这乾坤万剑是一套剑阵,进可攻,退可守,一瞬间就把六道黑气给网罗起来。

    魔族的六大天王瞬间被制,进退两难,隐藏在黑气之中的六张模糊不清的脸,隐约透露出来痛苦的神情。

    魔族六部天王被困,苏东邻却也不敢耽搁,乾坤万剑万变不离其宗,随着右手乾坤袖的摆动,千千万万的剑影围绕成一个半圆,朝着中心冲刺而去。

    这气势,简直让天地动容,风云变色。

    魔族六部天王使出浑身解数,背靠背聚集在一起,全身的真气涌出,抵挡着万剑的攻势。

    不过从气势上来看,随时都有可能被万剑穿刺的满身是洞。

    苏东邻趁势运气,加大了乾坤万剑的阵势,魔族六部天王终于是抵挡不住,被万剑穿刺到滚滚尘烟之中。

    “东邻哥哥,好手段,这魔族八部众,在江湖上也算是震八方的存在,东邻哥哥只是一手乾坤万剑,就将他们送上西天,就连我这个玉虚仙门的嫡传,都自叹不如啊!”

    苏东邻心头一惊,循着声音抬头望去。

    一个身着淡紫绫罗飘飘入仙的姑娘从天边的云朵显露出来,飘雪长发迎风飞扬,整个人仙气儿到与蓝天白云融为一体,如梦如幻。

    “潇湘妹妹,别来无恙!”

    “承蒙挂念,过得不好!”

    叫潇湘的姑娘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苏东邻的身边,眼睛里莹莹泛着似笑非笑的冷意。

    苏东邻将剑收了起来,衣袂往后一拢,转过头,淡淡的望着潇湘的眼睛。

    “潇湘妹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东邻哥哥,我是为了我们玉虚仙门的至宝翻天印而来的,东邻哥哥莫不也是为了翻天印而来?还让我欣赏了好精彩的一套乾坤万剑大阵!”

    苏东邻掐指一算时辰,并不想跟潇湘有什么纠缠,索性也不解释,转身要走。

    “苏东邻,你站住,不给我一个解释就想溜之大吉?”

    “他日,我自会给潇湘妹妹一个解释,只是今日,苏某不便久留!”

    潇湘挡在了苏东邻的前面,苏东邻一个踏雪无痕,闪了过去。

    “苏东邻,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想走,还得问问我手上的蓝月环!”

    潇湘一个凌波微步,追上了苏东邻,兰花点穴手紧接着跟上。

    苏东邻眼见潇湘速度奇快,来不及躲闪,楼船夜雪再一次出鞘,寒剑冷锋,兰花点穴手击打到剑身上,叮咚一声,潇湘退回去半丈。

    “潇湘妹妹,莫要苦苦相逼,这半步多如今水深火热,不宜久留,你对我的误会,他日容苏某慢慢向你解释!”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苏东邻,受死吧!”

    潇湘疾步向前,蓝月环双手飞舞,水蓝色的光斑伴随着淡紫色的衣衫翩翩飞舞,紧逼着苏东邻的长剑漫步回环。

    玉虚仙门的武术,讲究一个潇洒飘逸,这个潇湘却独树一帜,刚烈威猛。

    苏东邻与潇湘也算旧识,多少了解,长剑当歌,环环相扣,七星聚首,将潇湘的攻击丝丝化解。

    潇湘恼羞成怒,飞天而起,整个人都仿佛是固体转换一般,一个一个冰冻一样的身影停留在原地,冷厉的杀气却是朝着苏东邻疾驰而至。

    苏东邻本欲回剑格挡,却听见由远及近的号角声此起彼伏,马蹄阵阵。

    是枉死城的追兵到了。

    潇湘的必杀一击鹰击长空从天而降,整个人有如急火流星一般朝着苏东邻的头顶穿刺。

    苏东邻轻轻的一闪,白驹过隙,躲过了潇湘的攻势。

    潇湘却不肯罢休,一记雪花六出,蓝月环极速旋转,迸发出雪花一般的光环,一环扣一环,光影相映,竟像是漫天飞雪。

    苏东邻叹了一口气,长剑电闪,电闪伴着雷鸣,将潇湘的雪花片片剥落。

    潇湘哪里肯依,欺身而上,蓝月环反转回环,寒梅怒放。

    苏东邻躲闪不及,一个飞天揽月,也是欺身而上,长剑上提,挡住了两片蓝月环的搏杀,噼里啪啦的火花四溅。

    潇湘的眼睛里愤恨交加,一弓身,长腿从头顶踢了过来,腿劲刚猛,痛下杀手。

    苏东邻摆首躲过,同时一只手抓住了潇湘的脚腕,往身边这么一拽,潇湘整个人身体前倾,失去了平衡,竟然落到了苏东邻的怀里。

    潇湘脸色一红,心下却是羞恼,双手环抱住苏东邻的脑袋想要给他一个凌空抱头摔。

    苏东邻侧头一转,双手松开,把潇湘放了下来,这一来一去两个人同时有点失去平衡,两片嘴唇轻轻地吻到一起。

    潇湘愣了片刻,眼睛睁得老大,忽然之间又好似清醒过来,蓝月环再一次出手,朝着苏东邻砍了过去。

    苏东邻也意识到了有点微妙,急忙的往后退去,正好躲过了蓝月环的砍杀,却没躲过潇湘的一肘,倒退了好几步这才停下。

    “苏东邻,你这个登徒浪子,轻薄之人,看我今天不杀了你!”

    潇湘手上双环飞舞,舞动出片片光晕,就好比水汽蒙蒙,又好像瞬间结冰,噼里啪啦的冰碴子跟着她的动作朝着苏东邻杀了过来。

    苏东邻此刻还在担心雨霖铃和那两个孩子,枉死城主说到就到,当下顾不得和潇湘过多纠缠,长剑迎着潇湘的双飞环霹雳连环斩,那次第,乾坤万剑再次席卷而来。

    这乾坤万剑本是玉虚仙门的绝学,只不过失传已久,此刻飓风一般的飞剑围绕着潇湘水泄不通,让这个傲娇的玉虚仙子寸步难行,她在心里暗暗发狠,有朝一日一定要手刃苏东邻。

    而苏东邻不敢耽搁,困住潇湘以后快马加鞭的赶去老地方跟雨霖铃汇合。

    “老地方”是云水河畔的一个茅草寨子,而这个茅草寨子是丐帮的总舵,这个丐帮超脱三界之外,不在三族之中,是人妖魔三族的流浪势力联盟,躲在这里,不是到了万不得已,任何一方势力不会撕破脸面,这也就给了他们逃出生天的一线之机。

    只不过从半步多到老地方需要经过一线天,一线天是幽天鬼寺的领地,两刃万丈山崖,一水沧浪而过,是地狱菩萨鬼如来的府邸,而这个鬼如来嗜杀成性,苏东邻害怕雨霖铃带着两个孩子凶多吉少,又放出了一颗信号弹希望得到雨霖铃的回应。

    而此时的雨霖铃刚刚才逃进一线天,突然就感觉到不大对劲,竹排下面的清水突然变得跟墨水一样,继而翻滚起来,一颗又一颗腐朽了的骷髅头浮上水面,对着他们三人牙关开合,疙瘩疙瘩像是在嚼骨头。

    “魔灵,把翻天印交出来,我饶你们不死!”

    “来不及犹豫了,魔灵,你带两个孩子先走,到老地方等我!”

    说完,苏东邻长剑出鞘,有如惊涛拍岸,长流水剑激起千层浪。

    一连串的笑声响彻天地,魔域林海的树叶子哗啦啦的落了一地,随风舞动。

    随着笑声落下,有八个凶神一般的罗刹出现在苏东邻的身后,与魔灵对视。

    “雨霖铃,你身为魔灵,竟然学那百里杀生,吃里扒外,赶紧把孩子和翻天印交出来,我八兄弟还能饶你不死,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你又想怎么样呢,杀无咎,杀兄弟?”

    苏东邻突然开口说话,回过头来,与魔族八部天王对视而立。

    同时,他将詹娜抛到雨霖铃的方向,雨霖铃长袖一甩,将詹娜接了过来。

    杀无咎见苏东邻出手,急忙祭出魔杖,迎了上去。

    但是苏东邻的剑更快,剑花有如浪淘尽,乱石穿空,将杀无咎给震出了一丈开外。

阅读灭世长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我在末日吃软饭终极一班之汪大东回归回眸瞬间,终见晨曦涵曦传乔先生,撩妻上瘾!肥妻不外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