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沈家管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想到何管事还有这本事,是你自创的记账法吗?我能不能将此法用到我京城的各家铺子里去?”沈鑫兴奋地问道。

    从决定告诉沈鑫这记账法起,何必就没想要藏私:“自然可以,这是我走南闯北时见到的一种记账法,觉得好用就牢记在心了。”

    次日,沈家各铺掌柜都来到沈家大厅学习了这种新记账法,连称好用,当得知是何管事所授时,都对何必敬重了几分。

    晚上,沈鑫有意教何必看账本学做账,何必看着上面繁复的记账方法,实在头大,思量了一番,还是决定把现代的收支记账法教给沈鑫。

    沈鑫很有经商头脑,没多久便掌握了新记账法,觉得确实好用又方便,对何必顿时刮目相看。

    其实,前世的时候,她就想着辞掉公务员的工作,做点小生意,做个小老板,上头没人管,能自在许多。

    “沈家在这里倒是有几家铺子,要不这阵子你就跟着我巡视铺子,先当个管事吧。”沈鑫虽然可惜儿子没了这个机灵的伴读,但还是愿意帮助一下何必。

    送走了几位掌柜,沈鑫揉着额角,对何必说:“别看这几位掌柜都学得认真,可这几人里又有几个是真心为沈家做事的,几家店铺一年的盈利都比不上京都一家铺子半年的盈利。要不是老母亲不愿年老离家,我都想结束了这里的生意。”

    何必沉默了一会儿,“沈老板为何不想点法子调动掌柜们的积极性?这柳风镇和周边几个县都挺富庶,倒是不愁没钱挣。”

    何必没想到沈鑫居然让自己当了个管事,要知道管事一般是家主信任的人或者是很有经验的人,心中更是感激沈鑫。

    翌日,何必就跟在沈鑫身后到各家铺子查看。

    各家掌柜对于这个过分年轻的管事感到好奇,却也不敢怠慢。一日下来,何必基本了解了店铺的进出货流程。

    一个多月后,到了江南柳风镇,这是个富庶的鱼米之乡,江南的小楼比比皆是。

    沈家的祖宅就在这里,多年未归家却不见萧条,留守的小厮丫鬟们得知少爷一家子回来了,早已在沈宅门口列队相迎。家里的老母亲也在花厅里起身迎来,搂着孙子直念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沈鑫简单介绍了何必,老人家感念于她救了小孙子,小孙子也很喜欢她,便态度愈发和蔼。

    “法子也想过,年终多给点打赏,做得不好扣钱什么的都试过,没什么成效,那帮掌柜们可精着呢,大错没有,他们的月银是每月固定拿,只是沈家愣是赚不到什么钱罢了。”沈鑫叹息着,“其实京都那边也有这种事情,不过我坐镇在那边,他们还不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偷懒。”

    何必又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沈老板有没想过将铺子分成几股,让掌柜们也分到一部分股份,铺子赚得多,他们年终分红得利也相应多,这样他们岂不就会挖空心思将店铺经营好了?”

    何必说得有点忐忑,毕竟这个时空还没有股份制之说,怕沈鑫听不明白或是无法接受,毕竟要把自己的完全利益分散给别人,就不是人人能接受的事情。

    谁知,沈鑫眼睛一亮,心中过了一遍何必所说的分股法,觉得大为可行,看似利益瓜分给别人了,却带动了总的盈利,盘子变大了,得到的虽是一部分却比原来的一整个小盘子东西多多了。

    这次沈鑫用赞赏的眼光看向何必:“你这小脑袋瓜真是好用得很,还好你不是我的竞争对家,不然我可是会输的。”

    何必认真回道:“我没那么大的野心,以后就算自己当老板也只想做个小老板,管得越多越累,不适合我。”

    沈鑫看出了何必说这话是真心的,接触这些时日发现她并没有多少野心,是个寻求安逸的人。“你说的这方法我再细细思量一下怎么做,在离开之前将这事给办好。这阵子店里的事让掌柜们先向你汇报,你解决不了的再问我。过两天跟着我好好学学怎么跟官府中人打交道,做生意都难免要接触官府中人,多个靠山总是好的。”

    何必对官府有些排斥感,觉得这些人都是吃肉不吐骨头的那种人,还是少接触为妙,可是要想在这里做生意,还是逼着自己要打好这层关系。

    沈鑫几日后请官府中人到明月楼喝花酒,让何必也跟着去。

    何必本不想去,可沈鑫说:“那些人喜欢在那种地方谈事情,你得习惯,逢场作戏有时还是需要的。要在生意场上混,你得把自己打磨圆了,才不会伤到自己。”

    何必心中嘀咕:“我又不打算做景国的沈万三,要那么圆滑干什么!别把我当商业奇才培养啊,我只是想学点古代做生意的基本常识罢了。”

    明月楼里歌舞萦绕,官府中人左拥右抱,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沈鑫自若地谈笑风声,顺便把何必介绍给了他们,让她混了个脸熟,也算是为将来做生意打下了官面基础。

    何必越发有管事的样子了,先是给首饰铺子提了建议采取一对一的服务,还亲自设计了几款新颖的首饰,让店铺多了不少客人。

    然后她又让绸缎铺子按种类摆放布匹方便客人选购,找人设计了新款成衣的样式,亲自进行了修改和配色,将积压的布料做了成衣挂在店铺显眼处,到店里买布的客人看到都争相购买。

    她还设计了几个俏皮的模板,教蜜饯铺子用糖浆做起了多种样式的棒棒糖,不仅铺子生意好起来,还让小镇流行起棒棒糖。

    沈惜当然是第一个享用到棒棒糖的人了,当他拿去分给几个新认识的伙伴时,别提那股嘚瑟劲了,顺带着蜜饯铺子生意也大好。何必简直成了他心目中的万能英雄。

    沈家各铺子掌柜也真心佩服起这位年轻的何管事,尤其是当沈老板说出请他们入股店铺的事情是何管事提出时,对何必更是感激不已。

    沈鑫虽未看到股份制的成果,但看到掌柜们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知道他们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他也很感激何必为沈家做的一切,惋惜不能常留在沈家做事,决定等何必开店时帮上一把。

    在柳风镇已经呆了将近三个月,沈鑫要回京都去了,何必也觉得不适合再住在沈宅,想要趁此机会另立门户。

    沈鑫主动拿出四张五百两银票给何必:“你为沈家所做的远不止这两千两,你拿去用作生意的本金吧。”

    “沈老板客气了,这段时间供我吃住,还给我月银,这两千两就当是我借的,一年内必当奉还。”何必接过银票道。

    “这是你该拿的,拿着吧。”沈鑫回道。

    “我一定会还给你的,一定!”何必很坚持。

    沈鑫对何必的固执没有办法,只好默许。

    沈惜泪涟涟地与何必挥手道别:“哥哥,你以后要来京都看我啊。”

    “你也可以来柳风镇看我啊。”何必也有些不舍,目送着马车离开。

    送行过后,何必溜达到镇中心,看有没合适的铺子,打算开一家茶楼。

    “你打算让他当惜儿的伴读?”老太太等何必去了客房休息时问儿子。

    “我等会儿问下他的意思。”沈鑫倒是还没想好安排何必做什么。

    两日后,何必随着沈家赴江南。

    沈家算是富商,请了不少镖师护着,倒也没出什么幺蛾子。一路上,沈鑫知道了何必是孤儿,到处流浪,有心想收她进沈家做事。

    何必有些意动,以后的生活总是要有个着落,沈家的人也挺好相处的,但她还是直言:“多谢好意,不过在下不打算卖身,就算去沈家做事也希望是个自由之身,等差不多时候我会离开自立门户的,这样的话,沈家还愿意用我吗?”

    对于何必的坦然直言,沈鑫楞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只要何兄弟愿意,随时可以离开沈家自立门户。”

    何必没想到沈鑫真的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心里自是高兴,更想着在这段时间里尽量多为沈家做些事。

    何必从一到这个小镇,就喜欢上了这里。前世她就是在江南长大的,虽然时空不同,但景致十分相似,她对这里有着莫名的亲切感,想留在这里继续今生的生活。

    待沈鑫问他是否愿意做惜儿的伴读时,何必拒绝了,因为沈鑫一家过段时间还是会回京都去,他的事业大多在那里,而何必想留在柳风镇。

    “不知沈兄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何某可否跟着学学如何做生意,以后想在这镇上开家自己的店。”何必在来的路上就听说了沈家在柳风镇有几家铺子的产业,她是真的想学习如何做生意。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下个路口今生不孤单超强恋爱:男神来自地狱晚安,我的少帅鬼夫山寨田园:老大,收个房宇宙执事团之东十传魔神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