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茶楼成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回到柳风镇时,天色已暗,只见茶楼方向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何必心中预感不妙,加快了脚步。

    待走近,发现果然是“随心品茗”起火了,火势已经很大,何必等人由巷子的门进到后宅,从井里打来一桶桶水,想要扑灭大火,但已经迟了,大火将整座茶楼烧成了灰烬,连后宅的一进房屋也都被烧毁了,二进屋子虽没毁去,却也被烟尘熏得黑乎乎的。

    要不是突然下起了雨,这火还不知要烧到几时。

    “也算我一个,我也有兄弟了,真好!”鲁毅激动道。

    何必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们,暖暖地笑着。

    “果然不愧是名剑山庄的少爷,江湖事知道不少。”燕飞叶有些得意。

    “你在风味楼那日恐怕是早就猜到我的身份,只是为何会提议让我也来茶楼当伙计?”陆初尘问道。

    衙门的人来过,说是天干物燥,火烛不慎引起的大火,敷衍了两句便离开了。

    幸好二进的屋子暂且还能住人,何必等人晚上才有了着落,大家聚集在她的房里。

    “你腰上那块不肯用来抵饭钱的玉佩,让我猜出了你的身份。至于提议让你当茶楼伙计,是因为我想拉个少爷陪我一起干苦力活,这样的日子才有意思,而我的委屈感也会觉得少一些!”燕飞叶笑得有些贼。

    陆初尘哭笑不得,锤了他肩膀一拳,“这样的日子是不错,能认识你们,跟你们做兄弟,我很开心。谢谢你!”

    “一起坐过牢,我们真是难兄难弟了!”燕飞叶真诚地笑了。

    “那日你为何会到我宅中?不会是来偷东西的吧?”何必挑眉。

    “只是去附近商铺转转,顺道路过你屋顶,看到了怪模怪样的沙发,一时兴起就去躺了躺。”阿叶淡淡道。

    “沙发我已同意让你拿走,那你又为何想留下当茶楼伙计?你这身手去当镖师之类的岂不更好?”何必对此还是挺好奇的。

    何必站在房檐下,发间、脸上都滴着水,不知是雨还是泪。

    她真的伤心了,茶楼可以说她花了不少心血,就像是她的孩子,本来正在茁壮成长中,如今说没就没了,她的心空了。

    在这异世本就没有家,全心投入的茶楼早已被她当成了家,如今家没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名字起得真是好,何必,何必,何必来这异世走这一遭呢?难道只是让她再次体会没有家的感觉吗?还是老天看不得她这一世过得太顺了?

    见何必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望着雨中茶楼的废墟,也不开口说话,鲁毅从房间里找来布,递给她擦拭头发和脸,何必仍是没有动。

    “何必,你别这样,茶楼没了可以再盖,我们都会帮你。”鲁毅劝道。

    “掌柜,你先进来换身衣服,小心着凉。”陆初尘也说道。

    “掌柜,还当我们是兄弟的话,就进屋来商量一下日后如何吧!”燕飞叶也帮声道。

    何必散了的神,似乎回来一些,肩膀微微抖了抖,却仍然站得笔直,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战胜的,该振作起来,不能让几个伙计担心。

    何必正要转身,一股热流从小腹涌出。

    突然听到鲁毅惊呼:“何必,刚才救火你受伤了吗?衣裤上怎么有血?”

    燕飞叶和陆初尘的视线随着鲁毅的惊呼,也落到了何必身上的血迹上,只是这血迹的位置有些奇怪,两人年纪稍长,略一思索,对望一眼,移开视线,红晕纷纷爬上了脸颊。

    何必对那感觉还是熟悉的,前世毕竟已经是个成年人,只是没想到这一世的月事初潮会在这个时候来临,而且还在背对着三位男子时被发现了,何必囧得想直接冲回雨里。

    这身体的初潮十五岁才来,算是女子中来得比较晚的了,更没想到初潮居然还伴着痛经,刚才又淋了雨受了寒,还不待何必冲回雨中遮羞,就疼得蜷缩在地上。

    三人吓了一跳,燕飞叶一把抱起何必,将她放到床上,盖上了被子。

    “何必全身都湿了,我们先给她换身干衣裳。”鲁毅说着想掀起被子帮何必更衣。

    陆初尘拦住他,“不太方便,掌柜不喜欢别人帮她更衣,还是等她好些了再自己更衣吧。”

    “你怎么样了?”燕飞叶站在床边问道。

    “我……肚子疼得厉害。好冷!”何必嘴唇苍白地低声说道。

    “我去烧些热水,何必你还是擦洗一下,换身干爽的衣裳才不会着凉。”鲁毅说完就跑去院子里打水烧水。

    幸好当初何必为了方便煮饭,让鲁毅搭了一小间厨房在二进院子里,这次大火也没烧到。

    燕飞叶和陆初尘暂时忍下了满心的疑问,只想着让她不再这么难受。

    “我去看看有没红糖泡水给你喝。”陆初尘想起小时候见母亲身体不适时会泡红糖水,喝了就好多了。

    “他们都出去了,我帮你守着门口,你快换身干衣裳,别让大家担心。”燕飞叶从柜子里找出一套衣服放在床头,然后关上房间的门守在檐下。

    何必忍痛撑起身,快速的换了身衣裳,顺便处理了一下身下的污秽,将脏衣被打成了卷丢在房间角落里。

    过了一会儿,鲁毅打来了热水,还拿来一个汤婆子递给何必。

    陆初尘也端来了红糖水让何必趁热喝完。

    用热水擦拭头脸后,何必精神好了一些,将汤婆子捂在腹部,疼痛也有所缓解,就是觉得周身还是冷意阵阵。

    燕飞叶和陆初尘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输点内力给何必,能让她暖和起来。谁知两人轮番上阵,都无法将内力输入何必体内。

    “你的经脉是不是被什么药物封住了,我和初尘都无法将内力输入你体内。”燕飞叶觉得奇怪。

    “我也不知道,我的头曾经摔过,有些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了,但前阵子练习内功心法时,发现自己似乎是有内力的,只是内力无法发散到四肢。”何必无奈地用失忆来解释对自己身体的不了解。

    “你是不是还忘了该向我们解释些什么?”燕飞叶直直瞪视何必。

    陆初尘也望着她,等她开口。

    何必尴尬地笑笑:“还是被你们发现了我是女儿身,是不是觉得当我这个女掌柜的伙计很委屈?”

    女子之身这事是瞒不住了,但易容面具的事她暂时还不想让他们知道,直觉见过这具身体真容的人越少越好,相信他们三个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不然这些日子也不能相处融洽了。

    “我受不得镖局那些规矩,我也不缺银子,只是见掌柜的你顺眼,就想留下帮你一阵子。”阿叶又嬉皮笑脸起来。

    “怪不得你连真名都不告诉我们,是怕我们报官抓你吧?”何必睨他一眼。

    回柳风镇的路上,在众人的追问下,阿叶交代了事情始末。

    “你从哪里弄来的贡品黑珍珠?”何必直视阿叶。

    被盯得难受,阿叶道:“我的爱好就是拿些看得上眼的,别人有而我没有的东西。上个月轮休的时候去了趟县城,顺便欣赏了一下贡品,挑了好拿的黑珍珠就揣怀里了,这下便宜了王县令那厮。”

    “我们还猜你在当茶楼伙计之前是做什么的,原来是个毛贼啊!”何必乐了。

    “不是毛贼,是侠盗,档次不一样。”阿叶辩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真名叫燕飞叶。”陆初尘接口道。

    “你怎么知道?”何必和鲁毅异口同声。

    “就那轻功和开锁的本事,又自诩侠盗的,不做第二人想,他就是令朝廷头疼的一叶翩翩燕飞叶。”陆初尘说得很笃定。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女法医的诡探档案女配炮灰已上线驼龙行者龙珠之老子是比鲁斯阿仁修仙记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