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诚心得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何必,你怎么样了?”陆初尘的背在翻滚中被尖石划伤,忍痛问道。

    “我没事,你撞到岩石了,有没事?”何必焦急道。

    “皮外伤,小事。”陆初尘回道。

    离她最近的陆初尘本想拉住她,结果被她无意一带也滚了下去。

    陆初尘一把抱住何必,将她的头护在怀中,两人一起滚了数圈,终于被一块岩石拦住去势。

    何必继续讲她所知的故事,一路上大家也不闷,韩雨翼很快地与他们融成一片。

    南岭一带多山路,何必等人改骑马,方便找寻神医谷。

    “飞叶他们应该就快下来了,你忍着点。”何必才说完,正撑起身子,又觉身下一陷,直往下坠。

    陆初尘同时感到身下一空,立即搂住何必的腰,运功缓了落势。

    一路上打听,却无人知晓神医谷的确切位置,几人准备将南岭一带的山谷都好好寻访一番。

    何必倒是心态放得宽,让大家慢慢来,越是神秘的地方越是要随缘,实在找不到也不必勉强。

    这日,几人刚爬上一座山,正举目眺望四周,何必突然脚下一滑,滚下了陡坡。

    “雨翼能同行自然好,他还是有些本事的,四弟你就不要拒绝了。”燕飞叶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好吧,不过一路上请韩候定要以自身安危为首。”何必强调,她觉得侯爷随行有些压力。

    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次日出发,为方便路上休息,准备了一辆马车,韩雨翼让府里专门的马夫驾车。

    好在洞深只有二三十米,何必两人踏到了实地。

    陆初尘打算调息一会儿,用轻功带何必飞出这个洞穴。

    “有没火折子?这里好黑,不会有什么蛇虫鼠蚁吧?”何必有些害怕。

    幸好陆初尘随身带着火折子,点燃后扫视周围,这是在山腹中,四周是石壁,附近没有什么可怕的生物。

    何必摸了块碎石,对着四周石壁摸索敲打一番。

    “你在做什么?”调息中的陆初尘问道。

    “看看这里有没别的出路。”前世武侠小说看多了,何必觉得这种奇怪的地方也许真有什么密道之类的。

    不知何必摸到了什么,一侧的石壁突然滑动开来,透出些微光。

    见何必想进入,陆初尘拦住她:“里面不知有没危险,你站到我身后,要不我们等飞叶他们来了再进去。”

    “我们先进去看看,也不知飞叶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我给他们留下记号,他们来了就能找到我们。”说着,何必撕下外衣的一截衣摆打了个蝴蝶结留在入口处,又用碎石压在蝴蝶结上摆出了指向箭号,然后拉着陆初尘就往石门里走。

    被一只纤细微凉的手牵住,陆初尘心里一颤,跨步走在了前头,将何必护在身后。

    石门后是一条可容两人并行的窄道,每隔几米就有个夜明珠嵌在墙壁内,发出微弱的光。

    灭了火折子,就着微光,陆初尘牵着何必小心地前行。

    “咱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你看这些夜明珠就得值不少银子。”何必兴奋地说着。

    陆初尘没有回答,只将注意力放在通道内是否有危险上。

    走了近百米,没有发生什么惊险的事,何必有些庆幸。

    “到头了,后面没有路了。”陆初尘突然说道。

    “不可能只有一条嵌着夜明珠的过道,我们再找找看有没什么机关通往后面。”何必松开了陆初尘的手,又在挡住的那面墙上摸索。

    陆初尘手中失了温暖,微微有些失落,也跟着何必一起寻找机关。

    “哗”一声,又一道石门打开了,只是石门后不再是通道,而是一间屋子。

    石门一开,空气进入,屋内的几盏油灯自燃起来,瞬间照亮屋内的一切。

    “啊……”何必尖叫一声,躲到陆初尘背后,一手拽紧他的胳膊,一手颤巍巍地指向屋内。

    陆初尘身体一僵,顺着何必的手看过去,原来是一具骷髅躺在石床上,手中还拿着一本书。

    “别怕,想是一位隐居的前辈身故于此。你害怕的话就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陆初尘转身安慰何必。

    “不,我跟你一起,我不想一个人呆着。”何必松开陆初尘的胳膊,改攥住他的衣袖。

    陆初尘顺势牵住她的手,带着她走向石床。

    骷髅手上的书是一本随记,陆初尘翻了翻,告诉何必:“这是石屋主人写的随记,他自称无名,说是为了避世躲到了这座山上,一生钻研剑术,练成无名十三式,无子无女无传人,希望找到他尸骨的有缘人,在床前向他磕三个响头拜他为师,然后到屋中石桌下取出剑谱自行修习。”

    “你爹肯让你拜别人为师吗?”何必问道。

    “爹说过武学博大精深,不必拘泥于一家。”陆初尘道。

    “那你赶紧拜师吧,你就是那有缘人,我又不会使剑,而且无名前辈定是希望有个男徒弟。”何必拉着陆初尘在石床前跪下。

    陆初尘也不想错过学一套好剑法的机会,恭恭敬敬地在床前磕了三个响头。

    “咔”一声,床前地面的石砖陷了下去,露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槽,里面放着个长木盒。

    陆初尘小心地打开盒子,一把泛着青光的宝剑出现在眼前。

    盒子里还有一张无名前辈留下的字条:“此剑名唤沓星,玄铁所铸,乃为师给徒儿的见面礼,心诚之人方可得剑,剑谱配此剑可发挥最强威力。”

    “人还是心诚的好,要是我们只想着直接拿走剑谱,却没磕头拜师,就错过了这把好剑。”何必感叹道。

    陆初尘点点头,走到石桌前,从桌面底部摸出了一本用油纸包住的剑谱。

    收好剑谱,陆初尘想着要将师父的骸骨带出去埋葬,燕飞叶等人也找来了,听何必说了陆初尘拜师的事,也替他高兴。几人帮着将骸骨带到洞外,在附近埋了,立了碑。

    “何必,刚才你滑下险坡可吓到我了,就怕你出事,还好初尘跟你在一起。”鲁毅此时还心有余悸。

    “我没事,倒是初尘有些伤,你们有带伤药出来吗?”何必想起陆初尘受伤了。

    “我带了些。”韩雨翼从怀里掏出个小药瓶,鲁毅接过,就去给陆初尘上药。

    马车外表普通,里面却宽敞舒适,还摆放着茶几,茶几底下有暗格可放糕点、棋盘。

    透过马车的小窗,何必看到韩雨清两眼含着泪,站在韩府门口目送哥哥和燕飞叶离开。

    何必感激韩英的热心相助,也对寻医一行有了点信心。

    韩雨翼突然开口:“爷爷,我这几年对阵法略有研究,陪他们走一趟,对入神医谷或许有帮助。”

    “也好。”韩英点头。

    “不用麻烦啦,路阳城还需要你这城主。”何必觉得带着个侯爷寻医太隆重了些。

    “路阳城若是因为我不在一段时日就有所改变的话,那这些年的管治都白费了,何况还有爷爷在。”韩雨翼很自信,他以前也曾外出,路阳城一切都井然有序。

    何必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要劳烦四个人为自己一个人奔走。

    此行有了燕飞叶等于有了活地图,而有了韩雨翼就等于有了银票,一路上食宿不愁,燕飞叶的银子也省下了。

    何必等人不急着赶路,马车行得也缓,十来天里多数时间大家共处马车内,倒也相谈甚欢。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落日森林的爱之灵浮生殇尽偏若尘余生于海少宗主成长手册武道夺尊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