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瘴林被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初尘,你去找找他们,别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去看看,但是留下你们两个不会武的,我有些不放心。”陆初尘微皱眉。

    “我就在这里等你们,要是找不到他们,记得先回这里,我们再想办法。”何必又道。

    “你们几人在这颗大树旁原地等着,我和飞叶去探探路。”韩雨翼说道。

    等待的时光总是特别漫长,许久也不见燕飞叶两人回来,何必有些担心。

    三人暗恼这没心没肺的人。

    接连个把月,何必几人将南岭一带的山几乎寻遍,并未找到神医谷,只剩下一座山还未去过,当地人称之为莲雾山,常年雾气缭绕。

    陆初尘离开已有半个多时辰了,何必没等到燕飞叶回来,陆初尘也失踪了,心里更加不安。

    “鲁毅,我实在等不下去了,我们还是一起去找找他们吧。”何必看了看周围的雾气,“我们两人可别再走散了,你牵住我的手。”说着,一把拉住鲁毅就往前走。

    入山不多久,便见到一大片阔叶林顺着山势铺开,何必只觉得林中雾气更重。

    “这林子瘴气颇重,大家都服一粒解毒丸再入林。”韩雨翼掏出药瓶,每人分发了一粒药丸。

    入林越深,雾气越重,几人相隔两三米已看不清彼此。

    韩雨翼倒是大方地走到何必床前,“明日还要爬山涉谷,大家都早点休息吧,我和何必睡一张床。”

    陆初尘刚要开口,被燕飞叶用眼神拦住了,“大家都早点睡吧,我们三人睡一张床,反正都在一个屋子里,大家相互有个照应。”

    何必倒是没在意他们都想些什么,她是真的累了,没一会儿,便沉沉入睡了。

    鲁毅有些不习惯,心里却是喜欢被她牵着手的感觉。

    走了一会儿,周围还是雾气,何必发现他们迷路了,在几棵树树干上做了记号,转了一圈又见到这些记号。

    “有人吗?”何必对着迷雾重重的林子大喊。

    没听到燕飞叶、陆初尘等人的回答,却听到一阵有些苍老的笑声。

    “哈哈哈哈,想不到今日有这么多人来我的百鬼林,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哈哈哈哈……”

    “你是谁,我的朋友们在哪里?”何必闻言便知这人见过燕飞叶几人。

    “你自己都顾不上了,还有心思管别人,跟我回去自然就能见到他们了。”话音才落,何必就觉得自己腾空而起,鲁毅也被那人拎了起来。

    很快,何必两人被丢在一间木屋内,屋内一个架子上摆放着许多小瓶子。角落里,只见燕飞叶、韩雨翼和陆初尘三人静静躺着不动弹。

    “你把他们怎么了?”何必焦急道。

    “只是让他们试了我新研制出来的一种毒药。”灰发童颜的女子阴阴地笑着。

    “想不到你人长得美却心如蛇蝎,快给他们解药。”鲁毅吼道。

    不料那女子非但不生气,还很高兴的样子,摸着自己的脸,“多久没听到有人说我这老太婆美了,小子,冲你这句话我就不拿你试药了。”说着,突然将一粒药丸塞入何必口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何必咳道。

    “当然是我研制的另一种新药,不出意料的话,两日后你就会血脉膨胀而死。”

    “你给她解药,我来给你试毒。”鲁毅求道。

    “来我这百鬼林的人,大多只会想着自己逃生,没想到我愿意放你一条生路,你却愿代这小子死。可惜,解药我还没研制出来。”

    “鲁毅,别傻了,是我害了你们,你别管我们了,赶紧逃生去吧。”何必是死过一次的人,并不觉得多害怕,只是想要鲁毅活着,他还正是大好年华。

    那女子想了一会儿,又对鲁毅道:“想要救人不难,只要你给我做几日仆人,若我满意了,说不定就可以配出解药,将他们的毒都解了,若是我不满意,也可能随时要你的命。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鲁毅激动道,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要试试。

    “他们三个中的是清风醉,要睡上两天两夜才会醒,醒后全身无力,再过三日无解药便会长睡不醒了。”那女子指着燕飞叶三人道。

    “现在我饿了,去给我做饭。”女子又对鲁毅说道。

    “还是我来吧,我比较会做饭。”何必说道,她也想把这女子服侍好了,能救燕飞叶他们。

    “别耍花样,我可是百毒不侵的。”女子睨了何必一眼,带着她和鲁毅去了厨房。

    鲁毅生火煮饭,何必用厨房里的蔬菜和蘑菇炒了两盘菜,又做了一碗汤,那女子吃得颇为满意,也让鲁毅和何必吃了点饭菜。

    “你等下随我去采药。”女子对着鲁毅说完,又对何必道:“你就留在这里。”

    “不知我们该如何称呼你?”鲁毅问道。

    “就叫我月婆婆好了。”说着递给鲁毅一个竹篓背上,拽住他的手臂,一闪身不见人影。

    何必回到刚来时的木屋,找来一床被子盖在角落昏迷的三人身上,守在一旁。

    鲁毅随月婆婆到了一处山谷,这里雾气不重,可见满地花草。

    “我教你识别几种草药,等下你帮着一起采。”月婆婆吩咐道。

    鲁毅跟着月婆婆,认真看着、听着,并将月婆婆采来的草药放入背篓,不一会儿已懂得该采哪些药草。

    鲁毅正专心采着药,忽闻脚后啪的一声,回头一看发现一条手臂粗、红黄相间圈状花纹的蛇被月婆婆用石子打中了七寸,扭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多谢婆婆出手相救。”鲁毅觉得这个婆婆也不算太坏。

    月婆婆掏出匕首挖出蛇胆,对鲁毅道:“吞了它,这可是好东西。”

    鲁毅苦着脸顺从地吞下了蛇胆,又将蛇剥皮带回,晚上加菜。

    两人采完药草回到木屋,月婆婆独自炼药去了。

    鲁毅在厨房里找到一把斧头,到周围砍了几颗大树,劈成木板,与何必两人搭了一间简易的木屋,拼了简易的一张大床、两张小床放在木屋里。

    另一张床上的三人可都没睡好,床挤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何必跟别的男人睡一张床,感到心里不舒服,不过,让她跟不知她女儿身的韩雨翼一起,才不会彼此尴尬,而且大家在一个屋子里,也不会发生什么。

    次日天刚亮,韩雨翼先醒了过来,觉得胸口被压住了,一看,原来是何必睡成了大字形,手臂摊在他的胸口上,不禁有些好笑。自有记忆起,他从未与人同床共眠过,没想到昨晚还算好眠。

    何必和燕飞叶、韩雨翼再次环顾了四周,没什么新发现,待陆初尘上好了药,一行人下山去附近的村庄投宿。

    几人投宿在一户农家,只有两张多余的床,大家又不想分散到别户去住,就想将就一晚。

    燕飞叶、陆初尘和鲁毅知道何必是女儿身,原想单独留出一张床给她睡,几人挤挤,可那床实在挤不下四个人。

    何必也不知是扮男人扮久了,还是本就对男女之防看得淡,主动开口道:“我比较瘦小,我这床睡三个人都不成问题。”

    燕飞叶闻言眯了眯眼,陆初尘也楞了下,鲁毅微微红了脸,三人都不动。

    “天亮了,起床啦!”燕飞叶大嗓门地叫唤着。

    何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姿不雅,赶忙收回手,一骨碌爬起来,只见对面床的三人都顶着黑眼圈坐在床上看着她。

    何必噗嗤一笑:“你们昨晚做贼去啦?怎么一个个像没睡饱似的。要不你们再多睡一会儿?我先去洗漱了。”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幸运王虐仙途渣掉男神后我怀孕了[娱乐圈]诗家夫子王昌龄屠户家的美娇娘僵尸清除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