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赤子拜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鲁毅当即跪下,连磕三个响头,“婆婆,请收鲁毅为徒。”

    “还不改口?该叫师父了。”月婆婆笑眯眯道。

    “这几日你晚上修习内功心法,白日便随我采药制药,这样也能更快配出解药来。”

    “月婆婆,我是很想拜师学艺,不过希望婆婆能先出手为他们几人解毒。”鲁毅真诚地说道。

    “你若拜我为师,你的朋友我自然会救。”月婆婆就是喜欢鲁毅这颗对待朋友的赤子心。

    “我是看你小子合眼缘,况且能遇见那条蛇也是你小子的运气,其蛇胆是至阳之物,男子服用对内力提升很有帮助,我服了岂不浪费。”月婆婆是觉得这孩子老实,挺合她心意。

    “可我不会武功,也没有内力,这蛇胆想是浪费了。”鲁毅叹道。

    月婆婆带着鲁毅去了她的房间,将内功心法口诀传授与他,鲁毅牢记在心。

    见婆婆房间架子上摆放着一些暗器,造型别致,鲁毅不禁惊叹:“师父这儿有好多暗器,都打造得十分精巧。”

    “我教你内功心法,将那蛇胆的作用发挥到最大,你短期内便可有二十年的功力,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月婆婆看着鲁毅。

    鲁毅也想学好武功,以后可以保护何必,又怕拜了给他们几人下毒的婆婆为师,他们会不高兴,一时间无措地望着何必。

    “你想学就拜师,看着我做什么?”何必看出鲁毅有意拜师。

    何必心里一直当鲁毅是个孩子,也没多想,就带着外袍来到鲁毅床上,两人合盖两件外袍,暖和了些。

    何必困意来袭,睡了过去。

    鲁毅的身体很温暖,入睡后的何必不自觉间往鲁毅后背靠去。

    “这些都是为师打造的,其实为师最擅长的不是毒术,而是打造和使用暗器。为师见你搭木屋、做木床手艺不错,想来你有这方面天赋,为师这项本事也不至于失传了。”月婆婆说道。

    “徒儿一定好好学,不给师父丢脸。”鲁毅一脸认真。

    随着内功心法的运用,鲁毅渐渐感到丹田有真气凝聚。

    每日傍晚,鲁毅都随师父到林中练习一阵子暗器。

    他手指灵巧,又肯下苦功,不到两日便将发暗器的几种手法练得有模有样,在天色昏暗的情况下也能击中目标,只是躲避暗器的身手不是一两日就能练成的,还需配合内力与轻功。

    月婆婆指点了步伐和闪避要点,以后还得靠鲁毅自身在实战中多多领悟。

    何必中毒已过两日,却没有毒发症状,月婆婆也感到疑惑,替她把了脉,奇道:“你是丫头?你身体里本就有一种毒封住了经脉,我给你下的令血脉膨胀的毒被克制住了。”

    鲁毅闻言喜道:“师父可有办法替她将体内原有的毒解了?”

    月婆婆摇摇头:“她体内的毒为师无法解,甚至并不知晓是什么毒。为师平生大多精力放在研制暗器上,毒术反倒搁下了。”

    “师父,我们这次来南岭一带,就是为了寻找神医给何必解毒,这已是我们寻访的最后一座山,只是还未遇见神医。”鲁毅有些失望。

    “原来你们要找神医老怪,你们没走错山,过了百鬼林就能看到一处峡谷,他就住在谷中。我们相邻多年,井水不犯河水,神医谷内为师也不曾入过。”

    月婆婆又道:“他在谷口布了些机关,谷内设了阵法,普通人要进去没那么容易。即便那些过了百鬼林的江湖中人,最后也没几人见到神医。

    其实为师也在谷口附近探过,只是并未深入,谷口机关不难破,为师可授你破解之法。再深入之后的机关虽未见识过,但只要徒儿你灵活变通,想是也不难破,只是阵法为师并不擅长,你们且要小心。”

    “我们中有一人略通阵法,师父不必担心。师父肯授我机关破解之术?”鲁毅开心起来。

    “你是我徒儿,有何不可?对了,今日你那三位友人就会醒来,解药还差最后一步便炼成了,为师去看看,你陪着他们。”

    何必和鲁毅回到自己的木屋,三人刚刚醒来,只是无力地躺在大床上。

    “我们怎么都在这里?你们两个没事吧?”韩雨翼见到何必便问。

    何必赶紧将两日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鲁毅这小子也有师父啦!”燕飞叶没想到自己睡了一觉,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我的沓星剑呢?”陆初尘突然问道。

    “这把剑果然是江湖上消失了几十年的沓星剑,的确是把好剑。你与剑圣无名是什么关系?”不知何时,月婆婆已来到屋内,手里还拿着陆初尘的沓星剑。

    “我已拜他为师,可惜他老人家仙去多年。”陆初尘道。

    “当年他凭着沓星剑和独到的剑法,成就了江湖的一段传奇,我们曾有一面之缘,后来听说他隐居了,已多年没有消息,没想到他还有了徒弟。

    这剑还给你,好好钻研你师父留下的剑法。”月婆婆将剑放到陆初尘身边,又给三人喂了刚配出的解药。

    不过一盏茶功夫,三人已恢复得差不多。

    “我们在这里多留几日,等鲁毅学会入谷机关破解之法,再去寻神医。”何必开口,几人都没意见。

    五日后,几人离开百鬼林前往神医谷。

    到了神医谷谷口,雾气淡了许多,可见两侧山壁高耸,山顶没入云雾中,望不到头。

    遥见谷道幽远,鲁毅走在前头,何必几人随后。

    每到月婆婆说的机关处,鲁毅都先行用石子触动机关,待箭雨、飞石停歇之后几人方才踏入,一路也算顺畅。

    再往前便是月婆婆未曾进入过的地方了,几人提高了警惕。

    何必现在是几人中唯一不会武功的,燕飞叶他们让她走在最后,以便触动机关能挡在她前头。当几人注意力大都集中在前方是否有机关时,忽然听到何必“啊”的一声,地面不知从何处伸出来的藤条缠住了她的脚,将她拖倒在地。

    陆初尘及时挥出沓星剑,斩断藤条,扶起了何必。

    才缓过神来,几人发现他们已被几重岩石包围了起来。

    鲁毅觉得当何必碰到自己时,身体起了陌生的反应,脸刷的红了,庆幸黑夜里无人看见,定了定神,不敢转身,终于也睡了过去。

    “小子,你昨夜睡得可暖和?”次日,月婆婆在早饭时突然问鲁毅。

    天色暗下来时,何必二人又将昏迷的燕飞叶三人抬到了大床上,盖好被子。

    春天的夜晚还有些凉意,这里已没有多余的被子,鲁毅服侍月婆婆洗漱睡下,自己和何必则用各自的外袍盖在身上就寝。

    夜深了,何必冷得直哆嗦,鲁毅倒还好,他见何必睡不着,问道:“是不是觉得冷?把我的外袍也拿去盖,我不冷。”

    “不用,要是我们两个都病了,谁来救他们?”何必将自己蜷成一团。

    鲁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躺在一起吧,这样会暖和一些。”

    鲁毅耳根子微红,“要是有被子会更暖和些。”

    “你应该不会觉得冷,昨日你服下的那枚蛇胆可是能增加功力的好东西,武林中多少人想要却求之不得。”月婆婆说道。

    “多谢月婆婆,这么好的东西,婆婆您怎么不留给自己?”鲁毅疑惑道。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我老婆是太古冥王无生无量魔兽法师在漫威大佬假凶,萌妻不萌重生异能小甜妻娇妻速成攻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