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再入京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阿尘,今日别忙着磨墨了,我有事要跟你说。”柳彦神情有些严肃,抿了一口茶:“明日起我要搬到京都城内,你可愿随我一同前往?”

    一听到京都,何必就有些头皮发麻:“这一个多月来,你也没再遇到什么危险的事,应该不需要我的保护了,至于书童,只要你肯花银子,会有人愿意跟着你的。”

    “我以为这两个月的相处,我们已经是朋友。”柳彦语气透着黯然。

    子轩在专门留给他的房间里住了一晚,次日一早便离开了。

    柳彦坐在书房里并没有提笔练字,似乎专程在等何必。

    听到脚步声,两人都收起严肃的表情,若无其事地摆好棋盘。

    何必奉上了茶,端来几样茶点摆上桌。

    “朋友是要相互坦诚的,但你似乎有太多的秘密不便我知晓,而我也不想知道太多。”何必淡淡道。

    “我只能说去京都是为了报恩,也许报恩的方式是你看不惯的,但在京都还未站稳脚跟之前,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我不需要你帮我做些什么,只是想在难熬的时候,回头能看见熟悉的身影,能有人陪着说说话。

    子轩暗中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发现她身上并没有卑微的感觉,随手拿起一块糕点送进嘴里,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柳彦,你是从城里哪家糕点铺子买的糕点吧,还是让哑嫂去哪里偷师了?这次的茶点味道不错,不觉甜腻。”

    见子轩吃得开怀,柳彦绽开笑颜,对着何必微微点了点头。

    何必顺势退下。

    “子轩,你不是说晚上才到,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这次隔了挺长时间没来陪你下棋,手痒了。”来人目光扫到何必时顿了顿,问柳彦道:“这是你新收的书童?”

    柳彦含笑道:“刚才那首曲子便是叶尘教我的,我这书童还懂画,不可小觑。”说着引来人往书房行去,又回头吩咐道:“阿尘,茶水、点心端到书房来。”

    你是自子轩之后,我的第二个朋友,这两个月让我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子轩有很多事要忙,不能常见面,只有你能陪着我了。我其实挺怕一个人呆着的……”柳彦的声音越来越低。

    无助和孤寂的表情不适合出现在这本该明媚的俊颜上,何必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寂寥,叹了口气:“我再陪你几个月,你到京都后试着多结识一些朋友,就不会觉得孤独了。”

    “不论我做了什么你看不惯的事,这几个月你都会陪着我,是不是?”柳彦像个孩子般追问,希望她点头答应。

    她本想说“只要不是去杀人放火就行”,终是没吐出声来,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规则,她只是看客,无需操心,待柳彦在京都熟悉几个月后,她必定离开那里。

    见何必有些犹豫,柳彦又认真道:“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翌日清早,柳彦戴了帷帽,遮挡了面容,只身带着何必前往京都城。

    入城后,并未投栈,柳彦领着她拐入巷子,敲响了一扇不起眼的木门。

    “谁啊?大清早的就来扰人清梦。”随着话音,门开了一条缝。

    柳彦将一块玉佩在门缝前晃了晃,门马上开了,中年男人慵懒的声音不再:“二位进屋里说话。”

    “你们安排一下,我要住下来,把我们两人房间排得近些。让你们管事等下到我房里来一趟。”柳彦吩咐道。

    中年男子闻言,躬身退下。

    何必眼观鼻,鼻观心,立在一旁并不多言,现在她的身份就是一跟班的。

    “阿尘,不好奇这儿是哪里?”柳彦扬了扬眉。

    “好奇,不过你说过不会害我,我信你便无需多问。”何必淡然答道。

    柳彦很欣赏她这种不焦不躁的性子,主动娓娓道来:“这里是南风馆,也就是小倌馆。”

    何必眉头跳了一下,心想该不是想把她卖到这里吧,探究的眼神投向柳彦。

    好在柳彦马上接着说:“我要在这间南风馆里当头牌清倌。”

    何必这下真的愣了,万万没想到柳彦是这么报恩的,这不是卖身吗?他来小倌馆报恩,可不能拖她下水,这点得说清楚了:“我是绝不当什么小倌的,不管是不是清倌。”

    “放心,你只需给我做个伴,不会让你应酬那些人的。”柳彦给了她一颗定心丸。

    何必躺在南风馆后院床上小憩,这可是头牌小倌的贴身小厮才有的独间待遇。

    不敢相信她怎么就混到了妓馆,而且还是男妓馆,不是她歧视这些妓子,只是脑海里总闪过前世网络里见到的那些不健康画面,让她无法对这里生出好印象。

    她对自己念了几遍定心决“既来之,则安之”,想到柳彦可以凭玉佩号令这里的管事,那他们应该没什么危险,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何必应声去准备茶水和茶点。

    柳彦见没有外人在场了,便将那天被围攻的事说给子轩听。

    这日,柳彦步伐轻快地来找何必:“阿尘,我朋友今晚会过来一趟,你可否做些茶点?”自从柳彦吃过她做的糕点,连哑伯从京都茶楼买来的茶点都入不了他的眼了,隔两天未吃到就念叨。

    何必自然爽快答应,心里也对柳彦如此重视的朋友多了份好奇。

    申时,柳彦正在弹奏何必新教的曲子《三月里的小雨》,琴声才收住就听到有人击掌。

    “一个多月不见,不知柳彦跟何人新学了曲子,这曲子比你常弹的那些调子欢快动听多了。”一位剑眉星目的男子摇着折扇,徐步走进院内,墨绿色的锦袍包裹住修长的身躯,腰间束一根镶了绿宝石的黑色腰带。

    柳彦见到来人的那刻立即起身,周围的空气都悦动了几分,何必明显感觉到了他的欣喜。

    子轩越听眉头越皱:“你怎么没让哑伯早点送信告诉我?想是有人针对我,才对你下手。你要是出事了,我多年的心血就白费了。那个书童虽然救过你,但来历不明,你不可尽信。我们的计划要提前进行了,你可准备好?”

    “随时都可以。不过我想把叶尘带在身边,我觉得他对我没有恶意。”柳彦恭敬应道。

    “只要别让他搅了我们的事,其他都随你。”子轩正色道。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论拾获影帝男友的正确姿势五菱之光[综英美]去吧,皮卡丘!妖后的小太监gl古代人保护区我的老婆是条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