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殃及池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玦、江沐神情有些失望,却马上振作起来,商量起何必可能被带到什么地方,若能马上封锁城门,在兆都内搜寻,说不定会有线索。

    可是,官府的人岂是那么容易说动的,萧玦果断道:“我去官府想想办法,二师弟你去城门附近盯着,三师弟和师妹留下配合岳盟主打探消息。”话音才落,人已不见踪影。

    萧玦离开没多久,兆都城门被封锁了,直到天色暗下来,兆都几乎被几人寻了一遍,却没有找到何必。

    魔教这次并没有派大批人马来武林大会,应该只是那位羽护法因私人恩怨才来的,他若借此要联合武林同道攻打魔教,恐怕各派多少有些畏惧,为了自保不会轻易应允。眼下,也只能私下派人打探消息,希望那位小兄弟能有命坚持到他们来救。

    “我虽然也未看清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但料想那位小兄弟性命应该暂时无忧,否则羽落音在此就会杀了他,而现在只是将他带走。那位小兄弟刚才的恩情,在下记下了,再说此事因我而起,我定会配合岳盟主尽快救出他。”洛云涛内心很不平静,毕竟羽落音是因他才会来此。

    就在众人猜测两人将会大战一场时,没想到红衣女子向四周丢出了数枚弹丸,弹丸落地瞬间散出浓浓烟雾。

    待烟雾散后,台上只剩下了岳钦父女和洛云涛三人,何必与那魔教右护法羽落音一同消失不见。

    萧玦倒是意外地等来了洛国的皇帝萧傲天。

    没有龙袍加身,也没有众多随从,萧傲天着便装,只带了一名影卫,但周身的王者气势却挡不住。

    萧玦、江沐等人见此一惊,原先他们看到何必飞上擂台,本想着以其身手就算不敌,他们几个再上前相帮也不会吃亏,却没想到还没开打,人就被带走了。

    几人跃上擂台,江沐着急道:“岳盟主、洛少侠,你们可看清我师弟被掠往何方?”

    “抱歉,岳某当时注意力都被放在烟雾上了,没有留意令师弟。我马上派人找寻令师弟,他刚才救了小女,我定会全力相救。”岳钦没想到这次的武林大会会发生这等事,还跟魔教扯上了关系,逍遥门的弟子居然还被掳走。不过大局为重,还是要先把武林大会办完,这些武林中人也不是好惹的。

    台下有人认出这女子是魔教右护法羽落音,更是不敢上前招惹。

    岳敏的脸色慢慢变紫的时候,突然羽落音“啊”的一声,缩回了扣住岳敏咽喉的手,手上的一道伤口正滴着血。

    另一道红色身影从台下一掠而上,将岳敏推开。

    在见到萧玦时,萧傲天傲然的脸上毫不掩饰现出惊喜,上前一步却又不敢靠得太近,“玦儿,真的是你吗?你这些年怎么都不回来看看父皇?”

    萧玦冷冷地看着这个与他面容有五分相似的男人,不发一言。

    萧傲天一声叹息:“你还在怪父皇,怪我当年为了洛国,纳了多位妃子,害得你母妃郁郁而终?我曾答应过她,她会是我最后一个妃子,可是我却没能做到。你到现在还不肯原谅我,不肯跟我回皇宫吗?”不觉间,他以“我”自称,不想与儿子拉开太大的距离。

    萧玦冷然开口:“你是皇帝,有三宫六院都是正常的,是母妃看不透这点,我并没有怨你。离开皇宫的这些年,我活得自由自在,不想再与那里有什么瓜葛,更不想回到那里去了。”

    早些年的时候,他的确怨过父皇,随着年龄渐长也慢慢释怀了,在云巅山和江湖行医的日子让他处事淡然了许多,但从母亲死后就形成的冷漠气息却始终散不去。

    若不曾感受母亲的温暖,又怎能体会到没了母亲后的孤寂。

    皇宫不是他的家,父皇忙于朝政,周旋于后宫,一月见不到几次面,而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与他不亲。

    即便后来有了师父和师弟师妹,他还是不敢轻易对人敞开心扉,他怕的不是得不到,而是得到后又失去。

    冷漠是他觉得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你始终是我的儿子,是洛国的皇子,是不可能断了瓜葛的。这次如果没有象征皇子身份的蟠龙玉佩,你以为你可以这么快封锁兆都寻人吗?”萧傲天皱着眉头说。

    “是不是把蟠龙玉佩还给你,就能断了联系?”萧玦说着,就想将玉佩抛出。

    萧傲天怒了:“玉佩我是不会收回的,那是我当年送给你母亲的定情信物,她临终前转赠与你,你就该好好收着。玦儿,你就这么不愿认父皇吗?”

    萧傲天心里堵得慌,萧玦的母亲是他一生最爱的女人,当年为了避免洛国多面受创,他违心地纳了朝中重臣的女儿和盟国的公主为妃。

    为了国家,萧傲天只好几个月都在那几位妃子之间周旋,不曾想到几个月后再去见她时,她已在弥留之际。

    洛云涛顺势一把接住岳敏,为她解了穴。

    “你是何人?敢跟我作对!”羽落音抚着手背上的一条血痕,望着台上红袍人的侧影,恨恨问道。

    “我很感激你救了我,救命之恩不敢相忘,只是感情不是你想要我就能给的,我心里只有岳敏,请你成全我们。”洛云涛回道。

    “我成全你们,谁来成全我?我要她死!”红衣女子说着手上加大了力道,岳敏脸色渐渐涨红。

    洛云涛挥剑攻向了红衣女子,却被闪身躲过,红衣女子稳住身形,道:“你就是这么报答救命之恩的吗?”

    洛云涛闻言,身子一僵,手中的剑也顿了一下。

    红衣女子手中却丝毫不松,岳钦怕伤到女儿不敢轻举妄动。

    “你又是谁?我可没想跟谁作对,只是想成全一对有情人。”说话的人正是何必,她本不是个爱惹麻烦的人,但人命关天,见师兄们都没有出手的意思,便忍不住出手了。

    她先用冰魄极快地伤了羽落音的手,在施展凌风步掠上擂台的时候,又用意念将冰魄收于腕上,动作快得台下众人几乎没人看清是什么暗器伤了羽落音的手,连台上的人也只是觉得晶光一闪,却不知是何物。

    何必转过身来,羽落音见到她的容貌明显一滞。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玄幻之最强反派村海贼之极恶帝王偏执先生的猫皇恩五十米就此别过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